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市長候選人城市論壇 黃偉哲 發言逐字

活動名稱: 台南市長候選人城市論壇
主辦單位: 台南市不動產開發商業同業公會
活動時間: 2018年10月25日
活動地點: 桂田中信酒店
錄影檔案: https://www.facebook.com/longchilove/videos/543334359451760/

我覺得不久以前,其實我跟另一位候選人林義豐先生,我們做了台南政治史上一個新的典範,什麼樣新的典範?我到他的市政概念館,他到我的城市願景館互訪,那彼此吸收了彼此的政見好的地方,做一個將來市政的參考。這樣子的一個新典範,我希望說透過一個良性的互訪,作為未來台灣政治的新典範。

我也認為,新政治可以從台灣開始,而在未來大家知道國際局勢瞬息萬變,在整個國際政經大環境以及地緣政治的一個變動之下,台灣可以很有希望成為吸引許多台商鮭魚返鄉,以及外商投資的一個好地方,剛剛我們的蘇前縣長蘇律師有提過,怎麼樣吸引鮭魚返鄉,吸引好的台商回來,其實這是一個歷任許多中央政府大家都提到的一個議題,那麼我們看到了,賴清德院長擔任行政院長的時候,上任第一天就開始解決五缺的問題,這五缺的問題不僅是台南所面臨,在台灣各地事實上也面臨相當多的挑戰,所以未來我們在台南,我要帶領的台南市政府,一定是要讓台南人、台南民眾過得更好,讓台南有更好的環境,所以我要提出五個新的主軸。

第一個主軸就是文化首府,第二個主軸產經重鎮,第三個主軸智慧新都,第四個主軸創生城鄉,第五個主軸希望家園。

我要讓台南成為創意跟創新的文化首府,透過劃定歷史街區,成為一個,打造一個串連古蹟、美食跟生態觀光,打造文化和創新為主的新經濟。

第二個,我要讓產業跟經濟能夠成為一個新的重鎮,南科跟沙崙成為一個新的台南經濟的新引擎,農漁冷鏈,成為新的雙核心,其實如果大家還記得很清楚的話,南科管理局在 2003 年剛掛牌,把過去在新市的一片甘蔗園打造成為每天有八萬個人在那邊上班工作,年產值將近 300 億美金,帶動台南經濟成長,也帶動台灣經濟成長,很重要的一個引擎。那除了南科之外,將來在高鐵的沙崙園區,也可以成為一個新的引擎,高鐵園區是綠能科技城,隨著交通大學台南分校、中研院南部分院的一個掛牌,將來將有數千位新的科研人力進駐,那當然,能夠成為在產業創新、科技研究的一個重鎮,所以呢,在這個智慧的產業的雙引擎方面,我們在南科、在沙崙都能成為帶動台灣的、台南的經濟成長。

除了兩個雙引擎之外,在幾個工業區、傳統的工業區,不管是新吉工業區、不管是麻豆工業區的更新以及闢建,其實都有一個新的成果,將來在新的工業區的劃設,我們也會努力,那首先就讓我來好好的來陳述這個部份。

在地方創生方面,其實我們知道許多新的年輕人想要回來,年輕人想要回來不見得是高科技人才,他有他的一個,有的是這個創意家,有的是文化工作者,那麼在台南這樣的一個歷史古都,如何能夠有一個新的詮釋,這一點是我們努力的方向。地方創生的重點,在於如何讓台南一些中型的區,過去台南縣的一些中型的城鎮,現在台南市的一些中型的區,能夠找到自己的特色,發展自己的事業,最重要的是鼓勵年輕人,能夠返鄉成為創生工程的生力軍。

而利用他們的創意和經驗,活絡地方的農業和觀光,創造長者有人照顧、旅客能夠遊玩、創業有新機會的城鎮,另外一個,讓台南成為一個新的希望家園,結合智慧醫療,讓長者得到照顧,讓弱勢者得到關懷,讓台南成為人人都能安居樂業的好所在。台南不僅是讓年輕人充滿希望,也要替長者提供友善的生活環境。

