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基泰建設大直民宅坍塌案談社區知情權

依據新聞報導,基泰大直建案的監測單位在坍塌前 44 天就發現儀器數值超過警戒,月初也有提供正式的異常通報給施工單位,但這一切並未讓建設公司停止施工,直到坍塌發生;這種無視警告的作法不會只是初犯,其他縣市也有發生類似坍塌意外,現有的政府與法規把關作法顯然存在漏洞,解決方式就是落實社區知情權讓關心的民眾也能夠隨時查閱這個監測資料!

如同過去針對固定污染源管制衍生的 CEMS 政策,當廠商無法遵循法規的要求管好自己,政府就該透過法規介入參與監督,讓監測資料即時送交給政府託管;如果政府單位的託管仍然無法制止廠商持續違規,就該把監測資料完整開放,讓全民參與監督,確保這樣損害他人利益的行為可以被有效約束。

依據業內先進的討論,新加坡早已要求建築案的監測資料即時上傳雲端託管,事件發生不再需要像擠牙膏一樣等待廠商拼湊需要的資料,有效的監督自然可以確保各項工程品質;台灣的民生公共物聯網、運輸資料流通服務已經展示了政府有能力蒐集大量監測資料,各種建案對應的儀器監測數值門檻相對低很多,只要完成法規制定與授權,技術很快就能夠跟上腳步,進而讓民眾不再需要為了各種工程的進行擔心受怕。

社區知情權過去在許多議題被討論,科技的進步與成熟帶來了許多新的想像,期待政府與民意代表能夠跟上民眾期待!

評論

台灣登革熱本土病例地圖初步上線

登革熱今年病例已經突破 4000 ,原有透過點位呈現的作法已經難以操作,所以改成以村里為單位建置新的應用!

台灣登革熱本土病例地圖 – https://tainan.olc.tw/p/dengue/

透過瀏覽器開啟後會跳出提示,如果願意授權使用設備的位置,網頁會自動定位到行動裝置提供的地理點位,同時在地圖會以藍色圓點標記所在位置;村里地圖的資料量比較大,第一次載入會需要一點時間,如果發現手機無法操作會建議改用電腦瀏覽。

地圖會以今(2023)年最新的登革熱本土病例統計呈現,透過不同的顏色區別個別村里的確診數,在右手邊書本圖示點開後可以進一步看到不同顏色代表的級距與資料來源;點選個別村里後會展開該里的名稱與確診數,同時在地圖上會讓選擇的村里以紅線包圍,方便檢視詳細街道範圍。

地圖的基礎是疾管署開放資料,數值可能因為計算的規則或時間點跟各縣市公佈數字有落差,我沒辦法回答關於資料細節的差異,有疑慮的部份建議直接洽詢所在地的衛生單位,也請大家特別留意環境的清潔與個人防蚊工作!

評論

關於違建,政府掌握的資料早就多到嚇人

這幾天因為總統候選人引發違建的討論,違建普及的程度大家都知道,但很多人誤以為只有政府都不知道,其實政府掌握的資料早就相當完整。

一般違建通報之後很少立即被拆除,但政府會立即針對通報的違建發出稅單,在正式拆除前每年都要依法繳交房屋稅,只是繳這個稅並不代表違建就變成合法建物;也因為這樣的機制存在,只要從房屋稅資料就可以找到大部分的違建,因為稅務需要資料也相當詳盡,真的要處理違建這份資料大概就處理不完了。

除此之外,近年來衛星遙測技術進步,非都市計畫區域的違建也可以輕易透過資訊技術過濾出來,所以像是農地工廠等等違建大概在開始興建的 1-2 個月內就可以被發現;這樣的技術也持續在進步中,未來甚至連樓層高度的改變都可以輕易抓到,要想找出違建在技術上已經沒有太多門檻。

