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人評

R: [問卦] 租一輩子房子 vs 繳一輩子房貸?

※ 引述《a152508 (a十五二十五零八)》之銘言:
: 魯蛇我又在思考人生議題了
: 假如我這輩子不生小孩  不考慮移產的轉交
: 沒有甚麼老了沒留房子給兒子很丟臉這種想法
: 因為我要花的錢我自己賺  我自己賺的錢我自己花
: 那我一輩子租房子的租金  有可能小於買房子的錢嗎
: 先算不要住太差
: 台北市 不用太大也不用太豪華  一般中庸的房子租金20K
: 我讀完研究所當完兵開始工作、租房子,大概25歲
: 男人平均壽命75歲
: 50年 X 12個月 X 2萬 = 1200萬
: 台北買房子1200萬買的到嗎?
: (別戰南部房子只要400萬之類的 南部租金可能只要8K 意思相同)
: 更別說要買房得先有頭期款,租房子不用
: 有沒有哪一樣比較好的八卦阿
: ★再說一次  不考慮房子是留給後代的這種觀念

第一個面臨的問題是,租房子一般很難有這麼長期的固定租用機會,我過去租房子因為各種理由搬過十幾次的家,你跟人家講喬遷人家只會回個 喔 ,因為頻率太高

再來一個問題是你老了就很難租房子,除非屆時社會住宅的數量夠多可以滿足爆炸增加的老人需求,一般精打細算的房東不會想把房子租給老人,養老院的花費會比租屋高上許多

如果你鎖定在台北,現階段的房價自然租屋會比較划算,但如果離開台北其實買房相對容易許多

我在新北住了三十年,後來選擇搬到台南,過去在台南只有旅遊的經驗,沒有什麼親朋好友或唸書、工作的紀錄,純粹覺得台南相對負擔得起,住起來也舒服很多

我買的是一個 20 坪土地的老透天,實際使用應該超過 30 坪,當時購入加基本裝潢的費用就是大概 400 萬。這個房子外觀看起來不怎麼樣,但是孩子這輩子需要念的學校用走路的都會到,幼稚園、國小、國中、高中到大學,包括公園、火車與公車也都在走路可以到的範圍內,這樣的條件在雙北應該都是 2~3 千萬起跳吧。

如果我選擇租房子,每個月大概也需要支付 8000 ~ 10000 ,但現在每個月負擔的貸款費
用是 1.5 萬左右(因為老房子只能貸一百多),然後繳個十年就結束了;這是一家四口的狀況,如果一個人應該負擔會更低吧。

當然,南部的工作比較不好找,但只要你能夠找到比較好一點的工作(南科、高軟等),收入並不會比北部差,生活費比起北部卻會少很多,像是車位的租用在這邊一個月只要一千塊等。

其實我在結婚前本來就有一輩子租房子的打算(因為搬家那麼多次,已經駕輕就熟),只是婚後多了兩個小鬼,所以就比較會去思考買房的可能

如果過去選擇在新北買房,現在大概就只能拼命賺錢來繳房貸跟各種費用;但因為選擇搬到台南,所以這時間還可以上來發發廢文。

* 這是在 ptt 的回覆,原始網址: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446690341.A.808.html

這次登革熱疫情,該怪誰呢?

Business concept-Why me? from https://www.flickr.com/photos/lovati/5007008029

圖片引用自 https://www.flickr.com/photos/lovati/5007008029

像小孩子一樣,受了委屈就想要找個出氣筒,是嗎?事實上,如果暴風雨來了,換人掌舵並不一定會得到更好的結果,讓原本掌舵的人繼續做好、做滿也許反而能夠累積足夠的經驗,帶領大家度過下一場暴風雨。我們的究責文化讓許多公務體系的人們只願意跨過最低標準門檻,因為多做多錯,勇於嘗試的人往往必須承擔極大的責難風險;但在面對急遽變遷的環境,少了這樣的嘗試我們可能只能夠繼續沉淪下去。

許多的研究都可以證明,登革熱疫情的發展跟溫度與濕度有極大關聯,而全球暖化助長了登革熱疫情擴散也是不爭的事實,從全球的角度看台灣並不是特例,試著要從中找出單一團體或個人去歸咎只是在浪費時間,因為全部的人都犯了錯,錯在不該為了使用更多的能源而忽略對環境的影響、錯在不該為了更多的活動空間而排擠綠林的生存、錯在…,因為要責怪的人太多了,那就怪天吧?反正怨天怨地就是不該怨自己,是吧?

公共環境衛生是每個人的責任,政府存在的目的是分擔而不是取代

我其實很訝異許多人都覺得屋子外面水溝清潔是政府的責任,當政府單位針對居家環境滋生病媒蚊案例進行開罰時,許多人第一時間就以政府單位未能夠清潔水溝作為由,拒絕或抗議政府單位的開罰。但事實上如果大家都能夠在第一時間配合清除居家環境的病媒蚊滋生源,搭配政府單位的戶外噴藥工作,疫情應該可以更減緩一些;政府單位進行開罰的背後正是民眾不願意積極配合,導致疫情防治存在許多漏洞,與其盲目的投入資源,透過開罰等方式要求民眾自己負起責任是相對明智的作為,畢竟再多的水灌入破洞的袋子也於事無補。

當然,許多地方不是一般民眾能夠清理的,這就會需要透過政府單位匯集資源進行,只是這些地方仍需要民眾從開始的通報到後續進度的關心來確保工作落實,不該期待政府單位會主動去關切每個細節;事實上公務機關能夠做到不犯錯、不隱匿疫情已經難能可貴了,要想任何一個單位保證流行病來了不會散播,恐怕真的是把政府單位當作神看待了。

政府單位資源的拮据與公共資源的分配問題

台灣大學公衛系教授金傳春表示,登革熱擴大疫調是台灣過去能夠有效控制登革熱疫情的關鍵,但在 2010 年後防疫經費疑因愛滋病防治造成短缺而停擺;八仙塵爆、登革熱等最近的大型事件都需要行政院動用第二預備金,意謂著既有的公共資源配置已經無法因應越來越多的大規模災害。

如果政府單位預算拮据已經是常態,也許該改變的就是人民了。最簡單的作法當然就是提高稅率,政府單位也早已經透過變相的方式在進行,像是勞保之後的國民年金、健保之後的二代健保以及正在討論中長照政策所可能衍生的收費等,即使所得稅看起來沒有改變很多,一般民眾為了使用公共資源所付出的費用還是緩慢的在提高,只是政治人物為了避免直接增加稅率引發的效應而透過各種旁門左道在進行著,事實上只要提高稅率就可以不需要這麼多的名目。

稅收當然還是涉及分配正義與執行效率問題,像是資本利得、無稅收經濟活動等如何能夠落實稅賦的負擔,甚至一些透過境外公司操作的避稅手段如何避免等,這些工作如果能夠落實應該也會有等同會高於提高所得稅的效果;或是科技的參與提高行政效率後,也許可以釋放一些資源到需求的熱點。

另一個思考也許是從城鄉失衡的角度看,如果我們可以將都會區擁擠的人口透過各種方式釋放一些到鄉村地區,因為人口密集所帶來的公共資源消耗問題也許可以得到一些緩解。事實上排除了東半部與離島等交通不便的區域,台灣西半部除了都會區以外仍有大量的空間可以運用,很多的土地因為鹽分等因素也不適合進行耕作,運用這些空間去建構先進的公共環境就能夠避免舊有都會區承載問題。

我們需要更重視外勞管理措施

截至今年九月,我們有接近 60 萬的外籍勞工,其中大多數來自東南亞;而我們每年也有數百萬人次的旅客出入東南亞地區,基本上跟東南亞國家之間的交流只會越來越頻繁。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對於這些外籍勞工能否做到有效的控管?外籍勞工長時間居住在我國境內,加上為數眾多,他們住的地方或經常活動的區域是否有做完整的調查與分析?

