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103年臺南市議員

北區和順里 里長擬參選人 姜宜宏 訪談

前兩天剛好有這樣的機會,跟姜大哥約了時間碰面聊聊,同時也有兩位來自 FMT 工作室的朋友一起,從選舉聊到了各種延伸的話題。

以下為後半段逐字稿紀錄,前半段因為收音有問題,所以內容還需要經過確認:

明宗: 我選擇的方式可能是比較窮的方式,以資訊化的這一個角度,看看能做些什麼事情。你們是住那一區呢?
Mace: 我台北人,他(Maze)是南區

明宗: 我只是好奇想問說,你們對自己區的議員做了什麼事情有大概知道嗎?我們這一區其實是很特別啦,就有一個謝龍介一直上新聞。
Maze: 他很強硬,他真的很強硬,我們之前跟他喬事情的時候,他真的很強硬。

明宗: 我第一次當面看到他是在南鐵地下化的說明會,他幫忙出席,結果在那邊搶麥克風,他一直叫別人不要搶麥克風,他自己先搶。
宜宏: 換一個角度而言,他這個議員的角色,特別是國民黨議員的角色,扮演的相當成功。他詮釋國民黨議員的這個角色詮釋的不錯。

明宗: 但是,會有一個問題是,他的本職呢?就是本業。其實我是有做一個網站是針對台南市議員在分析,議員觀測中心,我就是有去抓議會的資料跟議員的資料,然後去分析,就會發現,比如說以謝龍介來說,我就有一個公開提問是針對他,他在三年多近四年的期間,其實他只有提四個議案,但是他的政見很多。這其實就一個議員來講,這不應該的。你說四個議案很少嗎?其實有四個議員,等於是零個議案。你要知道,議員這個角色主要就是審預算,審預算這件事情沒辦法看出太大特別,就可能是質詢的時候看得到他質詢的態度。最主要是,他如果曾經有提到過政見,他實現政見唯一的方式就是透過提出議案,那台南市有四個議員沒有提出過議案,以謝龍介來講他只有提四個議案,而且四個議案都跟他的政見無關,其中一個是成立少棒隊(說錯,是成棒隊)。

你知道一個議員一個月領的薪水是多少嗎?那時候算好像幾十萬吧,包括他的本薪之外,還包括相關助理的薪水,因為他都是可以控制的,所以一個人可以控制的金額就是四五十萬。所以你就知道為什麼選一個議員,他們會說至少要丟個幾百萬出來選,甚至上千萬,來作為一個競選的預算。為什麼?因為議員這個角色他可以拿到的錢還不少,那當然其實一些更願意砸錢的那些議員你就知道,他不會只拿這一筆錢。我們只是會覺得說,這樣的狀況下,被犧牲的就是我們這些人,我們跟議員不熟、也不是一個大企業的老闆,我們沒辦法影響他在議會裡面做什麼動作,我們也沒有包什麼工程。在這樣的情況下你會發現,那些議員其實離我們很遠。他其實不太理我們,像現在競選期間他需要一個政治獻金,你知道他去企業拜訪可能就是十萬、一百萬,如果他直接來接觸我們的話就是幾百塊、一兩千塊,他們就覺得說這樣太累了。議員這個角色,慢慢的跟我們一般民眾距離很遠。他們只有什麼時候出現?就是像現在選舉期間,他會到處去跟你握手,但是你如果想要問他問題的時候,沒有機會問,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我就直接挑出兩個公開提問,你提了那麼多政見,但是你只有這四個議案,那你的政見是提好玩的嗎?說真的就是這樣子。他不是唯一的例子,說真的大部分的議員都是這樣子。但是你要知道,一個城市的發展,如果議員的角色,都一直在做一些跑紅白包、去跟人家建立關係的工作的話,你會發現就沒有人監督市府,市府要做什麼就做什麼。另外一方面他提的政見最後都沒有實現,阿我們就是白白給他那一筆錢。這是目前從我在統計這些資料的時候看到的問題,當然我相信有些狀況可能比我想像的還嚴重,因為我並沒有實際真的走到議會去看他們開會吵架的樣子。

我們台南還算好一點,我們可以看到他總質詢的影片,但是你要知道,其實在這過程中,誰投了什麼票都不知道。任何一個議員他都可以跟你講說,我有投票啊!但是你看不到他投票的紀錄。出席紀錄有,但也是有點混亂。你幾乎無法知道這個議員到底稱不稱職,最後投票就沒辦法。

你們過去有投過議員的票嗎?那你投票的依據是什麼?我好像記得這個人、這個人看起來還不錯、可能有點漂亮、臉蛋還 OK?

Mace: 還沒投過,因為都在台南, 19 歲就下來唸書然後工作。

明宗: 所以你都沒有回去投?
Mace: 剛好都沒辦法回去。
Maze: 我的話,其實我投基本上比較在意的是他會不會親自來聽我們講話。這個區需要他幫忙的時候。

明宗: 那南區你遇過?
Maze: 有,蠻多的,像周明德議員、莊玉珠,基本上他們都會挪時間出來,能幫你的就親自幫,不能幫的就派個助理,他們的服務真的還不錯。政見那一塊的話,比較沒有在看。

明宗: 可是有一個很奇怪的例子,剛剛提到的是議案比較少的,但是有一個議案是不知道有沒有幾百個,差異很大,一個可能沒有提過任何議案,一個卻幾百個。但是幾百個議案你去觀察,他連路燈、連路上的狀況,他基本上就是把一般市民反應上來的問題,一般的里民,因為里民會透過里長把問題反應上來,他都把它列成議案。但是你要知道說,一個議會開會一個月幾千萬砸在那裡討論的,居然要討論電燈、要討論路上一個坑洞,這其實照理講也是不應該的。

