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檔:十一月 2017

我在時代力量的工作暫時告一個段落了

我已經離開時代力量的工作,現在開始時代力量台南黨部執行長的工作已經暫停,希望透過我陳情的朋友建議直接透過黨部聯絡方式,我的所有言行也不再代表時代力量,預計這個月底前會將所有交接工作完成。

我參與時代力量工作的確希望爭取參與 2018 的選舉,只是我希望成為一個自己能夠認同的候選人,而不是為了滿足大家對於一個候選人的期待去做各種事情;我努力的方向是讓關心的議題能夠有更好的發展,不過人們期待我能夠努力讓自己更像個候選人,這大概就是離開的關鍵吧。

我仍然支持時代力量的許多議題,只是不再以第一線的身份參與其中。

附圖是我女兒畫的,記得她第一次接觸畫畫這件事情時很害怕犯錯,所以一直央求我能夠幫她畫出各種圖案,但我大部分情況下拒絕了她,因為我希望她能夠自己找到畫畫的樂趣,而不是被我的想法所侷限;現在她已經能夠自己畫出接近自己想像的圖案,可能比我自己畫的都好,這樣子的成果大概就值得我驕傲了吧。

我所熟悉的是各種資訊工具的應用,接下來我依舊會用這些去關心各種議題;只是因為我並不是衣食無虞的背景,大概沒辦法再用所有的時間去做,就期待有更多人願意站出來關心腳下這塊土地上的各種問題吧。

由人定義政治,還是由政治定義人

在短暫走到第一線參與政治工作後,這個問題就經常浮現在腦海中,因為每當說出自己對政治的想像時,總不難聽到人們基於政治現實的各種觀點;當你說著政治人物應該擁有正常的生活時,人們會告訴你,眼前的政治人物都為了工作犧牲了自己的生活,你這樣怎麼跟他們比?

政治環境改變是一條漫長的路,許多人以為短暫的犧牲可以換取長遠的進展,但實際上往往是大部分的犧牲只有少部份人有機會往前一小步,然後這些前進的人繼續為了往前而繼續犧牲更多,最後除了政治工作變得一無所有,為了不犧牲自己的政治地位,犧牲的就是自己的初衷,這也就是我們看到的目前民主進步黨對外表現的樣態。

人們對於政治工作者的期待,以及政治工作者最終偏離人們的期待,這些都是人性使然,如果期待改變這樣的惡性循環,最理想的作法大概是讓一般民眾也能夠意識到,自己才是政治的主體,基於這個主體該做的事情不是把期望託付出去就不去關心,很多時候甚至必須參與到其中,才有辦法確保期望的目標有機會達到。

在 318 是我第一次比較深入參與政治性活動,當時的群情激憤讓我覺得自己該做些什麼,做著做著也就做到了現在,對我而言最大的犧牲大概就是機會成本吧,如果沒有跳進這個圈子,我應該還是可以過著相對舒適的生活,偶爾出國去讓自己放空一下;只是在回顧自己參與的過程時,我自己歸納是為了這個家庭去參與政治,因此維持家庭生活是我參與政治工作的底限,一旦犧牲了家庭生活我也就沒有參與政治工作的原動力,這樣的堅持大概是人們最難以理解的地方。

我不是長期從事政治工作的人,政治學的書大概也沒翻過幾本,對於各種事物的判斷往往基於過去工作的經驗;我當過倉庫搬運工人、當過業務、當過技術主管也當過公司負責人,幸運的有機會體驗各種不同的人生,能夠走到今天也就是因為認為自己是生命的主體,所以脫離舒適圈對於我而言並不是很大的門檻,最大的門檻大概就是迎合大多數人的期待。

走到你的眼前,做出你期待的動作,說出你期待的話語,這是現有政治的樣態;我對於政治人物的期待是,你不需要走到我的眼前,不需要說出滿嘴的好聽話,你只要做好你該做的事情我就會支持,而我也會持續看著你做的。

也就基於自己的期待,我在政治工作進行的方式就是關心以及參與各種議題的發展,是否成為一個受歡迎的人就不是我努力的目標,這大概是很多人不滿的地方。我的人生是從泥沼爬出來的過程,許多的激情早已經在過程中消磨殆盡,對於生命的期待也就顯得單純許多;也因為期待的不多,所以對於少數的期待有著異於常人的堅持,對比其他外在的表現會有很大的落差,這大概是另外一個問題點。

