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登革熱疫情,該怪誰呢?

Business concept-Why me? from https://www.flickr.com/photos/lovati/5007008029
圖片引用自 https://www.flickr.com/photos/lovati/5007008029

像小孩子一樣,受了委屈就想要找個出氣筒,是嗎?事實上,如果暴風雨來了,換人掌舵並不一定會得到更好的結果,讓原本掌舵的人繼續做好、做滿也許反而能夠累積足夠的經驗,帶領大家度過下一場暴風雨。我們的究責文化讓許多公務體系的人們只願意跨過最低標準門檻,因為多做多錯,勇於嘗試的人往往必須承擔極大的責難風險;但在面對急遽變遷的環境,少了這樣的嘗試我們可能只能夠繼續沉淪下去。

許多的研究都可以證明,登革熱疫情的發展跟溫度與濕度有極大關聯,而全球暖化助長了登革熱疫情擴散也是不爭的事實,從全球的角度看台灣並不是特例,試著要從中找出單一團體或個人去歸咎只是在浪費時間,因為全部的人都犯了錯,錯在不該為了使用更多的能源而忽略對環境的影響、錯在不該為了更多的活動空間而排擠綠林的生存、錯在…,因為要責怪的人太多了,那就怪天吧?反正怨天怨地就是不該怨自己,是吧?

公共環境衛生是每個人的責任,政府存在的目的是分擔而不是取代

我其實很訝異許多人都覺得屋子外面水溝清潔是政府的責任,當政府單位針對居家環境滋生病媒蚊案例進行開罰時,許多人第一時間就以政府單位未能夠清潔水溝作為由,拒絕或抗議政府單位的開罰。但事實上如果大家都能夠在第一時間配合清除居家環境的病媒蚊滋生源,搭配政府單位的戶外噴藥工作,疫情應該可以更減緩一些;政府單位進行開罰的背後正是民眾不願意積極配合,導致疫情防治存在許多漏洞,與其盲目的投入資源,透過開罰等方式要求民眾自己負起責任是相對明智的作為,畢竟再多的水灌入破洞的袋子也於事無補。

當然,許多地方不是一般民眾能夠清理的,這就會需要透過政府單位匯集資源進行,只是這些地方仍需要民眾從開始的通報到後續進度的關心來確保工作落實,不該期待政府單位會主動去關切每個細節;事實上公務機關能夠做到不犯錯、不隱匿疫情已經難能可貴了,要想任何一個單位保證流行病來了不會散播,恐怕真的是把政府單位當作神看待了。

政府單位資源的拮据與公共資源的分配問題

台灣大學公衛系教授金傳春表示,登革熱擴大疫調是台灣過去能夠有效控制登革熱疫情的關鍵,但在 2010 年後防疫經費疑因愛滋病防治造成短缺而停擺;八仙塵爆、登革熱等最近的大型事件都需要行政院動用第二預備金,意謂著既有的公共資源配置已經無法因應越來越多的大規模災害。

如果政府單位預算拮据已經是常態,也許該改變的就是人民了。最簡單的作法當然就是提高稅率,政府單位也早已經透過變相的方式在進行,像是勞保之後的國民年金、健保之後的二代健保以及正在討論中長照政策所可能衍生的收費等,即使所得稅看起來沒有改變很多,一般民眾為了使用公共資源所付出的費用還是緩慢的在提高,只是政治人物為了避免直接增加稅率引發的效應而透過各種旁門左道在進行著,事實上只要提高稅率就可以不需要這麼多的名目。

稅收當然還是涉及分配正義與執行效率問題,像是資本利得、無稅收經濟活動等如何能夠落實稅賦的負擔,甚至一些透過境外公司操作的避稅手段如何避免等,這些工作如果能夠落實應該也會有等同會高於提高所得稅的效果;或是科技的參與提高行政效率後,也許可以釋放一些資源到需求的熱點。

另一個思考也許是從城鄉失衡的角度看,如果我們可以將都會區擁擠的人口透過各種方式釋放一些到鄉村地區,因為人口密集所帶來的公共資源消耗問題也許可以得到一些緩解。事實上排除了東半部與離島等交通不便的區域,台灣西半部除了都會區以外仍有大量的空間可以運用,很多的土地因為鹽分等因素也不適合進行耕作,運用這些空間去建構先進的公共環境就能夠避免舊有都會區承載問題。

我們需要更重視外勞管理措施

截至今年九月,我們有接近 60 萬的外籍勞工,其中大多數來自東南亞;而我們每年也有數百萬人次的旅客出入東南亞地區,基本上跟東南亞國家之間的交流只會越來越頻繁。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對於這些外籍勞工能否做到有效的控管?外籍勞工長時間居住在我國境內,加上為數眾多,他們住的地方或經常活動的區域是否有做完整的調查與分析?

過去接觸過外勞朋友,礙於經濟因素,他們經常很多人擠在一個小空間裡生活著,這樣的空間也經常處於衛生環境相對不佳的地方,加上語言不通而不願就醫等因素,很容易成為疫情防治的漏洞。許多我們不願意做的工作靠他們填補勞力缺口,但我們卻沒辦法給他們同等的對待與關懷,不僅僅是流行病防治的漏洞,更可能因此衍生治安等問題。

噴藥噴了那麼多疫情還是持續,有效嗎?

噴藥的目的只是降低病媒蚊的密度,事實上如果不噴藥疫情應該會更嚴重,而要想根除病媒蚊的生存環境還是得靠所有人一起配合。依據 WHO 登革熱手冊 的說明,第一個推薦的防治方法是環境管理,而在緊急狀況發生時還是建議使用化學防治方式,畢竟環境管理與非化學防治方式要想落實的成本高昂且困難重重(像是居民的不配合等),如果能夠有更經濟有效的方式,相信不會連 WHO 都拒絕採用,畢竟登革熱疫情威脅了將近一半的全球人口。

有許多人認為自己家很乾淨不需要噴藥,但相信這些朋友也沒辦法保證開關門的時候蚊子一定不會跟著飛進家中。噴藥之後的打掃的確很累人,但是這次登革熱疫情已經有超過百位死亡案例,各年齡層都有聽聞重症發生的情況,相較於這樣嚴重的後果,噴藥的清潔工作也許就相對的微不足道了。

就行動吧,抱怨解決不了問題的

能夠清潔的地方就主動進行,無法進行的就請回報給相關主管機關並且持續留意後續處理;如果真的有更好的方式,就請拿出數據證明,相信諾貝爾獎會頒給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