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政府其實可以提前阻止悲劇發生

Leonid_Meteor

* 圖片取自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eteoroid#/media/File:Leonid_Meteor.jpg

下午在看到安平五口家庭的悲劇後,其實有些感慨,因為過去就成長在這樣的高風險家庭中,在爸爸病倒後快速耗盡了當時社會所能夠提供的緩衝資源,回到家中等待死亡;有點諷刺的地方是,這個家在他真的離開後才有辦法再站起來,除了他的離開讓許多負債一筆勾銷,也靠著後續的社會福利團體協助暫時有了可以安身的資源。我其實沒想過二十多年後的今天還會有類似情況發生,畢竟我們已經有了那麼多的工具可以運用。

今年三月有個熱門的新聞,一個名為 AlphaGo 的程式再次在圍棋競賽中以五比四的成績打敗了頂尖的人類,這個看似複雜的技術有個簡單的概念,就是以超過人類的速度記憶與練習各種已知棋路,藉此獲得勝利;這樣的概念在股票投資領域也有個 “歷史回測” 的技巧,也就是試著運用過去各種股票的漲跌記錄來找出一個相對容易獲利的規則,然後運用這個規則進行投資。我們有沒有辦法運用類似的技術提前找出問題?

在下午事件發生後台南市社會局查證該家戶無申請救助或曾被通報的紀錄,但從新聞得知一家人已 4 個月没交房租,電費也因為欠繳在昨天被斷電,表示在事件發生前有許多的跡象可循。國內租屋市場基於逃避稅務負擔的心態並沒有主動揭露租屋契約的習慣,如果這個陋習能夠被修正,搭配政府要求線上登記契約關係,我們的政府就可以比過去倚賴戶籍登記更進一步得知居住在轄區範圍裡的民眾。水與電幾乎是民生必需品,但目前水與電的供應來源都屬於私人公司,部份政府機關雖然可以藉由法令取得水電耗用資訊,但包括縣市政府的大部分機關都被以違反個人資料保護等法規限制無法直接取得個別居民用電資訊。如果政府單位能夠每天取得用電、用水異常的資訊,就可以用來做些自動的警示。

進一步的家庭的組成、所得情況或甚至聯合徵信中心的徵信情況等,還有警政、市政等等通報系統的串連,我們的政府其實可以運用過去發生過的社會事件去 “回測” 具有類似特徵的家庭,然後運用社會福利體系主動關切與了解,藉此減少一些可能的悲劇發生。

就自己在市政府工作的經驗,其實政府擁有了很多的資料,只是這些資料散落在各種不同的機關單位中,彼此間缺乏有效的連結;一旦能夠克服橫向間溝通的問題讓資料產生連結,進一步的就可以衍生高度智慧的資訊系統協助我們關注各個角落存在的問題。不過也有個反思是,當政府能夠善用你我生活周遭的各種數據,是不是我們就失去了該有的隱私?究竟社會安全與個人隱私之間的平衡該如何拿捏也許需要更多的思辨。

當然,如果將範圍縮小一點,光是讓社會局各種業務能夠有效的與資訊系統結合就可以減少許多社會問題,畢竟許多第一線工作還在倚賴大量人力在運作,希望這次的事件可以警惕相關單位去強化業務執行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