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小草青年參政說明會 台南場參與心得

Posted on

民主小草是民進黨希望號召青年參與村里長與鄉鎮市民代表選舉的活動,我當然沒有想要參與村里長的選舉,只是里長經常是議員與民眾之間的溝通橋樑,所以覺得有必要去關心與參與就去了。

一開始是主持人開場介紹民主小草活動的概念,接著就是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秘書 嚴婉玲的分享,她一開始就邀請了一些有意參選的朋友發表自己的簡單介紹,當然我也厚臉皮的站起來讓大家知道想要參選議員選舉的我。不過進行沒多久就被中斷了,因為台南市副市長兼民進黨台南市黨部主委顏純左出現,主持人就中斷了嚴小姐的演講將麥克風交給了顏主委,這其實是一個不太好的示範,彰顯了民進黨一樣是受階級牽制的政黨;顏主委在簡短的分享後又立刻匆匆離開,這也會讓人質疑顏主委出現對活動是否有幫助。

顏主委是台南六甲人,一樣是醫師出身,過去在下營執業,陳唐山時代出任競選主任,蘇前縣長時代擔任競選總幹事,後來蘇前縣長當選後就出任副縣長,於台南縣市合併升格後出任副市長,他表示自己擔任副手歷史最悠久。顏主委的分享內容呈現了傳統選戰樣貌,談話聚焦在個人參與選舉經驗、宣揚市政成果,並且不經修飾的直接說出了本活動重點在於拉抬民進黨各種選舉的選情,讓活動主辦單位精心包裝的理想立刻被打了折扣。

顏主委要離開時我塞了一份自己的文宣給他,他一直試著要從文宣上面找出 “里長” 這個關鍵字,當我說是要競選議員時他才恍然大悟;不過他語氣就立刻改變了,表示自己身為黨部主委是不可能支持黨以外的候選人,只是言談中透露了我的出現他們已經注意到了,這點倒是令人欣慰。其實我沒想過要有政黨的支持,民主小草活動公開後經常在他們的頁面針對沒有議員等其他選項提出疑問,目的只是想知道這個活動針對自己提出的 “鼓勵青年人參與政治” 的中心思想能夠落實到什麼程度,目前看起來這只是選舉操作的一個環節,應該沒辦法有太全面的期待才是。

接著因為 王秀玉 里長表示需要回去協助中元普渡相關工作,所以就先讓她分享;王里長全程台語演講,有時候陳述的內容可能太在地性,也許手邊的紀錄會有比較多的問題。王里長選區是中西區大涼里,過去從事批發中盤工作 20 餘年,陳唐山時代參與了一些民主運動而跨入了政治圈子。她表示出來參選的契機是原有里長對於地方事務不夠積極,當地是八大行業聚集的地方,過去該里給人的感覺總是會有些暴力事件傳出,一些建設經常遭到破壞,自己也曾遭到有心人士砍傷。這個砍傷的事件去找了一下,是 2012 年 4 月里長舉發街友霸佔公園引發的報復,倒不是黑道刻意干涉政治的例子。

里長最後勉勵在場有心參與里長選舉的朋友,里長事務費對於一般的事務其實不太足夠,希望跳出來的朋友可以真的有心為地方服務,千萬不要光是為了事務費。

再來是台南市社區大學台江分校執行長 吳茂成 針對社區營造為題進行分享,吳大哥的談話方式比較有張力,加上欲罷不能的內容,應該算是今天比較有感的一個過程,雖然大部分的討論還是有些離題 XD

吳大哥一開始就表示文史工作只要不碰到政治都好做,因為只要減少干擾去深入自然氛圍就能夠有不錯的效果;但環境運動必然觸及政治性議題,而且環境運動必須深入在地人的感受,因為在地人最能感受到環境改變所帶來的影響,也比較能夠提供外地人所不知道的細節。

公共事務的意義不是只有政府官員做的事情,而是有民間需要參與的地方都是公共事務,廟宇就是很典型的民間參與政治例子, 400 多年來大型廟宇進行決策的方式都沒有太多改變,這就是台灣最好的民主基礎,因為一切都是自然發生的。

廟的委員產生是以角頭劃分,許多人以為角頭就代表黑道,但事實上角頭指的是一個村莊由地理環境自然形成的民意代表劃分邊界,各個角頭會推派代表參與各種地方大小議題的討論。民主基本上就是一個共同協商的過程,只是現在教育造成一般民眾對於社會議題不聞不問,美國民主的基礎就是人跟人之間的親密性,台灣也有類似的背景,只是受到白色恐怖等事件的影響,摧殘了相關的基礎,唯一完整保留的就是廟宇文化,這也是台灣施行民主最好的典範。

目前里鄰的行政區劃分並未尊重過去自然形成的角頭,它是沿襲自一個以監控地方意見為目的的保甲制度,這造成一種疏離感,而國家將里長視為一個行政機關的延伸。這個現況應該要被翻轉,社區營造這件事情並不是只靠里長進行,更不需要侷限在既有的里鄰行政區劃分。

