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自介

台南淹水觀察,在海棠和尼莎之後

88 年完成的「台北地區防洪整體計畫」以 200 年頻率洪水作為設計保護基準,總面積 180 平方公里,這個計畫從 71 年開始執行,花了 17 年與 1114 億元( http://epaper.wra.gov.tw/Article_Detail.aspx?s=475F97B83FEE037A );這兩天台南市議員在批評,台南市規劃的治水保護標準為 10 年,100 年到 104 年花了 216 億治水卻沒有成效( https://udn.com/news/story/7326/2617661 ),但台南市易淹水面積為 450 平方公里(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1162076 ),如果希望達到台北那樣的防洪能力,就數字簡單計算會需要 2785 億(1114/180 * 450),以一年 50 億預算的進度會需要 56 年才有辦法達成這個目標。

事情有輕重緩急,我們也許該先確保整個區域的洪水災情能夠避免出現傷亡,再試著慢慢讓洪水防治的能力可以有效提昇,就這個角度來說,這次海棠和尼莎兩個颱風並沒有傳出傷亡,也許已經算是站穩腳步可以往下一步走了;只是以上面的試算看來,我們離有效防洪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才走沒幾步路就要吵架,大概後面吵不完吧。

我不是研究水利的,大概只能從資料面去找些有趣的點來看看。在臺南市政府資料開放平台可以找到淹水潛勢圖( http://data.tainan.gov.tw/dataset/potential-inundation-maps ),搭配之前製作的台南人口熱點圖,我試著製作了台南市淹水潛勢圖

台南市淹水潛勢圖網址: https://kiang.github.io/tainan_basecode/water/

透過淹水潛勢圖可以看到台南市單日降雨量在 200/350/450/600 mm 的淹水預測,從幾張圖的變化可以看到,舊台南市區在西門路以東到高速公路之間有著比較好的防洪能力,但基本上在單日降雨 600mm 的情況下整個台南大概都是可能的淹水範圍了。

只是淹水潛勢圖是依據固定的數據進行預測,與實際情況不一定相符,因此需要實際的資料比對看看。我在颱風當天製作了一個 台南淹水地圖

台南淹水地圖網址: http://water.olc.tw/

透過這個系統,我整理了來自臉書網友提供的照片與影片,並且試著在地圖上標示大概的位置。在 7/31 的網友討論中整理出了 109 個淹水點,試著放進地圖中比對,在 350mm 的淹水潛勢中可以看到,仁德與永康在高速公路與高鐵軌道間的淹水情況比淹水潛勢的預估要來的嚴重些,另一個就是新化雖然淹水潛勢圖沒有出現,但仍有幾個淹水的通報出現。

當然,台南的人口組成年齡偏高,因此光用網路上通報的數據其實沒有太多的代表性,只是目前並未有更好的資料來源。網路上可以找到的台南災情案件資料( http://data.tainan.gov.tw/dataset/tndisaster ),資料量與新聞報導的明顯有出入( http://www.cna.com.tw/news/asoc/201707310149-1.aspx ), 7/31 下午 4 點左右在開放的資料中只有 31 筆,但新聞卻提到 202 處淹水未退,救災資訊的資料連結還有需要努力的地方。

理想上希望透過各種方式通報的淹水資訊可以被統整與開放資料,像是哪裡通報淹水、淹多高、是否封閉道路、何時解除封鎖等,這些資訊做歷年、跨區的對比才能夠真的告訴台南市民治水的成效到底好不好,目前議員與民眾指責市府治水不力,而市府則是拿出自己局部的資料說明治水是有效果的,雙方並沒有產生太多有意義的對話,這是比較可惜的地方。

現有水利局的觀測點集中在河川水位( http://kiang.github.io/TainanWaterMap/ ),與人們實際感受還是有些差距;既然台南有意朝智慧城市發展,這就是一個很好的課題,不妨跟社群合作提供場域,在防汛期裝設各種觀測設備記錄更完整的淹水歷程資訊,透過長時間的累積與分析,我們或許就有機會產出一個更好的模式去防災與救災。

當我討厭一個人,而那個人剛好出了狀況,也許第一時間的反射動作就是覺得他活該或都是他的錯之類的;但民主不是這樣的,無論你討厭或喜歡哪個人,這個社會想要前進就是需要人們放棄成見去尋求共識,然後共同努力達成目標,期待台南可以多一些願意深入與解決問題的朋友。

