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彙整: kiang

台南捷運採取單軌系統會優於自駕系統

宜宾智轨系统取自 wikipedia ,由 来斤小仓鼠吧 提供,採用 CC BY-SA 4.0 授權

採取自駕系統的最大好處就是技術的自有化,可以預見如果台南捷運真的採取自駕系統,會有機會帶動相關產業鏈進駐台南,進而在產值、就業等等發展帶來正面幫助;只是目前無人自駕技術還在發展階段,各國即使有在嘗試各種自駕巴士,選擇的路線大多是交通沒那麼繁忙的區域,雖然台南捷運高架是優先路權,接近全封閉場域,但將這樣的技術運用在人口密集區域仍然存在相當大的疑慮。

自駕系統對比原本規劃的單軌系統,成本會顯著降低,但是單軌系統所能夠提供的穩定度與舒適度,自駕系統應該會需要數十年的時間才有辦法趕上,台南捷運原本的目的在有效解決鬧區交通運輸問題,第一個採用自駕系統等同讓台南市民成為白老鼠,屆時台南捷運如果無法維持穩定服務,再便宜的方案都將因為投資利用率降低而面臨虧損,實驗路線應該另外闢設,而不是讓台南市民承擔這樣的風險。

交通部希望台南採用淡海輕軌系統,但該系統預期需要更大的量體與空間,對於台南原本就存在的道路狹窄問題無異是雪上加霜,除非選擇取消綠線規劃,讓輕軌運行於都會區外環道路,搭配提高市區公車班次來提供服務,否則過去多場說明會所達成的共識恐怕又要重新來過。

自駕系統使用的高架結構也許有機會在未來改為單軌使用,但這樣的改變往往需要數十年的時間,過去台南鐵路地下化就因為方案的變更引發民眾抗爭,導致規劃的時程不斷延後,希望決策者能夠三思。

如果資安即國安,就別再用香蕉般的待遇找人

用香蕉當作代價,找來的只會是猴子,如果說台灣政府的資安真有什麼關鍵可以扭轉現況,我想待遇與工作環境會是首要需要改善的;因為全世界都在搶資訊人才,沒辦法期待有多少人願意像唐鳳這樣子委屈自己到一個薪水比較差、工作條件又很糟的環境中工作,這是很現實的問題。

過去短暫待在政府部門期間,我沒有透過特殊工具就曾經成功取得全國性系統的管理者帳號權限,也曾在內部用的系統操作過程中發現可以取得其他人密碼的方式,基本上發現了都會通報給管理單位,但這些問題在軟體設計階段就已經存在,即使放了再多防火牆也沒辦法阻止資料外洩或更嚴重的資安問題,因為許多資訊系統的承辦人員並沒有對應的專業,更有許多單位的資安承辦人員形同虛設,畢竟如果簡單上個課就可以達到相當水平,大概也不會有層出不窮的資安問題了。

台灣的政府單位在資訊化程度已經是世界領先地位,各種政府部門之間經常有同樣的資訊系統需求,如果集合全國需求進行通用性系統的研發,就有機會運用新的設計一舉改變大量舊有系統的缺陷;同時許多應用領域已經可以找到成熟的開放原始碼應用,我們可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去延伸,不一定每個需求都得從零開始,但健康的開發生態還是得拉回到政府體制內進行,長期倚賴標案外包進行開發工作,除了廠商本身只想追逐最低成本作法,也經常遇到換廠商被迫更換系統的問題,讓操作資訊系統的經驗累積付諸流水。

許多人都像吳怡農一樣建議成立專責單位,但正式資訊職系的公務員很多都離時下技術非常遙遠,如果沒辦法找到對的人參與其中,投入再多資源也很難發揮效果;美國也意識到沒辦法在既有公務體系找到合適的人協助,所以歐巴馬總統在任期間設置了「18F」單位,以接近業界水平的待遇與工作環境延攬適合的人才為政府服務,因為確實帶來了許多正面影響,現在這個單位已經成長到 120 個人左右的規模,跟美國的各級政府單位合作開發資訊系統。

隨著科技的進步,我們已經不太能夠想像活在一個沒有資訊系統的世界,但在萬物聯網以及人工智慧等等浪潮之下,資訊安全不再只是關起門來就能夠解決的課題,期待眼前陸續爆發的資安漏洞可以讓大家思考根本的解決之道,我的建議就是用對的待遇,找到對的人,然後把事情作對!

