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備好的鬧劇、剩下簽名的會議,臺南市都委會

20150514 臺南市都委會第40次大會很難得的將錄影整個放上網路,不過對於想要了解整個台南鐵路地下化計畫脈絡的人來說,這個記錄只是冰山一角,還有太多細節沒有被揭露,因為賴市長的一句 “所有批評他概括承受” ,這些細節大概短時間內很難看到了。

即使是唯一的一次記錄,影片一開始快速帶過的大量資訊,沒有書面資料電子檔大概也很難知道各種細節,所以大概只知道幾個關鍵:

* 在計畫公展後有成立專案小組,進行了七次審議
* 陸續收到了 316 件與專案有關的陳情
* 102/5/1~5/2 邀請 168 位陳情人列席陳述,有 105 位陳情人前來

這些資訊都只有摘要,沒有進一步的資訊,只是看來這些過程才是民眾最關心的

在影片進行到 31 分鐘的地方,開始請民間團體陳述意見,第一組是台南市促進鐵路地下化合憲正義協會,組成也就過去以反南鐵東移自救會存在的幾位,開始是王偉民工程師以 “賴市長八個謊言” 為題快速帶過,接著是陳致曉冗長的發言,環繞著徵收沒有必要性以及應該以徵用替代徵收,也進一步再次強調希望召開聽證會的訴求。

陳致曉的發言自始就沒打算理會主辦單位的發言時間限制,遭到勸阻時也刻意挑釁要警察進來把他抬出去,這其實突顯了他希望製造的效果,最後也的確照著他的期望,警察進入將三位男性強制帶出,期間徐世榮、陳致曉兩位刻意用手拉扯窗簾,後來給媒體拍的傷口主要來自於此。

留下陳致曉的媽媽與王家貞議員,由於陳媽媽年事已高,所以接下來就讓她順利的陳述準備好的故事。

陳媽媽表示,自己跟先生是老實人,過去累積一生的心血才有了鐵軌旁的房子,這個房子是買地來自己蓋的,跟先生還特地不辭辛勞看了許多建築師的作品才決定要怎麼蓋,納入了許多理想與夢,期間也非常努力的監工,整個房子的貸款是到退休後才還清。在 101 年接到掛號,得知房子要被拆除,先生變得鬱鬱寡歡、日漸消瘦,這成了他們惡夢的開始。

其實只要在意老屋情感的拆遷戶背後應該都有精彩的故事,可是陳媽媽的故事出現了一個矛盾,也就是她兒子所主張的徵用方案,房子一樣會被拆除,跟陳媽媽所期待的不要拆房子是很明顯的對比。看著八十多歲高齡的陳媽媽講到掉眼淚,大家都會有些不捨吧。

王家貞議員如預期的還是把賴市長不進議會的話題與這個事件做連結,不過至少她沒有搶了陳媽媽發言的機會。後來原本要讓徐世榮老師有機會再進來發言,不過第一次遇到他正在外面開記者會,第二次要邀請時人似乎已經離開了。

接著109期忠孝自辦重劃會的發言則是相對支持鐵路地下化的進行,只是希望徵收土地能夠優先使用鄰近的學校土地,或是能夠有相對於損失的補償,與第一組的發言有明顯對比。新樓醫院的代表則只是希望醫院於施工期間能夠維持正常營運,也希望因為施工造成的營業額下降能夠有具體的補償。

接著進入主要的討論,專家學者陸續提出了一些建議,包括更優惠的拆遷補償方案,或建立老屋紀念館將類似陳媽媽家這樣有文化保存價值的房舍移入其中,甚至希望在車站進行共構住宅來安置拆遷戶,不過這些建議大概都只是一個表達,沒有具體的討論。

有學者問到, 85 年版演進到行政院核定版本並沒有清楚的資訊去解釋為什麼有這樣的改變,鐵工局與都發局的回應都是強調過去技術論壇都有討論過,也大概解釋了一下潛遁工法遇到的問題,最後就說會後再將技術論壇資訊提供給有疑問的委員。

最關鍵的問題還是徵收的必要性與公益性,可惜這個問題都發局還是與過去一樣含糊的帶過,最後賴市長簡單宣讀結論就讓審查通過了,許多的問題就只是被記錄下來,都委會的專家學者並未因為過程中產生的疑問去阻止審議,也難怪許多人會質疑都委會的組成,因為只是湊簽名人數,沒有作到人民期待的把關。

整個看下來,的確就像是一個獨裁政權的決策過程,因為過程中民眾發出聲音的機會像是被施捨來的,組成會議的專家學者沒有人有勇氣基於明顯的疑問去制止程序的進行,即使過程中有的對話也像是敷衍了事一般,沒有具體數據、證據或進一步討論的空間。

當然,這也許是各縣市都委會的常態,只是真的很難習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