因為你知道,議員的角色他需要做一點有高度,就是能夠推動這整個城市去前進的工作,我的感覺是這樣子啦。當然我會覺得說,也許有點理想,當然大家還是在意說,這個議員有沒有辦法做一些市民服務,可能就一些狀況你能不能幫我處理、其實比較常見的是他們可能有律師身份或是有律師朋友,每個禮拜三、禮拜四晚上,給你一個免費的法律諮詢,這是比較常見的。

Maze: 陳亭妃禮拜三、禮拜四。

明宗: 當然他們在這樣的過程中比較知道第一線的聲音,但是他們有沒有把這第一線的聲音帶回。因為他必須要思考、必須要咀嚼,變成說這在這個城市裡面都普遍看得到的問題,那我們就讓它變成一個議案,避免未來這個問題一直發生。比如說路平,路平這件事情一堆人在反應他家附近有坑洞,但是這件事情照理講要形成一個案子,變成整個城市一起來改變,那我們就不用把這個事情一再拿出來談,這可能數十年來都一直在談這個事情,其實對一個城市發展來說是有負面的影響。因為變成說,他被雜事纏住了,你花了那麼大一筆錢,找了這樣一群五十幾個人,五十幾位議員出來討論的是這種事情,其實是不太好的事情。
宜宏: 這種雜事你丟給里長就好了。

明宗: 理論上,但有的議員基本上就等於里長代理人,里長拿到的東西給他,他就直接丟上來。
宜宏: 然後里長在那邊翹著腳爽爽過。

明宗: 這其實是不應該發生的。當然有些狀況下還是里長反應上來,議員去形成一股力量,比如說需要一個記者會、需要一個媒體的關心,那也許是 OK 的。但是,你會發現說,其實在市議會網站上有列出哪些人開了什麼記者會,你會發現有很多的議題其實跟民眾無關,這也是一個內耗。

我的角色只是說,我本來就是一個軟體工程師,我就先運用所長把資料蒐集起來然後做一些分析。
宜宏: 你在 ptt 上面有貼文?

明宗:
宜宏: 原來就是你,台南板對不對?

明宗: 台南板我現在被水桶,現在都在 PublicIssue 公眾議題板。我在那邊貼一個徵才文,才發現原來不能直接貼。

會有一個疑問只是在於說,過去在議員這個角色他都是很講究情感,比如說剛剛提到的市民服務,他就一直跟你建立關係,或者在選舉期間到處去跟人家握手、寒暄,其實這些事情做不完,對這個城市的前進沒有實質幫助。我希望改變這個問題。因為我擅長的就是資訊這一塊,透過資訊的整理,我們能不能產出一個對這個城市有一個貢獻。也許會有人覺得這是市長該做的事情,但是其實,市議員跟市長理論上是一個平行的角色,因為他們兩個要做的事情就是要為整個城市發展來思考。

但是我們的議員都做小了,他都只負責他的選區,很少在思考整個城市的共同發展。比如說我最近看很多議員都在爭取,比如說永康區,他就說永康區的公園綠地最少,你可不可以在幾個月內幫我把公園做好,一個男的、忘記名字了。我就是看他總質詢的過程,當然他也有問到,鐵路地下化的問題,但是鐵路地下化他針對的是可不可以延伸到永康。但是鐵路地下化延伸到永康這一個議題,要討論個二三十年,因為中央沒有預算,你去看了就會知道。

像台中它也是爭取地下化爭取了半天,最後好吧,你錢不給我那我只能用高架,結果反而台中做的比我們還快。我們台南現在是卡在住戶抗議,自救會的部份。過去的議員在做這些事情,我們當然知道這也有些歷史的淵源,因為傳統的議員就是這樣子做。我這邊只是在思考說有沒有機會去改變這樣一個事實,我們用客觀的數據、客觀的資料來產生一些議案,讓這個城市真正的前進。

或者甚至去分析,你這個市長提出的案子。議員在討論市政府預算案時幾乎只剩一個橡皮章,他沒有在研究,他就對市府說你有沒有研究報告,研究報告給我看,好像就這樣子。但是其實議員的角色他是有一些經費可以做研究的,照理講他可以把這個東西,做一些比如說抽查,你這一塊預算我抓出其中一塊來,我請會計師幫我看一下,看一下有沒有問題。

這些東西我們在一般公司行號看得到的東西,在議會都看不到。議會是一個監督的角色,議會沒辦法站穩它的角色的時候,就是市政府開始亂七八糟的時候。

Maze: 他們看到的都只有表面,沒有實質去了解。

明宗: 這是很可惜的一個地方,我只是會覺得說,議員就法律給他的一個角色,他應該要做這種事情。現在的狀況是,都沒有公佈他們的投票結果,一方面你不知道這個議員對個別議案的支持是怎樣的,另外一方面你也不知道這個議員對議案的研究如何。他們即使利用總質詢的這個期間,他們還是在爭個別選區的利益。比如說我剛剛就有提到永康在爭公園綠地、北區可能偶爾會提一下它的停車位明顯不足之類的。但是我這樣做會有一個很大的風險,現在的市民還沒辦法買單這樣的事情。

(對 Mace)所以你是台北的哪裡?
Mace: 三芝區

明宗: 很少回去?
Mace: 很少,雖然說現在交通都很方便。

明宗: 從新北來這邊工作的不多。
Mace: 我是先來這邊讀書,然後工作。在長榮。現在就是自己弄一個工作室,我們專門在搞活動的,專門在企劃活動跟活動攝影,我們是台灣首創的一個叫快閃團體,只要是快閃相關的活動我們都可以辦。