過去接觸過外勞朋友,礙於經濟因素,他們經常很多人擠在一個小空間裡生活著,這樣的空間也經常處於衛生環境相對不佳的地方,加上語言不通而不願就醫等因素,很容易成為疫情防治的漏洞。許多我們不願意做的工作靠他們填補勞力缺口,但我們卻沒辦法給他們同等的對待與關懷,不僅僅是流行病防治的漏洞,更可能因此衍生治安等問題。

噴藥噴了那麼多疫情還是持續,有效嗎?

噴藥的目的只是降低病媒蚊的密度,事實上如果不噴藥疫情應該會更嚴重,而要想根除病媒蚊的生存環境還是得靠所有人一起配合。依據 WHO 登革熱手冊 的說明,第一個推薦的防治方法是環境管理,而在緊急狀況發生時還是建議使用化學防治方式,畢竟環境管理與非化學防治方式要想落實的成本高昂且困難重重(像是居民的不配合等),如果能夠有更經濟有效的方式,相信不會連 WHO 都拒絕採用,畢竟登革熱疫情威脅了將近一半的全球人口。

有許多人認為自己家很乾淨不需要噴藥,但相信這些朋友也沒辦法保證開關門的時候蚊子一定不會跟著飛進家中。噴藥之後的打掃的確很累人,但是這次登革熱疫情已經有超過百位死亡案例,各年齡層都有聽聞重症發生的情況,相較於這樣嚴重的後果,噴藥的清潔工作也許就相對的微不足道了。

就行動吧,抱怨解決不了問題的

能夠清潔的地方就主動進行,無法進行的就請回報給相關主管機關並且持續留意後續處理;如果真的有更好的方式,就請拿出數據證明,相信諾貝爾獎會頒給你的。

為什麼台南的那些水靜下來了?

登革熱快篩

今天(9/15)是我生日,然後上天給我的一個驚喜就是,我老婆得到登革熱了;下午快篩得到的結果是兩條線,接下來就是等衛生局通知進一步的化驗結果,以及後續預期可能的消毒安排。得知之後我也開始懷疑自己這兩天的疲倦是不是同樣原因造成,所以就跟著跑去診所檢驗,醫師表示因為我沒有發燒症狀,所以就將檢體送到衛生所檢驗,需要等個幾天才知道結果。

這也許就是墨菲定律吧,你越擔心害怕的事情就越會發生。

好吧,在開始恐慌之前,我想要繼續探討,為什麼台南的那些水靜下來了?戶樞不蠹、流水不腐,病媒蚊想要產卵,一定要有靜止的水,而這靜止的水哪裡來的?

臺南市北區天然災害潛勢地圖_600mm

科技部國家災害防救科技中心 有提供了一個 災害潛勢地圖網站( http://satis.ncdr.nat.gov.tw/Dmap/102Catalog-CountyTown.aspx ) ,打開這次登革熱疫情最嚴重的 台南市北區 ,當雨量超過 600 毫米時北區會有多個位置淹水深度達到 1~2 公尺,顯示這些區域地勢較低容易產生積水。

台南管線圖資

這些積水要匯流到低窪地區,除了河川之外就是透過地下管溝,特別是排水溝。雖然台南市在高雄氣爆後主動進行了地下管線透明化,也將管線的資料全部開放出來( http://data.tainan.gov.tw/dataset/pubpipe ),但嚴格來說這是自曝其短的動作,因為把資料實際畫出來顯得相當殘缺( http://kiang.github.io/TainanPipeline/ ),也不清楚個別管線的高低流向。值得欣慰的是,資料還在持續補齊當中

不確定有沒有這樣的設備,但如果可以有一種防水的衛星訊號紀錄設備,利用大雨時跟著水放流,透過記錄設備得到的資料也許可以跳脫現在這樣資料慢慢累積的進度。掌握水的流向就可以找出水流的瓶頸點,進一步去安排額外的排水工程或設備,提早避免積水發生。

楊宇帆在某篇新聞中的評論 ( http://www.peoplenews.tw/news/baaa9bf2-f99f-46e9-92f6-8d50b7dbd690 )

“台南登革熱的熱區在北區,這裡根本不是老舊市區,明明有很多新建物,原來北區本來就屬於低窪地區,早期有很多魚塭,後來魚塭被填起來蓋房子,建商貪快之下,根本沒做好排水導致廢水亂排,就容易在低窪處造成積水。”

263件違建

地底下的管線怎麼走驗證的確不太容易,但地面上的違建要想找出來就容易許多。違建在台南幾乎是司空見慣的東西,雖然早期的違建會有緩拆的規劃,但涉及公共安全的部份應該立即找出來檢驗,或是去檢討原始的排水設計是否能夠包容違建的存在,如果不行就應該責成相關單位或所有權人去改善。

在 2014 選舉過後,當許多縣市首長競相希望與台北市柯市長做類似的事情,台南也不例外。當柯市長說要拆違建的時候,台南也跟著想要拆,洋洋灑灑的列出 263 件違建 ( https://www.google.com/fusiontables/data?docid=1tucO7lq_3TOqkSlBNy_Jv2uDRwNtW-NGLK39rLHW#map:id=3 ),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這份清單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清單只剩下 23 件( https://www.ptt.cc/bbs/Tainan/M.1421215667.A.409.html ),然後就沒有再看到後續執行的消息,所以大概遇到很大的難題吧。

台灣老人分佈地圖

再來就是人口結構問題,在 台灣老人分佈地圖 ( http://kiang.github.io/tw_population/ )中可以看到,這次登革熱疫情的熱區人口結構,大多都有著相當高比率的老年人口。許多的老人有著愛物惜物的習慣,所以家裡會堆一些明明已經用不到的東西,或是人家送的盆栽捨不得丟可以照顧的跟森林或菜園一樣,或是下雨的時候會用容器接下雨水進行家裡的清潔等等,這些習慣都有機會提供病媒蚊的溫床,目前能夠想到的解決方式大概只有開罰吧,因為這些老人最怕的就是被罰款。

除了因為人們習慣外,空地、空屋也都是可能造成積水的原因。空地的部份應該從地籍資料就可以取得,而空屋的部份內政部營建署有一份的低度使用(用電)住宅、新建餘屋(待售)住宅報告( http://pip.moi.gov.tw/V2/E/SCRE0104.aspx ),這份報告的原始資料應該值得作為防疫的參考。針對空地、空屋進行列管,適時的督促所有權人進行清理,應該可以減少一些病媒蚊的滋生。

最後就是各種管理工作缺乏系統化進行吧,不管是之前提到的 噴藥問題 還是眼前各種資料的產生,有許多頭痛醫頭的情況發生,讓許多人力物力無法被放在關鍵位置。系統的形成不會是眼前進行防疫工作的同時能夠產出,我其實悲觀的認為這次疫情的結束還是跟去年高雄一樣得仰賴氣溫的下降,但希望這段期間所做的努力能夠被完整的記錄與檢討,然後化為實質行動來避免下一次問題的發生。

至於老婆的病情,目前看起來還算輕微,從相關數據看起來我們應該不是產生重症的主要年齡層,加上應該沒有拖延就醫的情況,所以應該沒有那麼悲觀。不過病毒總是難以捉摸的,除了盡可能配合醫師進行治療外,我們已經試著加強個人的防疫工作,至少今天防蚊液又多買了幾罐。

Re: [問卦] 有辦法阻止登革熱北移嗎?