公司不能要求員工自費購買生產工具,別輕易簽署不平等契約

一位網友詢問自身的情況是否合理,他表示自己是某家宅配公司的員工,使用自己的機車配送公司貨物;最近公司頒布了新命令,要求員工必須「租用」公司的機車送貨,每個月會從薪水扣除 1800 元租金, 40 個月後再把這台機車過戶給他,等同要求他分期購買這台機車。甚至進一步威脅,如果無法配合公司政策購買新機車,原本正職的工作就會轉為兼職,影響自己原有的薪水。

就這個案例請教了在勞工單位服務的朋友,他回應就文字敘述的情況,可能有違反勞動法令之嫌,因為一般的僱傭關係(或說勞動契約)中,生產工具本來就是雇主所有,勞工是「純粹提供勞動力」的角色,員工沒有義務提供生產工具,更沒有義務配合公司把機車買下來。

朋友也舉例,美容業有讓員工簽契約變成「員工在店面裡,向店家租賃『一個位子與器具(也就是那個有鏡子的桌椅跟理髮用具)』,然後就變成租賃與承租關係,店家藉此想要擺脫勞動法令的適用」,當員工想要請產假時雇主強調兩者非僱傭關係而拒絕准假,最後這個案例還是判定兩者具有僱傭關係,而雇主需要支付員工產假期間的薪水。

提供生產工具本來就是雇主的當然義務,即使公司希望員工購買也該是你情我願的買賣契約,而不是以勞動條件的變動作為藉口要求員工配合購買,這一點也不合理。若員工不願意配合而被從原先的月薪全時工作改為部分工時,這就涉及勞動契約的變更,必須取得勞工同意,方才合法。勞動基準法第 14 條也有規定「雇主違反勞動契約或勞工法令,致有損害勞工權益之虞者」勞工得不經預告終止契約。

此外,倘若雇主在僱用員工時,即要求員工購買公司財物並收取保證金,會構成《就業服務法》第5條的違法情形,雇主對求職人或所僱用員工不得有扣留求職人或員工財物或收取保證金的情況。

朋友也提到,這樣的案例也突顯了加入工會組織的價值,透過工會可以進一步跟雇主協商合理的勞動條件,而不至於受制於雇主片面改變條件而影響自身權益。

他最後補充,勞動基準法第 22 條規定,約定好的工資應全額直接給付勞工,如果有變動也應該是雙方同意後為之,因此千萬不要簽下不利於自己的契約,在合理的範圍內積極爭取自己權益,同時做好各種蒐證工作,必要時可以尋求所在地政府的勞工單位協助,這樣子才能夠避免陷入惡性循環中。

希望敦促行政院設置個人資料共通交換系統

各級政府機關基於公務會蒐集各種個人資料,但蒐集的項目經常有重複的情況,或是蒐集的資料在非蒐集目的使用時沒有明確的機制讓民眾進行稽核,像是本次武漢肺炎疫情就有許多目的外利用的情況發生,民眾端無法得知到底哪些機關取用了自己的資料,更遑論目的為何,擴張解釋了法規在簡短文字中提及的授權範圍

行政院應該指示建置個人資料共通交換系統,要求各級政府機關在基於公務需要蒐集或利用個人資料的情況全部放入系統,重複性的欄位透過交換系統取用為先,減少民眾重複填寫各種表單的情境;同時該系統應該完整記錄所有非原蒐集單位利用的情況以及目的外利用的逐次記錄,供民眾進行查閱。

該系統應該允許民眾活用公務機關所蒐集的資料,得以局部或全部授權給公務機關或非公務機關,民眾對於非目的外的利用,除了法規所授權的範圍外,得以隨時在系統中中止授權,利用機關也可以線上進行資料使用授權的申請,簡化各種資料交換與授權的繁文縟節。在交換系統之外,利用機關應該收到民眾中止授權的通知,同時在指定期限內移除自身所保留的副本原始資料且不得再利用,讓個人資料的保護不再淪為空談。

過去各級政府機關基於獨立運作考量不容易設置完整的系統提供民眾進行資料的授權與稽核,行政院應該出面進行協調,建置個人資料共通交換系統,讓台灣的個人資料保護可以隨著成熟的科技進入新的里程碑。

Join 平台提案:
https://join.gov.tw/idea/detail/f42f369a-efaf-492a-bc83-83d6133b62f2

民眾黨光譜論壇提案:
https://forum.tpp.org.tw/issue/hfVSHXIBoIX2byOahtKJ

台南市公立幼兒園新生入學概況 — 109學年度

今年台南市公立幼兒園的可招生名額 5600 ,希望登記入學的名額 6830 ,缺口為 1230 ,佔登記比例約為 18% ;對比 107 學年度,109 學年度的 3-4 歲人口增加了 367 人,但可招生名額減少了 81 人,實際前往登記人數更減少了 1062 人,是因為更多家庭選擇自己帶孩子或送到私立幼兒園嗎?