明宗: 所以你們是全台跑還是只有在台南?
Mace: 我們原本只有在台南,現在是全台都會跑。像我們八月初的時候會去台北,西門町那邊。

明宗: 你們快閃有辦過政治的活動嗎?
Mace: 我們畢竟是公開的團體,如果真的要辦政治相關的快閃的話,可能要私下策劃。盡量不要跟政治扯上關係,牽扯到關係的話它有可能哪一天就被人家拿出來炒作。我們之前有一個提案是說,在高雄的一個提案,它是一個出氣筒。一個馬英九的超大的出氣氣球,跟綠黨的一個誰的氣球,反正就兩個代表,一個黨各一個,讓鄉民決定,你討厭哪一個政黨你就扁它。我們後來想想還是有一些色彩的問題,所以就沒有去弄這一個東西。

明宗: 應該說你一旦選擇這個方向之後,你就一直只能做這一個方向。這是大家不太願意碰政治的原因。
Mace: 因為不小心會被另外一邊的怎麼樣。
宜宏: 台灣的民主素養其實還不到那裡。

明宗: 這個也是事實。
宜宏: 台灣的政治問題是,他們太把政治人物當作神,他們希望選擇一個神出來,一切都能處理。
Maze: 倒不是選擇一個神,他們是為了反對而反對。
宜宏: 有些人是這樣,你只要跟我顏色不一樣,就非我族類。

明宗: 我就是覺得過去這樣的情形不對,所以我會想看我們能不能找出一個客觀的數據去評判說個別議員表現怎麼樣,其實我們可以凝聚一些這種力量,去建立一個標準,看大家願不願意嘗試。只是這個角度對人來說,特別是台南、南部地區,好像是太超過他們的想法,後面看能不能透過一些活動,去跟大家做交流,目前的想法是這樣子。

那你的感覺,畢竟你也有接觸過一些比較傳統的選戰,我想在過去應該沒有一個議員以這個為訴求。就是以客觀的事實啊,陳述事實,然後比較不講情感,可能紅白包的場合也不會出現、里長的意見也是累積一段時間後,頻率比較高的讓它形成一個議案。好像還沒有這樣子。
Maze: 台南目前沒有。台南我一直覺得東區有個議員很特別,忘記名字、無黨籍的,以一個無黨籍來說他得到的票真的很高,現任,他做事處風都是很果決,不分藍綠,他覺得哪些事情對他就做下去,雖然說他決定不一定是對,但是只要他覺得這個是對的,他就去做。所以這個議員真的還蠻不錯的。

基本上,如果說有一位議員要做到剛剛你說那些,現在狀況很難。因為你要做這個的狀況下,可以說應該是選不上。

明宗: 有那個心裡準備。說真的我出來選,真的也只是因為在318學運期間,有一些東西我會覺得在體制外是做不了的,因為你在那邊喊半天,其實它體制內不改還是沒有用。其實會面臨一個掙扎,我們當然知道要進到一個體制內最好的方式就是走體制內那一套,比如說到處去跟人家握手、紅白包場合盡量出現,甚至砸一些錢做一些宣傳看板。我會覺得說,如果要照傳統的方式,你還要出來嗎?我的想法是這樣子。

因為今天想要出來彰顯的是說,現有的議員沒有做好的事情,或者說因為時代的關係,他年紀相對長,他可能看不到的東西,我是希望我們年輕人的力量進來之後,我們希望這個城市能夠有一個長期的發展,我們年輕人的想法看能不能打造一些新的東西。當然理想化跟現實之間還是會有些差距,我有沒有機會在跳出來做這些資訊的整理之後,至少讓大家看得到說,從比較科學的角度,它也許可以產生這樣的結果。

比如說我就提到,把議員、議案的資料都抓出來做個整理、分析,當然這過去可能沒什麼人在做的事情。在台南的議案,有一個議案比較特別,最多議員當作提案人的一個議案,它是黃色小鴨,邀請黃色小鴨來台南。這個議案就是所有議案裡面最特別,最多提案人,幾乎所有議員都提了。

Maze: 但是台南的話,所有提案到通過執行,我最喜歡的還是棒球村。因為畢竟台南的棒球真的是全台灣數一數二的。

明宗: 可是你要知道台南的財政是很糟糕的,這其實是一個兩難,像之前賴清德有一件事情就讓大家很詬病,他不是退回了一個體育活動,就是有一個體育活動籌備到一半,然後他說不好意思,台南沒有這樣的預算做,他就退回。

這是很現實的一個問題,台南的預算基本上連顧好台南基本的運作,比如說路要讓它平這件事情
Maze: 路平專案,它不是只動了半年就不見了嗎?

明宗: 沒有預算啊。他最近接受電視採訪的時候他就講啊,我們知道現在技術不是很難、材料也不是很貴,但就是會偷工減料,中央會撥給我們預算,但是我們這個預算只能做一次,因為我們不太可能期待中央給我們兩三次的預算,就是我們希望能夠一次做到好,他就是要跟地檢署合作,我們要推出一個什麼方案,它強調是說,你在驗收的部份你覺得有不當的干擾,比如說民意代表、黑道之類的,你可以跟市府反應,或是跟地檢署,這兩個地方你可以挑一個去反應。

當然,我們都知道地方工程基本上都是各級民代上下其手的地方,這樣的狀況到底能不能透過這種方案改變,應該還是要一點時間。我從那些議案看到的一個結論,台南沒有錢,台南真的沒有錢,沒有錢的時候我覺得打腫臉充胖子。你即時今天有一個棒球隊出來了,但是你後面沒有錢去維運它,它最後還是會消失。它必需要長個三五年才有辦法靠自己去爭取一些外部經費,但是在那之前,還是得靠政府補助。但是政府的補助只能給你一兩年,這是台南的狀況。

