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我的選擇與期待

貳零壹陸

總統票毫無疑問會投給 蔡英文 ,因為另外兩組看不到新時代的價值;區域立委我是台南北區,應該也是支持民主進步黨的 陳亭妃 ,因為其他三位候選人只有中國國民黨 謝龍介 比較知名,從沒想過要支持他,最近看到他放鞭炮的新聞更加強了自己的信念。另外兩位沒看過,分別代表中華統一促進黨與民國黨,民國黨過度的宗教色彩讓外面的人很難相信,而中華統一促進黨連番具有爭議的作為更不會是我會想要支持的。

政黨票是比較掙扎的地方,我有考慮過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畢竟他們的訴求最接近理想,但最近 李晏榕 與 陳建仁 、 宋楚瑜 會面引發的風波讓人覺得有些小題大作了,任何政黨希望實際推動改革就必須廣泛接觸其他政黨,如果連這樣的包容性與彈性都不存在,那麼這個政黨只能夠當永遠的吹哨者,哨子吹了也得等其他人處理,事實上如果國會透明改革推動順利,任何人民都可以擔任那個吹哨者,我覺得現在的國會需要信念正確但願意把手弄髒的人。也因此,我應該會把政黨票投給時代力量黨,因為幾個新誕生的小黨中,時代力量黨是相對兼具了價值與柔軟身段的選擇,希望他們能夠順利將新時代的價值注入已經瀕臨失能的立法院。

對於 2016 其實大部分人提出的政見我並沒有什麼特別感覺,可能過去太多人提過太多的政見,也太多人當選後沒有實際把政見當作一回事,所以我的選擇大多是基於個別候選人或政黨的論述與過往記錄去判斷。我其實只期待這個國家能夠正常化,能夠客觀來說真的成為一個國家,而不是保留太多模糊空間讓中間的掮客能夠藉此謀取個人或個別政黨利益。

立法院與各級地方民意機關的透明化會是最需要進行的工作,因為清理水溝的第一步一定是打開水溝的蓋子,即使它打開後可以預期是又髒又臭,這個蓋子無法打開就永遠無法找出問題的癥結。只是這個蓋子能夠打開嗎?在看完國會改革政黨辯論會的記錄影片後我有點擔心,因為當綠社盟李根政提到, 2008 年「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七十條及第七十一條之一條文修正草案」通過後已經要求立法院黨團協商必須全程錄影、錄音、紀錄,他希望民進黨在執政後可以公開所有影音記錄,看起來民進黨的李俊俋迴避了這個要求,這會讓人擔心民進黨取得國會過半席次後會不會變成了另外一個高舉遮羞布的執政黨?

另一個關於立法院程序委員會召集委員的問題,民進黨李俊俋則是展現了一個大黨的傲慢,他提到小黨本來就不可能有機會擔任召集委員,也迴避了關於召集委員利益迴避的問題。事實上立法院與各級地方民意機關都有主席權限過大的問題,如果主席刻意抵制,任何小黨提出的議案都不會有機會進入正式程序中,在法令修改之前必須要最大黨能夠先願意開放才能避免問題發生,但看起來民進黨內部還沒有這樣的共識存在。

開放人民參與的確是一個很重要的方向,但我覺得這個議題需要長時間的發酵,不會是一兩個公職任期就能夠看到太多具體改變,因為過去的教育讓我們有著許多扭曲的價值觀,像是對於政治有著根本上的厭惡、漠不關心等等;縱使相關法規可以先行解放,但可以預期開放的第一時間會有許多利益團體積極運作而抹煞了開放的價值,雖然這樣子在兩個極端之間來回看起來是必經之路,對於有外在惡意威脅的情況下我其實沒有把握我們能否撐過去這個改革的陣痛期,畢竟舊有價值觀還是處在隨時會反撲的狀態。法國極右派政黨在恐怖攻擊事件發生後一度取得相當的支持率,我還蠻擔心類似情況發生在台灣。

過去台灣一直處在資源分配不均的惡性循環中,因為大部分的資源集中在台北,造成其他縣市很難留住年輕人與企業,因此稅收不足引發財政缺口,進一步加深了台北以外縣市的邊緣化,這個問題期待在 2016 之後能夠獲得舒緩。其實在台北之外,台灣仍有許多被荒廢的土地,運用這些土地去妥善安排國家資源分配就可以解決許多棘手的問題,像是為了都市更新進行徵收而引發的各種反彈等,像是南鐵地下化問題就是過於侷限在舊台南市的決策或是只停留在鐵路的想像,如果能夠納入更廣泛的思考相信就不會需要與民爭地來進行。

我過去參與過幾個政府資訊軟體案,對於許多資訊系統每年重新製作這種陋習非常感冒,期待 2016 以後的新政府可以思考一個具有延續性的作為,搭建一個可以點滴累積的政府資訊軟體建設,畢竟軟體與資料是少數不會隨著時間或使用而遞減效用的資產,建構在這項資產上的發展可以隨著時間演進持續獲得改進,沒有道理發生換了一個標案廠商就得從新來過;同樣的,我對政治的期待也是一樣,我們應該努力建構一個可以長久延續的體制,沒有道理每次政黨輪替就帶來各種顛覆性的衝擊,有了這樣的體制,人民也才能夠放心的去追求自己的理想,而不是非得一再站上街頭以激烈的手段去挑戰既有執政當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