以行政區劃分,永康區的缺額為 307 人依然最多,其次為安南區 262 、東區 2255 、北區 234 與仁德區 152 ,如果看缺額佔登記的比例,山上區 63% 最高,其次為東區 45% 、安平區 42% 、永康區 39% 與仁德區的 36% ,換句話說,永康區的缺口最大,而山上區的中籤率最低,這主要是山上區可招生名額從 20 減少到 9 導致,東區、安平區中籤率比永康區都還低,公幼缺口在大部份區域都有明顯的可努力空間。

進一步的取得 3 月滿 3–4 歲的人口數,去看登記佔人口比例,最高的是左鎮區的 50% ,其次是大內區 33% 、將軍區、學甲區與仁德區的 30%,對比 107 學年度,主要都會區登記意願都有明顯減少,正面看也許是大家的經濟條件變好,但也有可能是公立幼兒園入學門檻高、缺乏彈性導致意願降低,以及陸續出現的準公共化幼兒園也許發揮了調節的效果。

整個台南市其實還有 564 個名額可供登記,對比 107 學年度還增加了 169 個,只是一樣都集中在非都會區域,這或許代表帶著孩子的家庭仍然持續往都會區集中,過去聊到的交通車安排或許更有推動的價值。

除了準公共化幼兒園,這些數據還有一個盲點是國立學校所設置的幼兒園數字也沒有在其中,但整體來說公立幼兒園或公共托育資源在台南仍然是需求大於供給的情況,特別是都會區;眼前台南已經算是幼兒數量相對少的城市,但公共政策一直很難在這個議題上放入更多資源,研究這些數據是希望更多在地的朋友可以重視這個問題,進而擴大公共政策的討論空間,避免未來人口持續老化所延伸的各種社會問題。

整理的統計資料可以參考
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s/d/1wnQ-aBQWC65eDm9v7n-HVHD7XNpi1PGXBhGzZgbWzIY

各學校的資料可以參考
https://github.com/kiang/kid.tn.edu.tw/blob/master/data.csv

這次還有做一個地圖去呈現即時的報名概況
https://kiang.github.io/tainan_basecode/preschool/

臺南市109學年度公立幼兒園地圖與登記概況

這一週應該許多爸爸媽媽都忙著要找幼兒園登記,我也好奇今年登記的概況,因此試著透過程式取得最新的資料看看,也進一步想知道在地理上的分佈情況,所以就把臺南市109學年度公立幼兒園地圖做出來了。

臺南市109學年度公立幼兒園地圖 – https://kiang.github.io/tainan_basecode/preschool/

地圖透過瀏覽器開啟後會跳出提示,如果願意授權使用設備的位置,網頁會自動定位到行動裝置提供的地理點位,同時在地圖會以藍色圓點標記所在位置;地圖上每個三角形圖示代表一間幼兒園,綠色代表招生名額減去登記名額還有超過 5 個名額、黃色表示招生名額還大於登記名額、紅色則是代表招生名額小於或等於登記名額,也就是說紅色圖示位置的學校在登記後很可能需要進行抽籤。點選個別圖示後會顯示該學校的聯絡資訊,點選招生簡章的連結可以去看個別學校提供的介紹資訊。在基本資訊下方會有多個導航按鈕,點選後就會開啟個別地圖帶出導航路線。

來源網站的資料是每晚 7 點更新,因此看到的數據很可能跟實際情況不一樣;每個學校也有自己設定的登記期間,因此建議詳閱招生簡章說明。

今年共有 217 間公立幼兒園提供登記,除了其中 6 所能夠照顧 2 歲的幼兒外,基本上都要滿 3 足歲才能夠前往登記;可招生名額共 5599 位,比起 2018 的 5681 位減少了 82 位,但是 3-4 歲人口則是從 2018 的 32059 人成長到 32426 人,增加了 367 個孩子,目標族群增加但是公幼名額卻減少,這樣的情況也許值得深入了解。目前登記人數為 3232 ,等下週最終數字出現後或許再進一步討論。