* 這是在 ptt 回覆的文章。

※ 引述《kioh (NG中~)》之銘言:
: 小魯聽說,
: 得登革熱會很痛,第二次中還會出血。
: 最近看到新聞說會北移,
: 太可怕惹吧!
: 有什麼方法可以讓登革熱留在南部不要上來呢?
: 有卦嗎?

糾正一下,出血的症狀是 “第二型登革熱” ,並不是第二次中會出血

而交叉感染不同型別的登革熱則有很大的機率造成重症甚至死亡,高雄 49 歲的病例疑似就是同時感染了兩種病毒而死亡,而且這個病例沒有什麼疾病史,其他死亡病例大多是高齡加上原本就帶有些疾病。

登革熱會擴散大多反應了當地的衛生環境狀況,台南、高雄在這一點的確落後了些,所以人口密集區才會傳出大量病例。台北也有許多境外移入的案例,很快就獲得控制,一方面埃及斑蚊不適合生長在北部,另一方面台北的衛生環境較為良好,所以預期即使病例出現也不太會像台南、高雄這樣快速擴散。

台南、高雄的病例很多都環繞著傳統市場或公園,台南比較悲劇的地方是老人居多,而這些老人大多已經習慣與蚊子共生,除了習慣擺放大量的盆栽之外,他們下雨就喜歡拿容器接水(透天或一樓居民為主),用這些水進行居家清潔,而因為水並不是很快消耗,堆置的結果就是成了病媒蚊的溫床

當然,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南部有大量的自然環境,所以各種蚊蟲都有寬廣的生活空間,所以不太可能根除病媒蚊。目前都會區密集的噴藥,但只要一個大雨過後,跟著水溝來的生力軍就立刻完成補給,如果再跟著一個大太陽,蚊子數量就會爆增。

所以噴藥無效論也是有道理的,因為噴藥只是想辦法減緩擴散的速度,最後還是得靠冬天的寒流讓蚊子消失;但目前也只有噴藥可以有效減緩擴散速度,如果不噴,大概數字會更嚇人吧。

這兩年亞洲地區的登革熱疫情都是大爆發的,今年有下面數字可以參考:

* 馬來西亞病例數字來到 82,182 ,計有 219 例死亡,超過 54% 的病例發生在  Selangor 省份
* 菲律賓 8/8 病例數字就來到 55,079 ,大多發生在 CALABARZON
* 新加坡病例數字來到 6,546
* 越南南部區域則是有超過 22,000 個病例

數字來自 http://goo.gl/LNKrVG

如果對本土的病例數字變化感興趣,可以參考下面幾個:

# http://kiang.github.io/TainanDengueMap/taiwan/

我依據疾管署的資料繪製的村里病例地圖,自肥一下放第一個

# http://cdcdengue.azurewebsites.net/

疾管署自己畫的病例分佈,這個圖使用的是最小統計區中心點,所以會比村里還要更接近實際病例的家

只是這個圖只有展示台南與高雄,進一步其實可以拿到全國的點,所以寫了小程式幫忙備份了

https://github.com/kiang/TainanDengueMap/blob/gh-pages/cdc/points.json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依據這些點去繪製擴散狀況

# http://nidss.cdc.gov.tw/ch/NIDSS_DiseaseMap.aspx?dc=1&dt=4&disease=061

傳染病統計資料查詢系統 可以查詢到 鄉鎮市區 層級的病例變化

登革熱並不可怕,因為只要避免蚊蟲叮咬即可,相較之下民眾的恐慌比較可怕,經常可以看到一堆症狀輕微的民眾希望能夠住院隔離,但醫院早已被爆增的病例塞滿,病床應該要留給重症患者,這些鬧脾氣的民眾可能會影響許多重症患者的安危,所以間接因此死亡的數字也許值得觀察

在台南登革熱疫情中,我們需要什麼樣的開放資料?

疑似登革熱症狀

目前登革熱病例資料已經陸續出現對應的開放資料,最早是 臺南市政府資料開放平台的登革熱專區( http://data.tainan.gov.tw/dataset/dengue-dist ) ,提供了台南市病例的概要資訊,我依據相關資訊產出了 台南登革熱地圖 ( http://kiang.github.io/TainanDengueMap/ ) ;隨後疾管暑也跟進,將原本只開放到 鄉鎮市區 層級的資料進一步延伸到 村里層級 , 登革熱1998年起每日確定病例統計 ( http://data.gov.tw/node/21025 ) 包含了更豐富的欄位,我也沿用同樣的程式製作了 台灣2015登革熱地圖 ( http://kiang.github.io/TainanDengueMap/taiwan/ )。

病例資料因為原本就有系統化蒐集,所以可以產出較高品質的資料,只是病例畢竟是疫情的最末端,我們需要一些能夠預防病例發生的資訊。

病例確認後會在最短時間內針對病例居家或工作地點 50 公尺內進行完整的噴藥,但這個噴藥的路線如何決定、記錄與稽核目前都倚賴第一線人員的經驗,並沒有系統化進行。現有的地理資訊系統已經可以輕易做到事前路線的繪製,即使來不及採購這樣的系統, 像是 Google Map 也有個 My Maps 功能 ( https://www.google.com/maps/d/u/1/ ),路徑規劃完成後就可以更有效率的分派噴藥工作。

我們進一步會希望記錄第一線工作人員實際噴灑的路線,可以藉此知道噴藥的涵蓋範圍,找出可能的防疫漏洞。記錄工具其實時下 2~3000 元就可以採購到的智慧型手機搭配 1000 元左右的行動電源,大概就可以完成一整天的記錄,接著回到各單位後由內部行政人員進行彙整。理想情況是有系統進行,只是在系統出現之前不妨將路徑資料全部開放,看看民間能否發揮創意協助找出問題點。

目前病例數字出現太快,也許沒有人力進行稽核工作,但缺少稽核工作就會讓噴藥等安排打了些折扣。稽核的方式應該可以運用病媒蚊密度調查進行,目前雖然有在進行調查( http://data.tainan.gov.tw/dataset/dengue-dist/resource/0ad8d49d-69ad-46ef-9855-62d64e4442ec ),但頻率與密度並不高,而且資料以村里作為發布單位,也許需要縮小提供的定位點才有參考性。

如果人工的調查太過耗時,也許可以考慮在噴藥後過 2~3 天在已噴藥區域擺放吸入式補蚊燈,運用 24~48 小時內進行病媒蚊的捕捉來替代耗時的人工調查。只是台南有許多習慣比較不好的民眾,擺放同時可能要思考如何避免被竊取。

