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鐵路地下化,寫在陳蔡信美家強拆之前

過去有幸曾受邀到陳蔡信美女士家中作客,聽著她細數這棟房子從無到有的經過,我想任誰參與過那一段歷史都不會希望房子被拆除;只是後來無論自救會所期待的徵用方案,或是行政院所核定的徵收方案,房子都免不了被拆除的命運,這是我後來不再參與自救會行動的主要原因。

台南鐵路地下化的規劃,從早期東西兩側各建置一條臨時軌道的討論,到後來行政院核定在東側建置兩條永久軌道的方案,幾乎沒有人能夠清楚解釋完整的來龍去脈,除了超過 30 年所累積的資訊量龐大,另外一個最大的原因是各種資訊被選擇性揭露,沒有完整公開政策討論與定案過程所有的會議與公文往返記錄,缺少這樣一個基礎,很多過程都變成各說各話的羅生門。

從幾個民意調查可以看到,普遍來說台南市民會期待鐵路地下化完成,也支持政府以強硬手段進行拆遷工作;挾著這個民意基礎,強制拆遷工作開始進行,龐大的壓力下許多原本拒絕拆遷的屋主陸續妥協,陳蔡信美女士的家可能就是最後一個標的,為了避免他們被孤立在反對立場,許多民眾陸續到場聲援,拉高了對立的氣氛。

公共政策不該有模糊的空間,只是我們似乎還在威權轉型到民主的過程中,普遍的共識還是傾向經濟發展與重大建設,壓縮了更多對話的機會;眼前只能期待現場表達意見與記錄的過程不會受到太多限縮,執行單位應該要謹慎處理細節,希望最終衝突能夠和平落幕,然後也希望台南市民可以藉由這個過程持續反思,究竟台南該守護的是什麼樣的價值?

評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