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檔:九月 2015

為什麼台南的那些水靜下來了?

登革熱快篩

今天(9/15)是我生日,然後上天給我的一個驚喜就是,我老婆得到登革熱了;下午快篩得到的結果是兩條線,接下來就是等衛生局通知進一步的化驗結果,以及後續預期可能的消毒安排。得知之後我也開始懷疑自己這兩天的疲倦是不是同樣原因造成,所以就跟著跑去診所檢驗,醫師表示因為我沒有發燒症狀,所以就將檢體送到衛生所檢驗,需要等個幾天才知道結果。

這也許就是墨菲定律吧,你越擔心害怕的事情就越會發生。

好吧,在開始恐慌之前,我想要繼續探討,為什麼台南的那些水靜下來了?戶樞不蠹、流水不腐,病媒蚊想要產卵,一定要有靜止的水,而這靜止的水哪裡來的?

臺南市北區天然災害潛勢地圖_600mm

科技部國家災害防救科技中心 有提供了一個 災害潛勢地圖網站( http://satis.ncdr.nat.gov.tw/Dmap/102Catalog-CountyTown.aspx ) ,打開這次登革熱疫情最嚴重的 台南市北區 ,當雨量超過 600 毫米時北區會有多個位置淹水深度達到 1~2 公尺,顯示這些區域地勢較低容易產生積水。

台南管線圖資

這些積水要匯流到低窪地區,除了河川之外就是透過地下管溝,特別是排水溝。雖然台南市在高雄氣爆後主動進行了地下管線透明化,也將管線的資料全部開放出來( http://data.tainan.gov.tw/dataset/pubpipe ),但嚴格來說這是自曝其短的動作,因為把資料實際畫出來顯得相當殘缺( http://kiang.github.io/TainanPipeline/ ),也不清楚個別管線的高低流向。值得欣慰的是,資料還在持續補齊當中

不確定有沒有這樣的設備,但如果可以有一種防水的衛星訊號紀錄設備,利用大雨時跟著水放流,透過記錄設備得到的資料也許可以跳脫現在這樣資料慢慢累積的進度。掌握水的流向就可以找出水流的瓶頸點,進一步去安排額外的排水工程或設備,提早避免積水發生。

楊宇帆在某篇新聞中的評論 ( http://www.peoplenews.tw/news/baaa9bf2-f99f-46e9-92f6-8d50b7dbd690 )

“台南登革熱的熱區在北區,這裡根本不是老舊市區,明明有很多新建物,原來北區本來就屬於低窪地區,早期有很多魚塭,後來魚塭被填起來蓋房子,建商貪快之下,根本沒做好排水導致廢水亂排,就容易在低窪處造成積水。"

263件違建

地底下的管線怎麼走驗證的確不太容易,但地面上的違建要想找出來就容易許多。違建在台南幾乎是司空見慣的東西,雖然早期的違建會有緩拆的規劃,但涉及公共安全的部份應該立即找出來檢驗,或是去檢討原始的排水設計是否能夠包容違建的存在,如果不行就應該責成相關單位或所有權人去改善。

在 2014 選舉過後,當許多縣市首長競相希望與台北市柯市長做類似的事情,台南也不例外。當柯市長說要拆違建的時候,台南也跟著想要拆,洋洋灑灑的列出 263 件違建 ( https://www.google.com/fusiontables/data?docid=1tucO7lq_3TOqkSlBNy_Jv2uDRwNtW-NGLK39rLHW#map:id=3 ),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這份清單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清單只剩下 23 件( https://www.ptt.cc/bbs/Tainan/M.1421215667.A.409.html ),然後就沒有再看到後續執行的消息,所以大概遇到很大的難題吧。

台灣老人分佈地圖

再來就是人口結構問題,在 台灣老人分佈地圖 ( http://kiang.github.io/tw_population/ )中可以看到,這次登革熱疫情的熱區人口結構,大多都有著相當高比率的老年人口。許多的老人有著愛物惜物的習慣,所以家裡會堆一些明明已經用不到的東西,或是人家送的盆栽捨不得丟可以照顧的跟森林或菜園一樣,或是下雨的時候會用容器接下雨水進行家裡的清潔等等,這些習慣都有機會提供病媒蚊的溫床,目前能夠想到的解決方式大概只有開罰吧,因為這些老人最怕的就是被罰款。

除了因為人們習慣外,空地、空屋也都是可能造成積水的原因。空地的部份應該從地籍資料就可以取得,而空屋的部份內政部營建署有一份的低度使用(用電)住宅、新建餘屋(待售)住宅報告( http://pip.moi.gov.tw/V2/E/SCRE0104.aspx ),這份報告的原始資料應該值得作為防疫的參考。針對空地、空屋進行列管,適時的督促所有權人進行清理,應該可以減少一些病媒蚊的滋生。