我的爸爸

跟爺爺睡在一起的女兒亂翻,壓到了爺爺,然後他醒來了,坐到餐桌拿起碗來吃飯,開始跟我閒話家常;聊了幾句我就去拿攝影機,開始拍下眼前的一切,看著鏡頭裡的畫面眼淚一直落下,然後,我也醒了

我是在計程車上出生的,原本叫做寧祥,後來爸爸聽信算命師的話改成明宗,從安寧祥和到光明照亮祖宗,不過其實我也沒把握到底是他改的名字,還是他爸爸的期待

我的爸爸有兩個爸爸,他出生時家境窮苦,所以遇到了希望有人傳宗接代的江家,就這樣從彭家送養出去給江家,所以我原本也應該姓彭吧

因為是送養來的,他跟江家的親戚沒有太多往來,包括他唯一的姊姊,也許因為傳宗接代與否的差異,他的姊姊似乎對於這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弟弟並不是那麼諒解,畢竟那是個重男輕女的時代

也不知道該說是身世背景還是溺愛造成,他吃檳榔、喝酒、賭博還是出入酒家都會,好像不太能夠把錢存在身邊,所以經常需要跟著工作搬家,頻繁的環境變動也讓我一個無緣的哥哥(或姊姊,忘記性別)夭折了,據說當時大量出血還威脅到我媽的生命

在我出生以後就沒有再一直搬家了,因為他在當時那個家,從壯碩的體格變得奄奄一息,主要是腎臟衰竭而需要洗腎,原本就沒有什麼存款又雪上加霜,連醫院的社福機制也沒辦法持續讓他欠債,所以就回到家中等待死亡,最後也真的離開了

不過我並不是真的老么,因為還有個弟弟,跟他一樣因為家境送養出去,直到近幾年透過戶政系統幫忙尋找才又有機會再次碰面,其實我只是想要告訴弟弟有彭家的血緣,避免未來有近親結婚的可能

所以,那個再平凡不過的夢,對我來說是遙不可及的;有時候想想,或許一個轉念我也可能是蹲在監獄裡的另一個人,只是幸運的沒有發生,所以慢慢的變成了比較正常的人生

最近彭家的奶奶過世,彭家有讓我們知道,我們兄弟之間對於是否要去參與儀式有些爭論,但我還是去上了個香,然後跟彭家的叔叔打了招呼

雖然這一切充滿了矛盾與疑問,但隨著知情的人慢慢離開,也許就跟我上香時心裡想到的話一樣

塵歸塵,土歸土,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

我對明天過後的期待

5889883928_b156c7749d_b

* 圖片取自 https://www.flickr.com/photos/d6478coke/5889883928

年輕人總是貪心些,所以在 2016 我的選擇與期待( http://k.olc.tw/2015/12/2016-我的選擇與期待/ )最希望民進黨完全執政後做什麼事?( http://k.olc.tw/2016/01/re-問卦-最希望民進黨完全執政後做什麼事/ ) 兩篇文章過後再繼續聊聊自己對明天過後的期待。

盡可能的把門打開

儘管近來美豬議題對於民進黨有些打臉,以及接著而來的農產品國際貿易衝擊大概也免不了出現抗議聲浪,但台灣沒有把門關上的本錢。那些抗議瘦肉精危害的人們很多時候並沒有在更嚴重的環境議題上表態,像是空氣與水的污染,以及黑心食品等問題;就我的角度看,肉品的來源國家只要清楚標示我可以選擇,但各種污染與黑心食品卻讓我們不容易躲開。

如同奧國前駐台代表 Martin Hiesboeck 的建議( 由 Hans Liu 翻譯,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463584181.A.AFD.html )

“開門歡迎各國人才,讓他們帶著科技專業、商業成就還有錢來。讓他們待五年就可以領護照。台灣生育率世界最低,要在經濟上頂住對岸,就要擁有亞洲最多元的勞動力。”

海島型國家最該有的冒險犯難精神,過去受制於大陸型國家的想像而顯得綁手綁腳,希望在明天過後這個緊箍咒可以慢慢消失。

提高社會責任成本淘汰不適合的產業

許多產業的輝煌時光已經過去,過去大力推動帶來的副作用持續浮現,像是各種環境污染持續惡化以及政府持續補貼對其他新興產業造成的排擠效應。環境污染問題其實第一線人員大多非常清楚是哪些企業在製造污染,問題在於相關罰則過輕與社會縱容的習慣,如果能夠依據營收比例或污染帶來社會成本等方式計算罰則,相信才會有足夠的嚇阻效果,也自然會淘汰那些靠轉嫁社會責任成本而苟延殘喘的產業。