最後,在台南耕耘 25 年,這段期間我走過許多的角落,所以我要建立台南的新典範,用願景和政策來引領城市的進步。

接下來,我想要提到的,就是大會所提到的三個主要的提問。

第一個問題是經濟發展,第二個問題是城市定位,第三個問題是弱勢的關懷。

其實剛剛提到的,南科的雙引擎其實剛剛在引言的時候已經提過,農漁冷鏈雙核心,我們來做更深的闡述。

大家知道,縣市合併的時候,台南縣是一個農業大縣,有豐盛、好的農產品,但是由於產銷的問題,常常會造成很嚴重的,尤其農業人口在台南的從業人口是相當多的,這個產銷問題,有時候產出會很多,但相對農民的傷害卻很大,所以這個產銷問題應該解決。

而產銷問題一個解決的方式,當然一個是加工,另一個方面是能夠外銷,可是我們的外銷,坦白講出現了一些問題,舉個例子來說,過去台灣是生產香蕉的一個重要的地方,可是台灣的香蕉面臨了來自我們南部的菲律賓,甚至於來自中南美洲的哥斯大黎加等國家的競爭,事實上一直從日本市場節節敗退,為什麼會這樣?

舉個例子來比較就知道,菲律賓在我們南邊,它的香蕉運到日本比較久,像是在中南美洲的哥斯大黎加,它的香蕉運到日本,也比我們久,可是在日本的市場貨架上,它的賣相就比較好,為什麼?

他們全程,從採收、採收之後水果的整理、到包裝、到清潔,都是在恆溫冷鏈的作業環境下,然後裝箱裝船,一個半月的運輸船期到日本市場,還是能夠保持很漂亮的、新鮮的程度,而台灣到日本船期三天到五天,可是上了日本的貨架,沒有幾天水果就已經出現斑點。作為一個農業大國的我們,事實上我們的農產品賣到外國人的貨架上,居然比不過一個理論上、感覺上比我們落後的國家的農產品,這點我覺得不僅是一個地區的問題,也是一個全國的問題。

所以先前蔡英文總統,來到了台南,她也到麻豆一個生產水果加工的工廠參觀,也提到要建立冷鏈系統,所以相信在溪北能夠建立農產、漁產的冷鏈加工技術場所,我覺得是相當有其必要的。

第二個,我們提到了,如何能夠讓土地創新,其實我們知道,賦稅公平這是大家都知道的,希望賦稅能夠公平、公正,但是,前提是民眾能夠負擔得起,所以在房屋稅的部份,凍漲是必要的,因為我們房屋稅的漲勢過高,而且讓民眾負擔不起,所以我覺得,如果能夠讓房屋稅得到一個合理的紓解,對於活絡房地產市場,對於減輕民眾的負擔,這是一定有其正面的效果。

另外,在都市發展的部份,其實大家都知道台南是一個文化古都,但是我們坐擁那麼多的文化資產,可是卻像坐在金山、銀山的旗桿,如果我們只知道文化保存、文資保存,可是不能夠善加利用的話,所以我們認為說,能夠把文化跟文創結合在一起,在保存我們歷史文化的同時,能夠讓許多年輕的文創家、年輕的新創家,能夠跟我們的文化資產結合在一起,在點線面上合作。

點的部份,在老屋的修補,線的部份,在老街立面的整修,面的部份,透過社區的營造,我們覺得就可以讓文化資產賦予新的生命,所以呢,我們覺得,經過這樣的方式,能夠讓我們老舊的文化資產,能夠有一些嶄新的文創產業的進駐,變成亮眼的文創的新產品,能夠更貼近市民的生活,能夠更讓觀光客也好、市民也好,更容易親近我們的文化資產,這樣的話資產才能賦予新的生命,作為一個文化古都,這樣才能有新的意義。

另外,提到了治水,我們知道,中央的治水在台南過去由於地理環境的一個特殊,在全國易淹水面積我們是佔了多數,也就是說,我們將近佔有全國百分之 60 以上的易淹水面積,如果台灣 3 萬 6500 平方公里的土地,易淹水面積中間裡面百分之 60 裡面在台南市,所以在中央不管是 8年800億 、6年600億的治水預算,我們可能得到的經費比較多,大概 250 億,可是呢,這 250 億如果跟首善之都的台北市相比,我給大家一個數字。