處理違建最大的門檻就是數量太多,除了沒有足夠的人力、物力去進行拆除工作,許多民意代表也會基於選票考量干涉違建的拆除,讓這個問題持續累積與擴大;遺憾的是,每每都是因為違建造成人命傷亡,才會創造拆除違建的輿論氣氛,只是每次也都只有三分鐘熱度,往往執行不到半年就因為各方壓力停擺,讓違建的惡性循環繼續下去。

開放透明會是根本的解決之道,把目前數十萬已知的違建資料攤在陽光下,民眾可以藉此得知要購買的房子是否包含違建,同時也可以協助舉發不在其中的新增違建;這些資料可以分級進行標示,有違反公共安全疑慮的違建作為優先處理對象,並且記錄完整的通知、處理程序,這樣就可以逐步讓違建文化從台灣根除。

評論

科技防疫效果正面,但台南登革熱防治仍存在結構性缺口

登革熱疫情再次出現在台南,對比 2015 最大的不同大概就是誘卵桶的出現。

病媒蚊的活動範圍廣泛,要滴水不漏的進行噴藥工作很快就會耗盡資源,因此需要透過抽樣調查的指數來決定資源分配,讓資源可以被用在刀口上;只是傳統的病媒蚊指數調查相當耗費人力,同時也會需要具有相當經驗來找出調查範圍內的滋生源,因此不容易提高進行的頻率與範圍,產生的數據也很容易受到調查者的經驗左右。

誘卵桶是一個新的嘗試,在鎖定的村里範圍內找出 12 個位置放置誘卵桶,透過引誘病媒蚊產卵的行為來產生需要的調查指數;因為設計簡單、判斷相對容易,這個方式在多年嘗試後已經可以擴大到超過 250 個里的範圍進行,而且一週可以產生一次指數數據,讓監控的範圍與頻率都有效提高,防治工作的效率提昇不少。

只是今天(2023/08/15)台南的本土登革熱病例數已經來到 1371 例,對比 2015 同期 633 例,這個數字很難讓人不擔憂;這突顯了防治工作再多進步,要想避免登革熱病例擴散,仍然需要處理結構性問題。台南在 2015 大流行之前, 2014 是高雄先開始出現明顯的登革熱疫情,但今年的情況直接從台南開始,高雄還沒有出現明顯的病例,而且台南在病媒蚊防治工作投入的資源顯然較多!

對比之下,兩個城市最大差異大概是公共衛生環境,台南有著比較多早期形成的老舊社區,這些老舊社區除了常有私人物品出現在公共空間,甚至有著許多違建直接蓋在屋後溝之上,噴藥工作很難觸及這樣的死角;除此之外,台南舊社區的下水道接管率低,許多排水溝就直接安排在家門前,只要出現淤積以及大雨過後,提供極為適合病媒蚊滋生的環境。

在高雄新成屋已經完全禁止違建,但台南即使我跟檢舉人一起開記者會抨擊還是會被蓋好蓋滿,就更別說那些數以萬計列管排拆的違建,這樣的結構下其實末端防治工作永遠會有補不完的破網;台南也可以透過都市更新的方式改善衛生環境,只是自辦都更經常發生訴訟與衝突、公辦都更腳步非常緩慢,要想改善大面積的老舊社區真的是非常大的挑戰。

2015 登革熱疫情開始的跳蚤市場,經過多年的改建已經展現新風貌,這次疫情也尚未在鄰近區域擴散,顯然公共衛生環境改變才是防治登革熱的根本之道;只是 112 例死亡在台南促成的環境改變真的不多,眼前只能繼續透過噴藥來做短期防治,公共衛生環境的結構性缺口仍然有漫長的路要走。

評論

太陽能就該攤在太陽光下發展

眼前太陽光電發展最大的問題是資訊不透明,哪一片太陽光電場透過哪些政策完成設置,個別太陽光電場的承諾事項為何,在饋線容量不足的情況下如何決定廠商的優先順序,以及既有發電量需要準備多少儲電廠或甚至火力發電廠才能避免跳電等等,資訊落差導致第一線各種衝突,利益的糾葛甚至引發槍擊、貪污與賄選案,讓民眾失去對再生能源政策的信心。

