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檔:十月 2015

這次登革熱疫情,該怪誰呢?

Business concept-Why me? from https://www.flickr.com/photos/lovati/5007008029
圖片引用自 https://www.flickr.com/photos/lovati/5007008029

像小孩子一樣,受了委屈就想要找個出氣筒,是嗎?事實上,如果暴風雨來了,換人掌舵並不一定會得到更好的結果,讓原本掌舵的人繼續做好、做滿也許反而能夠累積足夠的經驗,帶領大家度過下一場暴風雨。我們的究責文化讓許多公務體系的人們只願意跨過最低標準門檻,因為多做多錯,勇於嘗試的人往往必須承擔極大的責難風險;但在面對急遽變遷的環境,少了這樣的嘗試我們可能只能夠繼續沉淪下去。

許多的研究都可以證明,登革熱疫情的發展跟溫度與濕度有極大關聯,而全球暖化助長了登革熱疫情擴散也是不爭的事實,從全球的角度看台灣並不是特例,試著要從中找出單一團體或個人去歸咎只是在浪費時間,因為全部的人都犯了錯,錯在不該為了使用更多的能源而忽略對環境的影響、錯在不該為了更多的活動空間而排擠綠林的生存、錯在…,因為要責怪的人太多了,那就怪天吧?反正怨天怨地就是不該怨自己,是吧?

公共環境衛生是每個人的責任,政府存在的目的是分擔而不是取代

我其實很訝異許多人都覺得屋子外面水溝清潔是政府的責任,當政府單位針對居家環境滋生病媒蚊案例進行開罰時,許多人第一時間就以政府單位未能夠清潔水溝作為由,拒絕或抗議政府單位的開罰。但事實上如果大家都能夠在第一時間配合清除居家環境的病媒蚊滋生源,搭配政府單位的戶外噴藥工作,疫情應該可以更減緩一些;政府單位進行開罰的背後正是民眾不願意積極配合,導致疫情防治存在許多漏洞,與其盲目的投入資源,透過開罰等方式要求民眾自己負起責任是相對明智的作為,畢竟再多的水灌入破洞的袋子也於事無補。

當然,許多地方不是一般民眾能夠清理的,這就會需要透過政府單位匯集資源進行,只是這些地方仍需要民眾從開始的通報到後續進度的關心來確保工作落實,不該期待政府單位會主動去關切每個細節;事實上公務機關能夠做到不犯錯、不隱匿疫情已經難能可貴了,要想任何一個單位保證流行病來了不會散播,恐怕真的是把政府單位當作神看待了。

政府單位資源的拮据與公共資源的分配問題

台灣大學公衛系教授金傳春表示,登革熱擴大疫調是台灣過去能夠有效控制登革熱疫情的關鍵,但在 2010 年後防疫經費疑因愛滋病防治造成短缺而停擺;八仙塵爆、登革熱等最近的大型事件都需要行政院動用第二預備金,意謂著既有的公共資源配置已經無法因應越來越多的大規模災害。

如果政府單位預算拮据已經是常態,也許該改變的就是人民了。最簡單的作法當然就是提高稅率,政府單位也早已經透過變相的方式在進行,像是勞保之後的國民年金、健保之後的二代健保以及正在討論中長照政策所可能衍生的收費等,即使所得稅看起來沒有改變很多,一般民眾為了使用公共資源所付出的費用還是緩慢的在提高,只是政治人物為了避免直接增加稅率引發的效應而透過各種旁門左道在進行著,事實上只要提高稅率就可以不需要這麼多的名目。

稅收當然還是涉及分配正義與執行效率問題,像是資本利得、無稅收經濟活動等如何能夠落實稅賦的負擔,甚至一些透過境外公司操作的避稅手段如何避免等,這些工作如果能夠落實應該也會有等同會高於提高所得稅的效果;或是科技的參與提高行政效率後,也許可以釋放一些資源到需求的熱點。

另一個思考也許是從城鄉失衡的角度看,如果我們可以將都會區擁擠的人口透過各種方式釋放一些到鄉村地區,因為人口密集所帶來的公共資源消耗問題也許可以得到一些緩解。事實上排除了東半部與離島等交通不便的區域,台灣西半部除了都會區以外仍有大量的空間可以運用,很多的土地因為鹽分等因素也不適合進行耕作,運用這些空間去建構先進的公共環境就能夠避免舊有都會區承載問題。

我們需要更重視外勞管理措施

截至今年九月,我們有接近 60 萬的外籍勞工,其中大多數來自東南亞;而我們每年也有數百萬人次的旅客出入東南亞地區,基本上跟東南亞國家之間的交流只會越來越頻繁。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對於這些外籍勞工能否做到有效的控管?外籍勞工長時間居住在我國境內,加上為數眾多,他們住的地方或經常活動的區域是否有做完整的調查與分析?