眼前希望立刻產出系統應該是種奢求,但面對未來明顯的氣候變遷,預期類似情況並不會只有在今年發生,應該要有長期的規劃與準備。

接著就是基礎建設的部份,雖然登革熱病媒蚊一般不會在臭水溝生長,但台南其實許多水溝的水很乾淨,只要稍有淤積應該就可以是病媒蚊的溫床,所以水溝的定期清理也許是個很關鍵的工作。雖然目前有 臺南市公共管線圖資( http://data.tainan.gov.tw/dataset/pubpipe )存在,但這份資料只能夠得知較大型的管線溝渠,而且涵蓋範圍還不夠完整。我們需要有一份資料能夠清楚掌握所有水溝路徑的資料,甚至進一步的保留各種清理的紀錄,這樣一來才能夠在疫情發生時妥善配置人力進行加強清理。

台南的空屋率其實很高,這些空屋子相關單位似乎還沒辦法有效掌握,但這些屋子經常在毀損之後無人聞問,造成可能的積水或髒亂而成為防疫漏洞。這個部份也許可以採用群眾外包的方式蒐集資料建檔,畢竟一般民眾比較容易掌握周遭空屋狀況,單純透過戶籍或租賃去統計容易出現盲點。

這次台南的疫情據說開始於北區的一處跳蚤市場,台南境內其實有相當多的傳統市集,這些市集因為時代變遷而慢慢不被重視,衍生出各種違建與髒亂;這些市集原本就該列管與定時稽查,相關的資料也應該公諸於世讓民眾能夠參與檢驗,避免這些市集成為消防或衛生的隱憂。

還有施工工地,因為一般工地不會頻繁的進行環境清理,大多是在特定工作告一個段落後統一處理,所以很容易衍生髒亂情況。這些工地施工前應該都會進行登記,如果登記的資料能夠開放出來,也許民眾就有機會主動幫忙留意工地的情況進行回報。

台南雖然值得嘉許的將 1999 系統資料開放,但相關介面的友善程度還有待加強;如果這個系統能夠成熟運作,其實在疫情發酵的時候可以扮演重要的角色,讓民眾協助回報各種可能的防疫漏洞。

當然,這些描述是一種願景,眼前還是希望環繞著如何控制疫情的工作去加強。

從登革熱病例統計公告資料看台南市開放資料品質問題

Screenshot from 2015-08-25 22:55:35

因為就住在目前登革熱疫情最嚴重的北區,所以對於相關資訊比較關心些,在知道衛生局有公佈村里層級的病例統計資料後就著手製作了 台南登革熱地圖 ,也因此持續下載最新的統計資料來更新這個地圖。

不確定是什麼原因, 8/22 公佈的資料簡化許多,只剩下以區為層級的統計數字,把問題反應給市政府之後 8/23 開始就又有村里層級的統計資料,只是格式已經不像 8/21 之前那樣完整,所以 8/22 的資料還是找不到。因為有 8/21 與 8/23 的資料,所以開始嘗試能否算出 8/22 的資料,但卻因此看到了更嚴重的問題。

比對了 8/21 與 8/23 的統計數字可以初步歸納出下面問題:

  • 安南區溪頂里 截至 2015-08-21 累積病例為 56 例, 2015-08-23 新增 1 例後累積數字仍為 56
  • 永康區復國里 截至 2015-08-21 累積病例為 5 例, 2015-08-23 沒有新增累積數字卻變成 4
  • 安平區安平里 截至 2015-08-21 累積病例為 1 例, 2015-08-23 沒有新增累積數字卻變成 0
  • 北區大山里 截至 2015-08-21 累積病例為 17 例, 2015-08-23 新增 1 例後累積數字仍為 17
  • 北區成功里 截至 2015-08-21 累積病例為 33 例, 2015-08-23 沒有新增累積數字卻變成 31
  • 中西區大涼里 截至 2015-08-21 累積病例為 8 例, 2015-08-23 沒有新增累積數字卻變成 5
  • 永康區鹽洲里 截至 2015-08-21 累積病例為 3 例, 2015-08-23 沒有新增累積數字卻變成 0
  • 安南區安慶里 截至 2015-08-21 累積病例為 19 例, 2015-08-23 新增 3 例後累積數字卻變成 21
  • 北區小康里 截至 2015-08-21 累積病例為 28 例, 2015-08-23 新增 2 例後累積數字卻變成 29
  • 安定區海寮里 截至 2015-08-21 累積病例為 1 例, 2015-08-23 沒有新增累積數字卻變成 0
  • 安南區興東里 截至 2015-08-21 累積病例為 1 例, 2015-08-23 沒有新增累積數字卻變成 0
  • 中西區三合里 截至 2015-08-21 累積病例為 15 例, 2015-08-23 新增 1 例後累積數字仍為 15
  • 永康區尚頂里 截至 2015-08-21 累積病例為 4 例, 2015-08-23 新增 1 例後累積數字仍為 4
  • 新營區新東里 截至 2015-08-21 累積病例為 2 例, 2015-08-23 沒有新增累積數字卻變成 1
  • 北區合順里 截至 2015-08-21 累積病例為 1 例, 2015-08-23 沒有新增累積數字卻變成 0
  • 東區泉南里 截至 2015-08-21 累積病例為 4 例, 2015-08-23 沒有新增累積數字卻變成 3
  • 安南區南興里 截至 2015-08-21 累積病例為 1 例, 2015-08-23 沒有新增累積數字卻變成 0
  • 永康區埔園里 截至 2015-08-21 累積病例為 2 例, 2015-08-23 沒有新增累積數字卻變成 1
  • 東區大智里 截至 2015-08-21 累積病例為 1 例, 2015-08-23 沒有新增累積數字卻變成 0
  • 七股區鹽埕里 截至 2015-08-21 累積病例為 1 例, 2015-08-23 沒有新增累積數字卻變成 0
  • 永康區二五里 截至 2015-08-21 累積病例為 2 例, 2015-08-23 沒有新增累積數字卻變成 0
  • 安南區溪西里 截至 2015-08-21 累積病例為 1 例, 2015-08-23 沒有新增累積數字卻變成 0
  • 新營區茄苳里 截至 2015-08-21 累積病例為 1 例, 2015-08-23 沒有新增累積數字卻變成 0
  • 楠西區楠西里 截至 2015-08-21 累積病例為 1 例, 2015-08-23 沒有新增累積數字卻變成 0

並沒有進一步去驗證過去的所有資料,但有這麼多的統計數字不連貫,可以想見資料的產出並沒有經過嚴謹的程序,而不同的檔案間也可以發現同樣一個村里的名稱會有不同的用字,應該很明顯這份資料是由人工所維護,而資料量成長的速度應該超過了經辦人員的負荷。

臺南市政府資料開放平台 也可以看到一個登革熱專區 ,裡面有一份 臺南市104年度本土登革熱病例資料 使用了比較容易處理的格式公開,只是裡面的資料還停留在 8/7 ,想必也是因為相關資料都透過人工整理,所以更新速度沒辦法太快。

理想的情況下,這些資料完全不需要市府額外的人工介入處理,如果原始醫院通報系統能夠直接產出可讀格式,直接將這份資料在隱藏相關個資後公開即可。不過預期取得的資料格式應該沒有這麼容易處理,大概還是需要經過一點人工輸入過程,即使是這樣,只要有每日新增的病例資料,延伸的統計數字都應該可以自動產生,不應該是由人工逐一計算結果。

地名的比對也是另外一個問題,因為許多地名使用了罕見字,在輸入時容易產生錯誤,也許在提供中文地名的同時也可以附上一個編號。行政院主計總處就有提供這樣的村里代碼表可以使用,當然,使用這個代碼的前提是系統化,透過人工方式查詢這樣大量資料很容易出錯。