政治工作一段接著一段,我在意的還是那些具體的議題;至於什麼時候可以有著自己定義的政治環境,也許真的得花上一輩子吧。

在台南,我所想要實現的改變

剛剛吃早餐時,女兒因為鬧脾氣在哭,我拿一篇網路翻到的新聞給她
“你看,後火車站有超大的扭蛋車耶,你最愛的扭蛋耶”

就如同一般小孩一樣,因為被有趣的東西吸引,她不再哭了,轉而央求我們帶她去。
“爸爸今天要上班,妳趕快吃早餐,晚點媽媽就可以帶你們去”

在時代力量台南黨部,我們為了接觸更多平常上班的人,所以星期六必須上班。不過不太一樣的地方是,我們一樣遵循了勞基法施行週休二日,我們固定日與一休息,以目前所知的資訊,大概整個台南只有我們堅持照著勞基法規定走,聽聞過許多台南參與政治工作的朋友因此排擠了家庭與生活,最後在取捨之間選擇了政治工作而讓家庭慢慢出現了問題。

最近立法院又開始討論一例一休的修法,在林淑芬委員(*1)的發言中,她提到自己參與政治的生活是這樣

“我禮拜一到禮拜五在這裡開會,禮拜一到禮拜五的晚上跑攤。我沒有辦法去給我的小孩子關心他的學業、課業,我從來沒有給他簽過字啦!老實說! 禮拜六、禮拜日我還要去跑攤。”

其實有在接觸政治工作的朋友大概對於這樣的行程安排都覺得很正常,因為跑更勤的人不在少數;而問題也就在於,當你覺得政治人物這樣子安排行程正常,那麼你就很難期待他們能夠維護正常的勞動權益法規,因為對他們來說,勞基法再怎麼規定他們的生活也還是不會改變,他們很難體會一個正常家庭對於勞動權益的需求為何,自然就會提出一個又一個令大家感到驚恐的勞基法修正案。

“林委員,回家陪陪孩子吧,即使你沒有出現在我們的面前,我們一樣會關注且支持你所做的”

這句話,如果有機會從林委員選區的選民口中講出來,那麼我們的政治文化才有機會改變,而我們期待的改變也才有機會落實在各種法規中。

同樣的在台南,在我們關心一般民眾的勞動權益同時,我也希望我們自身的勞動權益可以獲得重視;也希望更多民眾了解,當從事政治工作的人們處於合理的工作環境中,這些人才有辦法和民眾站在一起去維護合理的勞動權益,或是推出其他各種民眾期待的政策。

進一步的,我希望台南的朋友願意跟我們一起學著使用新的方式交流彼此資訊,像是透過網路上的服務告訴我們你所在區域的各種大小事,讓我們可以透過有效率的方式去安排人力與資源,這樣一來我們才不會像傳統政治人物那樣必須安排時間在固定地點等待民眾上門陳情,我們就可以服務更多的朋友。

我們也希望政治工作不再是單向的,除了期待更多民眾有空多關心生活周遭之外,一些平常零碎的時間我們也希望大家願意拿來幫助在地發展,就像是即將在今天下午進行的小松活動(*2),其實廟會路線繪製是個很簡單的工作,已經熟悉使用電腦的人可能不需要十分鐘就可以完成一個路線繪製工作,但如果我們有機會找來一百個朋友,每個人幫忙畫出十條路線,那麼台南整個年度的廟會路線就可以被數位化,接著更多人就不再需要盲目的安排自己行程,而因為廟會衍生的問題就有機會獲得些許改善。

近來因為民進黨市長候選人初選,各個候選人極盡所能的提出各種牛肉政見,只是除了那些光鮮亮麗的數字,很少有人去探討這些政見背後的資源怎麼來?執行這些政見會排擠哪些已經在進行中的政策或是福利?即使是目前議會的大部分議員,對於市府的政策也很少有深入的研究與批評,這也是我想要改變的地方。

我想要做的也很簡單,就延續過去賴市長任內提過的開放政府、開放決策與開放資料,只是跟過去不一樣的是,我想要有機會扎實的做,而不是只有亮點。

台南市議會截至目前為止公開的議案資訊都沒有完整的附件與參考資料、各種在議會中進行的市府施政報告資料也是選擇性公開,我希望這些資訊全部放上網路作為開放政府的第一步。

台南市政府過去針對市政中心進行審議產出三個選項,我認為市府應該先準備充分的資訊去說服各地區人民,為什麼我們需要一個新的市政中心?我過去就提過了,新市政中心蓋在網路最好(*3)。

目前台南開放資料已經有些成果,只是希望有機會趕上台中的腳步(*4),將民眾需要且關鍵的資料轉為開放資料,像是都市計畫圖、地籍圖或住址座標等,過去討論這些資料經常卡在規費法與議會,希望我們有機會進去把這個枷鎖打開。

我所想要實現的改變,是不是你所期待的改變?接下來我們希望有更多機會去傾聽,你所期待的改變是什麼?而為了讓改變發生,我走出了自己的舒適圈正式參與時代力量的運作,而你是否願意運用一點零碎的時間,不管是跟我們一起走上街頭,或是運用資訊工具關心在地,讓台南的改變成真!