為了武漢肺炎可以跨越隱私的線,但不能忘記監督

一把槍拿在警察手裡可以維護社會治安,拿在壞人手裡可能會造成治安問題,所以需要管制;即便是警察佩槍,也要有完整的監督才能夠避免濫用,我想這樣的道理很多人能夠理解。

隱私就像是一把無形的槍,過去台灣因為對於隱私的不重視,導致詐騙集團橫行,許多民眾遭遇巨大的財產損失,甚至少數民眾因此走上絕路;在各種社會輿論的關切下,我們陸續加強了隱私保護所需要的法規與作為,詐騙事件才能夠有效的減少。

只是隨著武漢肺炎疫情的升溫,我們可以看到這個隱私保護的線又開始變得模糊,只是這次跨線的是政府單位,以防疫需求為由持續突破各種隱私保護的防線;最讓人訝異的大概是站在監督角色的立法院,幾乎看不到具體的把關動作。

政府有哪些跨越隱私保護的行為?

先是電子圍籬,有高感染風險的民眾會被要求居家隔離,政府在隔離期間會嚴密監控民眾手機的位置,確保這些民眾遵守隔離的規定,一旦手機離開了指定的範圍,衛生單位、警察單位與里長或更多的人會收到通知;再來,確診病患也會透過手機門號回溯追查近期內的旅行記錄,政府說這是要找出可能傳染的對象進行管制,避免傳染擴大。

4/20 這天,除了確診病患,政府進一步追查了所有跟確診病患可能接觸的民眾,針對性的發出超過 20 萬封簡訊;這一樣是透過手機門號查閱旅遊史的行為,只是調查範圍擴大到潛在接觸對象,從可能只有數千人的資料放大到數十萬人。

電信商蒐集這些資料是為了提供穩定的電信服務,基於這個目的蒐集資料是必要的,但同樣的資料如果被用在其他地方就違反了蒐集資料的目的,在疫情爆發之前這樣的資料就被拿來做交通研究使用,這已經讓人有點驚訝;現在政府進一步用這些資料跟入出境資料、健康資料與各種我們還沒看到的項目進行連結,儘管師出有名是為了防疫工作,但我們幾乎看不到監管單位的具體作為、看不到資料存取量限制也看不到這些行動具體的停止時間、稽核方式等等,這些民主社會該有的監督作為在這個時間點全部放棄治療,所以我們可以預期更過份的創意正在某個會議室醞釀當中。

有人說 “難道你要等到被感染了才抱怨政府沒有作為嗎?”

其實各種能夠兼顧隱私的解決方案早就已經出現,許多民主國家都在積極研究透過民眾自願的手機接觸追蹤應用來取代電信資料追蹤,但我們的政府看起來沒有很積極在推廣這類應用,因為電信資料實在太好用了。

有人說 “我玩寶可夢跟許多手機應用早就交出了自己的隱私”

玩遊戲、使用手機程式的過程,開關都在你自己手上,你隨時可以關閉,但是電信資料追蹤是只要你手機開啟就會被追蹤,就算你用的不是智慧型手機也會被追蹤;除此之外,政府進一步把這些資料跟你的健康、入出境資料結合,能夠做的事情其實超乎大部份人的想像。

台灣從專制走向民主只有幾十年的時間,因此許多人對於政府還留在過去那種大政府的想像,所以覺得這件事沒有那麼嚴重;在歐美等國家,因為經歷過各種革命與內亂,他們體會過當政府過度掌握民眾隱私產生的負面影響,因此那些民主國家對於政府端進行類似行動都有相當大的反彈,政府施政與國會監督都可以看到嚴謹與公開的討論,但在台灣似乎只看到政府端一直在樹立新的創舉,立法院幾乎成了行政單位的附屬機構,民眾也大多支持這樣的行動,這看在歐美民主國家眼中都覺得不可思議吧。

我們不一定要樣樣跟歐美比較,我也想不出比監控電信資料更有效的作法,但拜託,民主不是請客吃飯,不管執政者是誰,你我都該關注應有的監督工作,讓台灣可以成為一個正常的民主國家!