雖然一般民眾大概只會關心每日新增病例的總數,但身在疫區的民眾或是家屬可能會希望更完整的資訊,期望相關單位能夠將這些資訊的產出系統化,避免用心製作的統計資料卻因為人工輸入錯誤而產生了反效果。

維護這樣資料的系統雛型我應該可以很快的、無償的提供,這樣的訊息歡迎幫忙提供給相關單位,這樣的舉手之勞也應該很多人可以做到,只是希望接下來能夠有更好的資料品質。

104年台南市本土病例統計

Screenshot from 2015-08-19 16:48:10

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有提供了一個傳染病統計資料查詢系統 可以查詢到區的層級數字,台南市衛生局則是提供了一份到村里層級的資料,透過程式進行整理後可以得到下面排名(只取大於 10 例的村里):

  1. 北區正覺里 90 例
  2. 北區成德里 58 例
  3. 北區六甲里 54 例
  4. 安南區溪頂里 53 例
  5. 北區延平里 44 例
  6. 北區永祥里 43 例
  7. 北區和順里 35 例
  8. 北區正風里 27 例
  9. 北區成功里 23 例
  10. 中西區民生里 22 例
  11. 北區實踐里 21 例
  12. 北區小康里 19 例
  13. 北區國姓里 16 例
  14. 北區興南里 16 例
  15. 安南區安慶里 16 例
  16. 中西區民權里 15 例
  17. 北區文元里 15 例
  18. 北區大山里 12 例
  19. 安平區文平里 12 例
  20. 北區文成里 12 例
  21. 北區勝安里 11 例
  22. 北區中樓里 11 例
  23. 南區文華里 10 例

整理過的原始資料有興趣可以做其他面向的統計

國土測繪圖資網路地圖服務 可以直接叫出村里界圖瀏覽大概位置

Screenshot from 2015-08-19 17:18:56

去年登革熱的病例破萬,如果去年的趨勢仍在,眼前看到的統計數字也許只是開始

chart

最近北區密集的安排各種消毒,希望疫情真的能夠有效控制

8/20 補充:後來將上述整理資料搭配 高雄登革熱地圖 的程式,組合成 台南登革熱地圖 方便檢索

案件總算順利移轉管轄到台南了

20141219

103/12/16 前往士林地檢署說明,當時舉了一個剛發生的案例,一位北市議員候選人控告 Google 在搜尋提示出現了容易讓人誤會的組合,該案件是不起訴處分,所以我用這當作例子說明網站遇到的問題類似。當時檢察官表示這樣的資訊相當具有參考價值,所以案件也許沒有移轉到台南的必要,所以除了口頭告知以外也寄了一封通知給我。

不過我在這裡犯了一個錯誤,因為該案件的不起訴理由是因為負責該業務的單位在國外,所以國內並沒有管轄權。

因此當我還在疑惑怎麼沒有收到相關處分的公文時,士林地檢又把我召喚過去了

20150410

我還是再跑了一趟士林,檢察官口氣變得不太高興(可能覺得我騙了他吧),也表示這樣的案件應該沒辦法不起訴處分,所以勸說兩造能夠走調解程序,避免浪費資源。我其實第一時間不太願意,原告則是因此表示要告到底,所以檢察官一度支開原告,私下要我體諒對方年長做些讓步,在半推半就之下我還是簽了名同意進入調解程序。

20150414

 

20150505

在檢查庭上我還是再次提到移轉管轄的部份,檢察官含糊的說先完成調解再說,看起來他並沒有意願進一步解釋我可以怎麼做。

隨後我針對移轉管轄在 ptt 的 LawsuitSug 板發問 ,有熱心的網友給了一些建議,所以我隨後就依照建議撥打電話到士林地檢署的政風單位,政風單位將我的電話轉給負責的書記官,透過政風單位轉來的電話書記官似乎就客氣了許多,告訴我可以再次提出申請看看,我也就再次送出了移轉管轄的申請。內容與 之前寄出的 相仿,只是改從法院下載範本用電腦打字。

因為提出了移轉管轄申請,所以調解委員會那邊我就沒有過去了。

後來有撥電話關心一下進度,書記官表示移轉管轄的裁定是送交其他程序,他那邊不會知道結果,所以要我等候通知。

前幾天收到了台南地檢的傳票。

20150706

因為在這之前沒有收到什麼裁定通知,所以打電話去問了書記官才確定,案件確實順利移轉到台南來了。

今天去開了第一次檢查庭,台南地檢的檢察官一開始就帶了些訓斥的口氣,並且說我在得知候選人不滿時沒有移除相關內容是一種不作為犯罪,但我還是耐著性子解釋,在得知候選人的意見時我第一時間解釋了程式運作原理以及在新聞上方加註了警語以及免責聲明,而候選人自己也運用了網站的功能在個人選舉資訊上補充了新聞資訊有錯誤的地方,所以我覺得自己並不符合檢察官提到的不作為。

後來檢察官的口氣慢慢和緩,就是帶著勸說的語氣告訴我應該有同理心,然後提醒我未來多做注意就請我回家了。

兩個地檢署檢察官其實態度都蠻類似的,希望大事化小、不要浪費國家資源,不過站在公理正義的角度來看這讓人有些疑惑就是了。再者我是被告,應該要勸說的是原告,為了一時的情緒興訟的確很浪費彼此的時間,而且一個里長選舉如果可以受到 選舉黃頁 這樣一個小網站影響選情,大概台灣的民主就夠成熟了吧(嘆息)。

臺南市議會第二屆第1次定期大會20150615 影片逐字稿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faGSGh8_qo

(初步完成,也許會有闕漏的地方,僅供參考)

2:25:00 李全教議長

我們先確定今天議事日程,我們今天的議事日程各位沒有意見,照案通過

我們確認各委員會名單,如果我們對於各委員會,包括程序、紀律委員會,如果沒有意見,我們各個委員會的名單,我們照案通過

各位同仁,大家對程序問題有意見,請提出意見,請不要喧擾干擾議事進行

2:28:00 蔡育輝議員

我要請教我們的官員為什麼沒有來。

2:29:10 李全教議長

你們要求清點人數,我們剛剛已經清點,在場的人數已經有達到 41 席,我們正式開會

我們已經清點人數完畢,現場有 41 人,進行報告事項。

報告大會,我們現在已經正式進入開會,如果各位同仁有意見,必須要按鈴來發言。如果繼續用這種干擾議事的方式來妨礙議事進行,我們會把相關人員送交紀律委員會處理。

2:31:55 邱莉莉議員

依照地制法第28條規定,會議進行中如有議員提出數額問題,必經清場在場人數以不足法定人數時,應即宣佈散會或改開談話會,請主席宣佈散會,清點人數。

2:32:30 李全教議長

宣佈休息五分鐘,一方面進行黨團協商,另一方面請幕僚單位邀請市長與相關官員進來開會。

2:47:30 曾順良議員

主席,這個議會,說正經的,我第一要求所有的政黨都帶去天宮廟發誓,針對過去所有正副議長選舉,哪一個拿過錢或沒有拿過錢,都帶去發誓,發重一點的誓,看要絕嗣、還是要全家死光光,我想都會跑光光,沒人敢發誓,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我正式在此,我告訴你,我是無黨籍的,我四次選舉都是無黨籍的,我也能夠當選,現在兩黨,國民黨和民進黨的惡鬥,而我們無黨籍進來就好像小卒一樣。我現在要在這裡說,如果真的有能耐,大家都不要用政黨配票去選,大家都退一退,靠自己,不要靠別人。議會是在監督市政,竟然這樣子捧市長,台南市的百姓你看的下去嗎?媒體要報大篇一點,捧的就好像快要彎腰下去聞香港腳。我也在此呼籲我妹妹退黨,這兩黨惡鬥,下次開會我們無黨的進來就好,你們都不要進來,你們進來人數清點完就都出去,台南市沒有虧欠你們,台南市也不是賴清德的。