里長無法直接決定預算的運用造就了大量的地區發展協會,而這些協會因為環繞著預算而產生,進一步的成為政治鬥爭的工具,讓緊鄰的村里彼此產生鬥爭與嫌隙。目前社區營造大多集中在硬體設施的工程,這只是一種現有政治的癌細胞,人們參與社區營造必須跳脫制度的思考。

吳大哥舉了過去由大樓住戶成為管委會委員的例子,當時社區設有大型垃圾桶,經常是髒亂不堪,特別是逢年過節時更是慘不忍睹。他從觀察垃圾集中處開始,發現設置垃圾桶後非社區人士會將垃圾往社區內集中,而這些人並不一定會將垃圾放好,造成垃圾桶周圍很容易髒亂,於是他主張取消垃圾桶的設置,進一步的進行資源回收工作來減少垃圾量,甚至最後帶入一些生態景觀的設置,也舉辦社區音樂會來促進社區居民的參與與交流。

話題轉向環境議題,他舉嘉南大圳為例,上游有五座工業區,除了樹谷工業區外,和順、總頭寮、中崙及安定工業區都沒有設污水處理廠,造成河川污染非常嚴重。而市政府相關單位遇到檢舉就只是配合稽查與公佈罰款次數,並沒有真的從根源去解決污染來源,造成污染問題即使到了今天都還是存在。他因為這樣的背景開始去跟公務機關聯繫,發現公務機關沒有勇氣去面對問題,這應該要經過策略的擬定逐步進行,就像購買房子一樣,但相關單位一直在做些表面工夫,實際上河川的污染還是一直沒有被解決。

公共機關的改革與批判應該是社區營造的第一步,但公務機關內部有著大量的公文往返,里長在這個體系下可能會很難發揮,解決問題還是環繞在各種預算,這是公共政策最大的問題。民選首長因為就職期間的短期,為了選舉而進行一些短期性的規劃,民主小草應該培養的是一種地方感,需要爭取整個社區的認同,然後長期的經營方向,而不是侷限在里長選舉。跳脫里長行政區的思考,應該回歸到個別議題的範圍,必須要有更廣泛的社群連結,希望未來里長不是爭取樁腳的支持,社區營造要有一個心理準備去面對常態性的批評,一定會有人批評,希望深植一個議題公眾參與的想法。

目前大部分社區營造只是里長有感施政的代表,目的都在彰顯事蹟,但其實脫離了本質的思考,讓施政理念偏離了務實的想法。執政人物應該思考的不是表面性問題,而是針對結構做些改變,找回在地的地方感,結合非營利組織去討論,讓社區營造有機生成。

以里長角色應該扮演一個促成者,讓人們成為一個公共知識份子,以發展公民社會為目的去思考進行的方式,要去思考各種議題適合討論的組成規模,許多用物質回饋吸引造成一般人民的奴化,參與人數量變成一種宣傳的噱頭。一個主事者有沒有辦法在各種意見中產生整合才是重點,為了產出答案而讓討論中斷不一定是好事。

不要擔心一次選舉的失敗,因為任何的貢獻都會帶動整個社區成長的改變,現在人習慣非正式討論,或是討論方向太紛雜而沒辦法產生具體行動,里長應該想辦法多創造一些非正式的討論機會,而在社區應該先談願景再談技術,因為技術問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不容易獲得共識,但大方向形成共識相對容易些。

一個里的問題也許會產生更大範圍的討論,讓它自然擴大成公共議題,討論必須基於一個理念的認同去環繞,而不是碰到行政區邊界就停下。

在經歷這麼多討論後,嚴小姐總算有機會再次發言,她表示自己已經放棄了原本準備的內容,改由一個觀察者的角色去看這次活動的進行。這次活動剛好呈現了兩個極端,一方是由顏主委帶出環繞著選票的政治操作,另一方則是吳大哥這樣聚焦在問題的本質去跳脫行政區的思維,她也表示王里長就是典型的傳統政治基層,顏主委講話時背挺的很直、而且表情保持微笑與認同,談話內容也是盡量的宣揚政績。

活動進行到這裡我因為中午沒有用餐加上中間都沒有安排休息時間,所以腦子開始呈現神遊狀態,加上主講人提到我們這些說要參與選舉的人都不太表示意見,所以我選擇把電腦關上試著將心力聚焦在討論的參與上。不過在還沒進入狀況前,活動其實已經遠超過了結束時間,主持人就先讓活動結束。

這次的活動現場有三位實際要參選里長的朋友,只是有一位北區的朋友我忙著紀錄錯過了認識他的機會,後來也沒能夠找到人,希望未來的活動有機會接觸與交流。

除特別聲明,本站圖文採用 CC BY-SA 3.0 TW 授權,歡迎善加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