過去即使立法委員索取資料要實際監督,相關單位不是用各種理由拒絕,就是提供極為有限、刻意隱蔽的資料,讓監督工作難以進行;對於在地的民眾來說,哪些光電場承諾要養魚、哪些光電場承諾會種植香菇,根本沒有公開資訊可以查閱,也很難期待政府指派的稽查人員能夠有效稽核。

解決這些問題的方法也就把資訊攤在陽光下,讓民眾可以輕易查閱自己身旁光電場的完整資訊,所有承諾事項路過就能夠檢驗,這樣才能夠建立基本的信任;違規記錄應該即時公告,讓民眾可以參與追蹤個別事件的處理狀態,直到違規的情況確實解除,讓在地民眾不用時時擔心。光電間歇發電的特性本來就會需要儲能或火力發電來避免供電中斷,個別區域積極發展光電同時也需要承擔電網平衡責任,能夠達成共識承擔責任的場域也才有繼續擴大的資格;現況似乎就是在比誰的關係強,知法玩法讓一般民眾無所適從。

如果有機會成為立委,我會希望讓再生能源的發展可以站在這個透明、開放的基礎上累積,避免能源轉型的美意成了崩壞的開始!

評論

江明宗也完成了民眾黨不分區立委自薦申請

台灣民眾黨還是個小黨,發展過程經常面臨理念之爭,雖然我們常常以柯文哲的公開談話作為基礎,但這個基礎還是會需要更多理念相同的人去支撐;身為去年參與議員選舉的候選人之一,我期待能夠延續過程中支持我前進的那股善念,一起推進這場無聲革命,讓台灣可以改變成真!

作為一個科技人,我會希望環繞著科技應用的法規可以跟上腳步,特別是我們常在討論的 Public Money, Public Code 概念,讓政府基於公眾需求發展的科技技術能夠公眾化,除了避免重造輪子的浪費,也能夠藉此推進資訊產業發展或甚至國際公民社會一起進步,透過更開放的態度去面對科技治理與新興社會議題。「開放為原則,不開放為例外」,過去只有短暫存在的口號,希望可以把這個精神帶入正式的法規中。

少子化問題喊了那麼久,但國家環繞著孩子的努力還是不夠,帶著孩子走在斑馬線上都會面臨死亡威脅,當爸爸十多年來,我親身體會環境對於孩子的不友善;孩子為先,要讓孩子可以安全的往返家裡與學校,要讓孩子在都市化環境依舊能夠找到健康玩樂的空間,要讓孩子免於環境污染的傷害,也要讓孩子活在落實居住正義的未來!

台南雖然貴為六都,但基本的財政能力卻必須仰賴中央補助,這突顯了長期以來財政分配的不公,財政收支劃分法的修正刻不容緩;人民的納稅錢應該用在刀口上,而不是為了滿足層層民代選舉政績需求,常態性的補助數額檢討併入地方政府一般預算,有效提昇基礎設施養護能力,同時避免任意透過特別預算債留子孫。

政治工作沒有做完的一天,希望台灣能夠因為我的參與多一點進步,相信美好台灣 Keep Promise !

評論

這個世界並不完美,參與就是期待多一點進步

隨著 #metoo 事件持續攤在陽光下,大概不分黨派都出現了疑似案例,包括民眾黨也是;民進黨為了移轉檢討壓力聚焦在野黨的零星案例放大檢視,雖然這心態很糟糕,但也的確,民眾黨也不是個完美的政黨。