不合理的補助與補貼被就業率綁架,導致過去政府沒有勇氣輕易收回這些補助,因為短時間內會引發許多失業衍生的社會問題;但事實上同樣的預算作為調整性失業準備綽綽有餘,將各種資源釋放後才有辦法將力量匯集在適合我們的產業中。許多新興產業要想爭取同樣的補助困難重重,因為既有的行政程序繁冗,加上補助的金額大多基於資本額而非預期規模,相關規定都只有利於大型、舊有企業,希望明天過後這個層面可以看到些改變。

比過去更重視海洋發展

台灣四面環海,但我們其實對於海洋投入的心力遠不如很多面海的國家。樂見已經公開的「國艦國造」想法,只是希望能夠更進一步在國防以外的層面放入心力去經營海洋優勢,以及擔負起海洋國家應該有的責任。

如同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信託中心專案經理林育朱所提( http://e-info.org.tw/node/114663 )

“台灣領海範圍是10萬多平方公里,領土是3萬6千平方公里,領海面積逼近陸地三倍之多,但我們對台灣海洋缺乏基礎調查或數據,甚至在人才培育方面,相關學校系所也不多。在如今數據有限的情況下,如何合理劃設各功能分區?我認為建立資料庫乃當務之急。”

還權於民,也還責於民

我們某些程度上還停留在威權時代的陰影中,總期待著出現一個賢能的領導人,事實上最大的問題也就出在我們被動的期待,而非主動爭取。就發展來說我們還是一個很年輕的民主政權,要想一轉眼追上歐美累積上百年的成就的確是癡人說夢,但至少可以讓人們知道更多也參與更多。

中選會的開放資料在這一兩年有長足的進步,只是離完整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希望能夠多一分力道去推動這個方向發展,因為人們應該要更關注各級民選公職對於過去承諾的執行成效,而不是只有在選前幾天草率的看過公報後憑印象投票,事後完全忘記監督。

同樣的,各級民意代表機關對於開放資料更是保守許多,希望未來能夠有相關專法的制定,強制讓這類資料公諸於世;當資料公開了,人們的監督責任自然就逃不掉。事實上在這個資料爆炸的時代我並不會擔心資料太多看不完,因為有各種資訊工具可以輔助分析,怕的也許只是沒有對應的行動。

台南震災供水地圖新增缺水回報功能

台南震災供水地圖( http://water.olc.tw/ )原本只是為了要蒐集一些缺水時可以取水或洗澡的點而設計;只是看起來缺水的時間一直在拉長,許多朋友也在抱怨自來水公司的資訊不夠完整,所以試著延伸網站的功能讓民眾也可以回報自家缺水的情況。

進入畫面後可以看到最右邊有 "新增缺水點" 的按鈕,點選後就可以開始回報缺水位置
進入畫面後可以看到最右邊有 “新增缺水點” 的按鈕,點選後就可以開始回報缺水位置
Screenshot from 2016-02-17 02:08:55
整個表單只有住址欄位必填,輸入住址後可以點選 “住址轉座標” ,程式就會試著搜尋住址能否找到座標位置。如果能夠找到可以在右邊看到 “標示住址” ,而如果標示的位置不正確,也可以直接拖曳地圖中的標示到合適的地方。 “使用標示住址” 點選後會複製系統產生的住址到表單中,進一步標示房屋類型就可以送出表單
Screenshot from 2016-02-17 02:14:42
新增缺水點後會直接進入該點的檢視畫面,把畫面往下拖曳,基本資訊下方可以看到狀態表單,可以設定這個點是缺水中還是水來了,或是運用下面文字欄位補充說明情況。因為供水情況不定,所以可以來回切換狀態讓資訊反應實際情況
Screenshot from 2016-02-17 02:18:17
回到首頁點選畫面中間 “缺水” 旁邊的 “全部” 按鈕即可看到剛剛新增的點,這個地圖只會標示缺水的點

運用這個地圖可以描繪出實際缺水的情形。輸入的住址不需要完整的門牌位置,可以透過滑鼠拖曳標記到接近自己家的馬路上,加上所有功能都不需要特別註冊就能夠使用,應該不會有太多個資疑慮,歡迎試試。