Maze: 其實前陣子才跟他聊到,台南的財政真的是,從我進體育會之後才知道,它真的慘到不行。其實台北、桃園他們有很多各類冠軍,金牌、銀牌、銅牌都是台南的隊伍,他們是被挖角過去的,為什麼?為了得到,他們得金牌的時候,市體所頒發的獎金。台南發 45 萬,台北發 90 萬,所以他們會想去台北。

明宗: 但是這也造成一個排擠效應就是,有些人開始往中國走,中國給的更多。

Maze: 台南市很多教練、甚至公司,有的公司的老闆他們都還是體育會下來的,他們都很有心去組織。像目前台南市的足球隊,都還是由我們體育會的一位理事長,他每年出幾百萬下去維持。我覺得他很厲害,在目前來講的話,市府它想要做出好成績的東西,重點是你要怎麼跟下面的人下去互利互助。

我會覺得說,提出議案,然後成立,然後運作的狀況下,當你前期你說第一期,中央發下來的時候沒有第二期、第三期的時候,那市府要想辦法去做一些配套,那配套基本上可能是民間募款。體育當然有體育人士的幫忙,我們剛剛說的路平專案,政府要想辦法做些跟民眾的結合。

明宗: 跟民間結合當然大家都是希望,像之前賴清德他也是有做一件事情,台南的康復巴士原本只有 30 輛,他就是透過民間的力量增加到一百多輛。因為他本來就是醫生,可能他熟識的圈子,當然我覺得這真的是不太能夠期望的,即使他站在很高的位置,他把訊息發出來之後,你下面的人要響應,也許中間還要很多層的功夫。

Maze: 就是我們剛剛講的,市議員這一塊,接下來就里長這一塊,都要來幫他,然後齊心協力這樣子。

明宗: 議員現在就是兩極化嘛,很閒的就很閒、很忙的就很忙,閒的是他不做事、忙的就他做了一堆雜事,這兩個狀況都不利於市政,你會發現整個市政的推動裡面,很少看到議員的角色,議員一直在爭取在地的資源,他就是一直在拔河。比如說市府推一個叫南鐵地下化的政策,南鐵地下化遇到抗議的時候,那些議員跑去哪裡?

偶爾會出現,但是偶爾出現之後就沒有了。南鐵地下化這個案子已經很長久的一段時間,累積了非常多的資訊,他可能關注度不夠,他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狀況。南鐵地下化最近可能就只有一個國民黨新的要跳出來選的有過來,或是像我這樣的一個政治素人去看。當然南鐵地下化已經變成一種陰謀論,有些人會覺得自救會要求太多,加上自救會一直在對外抹黑,我當然不想跟你站在一起。

我站的角度只是說,今天它就算再髒、再黑,你如果不去處理它,它還是一個問題啊。因為地下化到現在還是沒辦法推動。
Maze: 你只是拿張紙把它蓋起來看不到。

明宗: 看不到,就變成說你整個這麼大一個工程,接近三百億的工程就是沒辦法進行。
宜宏: 現在兩邊找不到一個大家可以接受的點,這個支點不存在。

明宗: 理論上,這時候應該是民意代表
宜宏: 民意代表跟里長、地方人市代表應該要出來說,有沒有辦法大家不要太堅持。
Maze: 就是剛剛江大哥說的,有沒有看到一個議員他是站在中立點,不分藍綠

明宗: 應該說他去幫忙推動市政,他是一個潤滑劑去推動市政,不是說他站遠遠的說這不關我的事、這不是我的選區,或者說這個議題怎麼樣。
Maze: 不然就是說,那是綠的,我們是藍的。所以目前我們就是看不到這種,比較明顯的例子。還是有,不多,因為你的力量真的像我說的東區那位議員,他是靠自己的力量站出來的,要不然基本上要找到這樣子的人去幫忙推動市政、又是中立的,很難。

明宗: 再加上說台南的市政困窘,所以造成說台南市要推的東西,沒有民意代表幫忙、里長也不幫忙,市政府也沒有額外的預算去涵蓋那些要求,現在就卡住了。卡住的結果就是,大家一直期待的東西沒有發生,這是很可惜的地方。

像我最近在 ptt 上發了之後很多人在罵我,說自救會怎麼樣,你幹麻要去淌這個混水。我只是會覺得說,總是想辦法把問題解決吧,既然沒有人要碰,就想辦法去碰碰看。
宜宏: 去碰碰看嘛,碰贏就是你的,碰輸了也沒損失。
Maze: 有時候看下面的留言我覺得是一種歡樂,也是一種痛苦。

明宗: 我只是覺得說,讓他們去檢驗吧。酸民酸民嘛,會變成從一個比較嚴厲的角度,因為你不管貼什麼他都會罵。
Maze: 政治適合酸民,但是其他的不適合。政治有酸民它才會有一個監督的力量。

明宗: 現在就是要如何讓這個監督的力量轉到前台,而不是只在陰暗的 ptt
Maze: 鄉民正義這部片演的好,它把好多現實面演出來,第一次看到我嚇到。

明宗: 可是鄉民的正義,這些人就是在虛擬世界的霸凌,但是它沒辦法跳到前台。
宜宏: 就像鄉民說,萬人響應、一人到場。

明宗: 實際上他們一直在抱怨、一直在抗議的事情,一直還是存在。這件事情,我在 318 裡面看到最大的問題是這一點,你只是喊一喊,最後它其實事過境遷之後,那些人還是照他們想法做事,你還是拿他們沒轍。而且這一次 318 有機會形成一個議題是剛好,剛好在內部鬥爭,你才有機會形成上版面。像現在後面幾次他們想要再凝聚那個勢力已經起不來了,大家都已經有心理準備了,你來我就是立刻趕走。
Maze: 其實那時候我半開玩笑說,行政院那一次他們衝的時間點是錯的,因為你既然要掀起這個議題,要大,你要嘛就禮拜五晚上,為什麼?因為六日大家放假,會來幫你的忙。人最多、最難趕的時候。阿你禮拜二晚上衝,隔天晚上那邊沒人,當然馬上被趕走了。