民眾黨的務實就在於,我們清楚難以避免個人的錯誤,很多時候就是聚焦在如何確保每個錯誤都可以進入該有的程序,持續檢討過程中出現的例外,著眼在程序正義去做更多努力。

程序正義工作在民眾黨進度真的不快,因為推進的過程還需要兼顧競選等活動,資源有限的情況下經常面臨各種取捨,慶幸的是還沒有像兩大黨一樣為了選舉讓程序正義完全停擺,只是顯然有很大的改進空間;曾有黨員問過我,如果柯文哲暢談的精神在民眾黨都沒有落實,要如何堅定的支持下去?我的回應是,很多改變往往需要漫長時間,我選擇參與民眾黨只是因為相對來說,民眾黨比較有機會走到改革成功的那一天,有你我的參與這樣的變革才能繼續前進,當更多懷抱著理想的夥伴離開,前進的腳步就會變得更加緩慢,所以很多時候我還是會勸說想要離開的夥伴堅持下去。

台灣選舉文化贏者全拿的特色造就了許多賭徒心態的參與者,無論眼前的性騷擾、性侵害案件,或更多走在法律灰色地帶的情況都是這個文化的產物;我選擇 #柯文哲 或是 #台灣民眾黨 是基於期待這個文化的改變,而也其實,並不是兩者都有著完美的表現,只是因為當柯文哲成為總統,當台灣民眾黨成功建立三黨不過半的立法院,這個國家的監督與制衡才會有效實現,我貪心的期待明年就可以看到這樣的新局面!

但也如同我們常常在說的,小問題不解決就會變成大問題,當這個社會用總統的高度檢驗民眾黨,許多過去藏著的問題一個個浮現;期待黨內的最大共識仍舊是面對問題、解決問題,透過一次次的例外與檢討來修正程序,最終我們就能夠朝著理想多進一步,也希望遲疑的夥伴能夠繼續一起加油!

評論

全國教保資訊網再次完成破解

全國教保資訊網(下稱教保網)是許多家長會看的政府網站,因為它蒐集並且公告了國內所有的幼兒園資訊,包含最重要的收費細節,我所製作的台灣幼兒園地圖( https://kiang.github.io/preschools/ )也就以這份資料為基礎去延伸,提供了比較容易操作與檢索的介面;只是管理單位似乎不太領情,在幾次的網站改版中持續把資料鎖的更緊,原本已經透過程式破解的數字驗證碼,這次改版後又讓這個鎖變得更複雜些,只是這個鎖我還是用程式撬開了。

在我們探討開放資料多年之後,仍然有許多政府單位像這樣反其道而行,其實是覺得又好笑、又好氣;好笑的是,其實驗證碼圖片要解開對資訊技術並不會太難,反而是人去操作會比較容易卡住,好氣的是,無論直接或間接我已經嘗試透過多種方式進行溝通,網站管理單位仍然展現不友善的態度,似乎總要拉高對立才有機會找到突破的可能。

政府資料開放平臺上,最早在 2015 年就有網友要求開放教保網資料,當時的回應表示會進行研議,但最終只有少部份無關痛癢的欄位成為開放資料;我在 2020 年也提出了要求,教育部國民及學前教育署一樣給出了再研議的答案,於是我就開始透過程式取得整個網站的資料整理,製作台灣幼兒園地圖讓同樣需要找尋幼兒園資訊的朋友方便使用。只是管理的教育部國民及學前教育署似乎不太高興,持續要求廠商在教保網放入了更多技術限制,美其名是要減輕電腦主機的負擔,其實只是為了阻止我這樣大量取得與公開資料的作法。

其實依據法規蒐集與公開的資料本來就不受著作權法保護,無論過去的政府資訊公開法或是我們近幾年在探討的開放資料,目的都是希望政府能夠更貼近民眾的期待,不僅提供民眾想看的資料,更要進一步讓資料容易使用;但似乎總有許多單位存在舊有思維,持續封閉的作法好像把民眾當賊一樣,加深了彼此的對立。技術上來說,要想減輕電腦主機的負擔,直接把資料開放是最好的作法,因為就不會有人需要寫程式來取得與重組資料,以多元形式散播出去的資料也可以減輕管理單位電腦主機負擔,希望教育部國民及學前教育署或是存在類似思維的政府單位都能夠好好思考開放資料的政策與作法!