台南1999地圖 上線

台南1999地圖

台南1999地圖網址: http://kiang.github.io/tainan_1999_map/

台南市政府去年開始將台南市民服務熱線1999( http://1999.tainan.gov.tw/ )的局部資料公開釋出,從這些資料可以看到來自市民回報的各種問題(目前還沒全面開放),只是官方的瀏覽介面大多是文字,所以試著將資料放上地圖呈現。

OPEN 1999 衍生了幾個手機 APP

隨著這些 APP 的使用人數增加,回報的資料就開始帶有地理座標,所以可以輕易將資料放在地圖上標示;只是因為手機的衛星定位功能經常有偏移情況,所以透過程式將座標偏移超過台南市範圍的資料挑出來,然後運用地理資訊圖資雲服務平台的全國門牌地址定位服務( http://tgos.nat.gov.tw/tgos/Web/Address/TGOS_Address.aspx )檢索,找出比較合適的座標點使用,而如果經過處理後仍然找不到合適的座標點,目前暫時是略過這些資料,所以希望看到完整資料的朋友還是應該要回到台南市民服務熱線1999( http://1999.tainan.gov.tw/ )網站上瀏覽。

進入網站後預設會顯示當週最新的資料,這裡的當週指的是依據 ISO-8601 區分的週數,透過地圖下方的左右按鈕可以在不同的週數之間導覽,點選後資料就會自動更新。在地圖中會用不同的標記區分回報問題的類別,點選後即可進一步看到詳細資訊,也可以直接點選詳細資訊中的代碼連結回到原始網站看最新狀態。地圖右下方也有簡單的過濾功能,可以只呈現特定分類的資料。

目前系統一個小時會更新一次資料,如果有任何的功能建議歡迎到專案系統( https://github.com/kiang/tainan_1999_map/issues )提出,網站所有的原始碼與更新狀態也可以在同樣位置瀏覽。

固定污染源管制地圖 上線

網址 – http://kiang.github.io/chimney_map/

Screenshot from 2015-12-08 10:51:30

高雄市政府資料開放平台 最近公開了一些固定污染源的即時監測資料:

基於這些資料製作了 固定污染源管制地圖 ,下面說明相關功能

一開始進入網頁會看到地圖,圖中有數個紅色標記,每個標記代表一個公司或工廠

Screenshot from 2015-12-08 10:52:51

點選個別標記後,畫面下方就會展開這個公司或工廠的即時監測統計圖表

Screenshot from 2015-12-08 10:51:30

圖表的標題會說明監測項目,圖中可能有一或多條統計線,代表的是該公司或工廠內的管制點,曲線的數值就是當日觀測數據,點選標題下方右側的 “排放標準” 連結會提示個別管制點的排放標準

Screenshot from 2015-12-08 10:58:17

在圖表上方的左右按鈕,以及顯示日期的表單都可以進一步切換不同日期的資料顯示,目前有 2015/11/16 迄今的監測資料

Screenshot from 2015-12-08 11:00:16

圖表右邊上方提供了兩個下拉選單進行資料過濾,圖表過濾指的是顯示圖表類型,預設只會顯示 不透光率、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氯化氫 的監測資料,進一步的可以選擇 “觀測值” 來顯示所有觀測項目, “均值” 則是呈現個別觀測項目一小時平均數值的統計圖表, “全部顯示” 會展開上述所有圖表。

Screenshot from 2015-12-08 11:02:31

部份環境可能無法正確顯示地圖,所以保留了個別管制點的下拉選單,也適合精確的找尋指定單位資訊。

高雄市政府率先公開了這些污染監測資訊,未來期望其他縣市或甚至中央能夠跟進,讓監測數值可以開放給所有民眾共同檢視與監督。這份資料的公開要感謝高雄市研考會與環保局共同努力,以及 TonyQ ( https://www.facebook.com/1656544711278162/ ) 等社群朋友的溝通協調,期望資訊公開後可以有更多學有專精的朋友可以善加運用,共同為改善居住環境努力。

—後記

  • 後來很榮幸的跟花媽拍了個合照

12348587_1002212939840938_910408819_n

回覆:沒有健保的年代生病是什麼情況?