淡水河的整治,淡水河的整治花了多少錢?光是中央的經費就花了 1100 億,基隆河的整治,中央撥了 438 億,而我們台南才得到 250 億,我們得到 250 億,我們面積那麼大,水系那麼多,所以坦白講、說真的,這個部份,歷任的,包括中央政府跟歷任的縣市長,都有重大的貢獻,但是,事實上,除非中間有認為操作不當的地方,不然的話,我覺得其實,過去前人的努力,我們應該給予肯定。

那接下來要怎麼做呢?就分兩種。我想大家都聽過了,過去大禹治水的故事,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大禹是用疏導的,他的父親是用圍堵的,所以圍堵的失敗,其實不管疏導、圍堵都要因地制宜,在未來我們希望能夠有更多的,以都市來講,我們需要有更多的滯洪的空間,也就是說,我們開闢的一些工業區,做了一些都市更新,可是呢,因為都市工業區的開闢,就會排擠了周遭,大家知道工業區的開闢必須填土,把土填高了,水泥鋪上去,這個地方本來應該可以蓄洪的能量,下了雨這個本來可以滯洪的能量就沒了。

因為它地勢填高,水就往低處流,就變成把周遭的社區當作它的滯洪空間,這個構想是不對的,所以未來,新建的開發區,以及新建的工業區,我們都希望說,它本身的滯洪空間要有一個蓄積,也就是說,譬如說,以新吉工業區來講,它開闢了 120 幾公頃,可是呢,它原本 120 幾公頃它的一個蓄洪量,就應該有一個蓄洪池,蓄洪空間,能夠承載、能夠承擔它原先本身所負擔的蓄洪能量。

然後呢,週邊的蓄洪能量,週邊的社區,如果因為強降雨,因為瞬間雨量過大,它的蓄洪能量也能夠,有一部份的洪水能夠排到這個地方去,這樣子透過蓄洪的功能,我想在瞬間強降雨的情況下,能夠有效的減少淹水面積。

第二個,圍堵的方式,聚落圍堤,聚落圍堤是什麼意思?就是有一些聚落、村莊,它可能沒有辦法做一個很好的排水系統,但是透過一個圍堤的方式,能夠把外水先阻絕起來,等待雨量停了以後,能夠順勢排水。

所以不管是圍堵的,不管是蓄洪的,甚至分洪的,大家知道過去有一些分洪道,二重疏洪道,**分洪道,我們台南有港尾溝溪的分洪,也就是說,在仁德地區,常常看到淹水,透過港尾溝溪的分洪,相當程度的減少了洪水氾濫或是淹水的程度,但無論如何,坦白講,再怎麼做,人為的工程都是有其極限,跟老天抗爭,坦白講,就以荷蘭來講,荷蘭我們做一個世界治水的模範,他們在荷蘭大家講說因為它的國家大陸 75% 土地都是低於海平面,所以我們都說荷蘭成功是人定勝天的例子,但事實上並不是,荷蘭這些年來新的思維是,要還土地給大自然,為什麼?因為人為的工程是有其極限的,面對極端氣候的日趨劇烈,連荷蘭水利工程比較先進的,對於自然保護又不遺餘力的國家,到最後他也承認,沒有辦法靠著人為的工程能夠達到當初所有的不淹水的概念。

有些地方,該淹的還是必須讓它淹,當然在城市治理的方式,其實我們還是希望說,人為工程有其窮盡,但是最好的方式還是不要用一個比較極端的方式,來做這個所謂的跟大自然做一個逆天的抗爭,我們還是必須要做順勢的疏導,也就是說剛剛提到的,透過一個滯洪的空間,而不是只是把堤防加高,要不然堤防越來越高,河床越淤積越嚴重,到最後,還是沒有辦法,所以呢,我覺得是,在治水層面,其實,我們先必須要對於過去所謂的 8年800億 加 6年600億 ,總共 1400億,花在全台灣各地的治水部份,其實只能說人為工程有其極限。在未來,我們希望還是多以疏導來代替圍堵。

