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台南市政府

即將暫別台南,一些回顧

tainan

預計 8/9 是在台南市政府資訊中心現職的最後一天,從 3/1 到職開始是 162 天,回顧一下這短暫的過程。

第一天報到就申請了網站主機,隔天就把專案系統裝起來記錄在內部網路看到的技術問題。也許是政府機關的特性,資訊系統涵蓋的範圍很廣,但個別資訊系統其實大多存在著設計問題(不管是功能或使用體驗層面),這些問題對應的業務窗口不必然是沒意識到,只是預算的排擠下大概只能先處理關鍵,然後隨著工作行程塞滿行事曆後,這些問題看起來就沒有這麼急了。後來有機會跟其他縣市做些交流,這個問題其實普遍存在於政府各單位。

如同 IBM Smarter Cities Challenge 2014 在台南所做出的建議( https://smartercitieschallenge.org/assets/cities/tainan-taiwan/documents/tainan-taiwan-summary-2014.pdf ),台南缺少了一個 CTO 的角色,而這個 CTO 的背後會需要一個團隊,這個團隊應該要能夠主導各種資訊系統的規劃,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把規劃的工作都交給了外包廠商,因為很多問題只有身處於這個體系才有辦法體會;如果沒有這樣的團隊試圖從泥沼中拉出新氣象,基本上不用期待任何廠商提供的解決方案能夠完整解決問題。

把框架放大一點去看,嚴格來說臺南市並沒有餘裕去納入上述團隊的規劃,除了預算吃緊,現有組織架構並不存在足夠的彈性能夠讓一個跨局處團隊實質運作,即使像台北一樣設置智慧城市專案辦公室,如果沒辦法從各局處拉出真的有經驗的人,恐怕也只是多了更多只注重形式的會議,而沒有實際效果。

議而不決的會議是最讓人感到沮喪的,可惜許多主管階層早已習慣每天用會議塞滿自己的行程,也難怪他們之中已經有許多人早已無心管理;過去幾個月所參加的會議數量大概比我過去幾年還多,很多的會議甚至只是讓大家報告些例行公事,這些用電子郵件交待一下就可以的事情還是有許多人堅持用最傳統的方式進行。

在商業公司經常可以看到為了共通需求進行跨公司甚至跨國的研究,只是在縣市政府似乎不太容易啟動類似的事情。事實上很多縣市都有著相近的需求存在,如果能夠跨縣市組成團隊深入個別問題進行系統研發,大概就可以克服許多預算不足的窘境,畢竟資訊系統的軟體複製成本幾近為零。實際上也的確有許多共通需求被同樣的廠商承包,只是廠商必須花費數倍的行政工作才能夠將同樣成果順利導入各單位;而如果遇到層層環節中有一兩個突發奇想,資訊系統就多出一種版本,版本間差異慢慢累積拉大後徒增維運的難度。

美國一個 18F 組織( https://18f.gsa.gov/ )就是經常被拿來作為解決類似問題的典範,他們用業界的標準僱用專業人士深入個別問題,並且將許多產出的成果以開放原始碼方式釋出;因為開放的特性這些成果能夠持續累積而不用擔心換了廠商就重新來過的情況,僱用業界人士也可以將商業公司追逐效率的文化帶進政府組織,一直期待國內也能夠出現類似的單位。

其他具體做過的事情
* 在到職之前發生的大地震,後來跟同事討論後設置了一個台南專屬的懶人包網站( http://i.tainan.gov.tw/ ),未來可以針對特定議題製作連結懶人包
* 過去透過人工整理的登革熱病例數字更新( http://data.tainan.gov.tw/dataset/denguefevercases ),改透過程式每天自動更新
* 申請民政局的門牌資料與地政局的地號資料製作空地空屋管理系統( https://github.com/tainancity/house )
* 製作縣市開放資料集索引( https://i.tainan.gov.tw/city_datasets/tags/ & https://github.com/tainancity/city_datasets )
* 設計一些以 CKAN 為基礎的管理工具( https://github.com/tainancity/ckan-php-scripts ),包含與國發會資料同步程式
* 設計一個地圖線路繪製雛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Hj3fxBxMmI & https://github.com/tainancity/lines ),原本希望能夠投入到登革熱防疫工作,不過聽說衛生局有請廠商設計其他系統
* 設計了系統監控程式,主要希望取代人工排班檢查的工作
* 設計了同仁分機與信箱檢索程式,主要希望能夠取代試算表形式的通訊錄

