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 自介

固定污染源管制地圖 上線

網址 – http://kiang.github.io/chimney_map/

Screenshot from 2015-12-08 10:51:30

高雄市政府資料開放平台 最近公開了一些固定污染源的即時監測資料:

基於這些資料製作了 固定污染源管制地圖 ,下面說明相關功能

一開始進入網頁會看到地圖,圖中有數個紅色標記,每個標記代表一個公司或工廠

Screenshot from 2015-12-08 10:52:51

點選個別標記後,畫面下方就會展開這個公司或工廠的即時監測統計圖表

Screenshot from 2015-12-08 10:51:30

圖表的標題會說明監測項目,圖中可能有一或多條統計線,代表的是該公司或工廠內的管制點,曲線的數值就是當日觀測數據,點選標題下方右側的 “排放標準” 連結會提示個別管制點的排放標準

Screenshot from 2015-12-08 10:58:17

在圖表上方的左右按鈕,以及顯示日期的表單都可以進一步切換不同日期的資料顯示,目前有 2015/11/16 迄今的監測資料

Screenshot from 2015-12-08 11:00:16

圖表右邊上方提供了兩個下拉選單進行資料過濾,圖表過濾指的是顯示圖表類型,預設只會顯示 不透光率、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氯化氫 的監測資料,進一步的可以選擇 “觀測值” 來顯示所有觀測項目, “均值” 則是呈現個別觀測項目一小時平均數值的統計圖表, “全部顯示” 會展開上述所有圖表。

Screenshot from 2015-12-08 11:02:31

部份環境可能無法正確顯示地圖,所以保留了個別管制點的下拉選單,也適合精確的找尋指定單位資訊。

高雄市政府率先公開了這些污染監測資訊,未來期望其他縣市或甚至中央能夠跟進,讓監測數值可以開放給所有民眾共同檢視與監督。這份資料的公開要感謝高雄市研考會與環保局共同努力,以及 TonyQ ( https://www.facebook.com/1656544711278162/ ) 等社群朋友的溝通協調,期望資訊公開後可以有更多學有專精的朋友可以善加運用,共同為改善居住環境努力。

—後記

  • 後來很榮幸的跟花媽拍了個合照

12348587_1002212939840938_910408819_n

回覆:沒有健保的年代生病是什麼情況?

* 這是在 ptt 的回覆,轉貼回來

※ 引述《Radiomir (Radiomir)》之銘言:
: 本魯是六年級後段班…
: 全民健保實施日期: 民國84年3月1日
: 差不多懂事後, 全民健保就已經上路.
: 所以沒有健保的年代, 只能聽老一輩的贛古~
: 像我哥大我 7 歲, 聽說小時候常常破病, 病到快GG,
: 我父母都是教師, 但還是得到處籌錢給我哥醫病…
: 聽他們說, 我哥的醫藥費花了我家快 2 棟樓仔厝?(真的嗎?)
: 沒有健保的年代生病是什麼情況?
: 有這方面的八卦嗎?

我 70 年次

簡單的說,那個時代的窮人沒有資格生病

小時候身體不好,家裡沒有什麼錢,所以求神問卜經常是父母的選擇,後來還說給瑤池金母做了乾兒子才改善。生病的時候很少去醫院,大多是吃一種沒有標示的黑色藥丸,味道不是很好,經常是被架起來硬塞進嘴巴,所以印象很深。偶爾比較嚴重就是去藥房拿藥,再嚴重一點就是去小診所吊點滴,有印象的小時候幾乎沒有去過大醫院。

以前家裡是模具工廠,所以會有一些重機械,很皮的我就拿其中一台往自己的手指打下去,當時應該太痛所以沒有印象怎麼被緊急處理,只知道縫了幾針之後就回家每天用草藥敷,直到痊癒。

在街道穿梭的時候不小心被汽車撞,還好速度不快只彈了半公尺,當時拍拍屁股就回家了,沒有做過檢查。當時如果有狀況,大概現在也看不到這些字吧。

我爸過去經常熬夜工作,早期是靠高粱加辣椒浸泡後進行刮痧,大多靠我媽幫忙。這種刮法會讓整個背後紅通通,我試過一次,隔天到學校背後依然有那種被燙傷的感覺,痛到一直哭,過好幾天才慢慢舒緩。

後來因為生意變差,原本還有點分寸的酒變成了經常的爛醉,最後就是整個病倒了。病倒之前其實家裡就欠了不少債,除了鄰居不太往來之外,還有被討債的人拖出去打過;病倒了之後家裡的經濟更是雪上加霜。