最後,我覺得其實,跟各位報告。

我的太太跟我媽媽都是教員、教師,所以嚴格說起來我是來自於一個公教家庭,公務人員跟教師最重要的就是要著重他們職業的榮譽感,最重要就是他們在一個守法的程序。所以將來,如果我有機會能夠當選市長,我一定要重建公務人員的工作榮譽,我一定要讓公務員成為一個國家的公務員,不要成為政黨競爭的工具。相對的,公務員的守法概念,也需要強化,所以我想對於未來,我們還是希望能夠讓台南市政府成為一個跟民眾站在一起,能夠有一個有效率的工作團隊。

相信今天非常謝謝各位寶貴的時間,在一個選舉剩下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面,我們會持續的努力,傾聽各界的意見,傾聽各位朋友的心聲,能夠作為一個好的政見的提出,也能夠成為一個好的、將來成為一個好的市長。

如果有機會當選,不僅是要跟各個層面的朋友們做一個意見的溝通與交流,不管是偏鄉的,或是市區的,不管是各行各業的,農民的,或者是工程界的,其實都有許多對他們周遭發展很重要寶貴的意見。

溝通的政府,應該是傾聽各界的意見,而不是專斷獨行,所以我想,今天非常謝謝大家的時間,謝謝各位。

問題: 台南市長期以來戶外停車,車位非常不足,尤其像一些市場、風景區,尤其是台南這種小地方,請問委員如果當選市長,這個基本的戶外停車還有交通的問題,怎麼克服?因為像一些台南縣,偏僻一點的地方,有時候那個公車,一天根本不到兩班,所以像這個部份,麻煩委員這個部份麻煩一下。

回答: 您提的問題很好,我記得我在半年前黨內初選時候,有一個我的前輩他提出非常好的口號,他提出給我停車場、不要拖吊場,這個意思相當程度反應了市民的心聲,拖吊絕對不是一個唯一的原則,但是我必須跟各位報告,交通問題跟治水問題雖然是兩個問題,但是它有一些異曲同工的地方,就是供跟需的問題。

當馬路上就像河道,當車流就像水流,車流多了就塞,水流大了就氾濫、就淹水,先說我們將來要做的方向兩個,第一個方向,就是增加供給,這個供給包括道路面積的供給,跟停車空間的供給,第二個方向,當然過度嚴重的違規,舉個例子來說,你 Double Parking 併排停車,這是非常危險的,這個部份就會取締。

像過去市政府或各地方的縣市政府,對於違建,違建也是一個相當嚴重的問題,一年的違建其實台南市來講,幾萬件,不是一年,累積的違建大概是幾萬件,但是總是有優先順序,譬如說你阻塞防火通道,一定即報即拆,優先拆除,那其他的部份,增建的部份可能慢慢排序,一年的拆除可能只有幾百件或者一兩百件,阿但是那個部份就是會放在比較後面。

所以呢,以交通的順暢度來講,台南還有一個特別的特點,台南是一個歷史古都,現在一個古都不只有穿著西裝改西裝的問題,它是穿著古裝改古裝的問題,碰到很多歷史建築,那你要去做一個道路的闢建的時候,你會遭到不管是來自居民、住民甚至來自於文史學者,有很嚴重的一個反對的聲浪,所以當你要新闢建道路,在你要增加供給的時候,當你要增加停車空間的時候,相當程度的你只能用一個獎勵的方式,而不是硬拆,硬排除的方式。

獎勵的方式我們當然會用一個對於市有空間的一個總盤點,哪些空間還可以闢建停車場,我們鼓勵他們來闢建停車場,那至於平面的停車場,我們希望能夠變成立體化,事實上如果大家在北部不管是台北或桃園,或甚至台中,這個停車塔的設施已經是相當普遍,台南最近我注意到有一兩個地方,但是未來我們希望說,停車空間的供給會透過立體化的方式作為一個解決的方案之一。

另外一個,大眾交通工具的提供,大眾運輸系統的建立,台南不是說一定要捷運,如果說真的要蓋輕軌,就算要蓋輕軌,未來三五年內也蓋不起來,可是未來我們三五年內就有很嚴重的交通問題需要解決,所以交通大眾運輸系統是解決方案之一。

