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薪9萬不是問題,問題是月薪4萬的我們

部份媒體一直在探討林飛帆月薪 9 萬這件事情,但 2018 年受僱員工月薪中位數接近 4.1 萬似乎才值得媒體深入的部份(1);我目前的月薪 46887 ,略高於中位數,但我在林飛帆這個年紀(31歲)時,年收入近 250 萬(2),換算月薪超過 20 萬,如果用那些媒體設定的觀點,我大概是瘋了吧。

我有 2 個孩子,一家 4 口要靠 4 萬多塊的薪水支撐,在這個時代還蠻困難的,很容易就看到透支的情況;有些朋友提到,我應該讓孩子的媽媽出去工作,兩份薪水會比較好過,這也的確,家庭收入 8 萬左右應該會好一點,但代價就是孩子跟父母相處的時間大幅縮短,生活上的各種瑣事跟工作持續產生衝突,對於沒有其他家族成員協助的我們來說,這是兩難的選擇,為什麼不能夠讓一個人的收入就養活這個家?少子化的問題關鍵就在這裡吧。

2016-2019 的 4 年期間,我經歷過政府單位與政黨工作,兩次的資遣以及領取 6 個月的失業補助, 4 年下來累積的收入比不上我過去寫程式一年的收入,這樣的對比可以看得出來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的政治工作者抵擋不了金錢的誘惑,因為在這個領域大家都把低薪當作常態,連符合勞基法的工作條件在政治領域都是一種奢望。記得其中一個工作期間,同事叫我下班開自己的車去載工作要用的東西,我請他叫貨運公司去載,他因此非常不滿,過程舉例說其他同事都可以配合,為什麼就我不行,政治工作充滿了很多這樣子的積非成是。

當政治工作環境中普遍存在著這樣弱弱相殘的情況,大概就很難期待能夠產生什麼樣好的政策,或是即使有了好的政策也很難看到落實的一天,這樣的惡性循環是該有些改變;只是改變過程產生的相對剝奪感帶出了一些輿論,希望那些寫出文字的人可以意識到自己正在創造壓迫自己的環境。所以林飛帆月薪 9 萬不是問題,我們也需要更多月薪 9 萬的政治工作者,去創造更多能夠打造月薪 9 萬工作的政策;然後如果不棄嫌還有人想要邀約我參與政治工作,請記得公道價月薪 9 萬!

*1. 107年工業及服務業受僱員工全年總薪資中位數及分布統計結果 – https://www.dgbas.gov.tw/ct.asp?xItem=44934&ctNode=5624
*2. 那個在參與政治前的我,與募款告急的現在 – https://medium.com/%E6%B1%9F%E6%98%8E%E5%AE%97-kiang/91c8e0e72317

評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