* 這是在 ptt 的回覆,轉貼回來

※ 引述《Radiomir (Radiomir)》之銘言:
: 本魯是六年級後段班…
: 全民健保實施日期: 民國84年3月1日
: 差不多懂事後, 全民健保就已經上路.
: 所以沒有健保的年代, 只能聽老一輩的贛古~
: 像我哥大我 7 歲, 聽說小時候常常破病, 病到快GG,
: 我父母都是教師, 但還是得到處籌錢給我哥醫病…
: 聽他們說, 我哥的醫藥費花了我家快 2 棟樓仔厝?(真的嗎?)
: 沒有健保的年代生病是什麼情況?
: 有這方面的八卦嗎?

我 70 年次

簡單的說,那個時代的窮人沒有資格生病

小時候身體不好,家裡沒有什麼錢,所以求神問卜經常是父母的選擇,後來還說給瑤池金母做了乾兒子才改善。生病的時候很少去醫院,大多是吃一種沒有標示的黑色藥丸,味道不是很好,經常是被架起來硬塞進嘴巴,所以印象很深。偶爾比較嚴重就是去藥房拿藥,再嚴重一點就是去小診所吊點滴,有印象的小時候幾乎沒有去過大醫院。

以前家裡是模具工廠,所以會有一些重機械,很皮的我就拿其中一台往自己的手指打下去,當時應該太痛所以沒有印象怎麼被緊急處理,只知道縫了幾針之後就回家每天用草藥敷,直到痊癒。

在街道穿梭的時候不小心被汽車撞,還好速度不快只彈了半公尺,當時拍拍屁股就回家了,沒有做過檢查。當時如果有狀況,大概現在也看不到這些字吧。

我爸過去經常熬夜工作,早期是靠高粱加辣椒浸泡後進行刮痧,大多靠我媽幫忙。這種刮法會讓整個背後紅通通,我試過一次,隔天到學校背後依然有那種被燙傷的感覺,痛到一直哭,過好幾天才慢慢舒緩。

後來因為生意變差,原本還有點分寸的酒變成了經常的爛醉,最後就是整個病倒了。病倒之前其實家裡就欠了不少債,除了鄰居不太往來之外,還有被討債的人拖出去打過;病倒了之後家裡的經濟更是雪上加霜。

我爸是尿毒症,如果不去洗腎整個身體就會開始腫脹,皮膚壓下去會需要很久的時間才會彈回來。醫藥費基本上都是欠著的,因為家裡連吃飯的錢都不夠,當時各種社會救助都有嘗試,但最後還是把資源用盡,醫院表示沒辦法再讓我們積欠醫藥費,所以把他帶回家自己照顧。

自己照顧的意思就是等死,後來只有去洗過幾次就沒辦法再去了,只能坐在床上等死;最後自己跌下床後走了,後事也是靠各種善心人士的捐助草草結束,我們也靠舉辦喪禮剩下的錢搬離開了從小租到大的房子。那是個三合院,面對著一塊空地,旁邊都看得到稻田,十幾年後特地回去了一趟,全部變成新穎的大樓了,這個過去算消失的很徹底。

他在我國中一年級的時候離開,剛好在健保實施前。

我媽領有殘障手冊,因為她有一次覺得眼睛痛的時候隨手把藥箱裡面其中一罐藥點進了眼睛,儘管覺得刺痛還是沒有去看醫生,最後就是一眼等於失明,因為她點的是雙氧水。她是個農家長大的女人,國小好像勉強畢業,所以認得的字不多;而她那些認得字的孩子們都在外面工作,所以我們沒有機會把她盡快拖到醫院去救治。

家裡其實還有個比我大的孩子夭折,爺爺也算是病逝,大概記得的就這些吧。

自己的頭髮自己理

開始之前是這樣的

20150809_205544s

最後的成果

20150809_223649

剛開始都是請老婆幫忙理,後來有一次老婆忙了自己試著理,然後就這樣自己處理頭髮好幾年了。

小時候都是這樣的髮型,一方面是早期髮禁的影響,另一方面家裡窮就沒辦法花太多心思打理自己的外觀;國中的時候曾經留過比較長的頭髮,但好像也追不到女生所以就沒有持續太久。

跟許多工程師一樣,我其實不太在意自己的外型,對比傳統的政治人物似乎我這樣子很難被認同吧;不過我沒打算在這個層面改變些什麼,因為總會有些比這更值得我去花心思的事情,像是看著睡著的女兒發呆之類的。

這個地方嚴肅太久了,所以花點時間發個廢文,迎接星期五的到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