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台灣加油 20140718 節目檢驗賴清德第三段逐字稿

hqdefault

感謝網友將節目錄製後放上網路,對於沒辦法當下觀賞的我來說幫助很大,雖然不知道這樣是否值得鼓勵。這是第三段,邊看邊把裡面的內容打出來,希望能夠讓更多人去檢驗賴市長的言談。

—以下影片第三段逐字稿—

賴市長: 剛才說到五星級,我不敢說那是我的功勞,其實過去縣市長和議會,其實大家都有很大的貢獻。尤其是台南市市民,不用說其中一項是那個經濟發展,它會計算到那個就業率、失業率等等,這就是台南市的企業大家共同打拼的結果,所以我也很希望說我們五星級的這個施政成績,是大家共同打拼出來的。

這個成績、成就應該要給台南市市民來共享,譬如說因此提高台南市的知名度,也可以提高台南市的能見度,讓更多人來台南市居住、來台南市遊玩、來台南市投資,我想意義是在這裡。

另外就是你說的這個鐵路地下化,在說這個我在回答你之前,我也要讓全國的鄉親知道,因為鐵路地下化這是台南市各界爭取 20 幾年的重大建設,別說它對都市未來的發展何等的重要,光是幾百年來在平交道上面傷亡的有多少人,我想沒有任何人都有辦法設想到說下一個受傷害的人不是我們的親朋好友。所以我當市長也是以人權的這個觀念出發。

那第二就是說,這是中央來做的重大建設,和文林苑不一樣,文林苑那是私人建設公司要做的這個都更;和苗栗大埔事件也不一樣,它是地方政府,苗栗縣政府它所做的區段徵收,擴大徵收要做工業區、商業區與住宅區。那台南市這個鐵路地下化,它是中央來做的,是用一般徵收,就是說市民徵收的土地在鐵路落地之後會連同現有鐵路用地全部都做道路就對了,都做道路。沒有任何一個人有機會用任何一吋土地去蓋房子、去蓋旅館、去得到任何利益,這不可能。

主持人:什麼功能徵收就做什麼。

賴市長:完完全全做道路就對了,沒有說要留下來做其他事,這個都市變更都是這樣做的。所以前幾天我看到友台有所謂的名嘴在說,台南市去做這個鐵路地下化總共拆 800 戶,這不是事實,總共 323 戶。說因此台南市政府可以得到 600 億的利益,這也不是事實,因為總經費 293 億,中央出、台南市政府出 37 億,剩下的是中央出的,我們出 12.5% 。換句話說,中央出更多錢、地方出比較少錢,那得利的人是什麼?是台南市的市民,和經過平交道的人,連鐵路局它也要付出代價,什麼原因呢?因為鐵路在上面走,對它來說沒有影響;你如果要在地下走時,它的維修費用、管理費用都比較貴,它 30 年之後的負擔就會很大。但這是因為中央的重大政策,鐵路局它不得不配合。

所以有的人當然看到說,因為你拆那麼多戶了,是不是應該繞個圈這樣就可以解決了?我要講的就是說,爭取 20 幾年、中央也規劃很久,台北是第一個地下化的都市,高雄是第二個都市,台南市是第三個都市。今天你如果跟他說我不做,我要繞到別的地方去,我們先別去說有沒有辦法,我們先不用去考慮這個。那我們要想說,那這個城市要不要再等那麼久?這可能就是市民要去決定的。

我現在我可以做,就是因為 98 年 9 月份中央已經核定了,已經核定的重大政策,我身為市長的人,地方首長,我有責任、有義務要去執行這個工作。但我也是市長,我有責任要照顧被拆房子的市民,所以因此我一戶一戶,有時候是我去,有時候是我同仁去,走過一遍向他們解釋,也得到他們很大的肯定。當然也還有一二十戶是還沒有談好,但多數的人都認為說,原來一些事情是因為誤會,他們誤會了,現在解釋清楚他們也願意支持。

