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檔:九月 2016

Re: [爆卦] 製作 join.gov.tw 共花了 1,300+ 萬

ptt 網友覺得這個網站的執行疑點重重 –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474031152.A.4F8.html
我又手癢做了些回覆 –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474043564.A.B84.html


一般來說應該不會只有 1300 萬,因為會有後續擴充、維護等,累積金額只會持續加上去

不過這個網站很可能是同樣規模的網站中少數有放心思在技術層面的。

舉幾個簡單的例子

有個神奇的系統,把中國開發的某軟體包了一層皮之後變成自己的產品(應該有取得授權),然後這個產品居然得到了某個表彰國產軟體的獎項,被許多政府單位導入使用在很關鍵的地方(那種不能夠使用中國製軟體的地方),其實看到都捏了很多把冷汗。這個例子累積規模應該有破億吧。

上面這個例子還有點技術成份(包的讓一般人看不出來),另外還有很多情況,直接把現成的、免費的自由軟體拿來裝,最多只有改畫面而已;這也是動輒上百萬的案子,重點是結案報告書還會說明各種軟體開發與專案管理手法,我也是看了才知道複製貼上可以講的好像自己真的開發過一樣。

只是如果說這樣就代表有弊案,其實政府的軟體相關標案大部分你都可以找出疑點,就看你是否願意真的跳進去看疑點背後的真相了 😉

首先,願意使用限制性招標的案子大多你都該感謝承辦的用心,除了一些可能真的有弊案疑慮的情況(其實比例應該很低,因為現在網路通訊發達),限制性招標比起一般最低價標在程序上繁雜許多,因為廠商還要經過評選,很多事前作業(請想像著大量的會議以及需要跟阿公、阿罵級的人介紹到他們即使不懂也還願意支持),而且重點是,這種標案一般都容易出狀況,倒不是說弊案重重,而是最後驗收階段容易發生爭議,不是東西做不出來就是做出來的東西不如預期,要馬勉強接受、要馬大家上法院討論,雖然大多是勉強接受,但還蠻多機會可以上法院的。

至於預算數字,如果真的把實際成本拉出來看,大部分的成本其實花在溝通而非開發,你以為標案需求寫的東西很簡單,但實際頭洗下去你才會感受到中文的奧妙,因為甲乙兩方想的經常天差地遠,所以這之間的溝通多到你會覺得不可思議。其實你可以仔細去分析標案,為什麼很多廠商都可以一直拿到類似標案?就是因為溝通成本太高,因此各級政府單位都希望找真的交手過的,也不願意冒險去找一個看起來實力堅強卻很陌生的廠商。

很多案子也其實不是只有表面看起來那些需求,比如說今天有個突發狀況,剛好廠商跟某單位正在合作中,這時候某單位就會想辦法凹廠商先幫些忙,如果廠商願意幫忙,某單位也還算懂得人情世故,就會在隔年新開的案子中讓這個廠商有機會得標,這種模糊的情況並不盡然都是類似原因,但很多 “罄竹難書" 的東西都可能被包在某些案子裡面,而當這個案子被其他廠商搶標成功,這個標案很容易就會無法順利結案,除了各種莫名的原因,另一方面是新的廠商往往沒辦法滿足這些例外情況。

這些解釋的前提都還在 “真的在做事" 、 “完全合法" 的前提下,很多時候案子沒辦法順利結案是發生在非理性因素之上,像是某民意代表 “北宋" 或是某些單位 “政治不正確" ,在某些角度去看的時候你會發現在公務體系裡面要好好做事真的是非常多風險,反而那種擺爛的經常能夠過得輕鬆自在。公務體系還有各種防弊單位,像是政風、審計等,當這種單位把找出問題當作 KPI 時,業務單位光為了解釋與配合調查大概就人仰馬翻,很容易陷入 “多做多做" 的惡性循環中。

我們有一種究責的文化與習慣,但是很少人願意跳下去了解真相或是真的動手做看看。以這個問題來說,其實很簡單,你可以找幾個人成立一家公司實際去接政府標案看看,如果你能夠順利活過一兩年,大概就可以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了。

也就因為大部分的成本都花在溝通,所以以標案為主要業務公司能夠分配給技術人員的資源少的可憐,很少能夠留住傑出的人才,最後就只能想辦法再轉發包出去,或是想辦法用各種方式讓案子可以結案拿到款項;同樣的在政府單位也因為大部分時間被非專業層面的行政工作纏住,稍微複雜的案子很多都是新人被推去接,也因此這些棘手案子的承辦也是經常陣亡,很多時候就是被迫選擇最不容易出錯的組合,而不是客觀最好的選擇。

當然,除了上述種種奇怪的情況外,還是有些明知問題困難還懷抱著熱情的人;也就因為還有這些人存在於公務體系或廠商端,所以偶爾我們還是可以看到相對傑出的成果。但站在水深火熱的地方除了考驗能力,也考驗著耐性,像是這篇提到的問題許多鄉民大概就會把資訊轉給各級民意代表,然後缺乏判斷能力又剛好見獵心喜的應該就會想辦法鬧上媒體版面,這個過程鄉民、民代與媒體在一頭熱過去之後很快就遺忘了,但公務體系自身的防弊機制卻會長時間運作個好幾年,很多的熱情就是在這個過程消失了。

制度面存在著許多問題,面對問題往往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但如果抱著究責的心態去看待這個過程,在討論正題之前大概就會有許多時間花在各種偏見的爭執與形成共識;我擔心的也其實不是各種爭執,擔心的只是沒有太多人願意真的花那麼多功夫參與其中,民主民主,人民想要自己作主,不是嘴巴喊喊就會自動發生的 😉

當然,打了這麼多字也不是要為這個案子背書,我也不覺得這系統值上千萬;但就片面的資訊來說,要說它有弊案還蠻牽強的。

新工作:經濟部政策辦研究員

kiang

經濟部政策評估整合辦公室 是一個新的單位,主要作為部長的幕僚,經由朋友介紹得知的一個機會;朋友會找我主要是一些開放資料相關政策需要技術層面的協助,剛好知道我比較熟悉,所以經過討論後決定轉換跑道。

經濟部的步調比起臺南市政府緊湊許多,加上許多重大政策都環繞著經濟部發展,因此雖然進來還不到一個月,辦公室的資訊大概就多到不太能夠每個都跟上;這是一個相對具有挑戰性的工作,因為直接隸屬於部長室底下,可以接觸的層面比較廣,但言行就得更小心些了,畢竟動輒成為媒體焦點。

跟著部長開過幾次會,李部長很難得的並沒有什麼官架子,許多時候都是他帶頭講笑話來緩和氣氛,也通常是會議室裡笑的最大聲的那個。

許多朋友以為我會離開臺南市政府是因為南鐵相關議題與市府立場相左,其實我在職期間並沒有因為言論受到什麼壓力,會想要離開純粹是覺得在經濟部看起來比較有挑戰性,也希望可以有些不一樣的角度去落實自己對政治的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