我爸是尿毒症,如果不去洗腎整個身體就會開始腫脹,皮膚壓下去會需要很久的時間才會彈回來。醫藥費基本上都是欠著的,因為家裡連吃飯的錢都不夠,當時各種社會救助都有嘗試,但最後還是把資源用盡,醫院表示沒辦法再讓我們積欠醫藥費,所以把他帶回家自己照顧。

自己照顧的意思就是等死,後來只有去洗過幾次就沒辦法再去了,只能坐在床上等死;最後自己跌下床後走了,後事也是靠各種善心人士的捐助草草結束,我們也靠舉辦喪禮剩下的錢搬離開了從小租到大的房子。那是個三合院,面對著一塊空地,旁邊都看得到稻田,十幾年後特地回去了一趟,全部變成新穎的大樓了,這個過去算消失的很徹底。

他在我國中一年級的時候離開,剛好在健保實施前。

我媽領有殘障手冊,因為她有一次覺得眼睛痛的時候隨手把藥箱裡面其中一罐藥點進了眼睛,儘管覺得刺痛還是沒有去看醫生,最後就是一眼等於失明,因為她點的是雙氧水。她是個農家長大的女人,國小好像勉強畢業,所以認得的字不多;而她那些認得字的孩子們都在外面工作,所以我們沒有機會把她盡快拖到醫院去救治。

家裡其實還有個比我大的孩子夭折,爺爺也算是病逝,大概記得的就這些吧。

自己的頭髮自己理

開始之前是這樣的

20150809_205544s

最後的成果

20150809_223649

剛開始都是請老婆幫忙理,後來有一次老婆忙了自己試著理,然後就這樣自己處理頭髮好幾年了。

小時候都是這樣的髮型,一方面是早期髮禁的影響,另一方面家裡窮就沒辦法花太多心思打理自己的外觀;國中的時候曾經留過比較長的頭髮,但好像也追不到女生所以就沒有持續太久。

跟許多工程師一樣,我其實不太在意自己的外型,對比傳統的政治人物似乎我這樣子很難被認同吧;不過我沒打算在這個層面改變些什麼,因為總會有些比這更值得我去花心思的事情,像是看著睡著的女兒發呆之類的。

這個地方嚴肅太久了,所以花點時間發個廢文,迎接星期五的到來 😉

 

回覆:老爸月入低於三萬是什麼感覺

我的故事是這樣,爸爸在我國中時去世,家裡 5+1+1 個小孩,一個送養、一個夭折

爸爸也是送養來的,所以跟原生家庭或送養家庭都處的不好,媽媽就傳統家庭主婦,也是多次靠外公婆接濟與社會福利補助。在爸爸過世時只有我一個孩子(最小)在家,二哥外地工作,其他都受不了爸爸酒後容易拿孩子出氣的習慣而離家出走,諷刺的是這個家再度團聚就是因為爸爸過世。

整個家基本上就靠二哥的收入,當時他只是高職半工半讀,所以月薪遠低於三萬吧

最窮的時候大概就是桌上滷肉吃上一個月,配著接濟來的米飯過日子,當時房租積欠好幾個月,所以房東想盡辦法要把我們趕走,爸爸也因為病倒在醫院累積了不少付不出來的醫藥費,最後就是被迫回家自行照顧時跌下床走了。

後來聽聞老鄰居談起,其實當時家裡連米飯都不夠吃,媽媽把米飯讓給我們吃,自己去外面餿水桶找東西果腹。

國中畢業後考上了還 OK 的高中,所以也是跟媽媽央求買一台腳踏車,記得花了三四千塊吧,現在想想都很想回去給當時的我一陣拳打腳踢,因為這筆錢來自我爸葬禮上拿到的白包以及各種社會救助提供的。

高中唸了半年就休學了,因為家境關係必須半工半讀,晚上打工造成白天容易打瞌睡,乾脆就不念休學了,我還記得在高中輔導室裡面忍不住哭出來的畫面。之後就是白天工作,隔年還是考了高職夜間部繼續完成學業,夜二技畢業勉強拿了個準學士的位置。

後來因緣際會接觸了程式設計,趕上了一點熱潮,退伍後結束第一個工作就開始自己開工作室,過程還算順利,所以期間有機會在 30 歲那年帶著老婆去日本打工渡假, 8~9 個月的期間大概累積花費就超過 100 萬吧,因為我們兩個根本不會日語,所以找不到什麼當地的工作,當時又是日幣最高點 (換過 0.4 的匯率,現在 0.25 )

回到台灣貸款買了間老房子,然後開始養著 Made in Japan 的小鬼;雖然沒有什麼大富大貴,孩子的基本吃穿還有辦法處理,就開始有點不務正業,像是這個時間在這裡回廢文(指原始開這個主題的)

我這故事講了很多次,很多人覺得我是特例,但其實,每個人都是特例,因為只有你自己才能決定自己的人生,共勉之 🙂

* 這是篇回覆 ptt 網友問掛的文章,原始網址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432273650.A.37A.html

如果我很有錢,我會做什麼?