在竹溪水岸園區遊戲場,我們跟共融擦身而過

今天(4/18)再次造訪竹溪水岸園區遊戲場,人比起昨天多了不少,因為是開放之後的第一個週末;加上跟孩子幾個同學的家長約著一起前來,因此孩子玩的比昨天更瘋一點,回到家還意猶未竟的畫下印象深刻的遊具,然後許願表示 “希望整個公園都是『極限飛輪』”。

不過今天有個小插曲,我帶著孩子一起玩極限飛輪的過程被一個網友拍下,連同一位長者坐在搖搖馬的照片一起放上網路社團公審,她表示告示牌明明寫著這些遊具是給 12 歲以下孩子使用,為什麼我們這些大人還跑上去玩,質疑我們這樣的大人缺乏應有素質。

不確定長者的想法,但我的想法是希望教孩子玩這個遊具,因為在我參與以前孩子們都是選擇坐或趴在遊具上等待大人幫忙轉動,我帶著包括自己女兒以及幾個不認識的孩子練習怎麼站著玩這個遊具,讓他們知道除了旋轉以外還可以練習平衡感,透過左右移動來轉動它,多個孩子同時站在遊具上互動也可以增添許多趣味。

公共遊戲場是否該排他性的只讓特定年齡層的孩子玩?缺乏有經驗的成年人參與,他們是否就能夠探索遊具的各種可能?年齡的限制是否排擠了更多需要這些遊具的朋友?

我跟這位被公審的長者都只是一般人,我想我們可以輕易遵循大家的共識,避免產生跟孩子搶遊具的疑慮;但其實我們在爭取特色遊具的過程,也有遇到一些基於身心障礙因素的超齡孩童,我們所遭受的公審也許對他們來說就會難以承受,這也是為什麼很多這樣的朋友不容易走到公共遊戲場跟大家互動。

近年來國內外在倡議的共融遊戲場就是希望解決這個問題,希望所有年齡層的朋友,甚至身心障礙的族群都有機會透過公共遊戲場玩樂的過程產生互動與連結,透過這個過程認識、理解與接納彼此,促成這個社會不同族群之間的融合;過去我會覺得這樣的理想很遙遠,但經過今天的洗禮,我想或許只要大家能夠在觀念上轉一下,我們就可以離這個理想近一點了。

竹溪水岸園區遊戲場所安裝的遊具,很多在其他縣市或國家都有經過考驗,可以承受全年齡的朋友一起玩樂,儘管在設計階段還是會鎖定特定年齡層孩子的需求,但只要大家願意用更包容的態度去看待,或許我們就可以讓共融的理念從這個地方萌芽,進一步促成更理想的社會。

當然,或許只是挨罵了想要取暖一下,一點想法提供大家參考 😉

給台南市政府的建議,關於武漢肺炎超前部署

台灣這次很幸運,在第一時間有效防堵了武漢肺炎疫情擴散,這是過去在 SARS 慘痛經驗所換來;只是武漢肺炎的傳播能力比起 SARS 更強,目前全球確診病例已經突破 70 萬人,許多專家也指出實際病例數字可能遠超過這個數字,病患如果演變成重症有極高的致死率,或也會對呼吸功能帶來永久的傷害,我們進行高強度的防堵策略隨著時間拉長仍然會有很高的風險讓疫情在社區間擴散。

在 2015 開始討論新市政中心時,我就有建議過把市政中心蓋在網路上(*1),面對疫情,現在有更大的需求存在,許多市府端的服務應該被搬到網路上進行,減少民眾需要親自前往市府洽公的情況,除了降低彼此的感染風險,也可以避免因為疫情需要加強管制而造成各種服務的中斷。

社會局與勞工局的各項申請業務是最急需進行數位化革新的,美國最新公佈的數據顯示,請領失業救濟的人口高達 328 萬人,美國過去最嚴重的情況也只有過 70 萬人的記錄,所以可以預期在疫情擴散時,民眾對於這兩個局處的業務會有強烈需求,以目前許多申請程序需要大量人工作業的情況,可以預期會因為爆增的需求而讓業務停擺,眼前急需投入資源進行改變。

