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我想懺悔一下過去,那些不堪回首的部份

Posted on

看到 陳為廷 因為自曝兩次性騷擾事件而引起廣大的討論,我基本的立場還是支持他,因為性騷擾是錯的,但苗栗會需要他延續過去做過對的事情,除非有另外一個年輕人願意跳出來承擔這個擔子。不過我支持的有些心虛,因為我也犯過同樣的過錯,雖然沒有鬧上警局或法院,不過我知道還是造成了一些女孩的陰影,而我只能默默期待這樣的陰影有一天會被放下。

國中應該是我這人生最大的轉折,轉折點很諷刺的是我父親從重病到過世的那一段時間。

在這之前,我其實年紀很小的時候就會偷錢、偷東西,很多人曾經問過為什麼我走路都沒有什麼聲音,其實就是因為那段日子裡躡手躡腳養成了習慣。因為家裡窮,小時候沒那麼懂事,總是會有許多想要要不到的東西,所以學會了偷,當然,家裡並沒有默許這個情況,每次被抓到就是一陣毒打,最深刻的一次就是雙手被用麻繩綁住,爸爸拿著百元鈔票沾醬油叫我咬著,問我說這錢可以吃嗎?

除此之外,我很早就接觸到成人影片或書刊,也很早就對性有了好奇與衝動,在跟人嬉鬧的過程中有時會刻意的去碰觸異性的私密部位,也有過幾次比較超過的舉動,雖然沒有演變到真的侵犯異性的肉體,不過相信應該是在性騷擾的標準之上。曾經因此被長輩斥責,雖然人們不再追究,但我後來輾轉得知,其中有一個女孩還是對我耿耿於懷,那個陰影似乎有些揮之不去。雖然有著愧疚,但我知道自己在這件事能夠做的就是別再靠近她,只能期待有一天會有一個人將她帶離開這個陰影。當然,她如果仍然無法釋懷要把一切公開,其實我也有那樣的心理準備吧,就是只能道歉而已,畢竟犯過的錯沒辦法回到過去將它抹除。

其實人生走到這裡,我幾乎就是篤定會成為一個問題青少年,不過我幸運的沒有真的走上歪斜的道路,因為我爸的死帶來了一些改變。

在 如果我很有錢,我會做什麼? 這篇文章已經提到,父親在國中時因為酗酒等問題病倒了,媽媽在醫院照顧爸爸的期間,家裡只有我一個人。媽媽直接告訴我她把錢放哪裡,所以我不需要偷了,但我那時候才開始清楚的意識到,那些錢花完就沒了,可能連下一頓飯都沒有著落;對性的衝動也被對未來的恐懼取代了,整個家從吵吵鬧鬧突然變成了空蕩蕩的,我甚至會害怕回家,刻意去找同學然後待到三更半夜,直到同學的爸媽提醒我該回家,我才勉為其難的走回家裡,腦子裡充滿了空虛與恐懼。

也因為家裡都沒有其他人,我得想辦法照顧自己,以前都是把衣服丟在桶子裡等媽媽洗,但媽媽已經分身乏術沒辦法回家,所以那些衣服就放到臭掉了;我自以為是的把一些香水放進去一起洗,結果就是一股非常怪異的味道,但上課還是得穿,就硬著頭皮穿去學校了。所以那段日子很多同學對我的印象深刻,就因為我身上總有著一股揮不去的怪味,我也因此成了被排擠的對象。

接著媽媽把病重的爸爸帶回家裡來了,因為我們沒有錢再負擔醫藥費,只能回家自行照顧。緊接著,房東因為我們積欠了許多的房租想要把我們趕出去,甚至把我們賴以維生的抽水機拔走(因為當時是喝地下水),要逼迫我們離開。看著這一切在眼前發生,我當時覺得自己很沒用,因為一點忙都幫不上。後來在鄰居的勸說下房東還是勉強讓我們住下,拔走的抽水機也由外地工作回來的哥哥另外買一台裝回去,這個緊張的情況才稍微有些緩和。

隨後就是我爸在一次從床上摔下的過程中離開,我的眼淚好像在那一天都流光了,後來送他的大體進火葬場那一刻我已經不再哭得出來,但我還記得撿著他的白骨進骨灰罈的畫面,好像對生死有了比較深刻的認識。因為辦喪禮收的白包,我們有一點錢可以搬離開那個地方,經歷之前的那一段緊張關係,大概也沒有那個臉繼續住在同樣地方了。

之後就如同 如果我很有錢,我會做什麼? 這篇文章提到的一樣,走到了現在。

性騷擾是錯的,這毋庸置疑,但可能我自己也犯過同樣的錯誤,所以我對這件事情的反應沒有如同一般人這樣激烈。不過我的人生路上看過許多比這更糟的事情,選擇關心政治議題某些層面是希望我這樣的故事別再發生。當然,我相信 陳為廷 也許有比我更多的故事可以說,這不構成大家原諒他的理由,但只是希望提醒大家,這個社會還有許多的角落,正在發生著類似的故事,這些故事有可能帶來更多比這更糟的傷害,與其花時間指責這些加害人,不如把同樣的心力用來阻止類似的故事再次發生。

當然,我自己過去犯下的錯誤是抹不掉的,我也許這輩子不會有機會像 陳為廷 那樣受到這麼多的檢驗,不過我只是想要站在現在的位置,自以為是的發出一點聲音、做一些事情,希望有機會讓這片土地更好吧。

除特別聲明,本站圖文採用 CC BY-SA 3.0 TW 授權,歡迎善加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