最後就是各種管理工作缺乏系統化進行吧,不管是之前提到的 噴藥問題 還是眼前各種資料的產生,有許多頭痛醫頭的情況發生,讓許多人力物力無法被放在關鍵位置。系統的形成不會是眼前進行防疫工作的同時能夠產出,我其實悲觀的認為這次疫情的結束還是跟去年高雄一樣得仰賴氣溫的下降,但希望這段期間所做的努力能夠被完整的記錄與檢討,然後化為實質行動來避免下一次問題的發生。

至於老婆的病情,目前看起來還算輕微,從相關數據看起來我們應該不是產生重症的主要年齡層,加上應該沒有拖延就醫的情況,所以應該沒有那麼悲觀。不過病毒總是難以捉摸的,除了盡可能配合醫師進行治療外,我們已經試著加強個人的防疫工作,至少今天防蚊液又多買了幾罐。

選舉黃頁案件已收到不起訴書處分

過去因製作選舉黃頁網站 ( http://k.olc.tw/elections/ )被控訴 妨礙名譽/違反選舉罷免法 ,在歷經幾次審理後今日終於收到不起訴處分書。不確定原告是否會繼續走法律途徑,但一旦參與了任何一種公職人員選舉,基本上都會有公眾人物的身份,加上國內姓名重複的情況常見,實在沒有必要為了一個無心的連結去浪費司法資源。

村里長選舉一般還是講究在地的經營,不太可能會因為一則錯誤的新聞連結去影響選舉結果,希望原告能夠回歸選舉的本質繼續在地耕耘。

20150914-1

20150914-2

Re: [問卦] 有辦法阻止登革熱北移嗎?

* 這是在 ptt 回覆的文章。

※ 引述《kioh (NG中~)》之銘言:
: 小魯聽說,
: 得登革熱會很痛,第二次中還會出血。
: 最近看到新聞說會北移,
: 太可怕惹吧!
: 有什麼方法可以讓登革熱留在南部不要上來呢?
: 有卦嗎?

糾正一下,出血的症狀是 “第二型登革熱" ,並不是第二次中會出血

而交叉感染不同型別的登革熱則有很大的機率造成重症甚至死亡,高雄 49 歲的病例疑似就是同時感染了兩種病毒而死亡,而且這個病例沒有什麼疾病史,其他死亡病例大多是高齡加上原本就帶有些疾病。

登革熱會擴散大多反應了當地的衛生環境狀況,台南、高雄在這一點的確落後了些,所以人口密集區才會傳出大量病例。台北也有許多境外移入的案例,很快就獲得控制,一方面埃及斑蚊不適合生長在北部,另一方面台北的衛生環境較為良好,所以預期即使病例出現也不太會像台南、高雄這樣快速擴散。

台南、高雄的病例很多都環繞著傳統市場或公園,台南比較悲劇的地方是老人居多,而這些老人大多已經習慣與蚊子共生,除了習慣擺放大量的盆栽之外,他們下雨就喜歡拿容器接水(透天或一樓居民為主),用這些水進行居家清潔,而因為水並不是很快消耗,堆置的結果就是成了病媒蚊的溫床

當然,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南部有大量的自然環境,所以各種蚊蟲都有寬廣的生活空間,所以不太可能根除病媒蚊。目前都會區密集的噴藥,但只要一個大雨過後,跟著水溝來的生力軍就立刻完成補給,如果再跟著一個大太陽,蚊子數量就會爆增。

所以噴藥無效論也是有道理的,因為噴藥只是想辦法減緩擴散的速度,最後還是得靠冬天的寒流讓蚊子消失;但目前也只有噴藥可以有效減緩擴散速度,如果不噴,大概數字會更嚇人吧。

這兩年亞洲地區的登革熱疫情都是大爆發的,今年有下面數字可以參考:

* 馬來西亞病例數字來到 82,182 ,計有 219 例死亡,超過 54% 的病例發生在  Selangor 省份
* 菲律賓 8/8 病例數字就來到 55,079 ,大多發生在 CALABARZON
* 新加坡病例數字來到 6,546
* 越南南部區域則是有超過 22,000 個病例

數字來自 http://goo.gl/LNKrVG

如果對本土的病例數字變化感興趣,可以參考下面幾個:

# http://kiang.github.io/TainanDengueMap/taiwan/

我依據疾管署的資料繪製的村里病例地圖,自肥一下放第一個

# http://cdcdengue.azurewebsites.net/

疾管署自己畫的病例分佈,這個圖使用的是最小統計區中心點,所以會比村里還要更接近實際病例的家

只是這個圖只有展示台南與高雄,進一步其實可以拿到全國的點,所以寫了小程式幫忙備份了

https://github.com/kiang/TainanDengueMap/blob/gh-pages/cdc/points.json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依據這些點去繪製擴散狀況

