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市長候選人城市論壇 高思博 發言逐字

活動名稱: 台南市長候選人城市論壇
主辦單位: 台南市不動產開發商業同業公會
活動時間: 2018年10月25日
活動地點: 桂田中信酒店
錄影檔案: https://www.facebook.com/longchilove/videos/406315963236391/

我本來在想說,大家在座都是內行人,我們要怎麼跟大家進行一個報告。人家說選舉,當然我們候選人都要爭取大家的選票,但是這一場我看大家開的問題跟大家想要了解的方向,其實都非常深刻,所以如果說要在這裡爭取選票要透過不同的方式,這一場我一開始就想說,我一點都不打算跟大家吆喝,我們慢點說。

爭取大家的選票要怎麼開始,我想內行人要聽內行話,我還是要發揮一下本來的專長,大家都知道說我本來在出來競選以前,有兩個比較重要的經歷,第一我在行政院當過政務委員,所以我有政府部門蠻豐富的一個資歷,第二個我在大學當過教授,當然,我也知道如果像大學教授那樣上課,大家上到一半會睡著,所以我想我前半段非常簡單,跟大家進行一個報告,後半段留時間讓大家可以來進行提問,而且那個提問我當然知道內行人的問題。

我要從哪裡開始?我們台南市的城市定位,我們要從哪裡講起?我來看,我要從可能大家不會想到的一個方向,我要從歷史開始講起,大家知不知道說 1624 開始到現在,就是說再 6 年,從現在開始算起再 6 年,我們台南市開城 400 年,從荷蘭人開始營造熱蘭遮城開始算,我們台南市開城 400 年。我們的都市設計到公元 1661 年是一個很重要時間,因為 1661 年我們現在看起來距離我們 300 多年,鄭成功來台南登陸,把荷蘭人打跑,這很重要,因為我們台南從此變成一個,我們說漢人的文化為主,還是說中華文化範圍內的一個社會,一個都市。

而且,我們台南也很幸運,因為鄭成功 1661 年那一場仗以後,台南市其實沒有經過什麼大戰,不管是任何的政權轉移,清朝來把鄭成功鄭氏王朝滅掉的時候,大戰不是在台南打的,它是在澎湖海戰, 1895 年的時候,日本人來台灣,台南也沒有經歷過什麼大戰爭,現在台南的東區有個巴克禮公園,有一個英國的牧師巴克禮,去跟日本的大將說台南和平開城,所以沒有經歷過什麼大戰爭。二次大戰,台灣的地位跟主權再次歸屬中華民國,我們也沒有經歷過什麼大戰爭,所以台南其實是一個很幸運的地方,我們上一次有大戰是 400 年前的事情。

我們城市的性格,其實,有一句話講的非常的清楚,連戰的阿公連橫,有特別講到說,在台灣通史序,荷人啓之,荷蘭人開啟,鄭氏作之,鄭成功開始作,清代營之,清代經營,所以造就台南市現在這個性格,我們都市的一個性格,它也很像是土地一層一層,考古挖下去就會發現,這個土地第一層是什麼時代,第二層什麼時代,第三層什麼時代,我們台南市的性格也是這樣造就出來。

台南市開城是 400 年前大航海時代,大航海時代就是西方人來亞洲殖民,造成台南市開城,我們很幸運,從我的角度看,那時候西方人來亞洲進行殖民,很少是被亞洲人打敗,我們這是非常獨特的事情,鄭成功居然還打敗西方殖民者,把這個都市,大航海時代,建立成一個漢人文化為主的一個都市。

現在,台南市開城 400 年前,是因為大航海時代的關係,一個偉大的都市到 300-400 年以後,通常需要更新、常常需要重新創新,這樣才能讓生命繼續下去。 400 年這個數字不是隨便說說,大家可以看看,東京開城是江戶時代,紐約開城是英國到美洲殖民,他們有個地方叫 York ,他們到紐約就把它變成 New York ,新約克,其實紐約開城的時間跟台南差不多,所以我們現在到 400 年,台南還要再創新,我們要怎麼重新創造都市的生命,我想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我們要如何創新讓台南市可以人口增加,如何讓台南市有就業機會。