過去接觸過外勞朋友,礙於經濟因素,他們經常很多人擠在一個小空間裡生活著,這樣的空間也經常處於衛生環境相對不佳的地方,加上語言不通而不願就醫等因素,很容易成為疫情防治的漏洞。許多我們不願意做的工作靠他們填補勞力缺口,但我們卻沒辦法給他們同等的對待與關懷,不僅僅是流行病防治的漏洞,更可能因此衍生治安等問題。

噴藥噴了那麼多疫情還是持續,有效嗎?

噴藥的目的只是降低病媒蚊的密度,事實上如果不噴藥疫情應該會更嚴重,而要想根除病媒蚊的生存環境還是得靠所有人一起配合。依據 WHO 登革熱手冊 的說明,第一個推薦的防治方法是環境管理,而在緊急狀況發生時還是建議使用化學防治方式,畢竟環境管理與非化學防治方式要想落實的成本高昂且困難重重(像是居民的不配合等),如果能夠有更經濟有效的方式,相信不會連 WHO 都拒絕採用,畢竟登革熱疫情威脅了將近一半的全球人口。

有許多人認為自己家很乾淨不需要噴藥,但相信這些朋友也沒辦法保證開關門的時候蚊子一定不會跟著飛進家中。噴藥之後的打掃的確很累人,但是這次登革熱疫情已經有超過百位死亡案例,各年齡層都有聽聞重症發生的情況,相較於這樣嚴重的後果,噴藥的清潔工作也許就相對的微不足道了。

就行動吧,抱怨解決不了問題的

能夠清潔的地方就主動進行,無法進行的就請回報給相關主管機關並且持續留意後續處理;如果真的有更好的方式,就請拿出數據證明,相信諾貝爾獎會頒給你的。

台南待孳清空地空屋 需要您的協助

臺南市政府資料開放平台( http://data.tainan.gov.tw/ ) 日前公佈了一份資料 1999民眾通報待孳清空地空屋資料 ( http://data.tainan.gov.tw/dataset/dengue-dist/resource/d0fb0392-1fc2-4866-80a1-cab1062a18ea ) ,這份資料主要是將民眾回報的資訊蒐集後開放出來,讓大家可以幫忙留意這些角落是否有病媒蚊滋生的可能。

只是這份資料並沒有詳細的地圖位置,一般人不容易看懂,所以跟兩位朋友在參與 跨國黑客競賽( http://opendata.tca.org.tw/hackathon/ )時針對這份資料做了一些處理。

Gene 協助將這份資料有提及的住址資訊取出,然後透過 Google 提供的服務進行解析得到座標資訊,他也將這個程式放上網路讓大家使用( http://gps.analysis.tw/ ),文字框放入混有住址資訊的訊息時可以試著從中找出對應的座標位置。透過他的協助,已經有接近八成的資料可以找到座標資訊,只是這些座標資訊並不一定正確。

我跟 Jason 則是針對所有資料製作了一個簡單的介面( http://kiang.github.io/ushahidi_posts/ ),讓大家可以幫忙標示個別資料在地圖上的位置,下面就介紹這個網站如何使用。

screenshot-kiang github io 2015-10-05 00-30-20進入網站後會看到左邊地圖以及右邊的表單,地圖下方是目前檢視的資料內容,如果資料已經有座標,在地圖中會看到一個裡面只有黑點的紅色標記。這個標記是可以拖拉的,如果發現敘述的文字跟地圖標示不一樣,可以試著把標記拖到正確的位置。

screenshot-kiang github io 2015-10-05 00-30-20-2

在地圖中可能也會看到內為英文字母的紅色標記,這些標記是代表目前檢視資料附近的案件,如果發現目前檢視的資料跟清單中的案件雷同,可以點選個別案件右下角的圖示建立連結。screenshot-kiang github io 2015-10-05 00-30-20-3