第二就是我也在新的火車站,南台南站的對面找一塊市政府的土地,我們蓋一個照顧住宅,照顧住宅我們用成本價賣他,成本價是差不多一坪 10 萬 5 千,現在得標的廠商,我們台南市的富立建設,他 30 年沒有做政府的工作,但是他認為鐵路地下化應該要做,當看到市政府要做這個工作,他認為他可以幫忙。那富立建設是台南市好品牌的公司,比方說王建民就跟它買房子,它的定價差不多,在這個地方差不多 20 萬到 30 萬中間,那我們蓋一戶至少 50 坪。我不是蓋國民住宅 20~30 坪給他,所以每一戶的差價大概可以拿到 500 萬左右。

另外就是說,我們再把它做,你的房子如果被我拆了,你完全讓我拆了,你的容積、房子的容積,我可以幫你保留 30% ,你可以賣給別人,容積率可以賣給別人;如果拆一點點,你前面拆的那些容積率 30% 可以保留到你要重建的時候,可以讓你蓋高一點。建蔽率在鐵路沿線差不多 60% ,我們現在要把它放寬到 80% ,我們要說的增加容積、增加建蔽率、然後照顧住宅,這個都台灣地方自治史上第一個這樣做,我願意這樣做,我也願意與他們對話。

所以他們其實,台灣社會並不是說很清楚台南市發生的事情,其實現在自救會所說的這些事情,他們都曾經去監察院陳情過,監察院在去年 11 月份也都調查清楚了,有四點。第一點,沒有東移,鐵路沒有東移,只有地下化沒有東移,因為台北的鐵路地下化、高雄的鐵路地下化也是一樣在鐵路的旁邊,西邊或東邊明挖覆蓋,它的工法和現在的台南市的工法都一樣。 98 年 9 月份我那時候還沒當市長,行政院核定之後,就都沒有改變過,所以沒有東移。以前也許有不同的案子規劃,但是 98 年 9 月核定之後就再也沒有改變過。

第二,也沒有財團掛勾,我剛才有說過,向市民徵收的土地,鐵路地下化之後會連同現在鐵路的用地,全部作為道路用地,道路用地怎麼可能去蓋房子?不是區段徵收,你可以變做住宅區、商業區、工業區,都不行,一般徵收就是這樣!第三個,也沒有違反環保法令,該做環評的、該做環差的都有做,也沒有違反行政程序,交通部、鐵路工程局或是台南市政府,該辦公聽會、說明會、座談會都有辦,只是說這個重大事件每一次在全國的電視上呈現的時候,都是衝突嘛,所以大家當看到那個衝突畫面的時候,大家就想起苗栗大埔事件。

那如果因為那一些名嘴、專家不了解,只是從網路上去選擇他要講的話的時候,就讓我們這鐵路地下化的工作遭遇到很大的困難,所以今天很感謝筱君給我這個機會特別向我們全國的鄉親報告清楚這樣。

主持人:其實台南當地人看這個新聞和台南之外的縣市看,完全都不一樣,他們一看就知道說,這裡頭的細節和真相是什麼。市長,這中間的溝通的過程當中,其實相當不順利,怎麼去克服?因為就像你所講的,聲音也許不是那麼強,但是人數也許也不是那麼多,但的確存在了一個爭議的問題,怎麼克服呢?

賴市長:一開始我們都發局要去辦這個說明會的時候,當然這個現場亂七八糟,這個可想而知,突然知道說他家的房子要被拆。所以後來我說,不然這樣,我們就邀請大概一個里一個里來舉辦,或是附近的里大家合在一起我去說明,結果效果也不好。

因為本來要在北區辦,結果東區那邊就跑來,然後就引起很大的衝突。後來我就說,這樣的話,如果要好好談,不如我就一戶一戶拜訪。一戶一戶拜訪確實是發揮效果,因為去他家嘛,所以他如果讓我去他家,就表示說要好好的了解,要跟我來討論。譬如曾經也有一戶,本來他反對,他也跟他兩個兒子和女兒都叫回來,我講了差不多一小時,他們這位先生他反對、他兒子也很多質疑,說了一小時,我想說大概沒辦法了,最後他老婆說話了,他老婆開口了,我很注意聽他老婆說話。

