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人定義政治,還是由政治定義人

在短暫走到第一線參與政治工作後,這個問題就經常浮現在腦海中,因為每當說出自己對政治的想像時,總不難聽到人們基於政治現實的各種觀點;當你說著政治人物應該擁有正常的生活時,人們會告訴你,眼前的政治人物都為了工作犧牲了自己的生活,你這樣怎麼跟他們比?

政治環境改變是一條漫長的路,許多人以為短暫的犧牲可以換取長遠的進展,但實際上往往是大部分的犧牲只有少部份人有機會往前一小步,然後這些前進的人繼續為了往前而繼續犧牲更多,最後除了政治工作變得一無所有,為了不犧牲自己的政治地位,犧牲的就是自己的初衷,這也就是我們看到的目前民主進步黨對外表現的樣態。

人們對於政治工作者的期待,以及政治工作者最終偏離人們的期待,這些都是人性使然,如果期待改變這樣的惡性循環,最理想的作法大概是讓一般民眾也能夠意識到,自己才是政治的主體,基於這個主體該做的事情不是把期望託付出去就不去關心,很多時候甚至必須參與到其中,才有辦法確保期望的目標有機會達到。

在 318 是我第一次比較深入參與政治性活動,當時的群情激憤讓我覺得自己該做些什麼,做著做著也就做到了現在,對我而言最大的犧牲大概就是機會成本吧,如果沒有跳進這個圈子,我應該還是可以過著相對舒適的生活,偶爾出國去讓自己放空一下;只是在回顧自己參與的過程時,我自己歸納是為了這個家庭去參與政治,因此維持家庭生活是我參與政治工作的底限,一旦犧牲了家庭生活我也就沒有參與政治工作的原動力,這樣的堅持大概是人們最難以理解的地方。

我不是長期從事政治工作的人,政治學的書大概也沒翻過幾本,對於各種事物的判斷往往基於過去工作的經驗;我當過倉庫搬運工人、當過業務、當過技術主管也當過公司負責人,幸運的有機會體驗各種不同的人生,能夠走到今天也就是因為認為自己是生命的主體,所以脫離舒適圈對於我而言並不是很大的門檻,最大的門檻大概就是迎合大多數人的期待。

走到你的眼前,做出你期待的動作,說出你期待的話語,這是現有政治的樣態;我對於政治人物的期待是,你不需要走到我的眼前,不需要說出滿嘴的好聽話,你只要做好你該做的事情我就會支持,而我也會持續看著你做的。

也就基於自己的期待,我在政治工作進行的方式就是關心以及參與各種議題的發展,是否成為一個受歡迎的人就不是我努力的目標,這大概是很多人不滿的地方。我的人生是從泥沼爬出來的過程,許多的激情早已經在過程中消磨殆盡,對於生命的期待也就顯得單純許多;也因為期待的不多,所以對於少數的期待有著異於常人的堅持,對比其他外在的表現會有很大的落差,這大概是另外一個問題點。

政治工作一段接著一段,我在意的還是那些具體的議題;至於什麼時候可以有著自己定義的政治環境,也許真的得花上一輩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