# http://nidss.cdc.gov.tw/ch/NIDSS_DiseaseMap.aspx?dc=1&dt=4&disease=061

傳染病統計資料查詢系統 可以查詢到 鄉鎮市區 層級的病例變化

登革熱並不可怕,因為只要避免蚊蟲叮咬即可,相較之下民眾的恐慌比較可怕,經常可以看到一堆症狀輕微的民眾希望能夠住院隔離,但醫院早已被爆增的病例塞滿,病床應該要留給重症患者,這些鬧脾氣的民眾可能會影響許多重症患者的安危,所以間接因此死亡的數字也許值得觀察

在台南登革熱疫情中,我們需要什麼樣的開放資料?

疑似登革熱症狀

目前登革熱病例資料已經陸續出現對應的開放資料,最早是 臺南市政府資料開放平台的登革熱專區( http://data.tainan.gov.tw/dataset/dengue-dist ) ,提供了台南市病例的概要資訊,我依據相關資訊產出了 台南登革熱地圖 ( http://kiang.github.io/TainanDengueMap/ ) ;隨後疾管暑也跟進,將原本只開放到 鄉鎮市區 層級的資料進一步延伸到 村里層級 , 登革熱1998年起每日確定病例統計 ( http://data.gov.tw/node/21025 ) 包含了更豐富的欄位,我也沿用同樣的程式製作了 台灣2015登革熱地圖 ( http://kiang.github.io/TainanDengueMap/taiwan/ )。

病例資料因為原本就有系統化蒐集,所以可以產出較高品質的資料,只是病例畢竟是疫情的最末端,我們需要一些能夠預防病例發生的資訊。

病例確認後會在最短時間內針對病例居家或工作地點 50 公尺內進行完整的噴藥,但這個噴藥的路線如何決定、記錄與稽核目前都倚賴第一線人員的經驗,並沒有系統化進行。現有的地理資訊系統已經可以輕易做到事前路線的繪製,即使來不及採購這樣的系統, 像是 Google Map 也有個 My Maps 功能 ( https://www.google.com/maps/d/u/1/ ),路徑規劃完成後就可以更有效率的分派噴藥工作。

我們進一步會希望記錄第一線工作人員實際噴灑的路線,可以藉此知道噴藥的涵蓋範圍,找出可能的防疫漏洞。記錄工具其實時下 2~3000 元就可以採購到的智慧型手機搭配 1000 元左右的行動電源,大概就可以完成一整天的記錄,接著回到各單位後由內部行政人員進行彙整。理想情況是有系統進行,只是在系統出現之前不妨將路徑資料全部開放,看看民間能否發揮創意協助找出問題點。

目前病例數字出現太快,也許沒有人力進行稽核工作,但缺少稽核工作就會讓噴藥等安排打了些折扣。稽核的方式應該可以運用病媒蚊密度調查進行,目前雖然有在進行調查( http://data.tainan.gov.tw/dataset/dengue-dist/resource/0ad8d49d-69ad-46ef-9855-62d64e4442ec ),但頻率與密度並不高,而且資料以村里作為發布單位,也許需要縮小提供的定位點才有參考性。

如果人工的調查太過耗時,也許可以考慮在噴藥後過 2~3 天在已噴藥區域擺放吸入式補蚊燈,運用 24~48 小時內進行病媒蚊的捕捉來替代耗時的人工調查。只是台南有許多習慣比較不好的民眾,擺放同時可能要思考如何避免被竊取。

眼前希望立刻產出系統應該是種奢求,但面對未來明顯的氣候變遷,預期類似情況並不會只有在今年發生,應該要有長期的規劃與準備。

接著就是基礎建設的部份,雖然登革熱病媒蚊一般不會在臭水溝生長,但台南其實許多水溝的水很乾淨,只要稍有淤積應該就可以是病媒蚊的溫床,所以水溝的定期清理也許是個很關鍵的工作。雖然目前有 臺南市公共管線圖資( http://data.tainan.gov.tw/dataset/pubpipe )存在,但這份資料只能夠得知較大型的管線溝渠,而且涵蓋範圍還不夠完整。我們需要有一份資料能夠清楚掌握所有水溝路徑的資料,甚至進一步的保留各種清理的紀錄,這樣一來才能夠在疫情發生時妥善配置人力進行加強清理。

台南的空屋率其實很高,這些空屋子相關單位似乎還沒辦法有效掌握,但這些屋子經常在毀損之後無人聞問,造成可能的積水或髒亂而成為防疫漏洞。這個部份也許可以採用群眾外包的方式蒐集資料建檔,畢竟一般民眾比較容易掌握周遭空屋狀況,單純透過戶籍或租賃去統計容易出現盲點。