他老婆說好啦,市長要支持的話就支持他,他要做就支持他,就支持他那麼久了。捐贈波羅蜜,他說他是信佛教的,他說捐贈波羅蜜,他也把它當作這個支持的動作是一個捐贈。這個我也很感動。

另外一位,這個教會的姊妹去他家拜訪,一開始他也很多質疑,後來我跟他說,就算照你的辦法。他們的辦法就是在東邊這個土地,房子先給市政府拆除,土地借市政府用,先建臨時軌,就是原來的鐵路埋在這個位置的下面,假如用這個方法的話。我跟他說好,照你的辦法好了,我們先不去計較工程可不可行,是不是花更多錢、更多時間、比較危險,是不是還需要做臨時火車站、臨時平交道,我們這個交通的衝突都先不說,假設你的辦法可行,之後你們的房子再建回來,那麼你前面的路有多寬?他說原來鐵路的路寬,我說原本鐵路多寬你知道嗎?差不多十六米、十五六米,沒有錯,十五六米寬,扣掉這個逃生口、通風口,差不多三四米,你變兩條單向的車道而已,並不是他們所想的三四十米的大路,他一想到這裡他馬上就簽了。

就是說面對面溝通,讓他知道他的疑問在哪裡,這個幫助很大。所以我也很感謝這些台南市市民。有的甚至說對他有影響,但是他就是要支持就對了。他說用現階段的辦法,當然他的房子拆比較多,但是他要支持,他說他已經等幾十年了,他個人一點損失可以成就台南市的這個重大建設,他覺得很值得。而且他還說一句話,他說從來沒人這樣,說市長到家裡來說明,而且還蓋照顧住宅要給我們,他覺得說這樣的誠意夠了,這種也有。

所以對這個鐵路地下化重大建設,我願意用最大的誠意和有意見的住戶大家再溝通,但是我有決心一定要在我的手上把這個鐵路地下化,市政府應該要做的,一定要完成。再交給中央去做工程的工作,規劃、設計、工程發包、工程執行通通都是交通部鐵工局,市政府就只是配合去做都市計畫變更、徵收土地,錢也是中央出大部分。

主持人:最後要去執行跟說服,最艱困的部份你要去克服。

賴市長:但是我要完成,就是說我做市長我應該做的,我一定要在我的任內完成,再交給中央去做,這個計畫才有辦法進行下去。

主持人:中央跟地方面對這個重大,如果認為是對的事情,當然沒有什麼好爭議的部份,就是克服執行的部份。

我看最近在電視台播的廣告,有人跟你,我看電視台密集播送,有人說這是故意衝著你,說當初你們在打賭,電視台密集一直在播放這個廣告,這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賴市長:我對這件事情我個人覺得很遺憾,我本來期待年底這場選舉應該是一個高品質的選舉,但沒想到離選舉還這麼久,竟然就用龐大的黨產在全國性的電台買廣告,來進行抹黑的工作。我覺得是很可惜,未來台南市發展何等的重要,候選人或是政黨應該要正面選舉,但不希望他們用這種方法。

那第二點我要說的是,我從來沒有和任何一個人對賭過,無論是在議會,還是在任何一個地方,我從來沒有去跟他對賭過。在 2013 年3月23號,那時候我曾經到台北去聲援吳乃仁和洪奇昌兩位,那個時候是終審法院已經判決確定了,兩個禮拜內他們就要發監執行,所有的判決都已經確定了,並不是他們剛被起訴,還是訴訟進行到一半。

但是我看了他們的判決書之後,我認為這個判決是錯誤的,除了我對他們兩個人人格的信任,我對判決書的錯誤我也有把握,所以我去台北參加這個記者會,願意用政治生命擔保他們兩個人的清白,希望高等法院可以給他們再審的機會。再審是非常非常不容易的,我想任何人都知道,但是當法官讓他們再審的時候,就表示我的看法沒錯,原來的判決是有問題的,何況重審再審之後,洪奇昌無罪、吳乃仁的刑期本來三年十個月,也剩下九個月。本來是說洪奇昌收賄一千多萬、吳乃仁賤賣國土,這些再審之後通通都沒有了,我自然沒有要辭職或是不辭職的問題,我自然就沒有這個問題了。