800px-Money_Cash

首先,對於一個 連 20 萬都沒辦法隨便拿的出來的人 來說,如果我很有錢,我應該連政治獻金帳戶都不開就直接選吧。

講認真的,我有印象的小時候,是住在當時台北縣新莊市與桃園縣龜山鄉交界的一個紅磚平房裡,房子是租來的,我爸當時利用旁邊空間開了個小工廠做模具生意。房子附近就是大片的稻田與用來曬稻穀的空地,所以雖然住的偏遠了些,兒時記憶倒還有蠻多鄉野樂趣,像是整個家被水幾乎滅頂時被父母從家裡背出來去鄰居家避難等等,這對於在城市長大的孩子來說算是難得的體驗,也還好當時沒有溺斃。

後來工廠經營不善,開始有一些借款,在沒有血緣關係的爺爺過世後,狀況變得很糟,甚至會親眼看到爸爸被討債的人帶到外面毆打,後來他也因為失意而讓原本的酗酒習慣變本加厲,最後住進了醫院需要靠洗腎來維持生命。窮人是沒有本錢生病的,因為付不起醫藥費,我們把他接回家裡照料,當時房東因為我們長時間積欠房租想要把我們趕出去是另外一個故事,後來他在從床上摔下的那一刻離開了我們,我永遠記得自己把手伸向他鼻子前確認沒有氣息的那一幕,當時我只是個國中生。

國中畢業後我幸運的考上了高中,但因為家裡本來就不是很寬裕,所以利用晚上的時間打工賺錢貼補家用;但高中的課業沈重,我因為晚上的工作導致白天經常打瞌睡,很快的就跟不上進度,忘記有沒有唸完一學期,我就自己決定休學了。當時在輔導室我媽表示看我的決定,我在說出確定休學的同時眼淚還是忍不住滴出來了。

休學後開始找工作,因為當時未滿 16 歲,所以雖然沒有在唸書,還是只能找工讀生類型的工作,我幸運的找到了當時感興趣的電腦賣場工作,在那時候我其實連基本的電腦組裝都還不太會,只知道小時候鄰居玩電腦遊戲時我經常是站在旁邊羨慕著。隔年考上了高職夜間部,後來也一直是半工半讀直到完成大學同等學歷(夜二技畢業)後入伍,跟別人比較不一樣的是,在入伍前我已經工作超過 10 年。

因為之後一直從事資訊相關工作,算是幸運的跟上了潮流,慢慢擺脫了過去窮困的生活。不過離所謂的 “很有錢” 還有蠻長的一段距離,但眼前的一切相較於 20 年前,我已經覺得自己非常幸運,畢竟活在社會邊緣的孩子,很多都還在貧窮的世襲循環中。

其實窮人要打破這樣的循環,關鍵就溫飽與教育,所以如果我 “很有錢” ,我會想要讓更多的孩子有機會擺脫這個惡性循環,雖然很多時候會覺得這應該是政府的責任,但從我的經驗可以感受得到,我們的政府還沒辦法有效的把這件事情做好,所以只能靠有能力的人去承擔起這個社會責任,填補政府所遺留的一些缺口。

在過去做這件事情可能得大費周章,但隨著資訊工具的發達,國際之間在許多的工作上可以輕易的互通有無,國內誠致教育基金會引用 可汗學院 的成果打造了 均一教育平台 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如果這樣的典範能夠得到更多的資源將觸角延伸到許多弱勢的家庭裡,相信可以讓其中的孩子受惠不少。

窮人銀行 的概念則是可以解決弱勢族群基本的溫飽問題,只是目前國內幾個施行的例子都沒有看到完整的細節,如果能夠將這方面的資訊完整公開,讓更多人參與其中細節的修正,再透過典範轉移應該可以讓更多朋友從中受惠。

寫這些是要回應國民黨台北市長參選人連勝文以「如果你很有錢,你會做什麼?」為題的宣傳影片,總結我的回應是這樣

如果我很有錢,我會試著承擔更多社會責任,讓很沒錢的那一群人有機會擺脫泥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