明宗: 但是也有一個兩極化就是說,你在週末的時候其實那些人的防備更強,因為裡面沒人了嘛,我裡面的官員它都不會來上班,我就想辦法裡面全部都塞滿各種障礙。就是另外一種想法,它其實是剛好進去如入無人之境。
Maze: 其實這個都是大家的想法,重點是不要過於偏激這倒是真的。

明宗: 有時候你會想說,如果不是那一群人去偏激的時候,你也不會注意到這個議題。
宜宏: 有時候你就是需要有一個爆點。
Maze: 你要有一個導火線在,可是你要那一把火,剛好有那一把火。
宜宏: 之前洪仲秋的事情也是,洪仲秋的事情先把那個炸彈做起來,然後就把你先插上去,就順勢。

明宗: 如果年輕人真的不利用這一段期間走出來的話,後面真的很難。你要知道現在的資訊斷層是非常嚴重的,我們這一代可能三十幾歲以下,我們是歷經資訊爆炸時代,在資訊爆炸的期間我們剛好在學習期間,所以我們直接接觸到。但是在上一輩的人,他們就覺得說你們怎麼一堆想法都怪怪的,為什麼會知道那些資料。這一代是中世代的人,他們可能比較尷尬;但是上一代可能是有經過白色恐怖那一代,白色恐怖那一代就是積極的人全部都被抓起來了、消失不見。有時候台灣給人的氣勢就是這麼順從的原因也是在於說,很多的積極份子在那一個時期都消失了,那中世代謹記上一代的教訓,所以接下來就是我們這一代,我們這一代是沒有經歷白色恐怖,上一代其實他們也不太管的狀況下,在這一代是我們最有機會扭轉的世代。如果這一代再扭轉不過來…
宜宏: 下一代正在經歷白色恐怖,外加思想改造。

明宗: 有可能,而且可能就是中共了。
宜宏: 沒有,還輪不到中共,其實國民黨他們現在用這一塊,課綱看過了嗎?已經開始在思想改造了啊。

明宗: 但是我覺得課綱的影響還沒這麼大。

關於鐵路地下化轉高架實用一說

高架鐵路未來生活願景館

一些朋友對於我說蘇前縣長的提議務實一說頗為不滿,所以希望做進一步的說明。

簡單的說,如果希望在永康看到鐵路地下化或高架化,基本上只有蘇前縣長提議的方式,將鐵路地下化計畫取消,轉為高架化直接延伸到南科,是比較有機會在短期內執行的,其他的方案都至少需要 20~30 年的醞釀,不會是任何議員說要幫忙爭取就可能在一兩任的任期內發生太大轉變。

台灣的公共建設預算困窘已經不是新聞了,即便是台中都已經放棄鐵路地下化的方向,改透過高架方式進行,因此未來應該會越來越難看到鐵路地下化的例子,特別是南部地區,因為使用率相對低。地下化與高架主要都是為了解決火車與一般平面道路車輛爭路的問題,兩個方向也都能夠騰出原本的鐵軌土地開闢新的道路來紓解都市交通問題,所以就這個主要目的來說兩者的差異不大。

但鐵路地下化預期會遇到的問題比高架要多很多,像是地質是否適合開挖還是未知數(因為現在都是預估,沒人敢保證挖了會有什麼驚喜)、施工期間漫長、單位預算較高、維護不易(像是暗管與明管的差異)等等,台南本來就是個公共財務預算長期貧乏的都市,未來任何疑慮發生時台南市勢必都沒有足夠的預算來自行解決,只能夠再等待中央追加預算來處理,而這被拉長的工程時間可是所有市民要共同承擔後果的(塞車、空氣污染等等)。

另一方面,縣市合併之後資源的規劃應該被重新審視是正確的,如果有機會改變,讓一個重大建設能夠嘉惠更多市民不會是一件壞事;當然,這樣的重大工程也不是說變就能變的,需要有更多人投入去研究可行性,可惜並沒有太多議員願意投入資源做這方面的研究。

同樣的預算下,地下化工程改變為高架工程可以預期的是能夠建構的範圍會擴大,當然,這也意味著會有更多人的土地因此必須被徵收、觀感的落差也勢必引發更多的反彈聲浪,但市長與議員本來就該扮演著承擔政治風險的角色,重點是這個政策的執行是否能夠為台南帶來更好的改變,市長與議員是否願意花時間與人民溝通,甚至教育人民去看更長遠的未來。

不過目前提出的資訊都是片面的,缺乏許多必要的評估程序,這樣的程序需要仰賴市長或議員投入資源進行,不會是一般市民能夠獨立完成的。如果能夠有更多人認同這個方向,也許可以進一步影響執政團隊,雖然目前看起來這是條艱難的道路 😉

~ 20140721 ~

市府有一則新聞提到
101年8月15日獲交通部同意補助台南市政府500萬元辦理「臺南鐵路立體化延伸至善化地區可行性研究」計畫,正式啟動台南市鐵路立體化延伸計畫,已規劃自大橋車站以南約0.3公里(銜接市區鐵路地下化)至善化火車站北側0.5公里處,長度約16.2公里,經過大橋、永康、新市、南科,善化等5個車站,及11處路橋、1處車行地下道、10處平交道。”

依據 20120515 台南市議員郭國文- 第一屆第三次定期大會:市政總質詢 影片的資訊,這份研究報告已經送出,還不知道交通部的回應。

政見:讓民眾陳情與議案追蹤工作系統化

Subversion_project_visualization

觀察了許多現任議員的動態資訊,可以發現很多的行程是跟民眾陳情有關,過去新聞也常常提到某些社會事件的當事人會藉由喊出 “我認識某某議員” 想要表達自己的地位不同於一般人,似乎身為議員都免不了要將大量時間消耗在民眾陳情工作上;既然免不了,我們能否有一個方式讓民眾的陳情可以更有效率、更有系統也更公開、透明?這樣一來節省的時間可以讓議員更專心深入一些重大議題與政見的研究上面,台南市才有機會往前多走幾步。