評論

政治工作排擠生活,就很難活的像個正常人

近來 #人選之人 戲劇的熱門,帶動了 #metoo 文章增加,這些故事很多都環繞著政治工作直接或間接的參與者,數量之多讓人訝異;作為一個政治工作的參與者,我必須說這些攤在陽光下的案例只是冰山一角,還有很多選擇隱忍的受害者,她們的故事只會出現在夜深人靜的啜泣聲中。

很多政治工作參與者如同戲劇劇情一樣,認為自己的工作大於一切,因此排擠了情感與家庭,失去平衡後就是各種的衝突與矛盾;不過跟劇情不同的是,很多現實事件都激烈許多,個別情感破碎帶來的低潮造就了情慾的缺口,讓性騷擾、性侵害事件在政治圈層出不窮。

我在參選議員期間經常聽到人們對於我不夠認真的批評,但很少人能夠理解,對於一個普通家庭來說,這樣看起來不認真的狀態已經透支,有時孩子生病沒辦法好好照顧我都會自責不已;而那些願意犧牲一切換來勝選的政治人物,不自覺中就會降低自己的道德標準與家庭觀念,最終就是價值觀的錯亂,情感的背叛與行為的踰矩也就司空見慣,更甚者就是貪污舞弊等事件的溫床。

如同柯文哲批評過,台灣的選舉花太多錢、對社會帶來太多的擾動,這造就了台灣政治表裡不一的常態,深入其中常常會有空洞的感覺;但大部分人對於政治理解的淺碟,經常透過表象來投下選票,讓這個惡性循環持續不斷。要解決這些問題沒有簡單的路徑,我認為更多的開放與透明會是關鍵,期待最終我們的政治環境可以更貼近一般人的想像,相信你本來就應該相信的新台灣價值!

評論

民眾黨台南黨部與志工的漸行漸遠

在民眾黨成立前許多志工就已經存在,環繞著對於 柯文哲 的支持集合成為力量,也就這些力量的存在讓民眾黨得以在第一次的政黨選舉中脫穎而出,進而有機會站穩國內第三大黨的腳步;在台南也是同樣的縮影,黨部在創立過程靠著許多志工出錢出力,包括我去年競選期間都受益於這些大家口中的柯粉們,只是這些長期參與的貢獻者在新的主委上任後跟黨部漸行漸遠。

新主委推翻了過去累積許久的共識,無論是對於財務透明的作法,或是各種活動舉辦的程序,工作分配環繞著個人偏好而不是開放式的討論,不僅讓許多長期支持民眾黨的志工選擇求去,朝令夕改的作法也惹怒了一些外部合作對象;眼前台南黨部的確有強烈的組織發展需求,但排除異己的作法讓黨部越做越小,資訊與分工都是新面孔在執行,經驗難以傳承的結果就是看著歷史一再重演。

台南黨部歷經三任主委的輪替,每次轉換都有許多結構性的改變,這種事情在傳統政黨的確司空見慣;但民眾黨環繞著柯文哲的理念,最大共識就是希望樹立制度去解決問題,只是新任主委對於制度的提議都是情緒性回應,認為大家在架空主委、找主委的麻煩,最後就是轉移話題當作沒有這回事。最近一次大型活動後,檢討會上主委開頭沒多久就離席去跑行程,副主委主持會議達成關於財務透明的共識,事後被主委否決,讓副主委選擇求去,不再參與黨部運作。

看著中部、北部的諸多黨部慢慢建立各種制度,相信我們面臨的問題並不是特例,只是現任主委對於這些典範都是視而不見,把權力集中在手上並且持續排除監管制度的建立,不透明所帶來的問題持續浮現。我不是喜歡公開抱怨內部狀況的習慣,只是看起來沒有太多選擇能夠解決可以預見的問題,在我也成為那個被排除的異己之前,還是再次公開轉達支持者的訴求, 『要法治,不要人治』!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