暫時就停在這裡了,希望做過的東西會被延續下去 🙂

點亮台灣,需要的不是亮點

light_taiwan

* 圖片素材取自 http://design.iing.tw/

最近亞洲矽谷鬧的沸沸洋洋,因為又看到大量投資在硬體建設的 “亮點” ,但實際上台灣迫切需要的應該是軟體建設,像是法規、教育與網路基礎建設等,這些底層的東西只要能夠完備,硬體建設自然會有廠商投資,畢竟矽谷並不是靠政府力推產生的,自然也很難預期政府力推可以生出另外一個亞洲矽谷。

看了 Anita Huang 所翻譯的 “新加坡外交部長暨智慧國家專案主席 維文博士於創新科技展開幕式演講” 一文( https://www.facebook.com/10154255562328718 ),其中提到

“監管沙盒為創業家提供友善便利的環境,不必申請執照或許可證就能測試新想法。我們只會在各位的規模變得夠大、夠成功,在整個金融體系中扮演關鍵角色時才會開始介入。開放,將為創業家提供更寬廣的機會,到新加坡自由創業,各展實力攻佔市場。”

對比我們近來對 Uber, Airbnb 等新創服務的作法,感受就會有明顯的差異。縱使其中也許有些美化的成份存在,總覺得這才是一個政府該有的態度,而不是在追逐民眾能夠琅琅上口的 “亮點” 。

回到自己所熟悉的位置,聊聊自己從臺南市政府資訊中心角度看到的問題。

資訊中心正在進行明年度預算的先期審核,雖然看起來資訊中心掌管了大部分的資訊建設,但實際上並沒有足夠的人力去深入每個預算項目細節;許多預算項目其實可以集中進行採購或整併後共同開發來達到綜效,但目前是各局處自行規劃、自行採購,很多資源被浪費在冗長且重複的行政程序中。現有作法給予各單位很大的發揮空間,但資訊建設的重點在於後續長期的維運,很多專案就是因為後續維運預算遭到其他項目排擠,導致沒辦法隨著時間去累積資訊系統效益,但這問題其實在規劃階段就可以預見。

資訊中心參與的幾個 “亮點” 計畫包括開放政府、開放資料與智慧城市等,許多人誤以為這些新名詞都是電腦資訊相關就認為應該由資訊中心負責,但事實上這些計畫都是在考驗府內跨局處溝通與協調能力,重點應該是文化的塑造而非吹噓使用的資訊技術。

開放政府應該期待開放文化深植整個政府的程序,逐一檢視與民眾息息相關的業務項目,從頭去思考人民關注與參與的可能。以都市計畫為例,現在大多倚賴專業人員經手大部分流程,一般民眾或甚至受影響的民眾能夠表達意見的機會太少,導致爭議與抗爭不斷。事實上一個理想的都市計畫,專業人員應該是走入人群去塑造一種對都市未來的想像,以漸進的雛型去跟民眾溝通,進一步從民眾的角度去思考當公有建設影響私人資產時該如何解套。許多人會批評這樣會讓程序太過冗長,但事實上都市計畫的影響本來就是動輒數十年甚至上百年,而且溝通的默契一旦建立,並不是每個計畫都會經過冗長的程序,因為許多已經建立的共識是可以被沿用的。

許多人混淆了開放資料與政府資訊公開的意義,開放資料很多時候是希望達到機器對機器的公開,也就是說個別資料從源頭的蒐集開始就透過資訊系統進行,確認可以開放的範圍後運用自動化的程式定時釋出資料,而民眾也可以運用資訊技術接收這些資料進行自動化的處理,整個過程重複性高的部份都該交給資訊系統進行,而不是設定鬧鐘時間到了就提醒某個人整理資料。因此執行開放資料首要工作就是盤點已經建置的資訊系統,資訊中心也的確是這樣子在進行,只是盤點工作目前是由各局處自我盤點,許多時候礙於執行業務的人並不熟悉資訊技術,或是個別單位並沒有一個熟悉所有管轄業務範圍的資訊人員,導致這個盤點工作並不是很能夠達到預期效果。