人口增加一定要靠就業機會,但是大家都會說招商,可是我請問大家,商從哪裡來?商人包括我們自己台商,大家都是在全世界打拼,以前大家都聽過一個皮箱去全世界,我們有什麼辦法、我們有什麼條件吸引人家來、去招商,包括我們自己也一樣,我們不能當作說人會自動回來,我們台商是世界上非常有名的,逐水草而居的一群人,哪裡的勞動條件比較好、哪裡的環保條件比較好,大家就會去,所以他們其實也是,講起來在世界上蠻流浪的一群人,現在有一個很好的時機。

如果說台南市 400 年前是大航海時代,我們現在來看,這是什麼時代、我們要招什麼商?我們現在遇到的一個時代,剛好是我們這個時代最重要的一個背景,叫做中國大陸強勢崛起的時代,中國大陸強勢崛起大家不要想著只有我們的人被拉過去,以後只要他們條件越來越嚴格以後,它也會把很多以前我們過去的人推出來,所以這個事情是,它會拉、它也會推,所以我們有很多以前在中國大陸的台商好朋友,要拉回來自己的故鄉,所以這個大背景之下,我們不要再讓台商到處去流浪,我們別再讓他們逐水草而居,請他們回來。我們招商,就以我們自己的這些長期在外面流浪的這些人作為目標對象,請他們回來,而且很多台商如果推算他們的年紀,大概都是差不多 90 年代左右,天安門事件前後去大陸的,那時候去的差不多現在,那個年紀,也該回家了。

為什麼我要先說這一段?因為我們要招商,才會有工作機會,要有工作機會,人口才會增加,人口增加是台南市要從此邁向脫胎換骨,如果第一次鄭成功開台叫做第一次開台,我們現在要做的事情,其實很像是二次開台,要讓我們的二次開台能夠成功,我們人口一定要增加,這個才會有繁榮,才會有一個基礎,所以我跟大家報告,我們要招商,目的就是讓人口可以增加,人口增加要有就業機會,人口增加以後是大事情,在場所有產業界的好朋友,你們的生意、你們的商機做不完,這是一個真正要做事情的想法,合邏輯的想法,就是要這樣子做。

接下來報告,我要怎麼做?如果我們要進行招商,要怎麼做?怎麼樣創造出,讓大家感覺台南市真正脫胎換骨,要怎麼做?

我想招商,我們第一件要做的事情,要成立招商的單一窗口,大家都走過政府程序,剛剛林董也有提到這方面的事情,我非常清楚政府機關彼此橫向聯繫非常差,大家實際上的經驗就是,你要做一件事情常常要蓋十多個印章,這不只是我們市政府這樣,中央也是,我以前做政務委員的時候,我的工作就是負責把行政院各部會的事情給打通,去解決法令上的障礙,所以成立招商單一窗口,就是不要讓大家再為了這種,辦一件事蓋十多個印章的情況,這樣單一窗口招商為大家解決問題,大家是否贊成?

我到這邊才開始,現在開始拜託大家給一點互動,不然大家前半段聽我說,都忘記說我們還是要有後半段,要進入跟大家爭取支持的模式,所以拜託大家掌聲借我一下。

我們要成立招商的單一窗口,要把大家蓋印章的過程盡量的減少,而且我特別以後在台南市政府要成立一個很專責的單位,叫做國際與兩岸事務委員會,這個單位不像陸委會,不是像外交部,它不是盡量找大家麻煩的人,他最重要只有一件事情,就是要把台南的好東西,要把台南的商機,要把台南的企業機會,盡量的介紹出去,尤其是,國際與兩岸事務委員會,特別會著重怎麼樣把台商請他們回來,主動出擊,我們要去辦 Road Show ,我們要去辦招商說明會,盡量請他們回來。這個事情,我還特別跟高雄韓國瑜市長,我們還特別說我們南高來成立一個平台,未來用雙子城的模式,大家共同行銷、共同招商,就是他在說的,我們要把貨物賣出去,讓人進來,讓大家賺大錢,這個就接到我第二件要跟大家報告的事情。

大家賺大錢,政府自然不會欠稅,所以我們要做的事情,我們要減少大家的負擔,要增加大家可用的所得,所以減少大家的負擔,我要做兩件事情。如果大家有賺錢,政府不會欠稅,沒有欠稅我們還有需要連續三年漲房屋稅嗎?不需要吧。大家覺得房屋稅,我們明年還有一個 81% ,把它凍漲好不好?