警察局應該要提前讓每個員警都能夠配有 M-Police 設備,讓許多勤務工作的分配與記錄能夠透過網路進行,同時警政單位的資訊系統應該採取更開放的作法,讓相關單位能夠透過資訊系統介接後自動產出需要的數據與圖表,這些工作過去都因為冗長的行政決策程序而無法有效率執行,當疫情嚴峻時,這樣的瓶頸點會被放大,但過去的經驗其實警政系統早已有足夠的資訊技術能量打通瓶頸。

放眼世界所有國家都沒辦法承受短時間內爆增的病患隔離需求,這點過去台南在登革熱防疫期間就面臨過挑戰,加上武漢肺炎需要的負壓隔離病房與各種避免接觸的措施,對於醫療院所是一個很大的負擔;我們需要在遠距醫療、在宅醫療等方式做更多的嘗試,讓醫療行為可以去中心化進行,避免因為求診人數過多而拖垮個別醫療院所,過去一直只有道德勸說的分級醫療制度現在也該更嚴謹的落實,才能夠有效提昇整體防疫能量,爭取時間支撐到有效的治療方式問世。

一般的行政工作也該盡可能思考遠距執行的可能,電子公文系統搭配 VPN 等等技術眼前都已經相當成熟,透過專案系統取代實體會議也是軟體產業早已行之有年的作法,過去只是基於人們的習慣不願意嘗試,但武漢肺炎已經打破了我們過去的認知,如果行為無法跟上,或許我們面臨的是生死存亡的抉擇,英國首相與衛生副部長的確診以及法國議員因為武漢肺炎死亡,這些都是這幾天才發生的案例,疫情擴散時每一次的實體接觸都是風險,我們不該濫用實體會議去討論一些本來就可以線上執行的工作。

最後大概就是建議不要繼續使用 LINE 等即時通訊軟體進行工作指派,把工作的分派轉移到專案系統上面執行才有辦法有效控管個別工作進度,確保所有工作有效落實執行,即時通訊軟體缺乏完成工作需要的結構化資訊,當疫情爆發,大量訊息湧入後不會有足夠的人力進行整理,最好的方式就是在建立資訊同時就進入結構化系統,後續的狀態追蹤自動進入系統而不需要倚賴人腦記憶,這樣才有辦法擴大市府在面對緊急情況的處理能力。

其實這些超前部署在 20 年前就可以開始,眼前我們基於 SARS 經驗所建立的防疫能力也為大家爭取了更多時間,希望我們不會需要再次犧牲大量生命來學會這些進步,每次減少一個生命的消逝都是亮點。

*1. 台南新市政中心蓋在哪裡好?我覺得蓋在網路最好 – https://medium.com/%E6%B1%9F%E6%98%8E%E5%AE%97-kiang/2bc45075468d
*2. 圖片取自武漢肺炎地圖 – https://kiang.github.io/2019-nCoV/

台電再生能源可併網容量地圖改版

再生能源可併網容量是我過去在經濟部期間參與的開放資料計畫之一,台電主動公開這份資料對於發展太陽能的業者來說幫助很大,當時為了黑客松活動快速製作了再生能源可併網容量地圖,只是沒想到至今還有許多人在使用;台電後來也製作了一個網站去展示這些資料,所以很多時候面對業者主動詢問,我都會建議前往使用台電的網站。只是陸續還是有網友希望我所製作的地圖能夠更新,所以今天花了一點時間處理。

網址: https://kiang.github.io/taipower_feeder/
操作展示: https://youtu.be/yt38hqcefCI

跟過去一次載入全國資料作法不同,現在初次進入網站會提示選擇希望檢視的縣市,點選個別縣市後才會下載該縣市的資料呈現;預設出現的黃色圓點就是饋線接口的概略位置,點選黃色圓點後會把同樣饋線上的點位一併改以紅色圓點呈現,同時在旁邊選單會看到該饋線的代號以及剩餘的容量數。

初次開啟網站時也會詢問是否授權網站取得所在位置,點選授權後在地圖上就會以藍色原點標記,同時在旁邊選單的設定頁也可以點選 “回到目前位置” 來讓地圖中心點移動到所在位置;按鈕下方有一個 “村里界” ,點選後會載入村里界的範圍,點選後會在旁邊選單顯示該區塊的行政區域資訊。

這次除了把所有資料更新,也試著把資料組合成 KML 格式,方便需要的朋友下載後在 Google Map 、 Google Earth 等軟體開啟使用,大概適合一些進階的使用者

下載位置: https://github.com/kiang/taipower_feeder/tree/gh-pages/k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