智慧城市應該是善用智慧的城市,而不是把智慧兩個字侷限在看起來亮眼的新資訊名詞,因此跟開放資料一樣可以同時進行資訊系統的盤點工作,只是盤點的目標在於清楚知道已經擁有的資料,然後去思考隨著資訊技術進步能夠做什麼樣的延伸與連結。事實上大部分政府的資訊系統都缺乏連結,即使是業務高度相關的單位之間也很容易發現兩個單位幾乎是平行世界。以經手過的資料為例,地政局掌管了土地與建物的所有資料,而民政局則是負責建物門牌的發放,理論上這兩個單位所負責的資料應該可以輕易串連,但實際上卻是因為各種因素導致資料並未同步更新,取得資料希望應用時就會很容易發現衝突。

其實政府單位能夠關注趨勢不是壞事,但很多時候個別新名詞的出現背後都有相當內涵存在,並不是喊出口號就表示跟上時代;充實內涵這件事情經常需要長時間的累積,主導決策的人經常想要喊出新的口號、新的亮點,除了導致下面的人疲於奔命,無法落實個別口號的內涵也會讓用心經營的人灰心離去,慢慢的只會剩下跟著喊口號卻無法做事的人,這也就是前一陣子網路在流傳的死海效應吧。

點亮台灣,應該是以人為根本,這個人不只是一般民眾,更是身處於公務體系中的每一份子;如何讓這些人願意站出來讓自己發光照亮台灣才是應該思考的問題,而不是繼續像過去一樣讓政治淪為呼口號、搶鋒頭。如果政治人物繼續這樣子將光環拉到自己身上,大概可以預期接下來只會剩下那些隨時會熄滅的亮點吧。

我們的政府其實可以提前阻止悲劇發生

Leonid_Meteor

* 圖片取自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eteoroid#/media/File:Leonid_Meteor.jpg

下午在看到安平五口家庭的悲劇後,其實有些感慨,因為過去就成長在這樣的高風險家庭中,在爸爸病倒後快速耗盡了當時社會所能夠提供的緩衝資源,回到家中等待死亡;有點諷刺的地方是,這個家在他真的離開後才有辦法再站起來,除了他的離開讓許多負債一筆勾銷,也靠著後續的社會福利團體協助暫時有了可以安身的資源。我其實沒想過二十多年後的今天還會有類似情況發生,畢竟我們已經有了那麼多的工具可以運用。

今年三月有個熱門的新聞,一個名為 AlphaGo 的程式再次在圍棋競賽中以五比四的成績打敗了頂尖的人類,這個看似複雜的技術有個簡單的概念,就是以超過人類的速度記憶與練習各種已知棋路,藉此獲得勝利;這樣的概念在股票投資領域也有個 “歷史回測” 的技巧,也就是試著運用過去各種股票的漲跌記錄來找出一個相對容易獲利的規則,然後運用這個規則進行投資。我們有沒有辦法運用類似的技術提前找出問題?

在下午事件發生後台南市社會局查證該家戶無申請救助或曾被通報的紀錄,但從新聞得知一家人已 4 個月没交房租,電費也因為欠繳在昨天被斷電,表示在事件發生前有許多的跡象可循。國內租屋市場基於逃避稅務負擔的心態並沒有主動揭露租屋契約的習慣,如果這個陋習能夠被修正,搭配政府要求線上登記契約關係,我們的政府就可以比過去倚賴戶籍登記更進一步得知居住在轄區範圍裡的民眾。水與電幾乎是民生必需品,但目前水與電的供應來源都屬於私人公司,部份政府機關雖然可以藉由法令取得水電耗用資訊,但包括縣市政府的大部分機關都被以違反個人資料保護等法規限制無法直接取得個別居民用電資訊。如果政府單位能夠每天取得用電、用水異常的資訊,就可以用來做些自動的警示。