但很可惜因為選舉,所以有人用這種方式說我沒有誠信,那你自己要辭職,我也沒有隨之起舞。結果他們就用移花接木,然後斷章取義的手法,把這段影帶拿來變造,在全國的電視台打這種廣告。我覺得台南市市民應該要唾棄這種方法。

蔡英文主席說,離選舉還有四五個月,國民黨一定會用盡各種手段來進行這場選舉。目前民進黨贏還不算贏,我想台南市發生的這種事情就可以印證,蔡主席所提醒的事情。

主持人:你所謂未來可能國民黨會用各式各樣的方法, 2010 有一顆子彈、 2012 有宇昌案,尤其宇昌案在最近何大一跟陳良博博士,尤其何大一都認為這像是政府殺了自己的孩子一樣,當他回憶起宇昌案。那很多人就在聯想了,那 2014 會有什麼?如果你自己在離選舉前還這麼久的時間,你自己都覺得遭遇到這種抹黑,而且這個全國性的電視還在不斷播送的話。那你自己覺得,未來呢,可能會出現什麼樣的情形?

賴市長:這是民進黨應該要去應變的,未來他們一定有他們的手段,選舉的各種招數,我想國民黨很厲害,很會這招。所以民進黨一定要提高警覺,除了我們現任的市長,當然要好好把市政做好,得到民意更大的支持以外,整個的選舉我們也要有應變。

主持人:你講到應變,有人特別提到比較不尋常的是,就是國安系統的這一塊,尤其金溥聰,我想包括楊仁壽,還包括像是媒體人王健壯,包括其實丁渝洲或是張榮豐,這些都覺得說這個很明顯,就是一個違憲的問題,就是怎麼會出現這樣的一個體制。

賴市長:其實我們很怕什麼?不用說國民黨的選舉,黨產每次都發揮很大的效果,甚至黨產常常也會變成賄選的賄款,因為他去支援他的候選人,他的候選人去進行賄選。今天你如果說公權力沒有介入的時候,比如說社會質疑金溥聰去當國安會秘書長是不是為了年底這場選舉?如果他可以掌握這個檢調系統的話,那這場選舉,這個賄選的情況會不會變得更加嚴重?那這樣賄選會不會影響年底這場選舉?這就是民進黨應該去應變的。黨中央、立法院,我想這都要去應變的、都要去注意的。

當然比較重要的是,也要讓全國的鄉親知道,就是說馬英九執政不當,這就應該要下台了,千萬不要因為受任何的奧步影響,不然這樣的話,我想對認真打拼的人事實上是不公平的。

主持人:其實的確這樣的一個思維,尤其在 2012 就是馬連任之後,其實很多人看到一個整體的現象,從每月一爆、每週一爆到每日一爆,所以越來越多人對這個政權其實,失望之外,甚至不抱持任何的希望,變成其實這個氛圍變成一直在擴散。

賴市長:我很認同筱君你剛剛說的,一開始你就說台南的價值,其實每個政黨執政都應該要有他的價值。不要說馬英九,他現在做總統,又當國民黨的黨主席,你帶領台灣的價值到底是什麼?今天如果說這個郭冠英可以這樣爽退、佔肥缺,他考試還輸別人,結果是口試還是主管的分數加進去他才贏人家,你這哪有什麼價值在裡面,這沒有社會公義的價值在裡面。

當馬英九在野的時候,講了一大堆,當總統之後做到的沒幾件,結果一些違反社會公義的事情不斷發生,包括教育部部長發生這種事情,郭冠英發生這種事情,監察委員提名這種程度的監委這社會都不應該輕輕放下,這樣社會才會進步。

民進黨做不好,民進黨下台、換國民黨,國民黨做不好換民進黨,大家政黨輪替。這中間任何一個人用不當的手段進行選舉,就應該要唾棄,社會才會進步。你社會沒有唾棄他,還支持他,這樣社會就都完了!也沒有人願意出來了。

主持人:就是民意如潮的狀況之下,到底就是怎麼樣去面對這個政權,對不對?人民怎麼去看這些事情的發展。其實剛剛市場特別提到價值,從台南的價值,以及一個政黨存在的價值…

評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