退選聲明:換個身份繼續路過

frozengarlic
圖片取自 g0v 文化部授權中心

首先要跟支持與幫忙我的朋友抱歉,我並沒有前往登記參選年底的議員選舉,在 我需要你手上的兩千塊 一文已經提到,我為自己設定的目標是在登記前募得 20 萬保證金,實際募款結果是 42500 ,離這個目標有相當大的差距,表示我的努力還不夠,所以這次選擇放棄,恢復到一般公民身份去監督這次選舉的進行。下週在跟監察院確認政治獻金細節後,會公佈完整的收支資訊,再透過合宜的方式將款項捐給 開放文化基金會 。

有人問我為什麼不選里長,我說這是個性問題,我在過去三十多年的生命裡面已經搬家了十數次,相信任何人不會從我身上看到那種在地深耕的特質;從職權去看,村里長其實是個虛職,對於我所追逐的政治體制改變會有些距離,我還是希望能夠直接做些什麼,雖然看起來這個機會還需要更多努力才行。

在這次參與的過程可以發現,要想一個人走完全程的確蠻吃力的,主要的問題是人們在政治議題上已經太習慣被動接收資訊,或是容易陷入情緒化的討論,加上許多候選人已經累積相當多的資源進行行銷,所以政治素人要想宣揚自己的理念來獲得認同這件事情有著相對高的門檻; 20 萬保證金則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有多少人能夠任意拿出這筆錢揮霍呢?也相對的,有能力拿出這筆錢的人是否有辦法體會大多數選民的想法?許多候選人其實投入的金額是數百萬到上千萬,有多少人會認為投入這樣資源的候選人只是單純想為人民服務?

另一個角度是私人生活的平衡問題,許多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已經儼然是個選舉機器,他們選擇犧牲私人生活來追逐政治理想的實現,但沒了私人生活的政治人物是否能夠體會一般民眾的感受呢?我的孩子即將滿兩歲,有時候會捨不得放下能夠陪伴她的機會;老婆跟著我搬來這個相對陌生的環境,沒有其它家庭成員,許多狀況我們都得互相扶持才有辦法排除。這些私人生活的狀況總是沒有時間表的發生著,跟我參與選舉所計畫的行程會產生排擠,有朋友直接指出這樣一來我並不適合參與選舉,但我的想法是,如果我的情況符合了大部分一般民眾的家庭狀況,我不站出來的話誰能夠代表我們發生聲音呢?

退出選舉之後我還是會繼續關注各種公民議題,在有餘裕時貢獻自己的一分力量,做這些不為什麼,即使就單純希望自己的孩子不需要面對更糟的環境就夠了;當然,不會排除投入其他候選人的助選工作,不過相信我這種不按牌理出牌的個性應該會跟傳統政治生態格格不入吧 🙂

評論

1 關於 “退選聲明:換個身份繼續路過” 的評論

  1. 引用通告: 如果我很有錢,我會做什麼? | 江明宗 . 政 . 路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