這次台南的疫情據說開始於北區的一處跳蚤市場,台南境內其實有相當多的傳統市集,這些市集因為時代變遷而慢慢不被重視,衍生出各種違建與髒亂;這些市集原本就該列管與定時稽查,相關的資料也應該公諸於世讓民眾能夠參與檢驗,避免這些市集成為消防或衛生的隱憂。

還有施工工地,因為一般工地不會頻繁的進行環境清理,大多是在特定工作告一個段落後統一處理,所以很容易衍生髒亂情況。這些工地施工前應該都會進行登記,如果登記的資料能夠開放出來,也許民眾就有機會主動幫忙留意工地的情況進行回報。

台南雖然值得嘉許的將 1999 系統資料開放,但相關介面的友善程度還有待加強;如果這個系統能夠成熟運作,其實在疫情發酵的時候可以扮演重要的角色,讓民眾協助回報各種可能的防疫漏洞。

當然,這些描述是一種願景,眼前還是希望環繞著如何控制疫情的工作去加強。

回覆:沒有健保的年代生病是什麼情況?

* 這是在 ptt 的回覆,轉貼回來

※ 引述《Radiomir (Radiomir)》之銘言:
: 本魯是六年級後段班…
: 全民健保實施日期: 民國84年3月1日
: 差不多懂事後, 全民健保就已經上路.
: 所以沒有健保的年代, 只能聽老一輩的贛古~
: 像我哥大我 7 歲, 聽說小時候常常破病, 病到快GG,
: 我父母都是教師, 但還是得到處籌錢給我哥醫病…
: 聽他們說, 我哥的醫藥費花了我家快 2 棟樓仔厝?(真的嗎?)
: 沒有健保的年代生病是什麼情況?
: 有這方面的八卦嗎?

我 70 年次

簡單的說,那個時代的窮人沒有資格生病

小時候身體不好,家裡沒有什麼錢,所以求神問卜經常是父母的選擇,後來還說給瑤池金母做了乾兒子才改善。生病的時候很少去醫院,大多是吃一種沒有標示的黑色藥丸,味道不是很好,經常是被架起來硬塞進嘴巴,所以印象很深。偶爾比較嚴重就是去藥房拿藥,再嚴重一點就是去小診所吊點滴,有印象的小時候幾乎沒有去過大醫院。

以前家裡是模具工廠,所以會有一些重機械,很皮的我就拿其中一台往自己的手指打下去,當時應該太痛所以沒有印象怎麼被緊急處理,只知道縫了幾針之後就回家每天用草藥敷,直到痊癒。

在街道穿梭的時候不小心被汽車撞,還好速度不快只彈了半公尺,當時拍拍屁股就回家了,沒有做過檢查。當時如果有狀況,大概現在也看不到這些字吧。

我爸過去經常熬夜工作,早期是靠高粱加辣椒浸泡後進行刮痧,大多靠我媽幫忙。這種刮法會讓整個背後紅通通,我試過一次,隔天到學校背後依然有那種被燙傷的感覺,痛到一直哭,過好幾天才慢慢舒緩。

後來因為生意變差,原本還有點分寸的酒變成了經常的爛醉,最後就是整個病倒了。病倒之前其實家裡就欠了不少債,除了鄰居不太往來之外,還有被討債的人拖出去打過;病倒了之後家裡的經濟更是雪上加霜。

我爸是尿毒症,如果不去洗腎整個身體就會開始腫脹,皮膚壓下去會需要很久的時間才會彈回來。醫藥費基本上都是欠著的,因為家裡連吃飯的錢都不夠,當時各種社會救助都有嘗試,但最後還是把資源用盡,醫院表示沒辦法再讓我們積欠醫藥費,所以把他帶回家自己照顧。

自己照顧的意思就是等死,後來只有去洗過幾次就沒辦法再去了,只能坐在床上等死;最後自己跌下床後走了,後事也是靠各種善心人士的捐助草草結束,我們也靠舉辦喪禮剩下的錢搬離開了從小租到大的房子。那是個三合院,面對著一塊空地,旁邊都看得到稻田,十幾年後特地回去了一趟,全部變成新穎的大樓了,這個過去算消失的很徹底。

他在我國中一年級的時候離開,剛好在健保實施前。

我媽領有殘障手冊,因為她有一次覺得眼睛痛的時候隨手把藥箱裡面其中一罐藥點進了眼睛,儘管覺得刺痛還是沒有去看醫生,最後就是一眼等於失明,因為她點的是雙氧水。她是個農家長大的女人,國小好像勉強畢業,所以認得的字不多;而她那些認得字的孩子們都在外面工作,所以我們沒有機會把她盡快拖到醫院去救治。

家裡其實還有個比我大的孩子夭折,爺爺也算是病逝,大概記得的就這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