當然, 在台南打造開放式議會 這個政見已經有提到 g0v 的動民主計畫動民主 的構想是希望讓人民能夠透過網路直接發出聲音、凝聚共識。但有了意見與共識,後續就需要考慮執行層面的問題。

除了民眾陳情之外,回顧我在 議員觀測中心 所蒐集的,台南市議會迄今討論過的 2240 個議案資訊,很多的議案其實都少了一個重要的元素,也就是執行情況的追蹤。以 建請教育局針對全市國中小操場跑道做總體普查,並列優先順序汰換跑道、操場設施 這個議案為例,我其實還會想要知道教育局針對該議案提出的正式公文回應、實際辦理普查的起訖時間、各個學校的回應情況以及事後提出預算案的研究等等,甚至是議員隨機性的安排行程進行抽查,這些資訊目前在議會網站上都看不到,所以一般民眾很難看出個別議案的脈落與後續處理情形,在現有的程序下只能一直對議員 “陳情” 來了解處理狀況。

台南市政府所建立的 1999 專線,根據邱莉莉議員在市政總質詢的內容, “市民撥打1999的滿意度只有65.3%,不滿意度高達34.7%,換句話說去年想透過1999尋求協助的8萬6千名市民,按比例換算會有3萬人感到失望” ,如果這些尋求協助的資訊能夠系統化處理,加上透過議員轉達與追蹤,應該有助於提昇整體滿意度。額外一提,希望台南市政府能夠將 1999 電話取得的資訊盡可能的公開,這份資料會是議員研究議案最好的基礎。

理想狀況下,各種市民的意見應該有個地方可以讓所有人一起討論,產生共識的部份由議員們進一步成立專案去做追蹤,所有關心的朋友可以透過電子郵件訂閱後收到各種動態通知,網頁也能夠呈現即時的資訊。這樣的架構大量使用資訊系統進行,議員們就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去研究議案與監督市政。當然,同時也希望議員與民眾能夠調整觀念,減少議員出席婚喪喜慶的次數,讓台南市可以有更多議員回歸應有的專業領域,這才是所有市民之福。

年輕人,請走出來佔領政治吧

2351796103_3669f9cbee_o

我 33 歲,應該還算是年輕人,所以這是共勉之 😉

昨天跟一個朋友有這樣的對話:

朋友: 你現在對市議員有信心嗎
我: 完全沒有耶,但是就還是會繼續走完

我不太喜歡自我膨脹,所以大部分人都看得出來的事實,我不太能夠裝傻催眠自己或催眠身邊的人;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年輕人,又是第一次參與選舉,要想順利選上議員這個位置的機率確實不高。但成功機率不應該是驅動一個人唯一的理由,就像是五年多前我選擇創業一樣,在沒有人看好、也沒有人資助的情況下,我幸運的度過了五個年頭,身邊批評的聲音也才慢慢消失。

柏拉圖說:公民不參與政治的處罰,就是被一群愚蠢的人統治

幾個小時前把李惠仁導演製作的 【不能戳的秘密2 國家機器】看完,對於現有政治運作存在著的詬病感慨萬千;台南市政監督聯盟中有朋友提到 新世代觀點:天上的文曲星 這篇文章,我是這樣回應的:

體制外的改變已經有很多人在進行,但影響的範圍沒辦法繼續擴大,因為體制不是那麼容易靠衝撞的方式去改變它,除非要演變為流血革命。

在體制的門還沒完全關上之前,希望有更多年輕朋友帶著理想進入,讓這份改變的力量能夠從體制內發芽。這個方向也許相對的有機會在不需要看到流血衝突就讓體制產生改變。

如果你有持續關注這兒的文章,你會輕易發現抱怨的人非常多,但願意把問題撿起來的人少之又少,我愚昧的認為,現在需要有更多的行動去取代批評就是了

所以如果真的希望改變些什麼,你我都需要多一些行動,畢竟打打字或口頭抱怨這些事情已經有太多人做了,來點跟人不一樣的吧!

當然,在開始懷抱滿腔熱血之前,還是希望能夠有些務實的思考,如同幾天前我在 嘉義青年陣線 的回應:

在 “責無旁貸” 之外,請先想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嘉義缺少了哪些吸引你的要素,你建立這些要素具體的方法是什麼,你參與政治對這件事情有沒有幫助?現在的政治之所以敗壞,就是那些政客專門講些自己都高攀不上的鬼話,搞得最後提出來的政見只為了迎合選民胃口,根本沒有能力去實踐它。如果你也是透過這種方式選上,可能也只會延續這個崩壞的政治體系,因為你戴上了同樣的枷鎖。

公民覺醒,希望的就是公民能夠更清楚自己的選擇,你們應該要走出自己的路

也許由我講這些話不太得體,畢竟這是我第一次參與選舉,應該讓前輩們指導才對;但這些真的參與過政治的前輩,卻也有可能因為過去經驗的包袱,早已失去了對政治的理想與期待,聽他們分享一些致勝秘訣的同時,也許還是得保留一些思辨的空間,畢竟重點在於整體的改變,而不是個人的輸贏。

是的,雖然我還是希望有機會走入議會為大家服務,但個人輸贏與否並不是支持我參與選舉的理由;我原本就設定了一個比較高的目標,無論我能否在這次的選舉中脫穎而出,我希望自己為選舉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攤在陽光下,除了讓大家檢驗之外,更重要的地方是這些資訊能夠傳承下去,讓更多的朋友未來不依賴舊有政黨體系時也能夠順利參與政治。