議會同事, 57席大家都是同事,弄的大家好像要吵架一樣,叫官員都不能夠進來,這些官員未來如果不能夠退休或是沒有工作,如果地方制度法使得每個官員都沒工作,都叫他們去找賴清德。

我覺得台南市很可憐,我在這裡講一句話,台灣省沒有誰不能沒有誰,別人來做市長或許還比他好,把台南市搞的跳過議員去叫區長、叫里長來摸頭,說里長來找市長,什麼建設都給,我說綠的、藍的這些議員還不會感到不好意思,你們是他生的嗎?他的兒子嗎?為什麼都要聽他的?他說要怎麼樣就怎麼樣。現在不是大明朝,好像他下了一道聖旨,官員都沒有人出席,都沒人敢來,還明令議員進來擾亂議事廳,議事廳就我所知,是在對付市長、對付官員,現在卻變相,台南市的議事廳是在對付議會。

我告訴你,司法歸司法,沒有人有那樣的權力在司法尚未確定的時候去判人有罪、去認定人有罪,全世界有這麼多的小偷,有多少個抓去關?有的沒被抓去關,是小偷嗎?不是有刺青就壞人、沒有刺青就好人,不是被關過就壞人、沒被關過就好人,你看有的都是躲在後面,吃香喝辣做影舞者,都掛人頭讓人頭被抓去關,真正的影舞者都躲在後面,台南市真的很可憐,全台南市乃至全國都在看,只有台南市是這個樣,說到開放政府跟無政府一樣,這等於是無政府

所以我在此呼籲,藍黨跟綠黨不要自以為是,以為你們是什麼?台北柯P你們有沒有看到,人家就是無黨的,人家選舉贏了那麼多票你們有沒有看到?你們真的都對自己那麼沒有信心?非得要靠一個賴先生,來站在他的身邊拍張照片,或是想盡辦法要討他開心,有夠丟臉!人活在世間就一個自尊,自己的自尊稍微顧一下吧!

2:52:30 杜素吟議員

我們已經 48 位簽到,唱國歌之後,民進黨說要清點人數,清點了44位。清點人數只要在議事廳裡就算數,所以現在沒有半個官員前來,自去年 12 月 25 日就職以來,議員同事間彼此不認識的還好幾位,我不知道這叫做什麼台南市議會。拜託,每次都是你們國民黨、民進黨在惡鬥,我們這些無黨籍的把我們當作空氣嗎?現在我們都不存在了嗎?不要這樣,我們身為民意代表,是為了市民的福祉,為了地方的建設在爭取,不要為了個人的行為在惡鬥。

像我們仁德,在這兩週裡,家長送孩子到學校,牽小孩子下車皮包就被搶走,賴清德有沒有在關心?剛好每天參加畢業典禮看他在放一部影片,說個學生聽。我不知道你到底把台南市議會當作市政府的議事局、議事科,從來未曾有這樣府會關係為了你們個人的行為搞的這麼嚴重,剩下議長除外 56 席議員都沒有用了嗎?我覺得不要這樣,會如果成就要開,我們的訴求,百姓託付給我們的責任我們就來說,大會開不成我們就來談話會,我想這才是我們的責任。

官員桌上的燈每一盞都亮的,代表他們都有來簽名,我不知道他們是將我們議員當作什麼?清德不尊重議會,官員也跟著不尊重議會,現在台南市變成什麼世界了?市長沒來,議長,這是要說給誰聽?我們百姓的一些心聲、受託市民的心聲我們是要說給誰聽?

2:55:45 李全教議長

報告大會,我們今天,原來的議程有關報告事項,以及市長介紹市府主管、市長施政報告、上次大會決議執行報告,因為市長以及市府相關主管未到,所以這方面我們就省略,我們現在進行專案報告。

我們專案報告因為市長跟一級主管未出席,各位同仁如果有意見可以舉手發言。

2:57:00 謝龍介議員

我想這是一個台南市民主的恥辱,今天開這個會我感到非常痛苦,有很多事情需要給府城的鄉親清楚了解,為什麼台南市長賴清德不敢進來台南市議會。有三個原因,這三個原因我今天說明清楚,相信民進黨這些議會同事你們會很了解。

第一,國民黨黨團一直要推動台南市65歲以上老人健保免費,五都裡,台南市以外五都,所有老人健保都不用錢,包括鄭文燦在桃園當市長,老人的健保也不再需要繳費,唯獨台南市所有的老人,每天打到服務處,期待這個案子可以通過,但是市長不敢進來,讓老人健保免費無法被推動。

第二,營養午餐免費,也只有台南市的孩子還在繳營養午餐費,所以如果市長可以進來,議會正式推動,我們的孩子不用再繳營養午餐費。

第三,我要奉勸台南市所有民進黨的好同事們,今天有在電視上看議會轉播的鄉親,你們注意聽。我現在要用台南市地檢署偵辦司法案件證人的身份發言,賴清德與賴美惠,賴清德市長與賴美惠議員,已經成為台南市議長選舉賄選案的被告,台南市長賴清德他為了要模糊焦點,叫這些民進黨不知情的議員同事進來議會吵吵鬧鬧,就是為了模糊焦點。

我已經去做過證詞(超過時間),司法一定會徹底清查清楚,賴清德現在動用他的影響力,就是希望民進黨的議員同事,進來讓大會混亂,轉移焦點。市長現在的心情,可比驚弓之鳥,我希望我們台南市民進黨這些好同事,如果你是在賴美惠賄選案是清白的,你就不要再助紂為虐,你應該好好來開會,證明你是清白的。如果你們繼續吵鬧,影響議會進行,那我就高度懷疑,你們有收賴清德與賴美惠的錢。台南市民聽清楚,這是我謝龍介在這邊做出來非常嚴重的指控,這筆錢有五個人拿去交給賴清德市長,收下現金透過兩個關係人送到議員手上,如果你們是清白的,我希望你們就讓議會順利進行,請賴市長進來市議會論證。如果你們繼續這樣吵吵鬧鬧,那我真的相信,你們有可能就是這個賄選案的關係人。

剛才曾副議長曾說,大家來天宮廟發誓,國民黨我身為台南市黨部主委,在這次選舉中清清白白,日月可鑑。我感到非常光榮,可以在台南市民進黨席次這麼多的過程中,使國民黨的候選人當選,我在這向台南市民保證,國民黨的議員,在我這次擔任主任委員李全教當選台南市議長,個個清清白白。所以市議會與市政府不是賴清德與李全教的,是台南市民的,市民眼睛請睜大,我們的福祉,水災要來了,颱風要到了,中央五六千萬要給我們防治水災的墊付案,就這樣擱置不審查,難道市政府市長敢花下去嗎?你如果敢花下去,下面公務人員敢花嗎?台南市多少生意人現在做工程無法請款,因為墊付案沒有過,造成預算的排擠,所有基層的建設無法進行,未來兩個月如果沒有開議,連水溝都沒辦法清理,颱風如果來大家都要淹水,連路燈都沒有辦法亮,盜賊如果出現,你的生命財產會危險,難道這不是台南市身為議員的人需要來關懷的嗎?