大家不要想說我凍漲會跟剛剛林董很有氣魄的說,游走法律邊緣都可以,倒不是,這個是合法的市長職權範圍,我一定會做這件事,而且完全在法律的範圍之內,我們來凍漲房屋稅,增加大家在我們台南市的小確幸,增加大家在我們台南市的消費能力,這就是要讓大家享受到台南市經濟發展的成果,這樣才對!而且如果我們台南市大家能夠大賺錢,政府自然不會欠稅,何必去與民爭利,漲房屋稅或是跟大家拖吊,收這些零碎的錢,都是從大家口袋中硬擠出來,有意義嗎?我是認為很沒意義。

如果我們真的能夠讓招商成功、人口增加,我們台南市就非常需要發展一個新的都心,新的都心如果真的要發展起來,就是要人口增加,我們要發展出一個新的都心。這個新的都心,地方我們現在看我們台南市人口增加大概在什麼地方,這個新的都心將來就很可能要落腳在那個地方。

新都心有發展,還有一個很大的好處,我們可以讓我們台南的舊城區真的保留下來,否則現在這個舊城區發展受限,但是它需要保護,所以有一個廣大的天地,如果人口增加,我們可以讓大家到那個新都心去全力發展,大家很多關心的容積率相關的那些建築方面的問題,在新都心這些都不會是一個限制,而是政府要怎麼引導來開發,能夠創造財富,所以我想跟大家報告這幾項。

我們最後要跟大家講一下,我們在台南市如果能夠人口增加,我們要追求可負擔宅,就是對於我們的少年人,我們跟社會住宅不一樣,因為我們認為,青年的可負擔宅是要讓他擁有所有權,這樣才是真的,因為我們希望大家都來台南市落地生根,我們的目標就是要讓台南恢復好成家的傳統,我們希望大家都來這邊成家立業,這樣的話,我相信大家在場很多業界精英,真的商機無限,這才是正確的事情。

市政府需要跟大家一起努力,一起配合,共同創造財富,共同創稅,共同增加人口,共同讓我們台南市回復光榮傳統,這就是我們要做的事情。

問題: 因為剛剛有講到我們台南是一個文化古都,在舊有的限制之下,在跟現代化開發上面產生衝突,請問高候選人,在這樣的衝突我們有什麼樣的因應?跟期待它有什麼樣的發展?

回答: 剛剛這個翁兄,他問這個問題其實非常的深刻,但是這個問題我要非常直率的跟大家講,我一開始認為這個題目的設定,假定保護文化跟古城區、跟現代化的新開發一定要有衝突,我不贊成這樣的一個設定,為什麼我特別跟大家報告,台南市升格成功,這在場我們蘇煥智學長也非常清楚,台南市升格成功是在 2009-2010 那個階段,我那時候剛好在行政院服務。

大家是否知道我們台南市升格直轄市,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和理由,為什麼我們會成功?是我們的歷史文化,如果按照直轄市那個很硬的條件,人口或者是經濟規模很硬的條件,我們人口不到 200 萬,我們其實沒有升格直轄市的道理,基本的條件不夠,我們能夠升格直轄市,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因為台南市的歷史文化、我們的傳統讓全國的人覺得,如果沒有讓我們升格說不過去、沒有道理,所以我們升格成功。如果我們自己要預設說,我們的老城區那個文化歷史的保存跟我們新的都市發展,如果我們把它預設成一個衝突的狀態,我們根本可能不能升格直轄市,大家懂我的意思嗎?

所以我們台南人一定要用我們的頭腦、智慧去化解這個保護歷史文化跟新開發可能會有的一些衝突,我們台南人一定要有我們的智慧,去解決這個事情。但是這個事情不是一個前無古人的難題,那倒也不是,很多其他國家都有這樣的經驗,就是你要同時去讓人口增加,他要有有一個新的去處,他要有一個新的都心,可以讓大家有更好的生活環境、更好的生活水準、更好的生活品質,他的公共設施也可以承載比較多的人口,但是老城區基本上就要進行保護。