如果發現地圖範圍內找不到黑點標記或是描述的住址在地圖範圍外,可以在右上角的搜尋表單中輸入住址,當然也可以直接複製目前檢視資料裡面的文字內容到表單中,輸入後點選右邊的搜尋圖示即可進行搜尋。如果找的到資料就會在地圖中產生對應的黑點標記,同樣的如果發現標記位置不正確可以直接將它拖曳到正確的位置。

screenshot-kiang github io 2015-10-05 00-30-20-4

搜尋表單下方則是目前標記位置的座標,如果本身有其他更好的工具可以搜尋住址座標,可以將搜尋結果直接複製到表單中。只是座標格式請使用 WGS84 座標,因為系統無法辨識其他格式。

screenshot-kiang github io 2015-10-05 00-30-20-5

在確認標記位置正確後,點選座標下方左邊的藍色按鈕即可儲存。儲存後會直接跳下一筆,如果覺得檢視中的資料不需要修改,可以直接透過儲存按鈕右邊的左箭頭與右箭頭切換資料,也可以點選最右邊的按鈕則是會隨機跳到另外一筆資料。

操作完成後就可以直接在另一個網站( http://ushahidi.olc.tw/views/map ) 看到成果。當然,這個網站也是可以進行資料的編輯,只是操作可能會複雜些,我們也是因此製作了這個較簡單的介面,希望能夠讓更多朋友參與編輯。

這份資料在完成後我們也會試著提供給相關單位參考,希望官民協力可以盡快掃除這次登革熱疫情帶來的陰霾。

如何更有效率的消除病媒蚊?

養雞用的自動飲水供給器

一位不願具名的網友希望我能夠轉發他的構想,所以運用這篇文章做些討論。上圖是養雞用的自動飲水供給器,他的想法如下:

三分鍾,登革作戰大計畫!

ㄧ、前言:

1、目前的作戰方式!把所有的戰力,都放在孳生源上面!
2、但是!孳生源,並不是靜止不動,清除過後,若有一個罐子棄置在沒人注意到的角落,那麼!一個新的孳生源,就又產生了!
3、然而,一個孳生源的存在,就可讓蚊子產卵!一個世代後就是100隻出來!兩個世代,就是1萬隻!
4、這是大自然界,蚊子昆蟲類他的生存策略,只要有一個孳生點,那麼他的後代就能大量繁殖!
5、所以,若以目前市政府的撲殺策略,⋯可以預見,成效只能到一個極限,⋯沒有辦法,把蚊子撲殺完全!因為孳生源,要全部清除的可能性太低了!
6、所以若要根除蚊子,那麼,除了,孳生源的清除外,若能從撲殺源的設置,雙管齊下,也許,成功機會會大增!

先來看以下這一個公式:

現蚊子數量*(每隻蚊子產卵數*(孳生源數/(孳生源數+(撲殺源數*撲殺源吸引指數)))的N次方
N=世代數
吸引指數:(蚊子在撲殺源下蛋的比例/蚊子在孳生下蛋的比例)
所以,除蚊的關鍵,在於要讓:
每隻蚊子產卵數*(孳生源數/(孳生源數+(撲殺源數*撲殺源吸引指數))遠小於1!

例如,每隻蚊子,每次的產卵數為50;
孳生源數,假設為20!
撲殺源吸引指數為10!
50*(10/(10+50*10)=50/51 小於1,所以大約要設50撲殺源,經過N個世代後,蚊子會消失!

如果,設100個撲殺源的話,50*(10/(10+100*10))~=1/2,
也已就是說,每經過一個世代,蚊子數量!大約會減少,一半!
經過,多個世代以後!蚊子就會消失了!

二、撲殺源!

1、一個養雞用的自動飲水供給器!,(如照片ㄧ)
2、水,則是放鹼性水(肥皂絲加洗衣粉)
3、放置於陰涼處!
4、供水器,大約可是充1公升的鹼性水,因為放置於陰涼處,揮發有限,一個撲殺源的設置大概,一年,才需要重新補充水!

5、成本很低,設置這樣的一個撲殺源,不到30元!
6、可以以此原理設計,更好的撲殺源,(例如,用鋁質的容器可以讓水更清涼)

三、作戰計畫!

1、50*50公尺,劃定一個區域!
每一個單位設一個作戰小組!
(學校、公園與為廣場,工業區、原野空地⋯⋯可列為獨立作戰區域!)
(至於密閉空間處:可以設置數盞捕蚊燈即可,有效讓蚊子消失!)