苦口婆心,再度呼籲,台南地檢署,憑著公平、公正來辦案;再度呼籲賴市長,不用閃躲,凡走過必留下痕跡,舉頭三尺有神明,有做過的事情不能說沒有;再呼籲清白的台南市民進黨籍議員,我知道你們是清白的,那就不要再鬧下去了,再擾亂議事的進行,你會讓台南市民與你的支持者懷疑,支持這個議員不就真的有拿錢?真的有被買票?所以語重心長,這個節目,這個現場很多人在看電視節目,我坦坦白白向台南市民告白,我去做過證人,我說了很多證據,但是我不會因為這樣就說你賴清德有罪,李全教身為他字案被告,你們就將他定罪,兩個月前賴清德與賴美惠就已經成為賄選案他字案的被告,我也沒說你有罪,但是我希望你來面對司法的調查,不要再唆使證人去做偽證,不要再叫你的顧問出來扛罪,讓真相落在台南市民的眼前,希望我們的府會能夠正式開議,為台南市民福祉為優先,感謝。

3:06:05 王家貞議員

我想我們今天看到民主政治淪落至此非常的痛心,我們也看到賴清德市長把原本應該一致為市民福祉監督市政的台南市議會,活生生的分成挺賴清德以及挺台南市民兩個大派系,一票為了挺賴清德市長個人的微德不足、個人的沒品沒性,糟蹋我們台南市議會。最近是所有台南市教育界的畢業典禮,我們更看到賴清德無所不用其極的進入校園,用他市長的魔手告訴校長,不可以放台南市議會議長對所有畢業生的賀詞,以及對畢業生的祝福,我想我們台南市民眼睛是雪亮的,一個市長玩法弄權到這種地步,製造仇恨,活生生的撕裂台南市民對民主政治的、良善的一個認知到這種地步,我們非常的痛心,教育何辜,被賴清德這樣子的拿來糟蹋它、利用它的祭典,所以我們這邊要呼籲所有台南市議會的成員,我們今天不是李全教的議員、不是賴清德的議員,我們是台南市188萬的議員,今天教育被賴清德的魔手伸進去,告訴所有的校長不可以放台南市議長的賀詞,不可以放台南市議會議長對他們的祝福,我們看到了無品無性的賴清德先生,濫用台南市民對他的支持、對他的厚愛,糟蹋我們教育,踐踏我們民主政治的良善認知,我們強烈的譴責如此這般毀教育、如此這般毀民主的台南市賴清德先生,不配坐在市政府、不配坐在市長的位置上,沒有資格領導我們台南市所有的市政,所以我這邊要代表教育界,也要告訴校長,你們該怎麼做就怎麼做,賴清德先生不會在台南市待的比你們久,公理正義一定會在我們碌心碌力我們的團結支持之下,終會得到彰顯。

我們也恨今天的司法,是不是成為少數人的打手,為什麼我們看到,一再的民進黨相關成員去告訴法院趕快的速審定案,可是怎麼不看到民進黨的成員對賴清德當時的影響司法、對賴清德一路走來包庇他的自己人坐在市政府賣藥,賺一些莫名其妙的大錢,說任何一句話。

所以,我們譴責賴清德不配做台南市的市長,我相信所有有良知的市民再也不會叫他市長,賴清德,您將在歷史上成為民主的千古罪人。也懇請教育界拿出良知良能,不要受賴清德的蠱惑,該怎麼辦理教育辦理教育,該怎麼踐履對民主的認知就怎麼踐履,也要呼籲大家回到法制面,進議會、審預算、審法案,官員們進來共同來實踐我們對民主最好的證明。

3:10:41 郭秀珠議員

議長,你們國民黨跟民進黨實在鬧的有點超過,我們這些無黨的都受傷了,我們想要請賴市長,我感覺他不是一個小眼睛、小鼻子的人,我們的副市長顏存左去到我們的選區,對我們所有的里長講,你們這裡的議員已經無效了,你要討經費不要掛他的名字。我想要跟我們賴市長講一句話,賴惠員今天不知道有沒有來,我們如果要笑別人買票,我們也該檢討自己有沒有買票。賴清德市長我呼籲他跟議長你們兩個去發誓,如果有買票你們兩個請辭職。

賴惠員12月初八在桂田中信說賴美惠拿50萬給她她不收,為什麼他們都默不作聲?我也呼籲台南地檢署,不要辦藍不辦綠。我是希望不要再鬧下去了,民進黨議員你們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嗎?你們有沒有收錢?我這個沒有收錢的才能夠大聲說,你們如果有收錢就請你們閉嘴,不要再把議會鬧成這樣。現在所有里民反應的,只要掛著沒支持賴美惠的都退回,這樣對嗎?

市長啊,我們可能到這裡而已,你有可能要當副總統或總統,你不要把自己的一世英名埋葬在台南市,我相信台南市民一百九十萬人會看清楚,你每天在擾亂議會對嗎?過去四年我都支持我們賴清德市長,他用包裹式的五分鐘騙過八百多萬,我們都不敢說話,選民也都說賴清德市長你做的一定是對的,我希望透過今天我們的中天電視,藍天的,大家要看清楚,我們不能都去田裡做事,都沒有看到我們的血汗錢是怎樣用在台南市議會,我們選出來的議員是要來監督市政的,不是來給我們賴清德市長黑白做,每次台南市議會在選議長他都干涉,我這輩子參與政治四屆,從來沒有看過市府市長干涉議會,他就是帶著賴美惠四處去買票,為什麼你們不能惹?賴惠員你敢出來發誓嗎?你在桂田中信12月初八,我還記得六點半到七點,她當場說賴美惠拿50萬給她,還表演,我又不是比較細漢,拿50萬,別人拿100、200,為什麼不能惹?還每天在那邊吵。

民進黨自己要知道羞恥,你們兩黨如果要爭,請你們兩黨都辭職,全部重選!

3:13:35 林燕祝議員

真的看了非常痛心,今天我做了一個賴清德穿黃袍、戴黃帽,我在地方現在很多校長,在昨天就校長傳了大概有五封 Email 在我的手機裡面,包括今天早上打了兩通電話,就是家貞議員講的,賴清德已經變成是皇帝跟霸道,挺我者生、逆我者亡,就是這樣子,這不是皇帝是什麼?但是我要在這裡呼籲,今天我們既然開會,民進黨的議員是進來鬧的,讓大台南市民看笑話,所以我也在這裡,賴清德你變成是把民進黨議員叫進來議會鬧,這樣的話你民進黨議員還剛剛在這裡說要辭職,我呼籲他們先辭職,林燕祝陪他們,只要他們敢辭掉,林燕祝絕對辭掉議員,不要在那邊空講大話。

再來,既然官員跟賴清德都不進來,賴清德的人在那裡,我罵他他也不會回答我,那我在這裡提議,議長,把今天沒有來的官員等一下結束通通送監察院,所以我在這裡請我們議長等一下裁示,今天沒進來的官員,等一下通通送監察院,我看他們該如何挺賴清德。不要當賴清德的寄生蟲,這讓我們看不下去。