在座很多內行的人都知道,其實我們台南市有做很多老屋保育的動作,大家都知道我們有一個很有名的成大的一些老師在做的運動叫老屋欣力,老屋可以保存,其實也是一個我們台南市美麗的意外,因為很少地方像我們台南市這樣,他都市核心區域不動產的價格居然都很平,沒有上漲,所以很多人可以做老屋保育、老屋欣力,是因為那個地方財產價格都沒有上漲,所以大家可以頂一個做咖啡廳,改裝成一個老咖啡廳,改裝老宅變成是一個民宿,大家能夠做到,是因為這個地方房地產、財產價格沒有上漲,大家負擔得起,很多年輕人可以開一間咖啡廳,開的起,很多也是因為我們核心區域的財產價格多年沒有上漲很多。

但是我要跟你說,其實我們老城區用這樣的一個方式保護,其實是一個美麗的意外,它是一個不是很合理的一個方法,照理說,核心區域你的財產價格應該要上升,我們沒有,所以如果將來我認為我們把老的城區要制定一些方法,比方說像京都、或者是像威尼斯,他們那種統一廣告標示、或是統一拉皮的這些作法,要把他盡量留下來,因為那是我們的歷史傳統,我們台南市可以升格直轄市,最重要就是這個。

但是我們一定要有新都心,新都心可以發展的起來,大家可以有的商機就無限,這是我對於翁先生問題的一個回答,我認為台南人一定要有智慧去解決你剛剛的這個衝突,不然的話,我們一開始就沒有資格升格直轄市,這個我要跟大家特別報告。

問題: 我覺得國民黨在台南一直沒有深耕,所以當你提出來要選舉的時候我就覺得很奇怪,他沒有給你任何資源的情況之下,你又出來選,我覺得你這樣子會很辛苦,但是你又因為一個所謂的台南起義、在地之聲,我很納悶,你在沒有資源的情況下,又沒有像韓國瑜那樣的一個作法,我特別再澄清一下,我們對於政黨輪替這樣的東西其實很多人都已經退出了國民黨,也退出了民進黨,我們對於政黨的輪替,我們覺得政黨只是一個很獨裁的東西,所以我們想聽聽你這樣的一個心聲裡面,不管以後政黨輪替也好、或者是你上任也好,對台南有什麼好處?

回答: 我想政治上的競爭,或者甚至是鬥爭,我想這不是大家一般人民關心的問題,大家也某個程度,很多在場的好朋友大家都很厭惡政治或政黨的鬥爭,所以你的問題我相信我的回答,政黨之間的競爭或鬥爭,確實跟一般人,大家會覺得這跟我有什麼關係?我又沒有在碰政治。這對我有什麼好處?

但是我要告訴大家,這個道理先人,不管英國人或美國人,他們好幾百年前就已經發現,你要讓人民能夠得到最大的一個好處,就是別讓政治人物太穩,大家要對政治人物或是政治權力常常保持警惕跟警戒,所以你如果讓他坐太穩,政治權力握太穩、握太久,美國人他們就有一句名言,說我們民主一定要對政治人物保持一種健康的懷疑的態度,所以你如果讓一個政黨、還是讓一群人握太久,對人民絕對沒有好處。

所以如果我誠實回答你這個問題,如果說我對於台南市民有什麼用處,國民黨推出的人對台南市民有什麼用處,其實最大的用處就是我們可以在大家覺得需要調整、需要改變時,我們當大家的工具,基本上不能讓政治人物覺得很穩,這是很早以前西方人就發現的道理,絕對掌握權力的人,絕對會腐敗,所以人民常常要對政治人物採取一種冷靜客觀有距離,甚至是懷疑的態度,這個原則同樣適用到我身上,如果哪一天我跟你講說,你就相信我,請大家千萬不要聽這種鬼話。

一切事情大家按照制度來,我不知道在座大家做事業的朋友,你有多少次你需要去拜託民意代表、還是拜託政府裡面的政務官,只是為了讓你合法的權力可以快點進行,我不知道,大家也許都有這樣的經驗,大家都拜託過民意代表,大家都拜託過政府裡面的局處長,說我合法的,趕快讓我進行,我可以跟大家報告,如果將來我有機會為大家服務,高思博的市政府一定基本上要公開、要透明,很多事情政府本身公權力行使,不能造成企業不可測的風險,什麼事情都照規矩來,這個是我追求的理想,這也是我作為法律人的性格,我是覺得這樣比較合理。

評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