不過還是得再次強調,如果您覺得我的想法值得支持,還請幫忙多多宣傳;當然,如果經濟能力許可,幫忙捐個兩千元吧 XD

ps. 希望參與選舉的朋友可以參考下面這些群組:

政見:支援大規模開放線上課程(MOOC)在台南發展

均一教育平台

開放式課程這個概念最早是由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在2002年創始的 MIT OpenCourseWare 計畫推行後吸引了全球的目光,簡單的說就是將課程相關的內容全部放到網路上,而且開放所有人使用,他們的計畫目標是大學生和研究生課程。國內 奇幻文化藝術基金會 也號召志工執行一個 開放式課程計畫 ,將 MIT OpenCourseWare 與同樣是開放式課程的內容逐步翻譯為中文,目前可以找到的資訊已經相當豐富。

同樣是開放式課程, 可汗學院把目標轉向了所有人,不再侷限於大專院校。可汗學院更特別的地方是它的系統使用了 Google 雲端技術(Google App Engine),所以原則上可以讓非常多的人同時使用而不會造成系統停擺;而且他們將建構整個體系所有用到的程式碼都公開,讓任何人都可以幫忙補強或甚至以它為基礎去建構更好的系統。國內誠致教育基金會創辦的均一教育平台就是以他們的技術為基礎所建構,日前方新舟董事長也在天下獨立評論發表了一篇文章來介紹目前發展困境:
方新舟:把握翻轉台灣教育的契機

台南市幅員相當遼闊,學生分佈情況有明顯城鄉差距,依據 2012 年的資料:
“教育局統計,全市國小人數最少的南化區瑞峰國小只有21名學生;全市58所國中,100人以下學校有龍崎國中等7所,龍崎國中只有53名學生,人數最少。”

要確保這些偏鄉學校學生仍能夠接受高品質的教育,大規模開放線上課程也許是相對有實質效益的一個方向,因為數位內容的特性不會因為傳輸距離長短而產生品質的差異;也因為課程內容全面開放,也許可以進一步促成全民學習的風氣,降低台南目前明顯存在的城鄉差距問題。

具體的承諾是,如果有機會當選議員,我會從自身開始配置助理等資源去與誠致教育基金會以及台南市教育局共同研究在台南推行大規模開放線上課程的可能性,期望能夠有正式的資源配置到教育局資訊中心來參與誠致教育基金會的計畫,讓計畫的理想能夠在台南開始發芽。

值得一提的是,台南教育局資訊中心過去運用開放原始碼系統作為基礎去發展出許多實用的系統來輔助各級學校行政工作,表現已經相當傑出;也因為中心所有同仁的努力,開放原始碼的概念已經深植各級學校的資訊基礎建設,大規模開放線上課程也是基於開放原始碼的概念發展而來,相信在台南推行時一定會如魚得水。

政見:在台南打造開放式議會

Council_of_Trent

在試著閱讀與整理台南市議會資訊時,發現許多資訊是相當凌亂的;雖然資訊公開已經值得嘉許,但還有很多改善的空間。

我所認為的開放式議會有兩個重點,開放資料標準化與開放參與

以議事記錄為例,在議會網站上曾經一度找不到議事記錄,後來才發現它被放在 出版品 中。進一步下載檔案,每次會期的所有會議記錄都被集中在同一個檔案中,想要從裡面找資料還真的不太容易;檔案選擇使用 PDF 格式,讓資料再運用多了一層門檻。

對照台北市議會,他們將議事記錄放在 “議事資訊檢索 => 會議記錄” 中,每次會議資訊都是分開的,會議結束整理完就可以上線,不用等到整個會期結束才彙整公開,這是第一個基本該做的事情。再者兩個議會網站都將會議資料透過專屬檔案格式提供下載,也許直接成為網頁形式會比較直覺些,再搭配進一步的檢索功能,相信可以提供一般民眾的使用意願。

進一步的,個別議員、官員在議事記錄中的發言應該有些連結,像是在進行哪個議案討論時誰誰誰說了什麼內容等等,最後決議的投票情況目前也沒有公開,一般民眾應該很難清楚代表的議員對於個別議題的表決情況,讓議案的決定過程存在著太多模糊空間。

最後就是將資料透過方便再利用的格式提供,這個部份 臺南市政府開放資料平台 已經提供了很好的工具與參考,這樣一來就可以吸引公司或個人為這些資料開發出延伸的應用,像是我所製作的 議員觀測中心 ,因為網站資料格式的紛亂,所以在開發過程花了許多時間在資料的整理工作上面,對於一般開發者來說有著不小的門檻。

再來就是開放參與,最基本的就是如何降低一般人參與議事程序的門檻?各個會期的行事曆、線上提供即時的網路直播,甚至是即時的民意調查等等。行事曆與網路直播部份其實立法院就已經是個完整的範例,零時政府成員也順利運用這些資訊製作了 國會大代誌 網站,相輔相成之後讓一般民眾可以更容易參與其中,希望台南市議會有機會跟上這個腳步。

目前議案的形成還存在著許多傳統的程序,一般民眾往往得將各種意見反應給個別議員,議員與助理針對這些資訊過濾、整理後再決定是否成為議案去進一步討論,這樣的程序讓議會存在著距離感,議會決議是否能夠代表著人民意見是存在著疑問的。最理想的情況大概是像零時政府成員正試著打造的 動民主 一樣,人民的意見可以即時在網路上去做反應,透過資訊的彙整也比較容易看出應該聚焦的地方,減少民眾與議會之間的隔閡,也確實讓議會反應真實的民意。