我們當議員是要為地方現在整個法案,整個通通無法過,我們的墊付款,我們所有要建議的,完全沒辦法建議。我也在這裡呼籲,我們的市長通通在區里座談會,跟里長講的,只要你們的提案視同議員的質詢,賴清德你既然是要,你說的你跟李全教是以政治在鬥爭,好啊,那政治你到底要不要遵守法律?那你假如很討厭台南市議會,我拜託你賴清德,你遵守法律去裁撤議會,整個通過嘛,你不能整個法案還沒過的時候你就要裁撤議會,讓里長去做。

假如是這樣的話,賴清德你自己有沒有違法?再這樣下去的話沒完沒了。那我也在這裡呼籲民進黨的議員,你們假如要進來是為了地方的預算,是為了你地方的問題,你進來開會,我們大家都努力來為地方共同爭取福利。假如你是為了要進來配合你的賴清德,當他的寄生蟲,我請你出去,不要來台南市議會,而且來到議會你又不尊重主席,那你也不尊重我們台南市議會。

等一下請議長裁示,把今天沒有進來的官員通通進監察院,送監察院。

3:17:00 蔡育輝議員

我今天很沈重的呼籲,議員或許大家有政黨之分,開會大家的主張或許不一樣,可惜剛剛民進黨議員郭清華議員,他主張議長要進來開會,當然我也主張依地制法第 48 條、49條開會,兩個意見不合,郭清華動手打我,我有驗傷報告,我認為我來做議員第一屆,只要郭清華在場,我依程序發言,他動輒要用武力暴力相向。我想議員是代表民意議會開會,這個制度建立很不簡單,為了防止暴力事件再起,我決定要對郭清華議員提起告訴,傷害的告訴,我已經取得法律的證據,我也希望議員同事,大家要有民主的素養,你的意見和我的意見不合沒關係,說不要動手打人,議員有免於暴力的自由,言論的自由,現在是什麼時代了,可以動手打人,我相信在議會開會,大家都自由。你可以說議長不進來議會主持會議,可以,我也可以主張依法過半數,已經41個,議長來市府的官員也要進來,我也希望我們不管哪一個政黨的議員,只要大家依照規定開會發言,不要動不動就想打人,第一屆是這樣、第二屆我忍無可忍,所以我一定要提起告訴。

(延長30分鐘)

3:19:35 曾順良議員

我剛剛有聽到林燕祝議員的呼籲,她說既然議員都不進來開會,我有個建議,如果有 Guts 大家都辭掉,我作陪,我也可以辭掉,不能開會、不能監督市政,不要再領這個薪水,丟臉。整天在那邊做戲沒用,我再呼籲一次,我說的話希望民進黨在那邊要求清點人數這些同事,回去你們自己想看看,想看看賴清德給了你什麼,為什麼你們聽他的話聽成這個樣,你們是算有收錢被綁架嗎?變成沒有挺他變得不可行。還是議員是他讓你們做的?難道你們連一點尊嚴都沒有?

林燕祝剛剛的呼籲,既然他們不進來開會,有 Guts 向全民交代辭職,他們敢辭我作陪,我絕對辭職。為什麼說我辭職?因為我覺得沒辦法進來開會,把台南市所有百姓的痛、所有百姓大中小的建設來議事廳討論,趕緊來完成,讓城市更加發展,讓百姓免於水災也好等種種的災難,如果都沒辦法做這些,進入到議事廳就是在杯葛議會,在那邊清點人數,你們心目中只有你們政黨而已,你們心目中什麼時候有老百姓?我請問你們,你們自己想想。

我說你們如果對賴清德如同對待父母一樣,我想你們對自己父母也沒有到這樣,如果對你們父母像這樣捧賴清德,應該可以上 24孝山。

所以有 Guts,你們既然都沒有要進來,提早大家進來簽辭職書,我第一個作陪犧牲,因為我覺得不要再做了,台南市的議員人家都已經跳脫議員,台南市沒有議員。里長你們要什麼預算不用找議員,都直接找市長就好。你看這些議員還捧市長捧成這樣,真的很丟臉。

3:22:30 (民進黨議員再次全部入場要求清點人數,強調人數未過半違法開會)

(某位男性強調:民進黨簽名後撤銷簽名)

3:35:50 李全教議長

我們大會決議,把今天未到場開定期大會的市長以及相關一級主管,除了警察局局長之外,全部送行政院、監察院議處。

我支持廢除死刑

北投8歲女童事件讓人感到遺憾,我也有女兒,我也不會希望自己的孩子遭受如此對待,但死刑是否真的能夠解決問題?

首先,對於那些支持盡快對罪犯判處死刑的朋友,也許可以思考一下自己的得到的資訊是否充分?取得資訊的來源,那些恨不得 24 小時都討論這個議題的媒體,那些資訊是否足夠作為重大判斷的依據?到底是媒體或特定政治人物煽動了你的情緒,還是你確實已經得到充分的資訊來支持這個決定,速審速決、判處死刑?

這樣的罪犯應該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但這個社會需要更多時間去找出創造這些罪犯的原因,徹底的從根源去消除培養犯罪的溫床。讓他就這麼死了,也許很多人都可以得到一個痛快,但創造這些罪犯的環境依舊存在於社會的角落,類似犯罪的發生機率並沒有因為一個罪犯的死亡而降低,這樣子像無頭蒼蠅的作法只會讓社會付出越來越多的成本,甚至也許最後大家連跨出自己家門的勇氣都沒有,因為死刑只能治標,無法治本。

這些環繞著死刑的罪犯也同樣需要接受各種教化,教化的過程都會留下詳實的記錄,讓人們持續探索如何在最極端的案例中找到把人拉回來的可能,透過這些經驗的累積,我們才有機會建構完整的知識,去避免下一次重大犯罪的可能。讓這些罪犯用剩餘的生命去幫助這個社會找出問題根源,遠比直接讓他就此消失來的有價值。

其實我也沒有把握當我是受害者家屬時是否還有辦法打出這些文字,我也沒有把握自己是否會失控的不惜動用私刑,但客觀的來說,死刑發生時唯一得到解脫的是那個死去的受刑人,所有的家屬乃至於整個社會,並沒有因此真的獲得解脫,只是讓那個傷痛暫時不再被提起,而當下一次類似犯罪發生時,這個案件還是有機會被挖出來做比較,對於家屬再次造成傷害,也再次讓社會付出大量的成本來討論新的罪犯該不該死。

「以眼還眼,以牙還牙」是很直覺的反應,人類存在的可貴之處也就在於懂得透過經驗的累積來調整直覺,在各種觸及死刑的犯罪案例中,我們如果能夠善用這些機會來累積社會處理犯罪事件的經驗,久而久之才有機會有效的降低犯罪的可能。有些人可能會引用 “治亂世,用重典” 之類的例子來說明死刑的必要性,但我們已經不是那個獨裁統治的時代,在民主的社會裡不應該把所有責任都推給法律的執行者或制定者,而是應該進一步思考怎麼做比較好。

媒體、政治人物,這兩個角色理應引領著社會朝著更好的方向前進,但在台灣確有許多扮演著這兩個角色的人們都在利用著人性的弱點,透過各種煽情的手段來謀取自己的利益,當民眾沒辦法跳脫這些層面思考,這個社會就只能繼續沉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