進一步的家庭的組成、所得情況或甚至聯合徵信中心的徵信情況等,還有警政、市政等等通報系統的串連,我們的政府其實可以運用過去發生過的社會事件去 “回測” 具有類似特徵的家庭,然後運用社會福利體系主動關切與了解,藉此減少一些可能的悲劇發生。

就自己在市政府工作的經驗,其實政府擁有了很多的資料,只是這些資料散落在各種不同的機關單位中,彼此間缺乏有效的連結;一旦能夠克服橫向間溝通的問題讓資料產生連結,進一步的就可以衍生高度智慧的資訊系統協助我們關注各個角落存在的問題。不過也有個反思是,當政府能夠善用你我生活周遭的各種數據,是不是我們就失去了該有的隱私?究竟社會安全與個人隱私之間的平衡該如何拿捏也許需要更多的思辨。

當然,如果將範圍縮小一點,光是讓社會局各種業務能夠有效的與資訊系統結合就可以減少許多社會問題,畢竟許多第一線工作還在倚賴大量人力在運作,希望這次的事件可以警惕相關單位去強化業務執行效率。

領到第二次薪水了,市府工作雜談

salary

在一般公司上班,大概明天才有辦法領到第一個月的薪水,但公務機關的作法比較不同,每個月初可以領到當月薪水,因此放假前這個月的薪水就入帳了,這是覺得比較新鮮的地方。

在我進入之前其實原有的工作團隊就已經培養出很好的默契,所以我可以帶入一些自己已經熟悉的工具,像是使用 Redmine 進行專案管理( http://www.redmine.org/ )、 Git 進行版本控制( https://git-scm.com/ )與透過 Gitolite 進行簡單的權限控管( http://gitolite.com/gitolite/index.html )、申請 Ubuntu Linux 為基礎的主機使用等等( http://www.ubuntu.com/ ),雖然其他人使用上有些陌生,但正面發展是有在緩慢發酵的。

過去一個月大多在看現有團隊手邊進行中的工作,其實涵蓋範圍有點廣泛,在人力、預算拮据的情況下很多工作大概只能夠先求有,也有蠻大比例的資訊系統是透過委外的方式進行維運;這些情況並不意外,但要想根本改變這些情況大概得從結構層面著手,能夠參與的大概就是氣氛的醞釀吧。

我比較感興趣的大概就是開放政府、開放資料這些領域,進入到市府內可以把一些問題看的更清楚些;只是許多問題是同時存在的,大概只能先針對阻礙比較低的方向先做些嘗試。目前看來光是這些可以做的事情就夠多了,加上後續確認分工之後大概就會聚焦在有共識的方向,只希望不管分配到哪個面向都能夠做出些成績。

主管也知道我不愛那些繁文縟節的東西,所以目前並沒有太要求我去深入程序性議題;只是過去一封 email 可以解決的問題現在必須花上一兩週的時間進行跨部門的溝通,希望我可以永遠不要習慣這種情況,畢竟任何人的生命都不該浪費在這種地方。

上班了,在台南市政府

12790046_10206123760717087_196780387_o

中間因為私人因素經歷了一些波折,今天終於正式上班了,主要的工作內容會環繞著開放政府相關資訊需求;這是扮演著一顆螺絲釘的角色,試著去了解過去在外面所看不到的問題,看看能否把幾個小洞補上,然後期待整體走向可以趨近於預期。

第一天上班就可以發現許多有別於業界的作法,畢竟業界的發展是由利益所驅動,而市政府則是在量入為出的環境下試著取得平衡,因此業界那樣大刀闊斧的作法在這裡想必很難行得通;不過感謝自由軟體的蓬勃發展,其實解決眼前看到的問題在工具上應該是不會太缺乏,最大的挑戰也許是大量的會議需要參與,希望我能夠找出不打瞌睡的辦法。

過去評論總多於行動,現在會試著讓行動佔的比例可以提昇些;要說真能改變什麼,那也大概是團隊運作的成果,希望我不會變成拖累團隊的那個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