或甚至像是 聯合公民 的作法,民眾可以透過網站與手機程式直接參與議案的形成與決定,某些程度上去實現直接民權的理想;只是就現況而言,一般民眾不容易花時間針對議案做深入的研究與討論,讓民眾直接參與議案決策這件事情是存在著疑慮的,而參與的民眾如果為數不多,又會擔心議員是否變成了少數意見的代表人。當然,聯合公民所轉達的是公民本來就擁有這樣的權力,只是大部分的人讓這樣的權力睡著了,希望能夠有更多的民眾被喚醒,讓這片土地上的民主發展能夠更加成熟。

透過網路收受政治獻金需要注意入帳日

因為手滑把 103年臺南市議員擬參選人江明宗政治獻金捐款 做出來,還真的有兩位朋友立即試用,所以兵荒馬亂的開始閱讀相關規定(雖然聽說這應該要建置之前看清楚),發現了一個問題。

在監察院網站上找到一篇說明:
有關得否以信用卡刷卡、手機直撥、依語音進行定額轉帳及便利商店代收等方式收受政治獻金一案 

裡面有一段文字是這麼寫的:
3. 另本法第10條第2項規定,政黨、政治團體及擬參選人收受金錢之政治獻金,應於收受後15日內存入專戶,於使用信用卡刷卡方式之情形,其收受之認定時點,係以捐贈者刷卡日或提供信用卡號之日為準;於便利商店代收之情形,則係以捐款者付款日為準。故政黨、政治團體及擬參選人如透過上開機制收受政治獻金,應儘速與銀行、便利商店完成結款,並請銀行、便利商店於15日內將款項直接匯入政治獻金專戶。

但是現行許多線上代收服務的撥款日期都超過 15 日,所以為了避免時間差異造成捐款違法需要上繳,在捐款者線上捐贈的 15 日內,需要先從私人帳戶提出同樣金額款項到政治獻金帳戶,並且在監察院系統完成登載、開立收據等,接著才能夠順利讓民眾的捐款合法入帳。

另外也需要提醒,匿名捐款有總額 1/10 的規定,也就是說如果一個政治獻金帳戶都只收受匿名捐款,最後 9/10 的金額都需要上繳,擬參選人只能夠合法動用其中 1/10 的金額,所以希望捐款人盡量使用具名捐款,才可以避免原本捐款的美意最後打了折扣。

感謝 聯合公民 介紹

Screenshot_2014-07-01-02-10-33

聯合公民 提出了一個非常嶄新的概念,希望透過 APP 與網站的建置讓人們能夠直接參與各種議案的決定,取代現有全權交付給議員決定的形式,這樣的概念即使在歐美等先進國家也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是一個非常遠大的目標。

感謝他們在現有的系統中介紹了我所製作的 議員觀測中心 。

 

我需要你手上的兩千塊

IMG_20140625_233450

我從一開始的計畫就是打算透過政治獻金帳戶募集參與議員選舉所需要的 20 萬保證金,如果這個過程順利,我才會實際登記參選。

有人因此懷疑我連 20 萬都拿不出來憑什麼出來選議員,我想我從決定選議員到現在付出的時間與資源應該早就超過這個金額,我也應該不會拿不出這筆錢。只是我覺得議員這個角色是需要爭取民眾認同的,不是在比誰砸的錢比較多,如果這個過程中我連 100 個願意拿出兩千塊支持的人都找不到,那我覺得自己缺乏實際登記參選的合理性,刻意去登記參選走這一遭就顯得沒有必要。

也請別擔心,如果沒有正式登記參選,透過政治獻金募得的捐款結餘(因為有部份可能需要上繳)會全數捐給 開放文化基金會 ,所有的明細也都會公開讓大家檢驗。為什麼選擇這個基金會?因為我會選擇參選,主要的原因是在 318 學運期間參與了 g0v 社群的運作,藉此看到許多過去不曾注意到的層面,也對於有這樣一群人願意自發去推動台灣社會改變深受感動,而 開放文化基金會 的成員包含了 g0v 社群 的幾個核心成員,我相信將這筆錢交給他們能夠對台灣帶來的影響超越捐給其他慈善機構。

當然也有前輩建議,應該要抱著自己一定選上的自信去面對選民,我相信這樣子做對選舉一定會有幫助,但那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讓大家看到的就只是我平常那個樣子,這樣一來我就可以很篤定的跟各位說,我不會因為當選與否輕易改變自己對政治理想的態度。我也希望讓各位知道,政治的東西不應該是用選票找出一個超人,因為超人沒辦法代表你我這樣的一般人,超人做的事情我們一般人也很難感同身受。送幾個平凡人進去議會,這樣子議會才會有接近民意的聲音出現,而不是只有那些財團或政黨的想法糾結在民眾利益之外的地方。

ps. 許多朋友誤會我的意思是捐款必須來自這個選舉區,我其實想要表達的是,如果認同這個理念,希望各方都能夠幫忙,畢竟我想要做的事情並沒有侷限在這個選舉區!

當然,為了要方便有意願捐款的朋友,我也設計了線上捐款的功能 ,歡迎善加利用 😉

103年臺南市議員擬參選人江明宗政治獻金捐款   Donations

整理了一下現任臺南市議員的政見

台南市議會

花了一點時間將 臺南市議會議員資訊網 上看到的議員資訊做些整理,對於整理時使用的程式有興趣可以參考 Github ,整理的結果依據選區放到了討論區: http://k.olc.tw/forum/#/discussions/tagged/政見整理

截至目前為止,有朋友問到政見時我都會請他看看 憑什麼出來選議員? 這篇,不過當時陳述的有些隨興,所以接下來會參考前人的經驗做比較深入的說明,也希望藉由接下來一些跟大家互動的機會來深化這些政見的內涵,畢竟民意代表的主要用途是反應民意,希望提出的想法真的能夠獲得認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