此小組的工作,

1、負責規劃、設置撲殺源!的地點!
2、規劃,推估媒蚊數量的誘捕燈的數量及設置地點,

2、檢測蚊子的密度!(以計算誘捕燈的誘捕數量來推定!)(蚊子的密度!為每星期要做的!

3、每一個作戰區塊!(定出,撲殺源的設置點、以及蚊子密度的取樣點)

4、依照所計算的蚊子的數量(密度),來決定撲殺源的增設量以及增設點!

5、重複以上步驟!直到!蚊子數量,降低到可忍受的數量!(例如:一星期誘捕到一隻⋯)

四、優點:

1、目前以孳生源的清除作戰計畫,因為不能知道所有孳生源的位置,所以在作戰上,有如海底摸針!瞎子摸象,對於,工作人員的士氣實在是很大的打擊,但是,如果從孳生源的清除與撲殺源的設置,雙管齊下的話,只要按照既定的SOP作戰計畫,最後,一定會作戰成功!

2、這些作戰計畫!具有永續性集連續性,因為,每年!市政府!都可以依照這個計畫,為版本,持續修正,推動!

3、這個作戰計畫,比盲目一直噴消毒水,省錢,而且,更不會惹民怨!

4、增加撲殺源的成本很低,設置容易,技術門檻低,很容易作為社區動員的把工作,至於其他的廣場、公園、學校、工業區,也很容易,由相關的負責單位來負責推動。

5、最重要的!這個!作戰計畫,理論上,可以不用去瞎猜孳生源在哪裡,只要持續增設撲殺源,到最後,成功率會是百分之百!

未來這個計畫,如果市府要採用的話,關鍵點,是在於50*50公尺作戰區的規劃!

每星期的重點工作,主要是在,根據媒蚊的誘捕樹量來,檢討設置點及設置數量!

1、誘捕液,應該有更好的,
或許,可以委託學校來做研發!
2、我目前,網路看到的是,鹼性水!
其他的殺孑孓液體,長期的效果,比較差!

其實類似想法過去在 g0v 就有人提到,取了一個有趣的名字 蚊子媽媽的恐怖厲嬰房 ( https://g0v.hackpad.com/8wypIVPLLAc ) ,我在 在台南登革熱疫情中,我們需要什麼樣的開放資料? 一文中也提到希望能夠廣泛使用吸入式補蚊燈來取代人工的病媒蚊指數調查,類似想法都聚焦在如何避免受限於人力與物力的拮据而讓防疫工作無法有效推行,這次網友提到的想法則是相對經濟些。

如果類似自動給水設備本體可以設計為黑色,改為以電池方式供電,進一步去計算電力與溶液可以維持的時間,就可以設計出一套系統去做配置,一般應該可以預期個別設備可以有比噴藥更持久的效果。

理想狀況是能夠定期回收這些設備進行統計與分析,記錄個別設置點能夠撲殺的病媒蚊數量,然後適時調整放置位置讓設備能夠發揮最大效果。假設一個設置點的捕捉範圍是 10 公尺,運用現有的地理資訊系統可以輕易看出設置點的涵蓋範圍,要讓設置點確實涵蓋整個疫區相較於噴藥是容易的。

補蚊燈是針對蚊子叮咬的習性去設計,所以將補蚊燈設置在人經常出入的地點效果就會打折,因為人的吸引力還是大一些;但這個網友提到的想法則是針對蚊子產卵的習慣,蚊子應該會有就近找尋產卵地點的特性,誘使蚊子產卵的設備理論上在人經常出入的位置也是有效的,但也許需要實際驗證。

如果能夠借用實驗室針對埃及斑紋進行密集的測試,找出更恰當的溶液調配方式,應該就可以大量進行配置。配置點則可以主動發送問卷調查給所有疫區的民眾,請民眾提供適合放置的地點(像是樓梯間、陽台等,理想上能夠透過網路直接回報),然後預約適合的時間進行放置與未來的回收,這樣一來就有機會讓設備深入家戶進行長期的防疫。

總之,雖然 WHO 也是建議透過噴藥來降低病媒蚊指數,但噴藥的效果經過雨水沖刷後就會明顯消失,如果能夠搭配一些能夠長時間有效降低病媒蚊指數的設備配置,應該會有助於整體防疫工作的進行。而系統化的進行可以避免仰賴第一線經驗存在的盲點,希望在中央參與了這次防疫工作後能夠帶來更多系統化的支援,畢竟從世界趨勢看來蚊子的問題應該是需要長期抗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