我想剛剛您提到,有些偏鄉的地方,公車一天不到兩三班,那怎麼樣提供民眾有一個比較好的大眾運輸系統,叫他減少開車的需求,其實對台南民眾很不公平,就是大眾運輸系統政府沒辦法提供,那結果逼迫民眾必須買車,買車之後必須養車,養車之後必須塞在車陣裡,又耗油、又磨損零件,又耗時間。

其實跟北部,尤其北二都比較起來,我們民眾的確需要政府提供更好的公眾運輸,這個公眾運輸的服務從過去不管是我們歷任前幾任縣市長,事實上已經有做過努力,那中央也有些補助,未來這個部份我們將會強化,也就是說,一天兩班、一天三班的偏鄉的地方,當阿嬤要去市區裡面不管是看病、看朋友或是採買,他沒有辦法選擇,他只能請孫子,以前是請兒子,現在兒子也年紀大了,現在請孫子, “阿,你請假一下,載我去奇美看病還是載我去哪裡看病” ,這個部份坦白講,一次兩次孫子請個假,三次四次孫子坦白講也很無奈,有時候老闆也不讓你請假,所以呢,我覺得其實這部份建構一個好的、至少是便捷的,對於偏遠的民眾,尤其對於長者比較便捷的大眾運輸系統,我覺得其實是我們未來努力的目標。

有人問,那這樣子政府要花很多錢,其實跟各位報告,一年光是公車的預算的補貼,大概要 4億多,但是我覺得這個錢花的值得,為什麼?因為這個部份你不但解決了一些年紀大的長者他的辛苦病痛,他的病痛的問題,你也幫忙了他的孩子,他的子孫或是年紀輕的家中的人,一個長者照顧的問題,所以我覺得其實這部份將來這個部份還要繼續推動,而且更強化。

那剛剛提到的,不管是停車空間,或者是道路的闢建,即便是穿著西裝改西裝,即便是穿著古裝改古裝,我們還會繼續努力推動。

問題: 現在既成巷道,有些計畫道路,有些土地在裡面本來是方方正正的,但是裡面的計畫道路截成米字形,這種道路的話有沒有說去重新檢討的方向這樣。

回答: 剛剛您提到的這個問題,我試著回答看看,是不是你所描述的問題,你剛剛提到的是一個巷道的問題,也牽涉到有一些土地本來是很方正的,但是碰到巷道的一個切割比較破碎,你講的是既成巷道還是計畫道路?

問題: 既成巷道,原本做道路在走,現在已經有計畫道路,計畫道路的中間有一條巷道想要取消,有時候很不方便,看可不可以有比較好的計畫方式。

回答: 這個我跟你報告一下,這個部份其實我們是很彈性的,你既然有計畫道路可以走,如果這個巷道,既成巷道,是已經人家走了很久,而且是唯一的通道,地主要不讓人家走,坦白講這法律上也是有問題的。但是如果有計畫道路,而且巷道這邊被取代,我覺得其實這個市府在許可的範圍,法律許可的範圍,會支持你剛剛提的意見,能夠維持土地的完整,該處理就處理。

而且有一個重要的問題,我們現在碰到,台北市目前為止這幾年推動的不是很好,我們希望將來台南市推動比較好,就是都市更新,還有一個部份市地重劃,那在都市更新我們現在已經有一個相對都更法在那邊,所以我們覺得其實將來公部門的力量,我們努力去推動都市更新。

我們已經是一個文化古都了,不希望變成老舊又破敗的文化古都,所以我們希望這個部份政府都能夠做。至於市地重劃的部份,其實如果以公部門的力量,以公部門為主,私部門的共識度高的也不排除,只是問題是我們現階段還是以公部門為主,我們還會加速積極的推動市地重劃。

經過重劃過的土地,遇到你剛剛說的問題,機會就比較少了,但是既有的問題我們需要解決,所以說您如果有具體的案例,將來市政府還是要全力來幫忙、協助解決,這樣好不好?

評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