*1. 林淑芬委員發言逐字稿 –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509709419.A.BC6.html
*2. 時代力量台南小松 01 –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351510875301727/
*3. 台南新市政中心蓋在哪裡好?我覺得蓋在網路最好 – http://k.olc.tw/2015/05/台南新市政中心蓋在哪裡好?我覺得蓋在網路最好/
*4. 台中市政府數位地圖館 – http://gishub.taichung.gov.tw/

台南公車行駛記錄觀察

在 10/09 與 10/14 分別於新營、永康發生了兩起公車因為司機身體狀態不佳衍生的事故,在跟同事聊到這個議題後我就試著撰寫程式蒐集台南公車的即時動態資料,想要藉此觀察公車的勤務狀況。目前初步蒐集了 10/17 ~ 11/01 的資料,並且做了一些簡單的統計與觀察。

蒐集資料存放位置: https://github.com/kiang/TainanBus

report.csv

初步發現了一些不合理的地方:

  • 0右 公車單趟出勤的時間會高達 12~17 小時,這個情況研判是公車並未在單趟路線結束時切換系統,因為就公車路線看來並沒有這麼長的距離
  • 公車單趟行駛超過 4 小時的情況很多,更甚者有許多超過 8 小時的情況,以目前所知台南公車並沒有途中切換司機的制度,因此有不少司機經常處於過度勞動的情況下
  • 許多路線的行駛距離很長,而且不一定只出現在幹線公車上,行駛距離長衍生的問題除了值勤時間長之外,也許需要思考對應的效益問題,或是參考台中的作法在部份班次採取跳蛙式安排

因為沒有實際的司機班表可以參考,所以我進一步依據車牌去整理個別車牌的每日出勤時間。

report03.csv

如果每台公車在當天的司機是固定的,那麼除了上述行駛時間過長的問題外,還有出勤時間的問題存在,這樣的假設希望是錯誤的。

公車行駛在市區道路中,如果司機的精神狀態不佳,其實很容易衍生公共安全;我們在期待公車路線涵蓋率提高的同時,應該要關心司機是否有過度勞動的情況,安全應該優先於方便才是。

在兩次事故後,並未看到市府針對司機的勞動環境提出檢討,只要求司機必須進行健康檢查與增加保險,而議會也只有聽聞議員要求公車路線不能夠減班,所以只有我覺得台南公車司機的勞動環境不合理嗎?

月底再次發生了一個類似的公車事故,雖然發生在新北市,但這樣一再發生的事故應該要有更全面的檢討才是,而不是將市民的便利建構在壓迫的工作環境之上;繼續下去只怕事故衍生的傷亡會越來越多,我們還要犧牲多少生命才能夠重視勞動環境的合理性?

相關報導:

  • “台南新營區今天發生一起公車撞證券行車禍,李姓司機(41歲)當場無呼吸心跳,送醫搶救,6名乘客皆輕傷。”
    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71009/1219192/
  • “蘇姓司機中午駕駛公車,行經中正北路,轉進新行街後,因身體不適減慢車速,整個人趴在方向盤上,擦撞停在路旁兩輛小客車,幸好車上無乘客,小客車車主見狀趕緊報案,蘇姓司機被送往永康奇美醫院後,下午二點多仍宣告不治身亡。”
    http://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2222662
  • “台南地區本月傳出2起公車司機因身體不適肇事,南市交通局表示,現已開始研議辦法,明年將要求客運業者將高危險族群駕駛列冊,並一律強制司機每年做1次健康檢查,業者也需加保第三體傷財損和乘客體傷險。”
    https://udn.com/news/story/7326/2788515
  • “今天上午5時許發生在新北市新莊區的617路公車衝撞大樓起火燃燒案,警方初步調查研判是因為41歲何姓駕駛健康因素,身體突發不適造成的意外,幸好才剛開出總站沒多久,且一大清早沒有乘客,只有司機1人受傷。”
    https://udn.com/news/story/7315/2788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