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登工廠地圖 上線

網址: https://kiang.github.io/factory_data/

最近 天下雜誌全台違章工廠大調查地圖( http://topic.cw.com.tw/2016landfactory/map.html ) 引發了不少討論,只是在檢視地圖的原始資料時發現了一些小錯誤,後來有試著想要跟報導相關人員聯繫,不過大概因為行程忙碌不容易碰面,所以就試著修正與延伸這個地圖。

部份特定區的資料包含中文罕見字,因此試著加入一些檢核機制讓因為罕見字問題無法處理的資料可以呈現,雖然花了一點時間,但還是沒辦法百分之百確認是否所有資料都正確無誤,如果發現問題還請不吝指教;同時除了標記區域外,也讓個別特定區提示訊息可以連結回原始公告,方便有疑慮的朋友進一步比對公告與標示內容是否一致。

除了特定區的資料外,臨登工廠地圖還放入了下面幾個資料:

點選個別標記會進一步顯示名稱等資訊,希望藉此呈現比較完整的資訊。

違章工廠其實有著複雜的歷史演進過程,依據 100 年工商普查資料( https://www.stat.gov.tw/public/Attachment/461011746USMXRN7A.pdf ),全國有 162612 製造業,而101年營運中工廠家數( https://www.moeaidb.gov.tw/RDownLoad/DownLoad.jsp ) 為 79439 ,相減後是 83173 家製造業並未取得工廠登記;而臨時工廠登記資料,截至104年11月8日止,第一階段受理業者申請 11411 家,取得臨時工廠登記 4222 家( https://join.gov.tw/policies/detail/8e7ef4b3-9dfa-4d44-83d4-9d8d81f85b36 ),這次透過地圖呈現的臨時登記工廠則是有 6249 家,也就是說約有 76924 家製造業屬於免登記或是未登記狀態。

試著將相關公開資料放上地圖呈現,是希望找到些更好的方式讓大家參與討論,如果覺得有可以加強或是修正的地方,歡迎透過專案系統提出( https://github.com/kiang/factory_data/issues );與往常一樣,同樣的地方也可以找到完整的程式原始碼與對應資料,歡迎進一步延伸應用。

Re: [問卦] 到底「物聯網」這三字的定義是什麼?

※ 引述《DomainT (DomainT)》之銘言:
: 2020或2025時物聯網會大爆發,所以我們應該把國家的錢往這方向先投入
: 為了將來「大爆發」時而準備。
: 可是我光是連這句「2020或2025時物聯網大爆發」就聽不懂了。
: 我舉個例,Google大熱門時,假設定為2001左右好了。
: 那2001是不是一個「物聯網大爆發的一年」?那其他網站如PCHOME呢?
: 總之,「物聯網」這三字,根本太抽象太亂了吧。

如同評論提到的,物聯網 (IoT, Internet of Things) 的基本概念就是所有東西都試著連上網路,會覺得 2020~2025 大爆發的理由是相關技術漸漸成熟,比如像 ptt 這樣的平台了不起就同時讓 10~20 萬人同時進來發廢文,而 Facebook 居然可以讓上億人同時發廢文,這個可以讓上億人同時發廢文的技術就是 IoT 爆發的關鍵。

你可以現在就拿起電話撥 117 ,那個單調、無趣但規律、準確的報時服務就是 IoT 的核心概念,因為 IoT 基本上就是一個連上網路持續發廢文的設備,會說它發廢文是因為過去這類設備的確都做些很單調、沒什麼價值的工作,像是裝溫度感測就定時報個溫度、濕度感測就報個濕度,只是後來感測器隨著 Arduino 等低價開發板的蓬勃發展而延伸到更多領域,簡單的說就是除了宅男、CCR之外 PTT 闖入了各種類型的人,然後他們可以發更多元的廢文,像是馬雅文、小商人文之類的,這讓大家不禁想到,如果各種不同的廢文之間可以串起來的話應該會是一個驚人的改變

舉個正經的例子,如果你放一個 pm 2.5 的感測器在家裡,當數值高到一個程度時窗戶自動緊閉並且自動開啟空氣清淨機,然後當家裡有人要出門的時候玄關的機器手臂自動拿出了口罩提醒他戴上等。

如果要進階一點,目前一些無人車、無人機都是倚賴設備中大量的環境感測元件與自動流程取代人工操作,感覺好像接下來不用人介入什麼都會自動被完成一樣。

過去這類設備資訊整合的門檻在於相關軟體技術不成熟,因此處理的資訊量很容易遇到瓶頸,隨著一些大家琅琅上口的名詞出現,像是雲端、大數據、人工智慧等等,這些名詞在台灣可能大家都習慣隨便喊喊、隨便定義,但背後的工具人還是持續在讓技術演進的(因為他們只有左右手陪伴)

最近一些能夠有效橫向擴充的技術持續冒出來,讓資訊設備能夠處理的資訊量可以近乎無限且快速的擴充。簡單的說,一個肥宅加一個肥宅一般來說沒辦法讓宅味直接變成 1+1=2 ,通常因為兩個宅宅需要時間磨合才會有足夠的默契讓宅味逼近於理想值的 2 ,但有一天發現了一個方式,只要把這兩個宅宅擺在一起立刻宅味就會 *2 ,而且你放多少個宅宅,那個宅味就會立即近乎完美的隨著肥宅數量同等倍增,而且幾乎不需要額外的時間讓他們去磨合。

因為可以有效整合數量大到一個可怕的宅宅,喔不是,是設備數據,所以可以大量的布建各種感測器在生活周遭,不僅可以儲存所有數據,甚至讓數據與自動流程整合應用,感覺就像設備與設備之間會自己溝通完成工作,發揮的綜效讓大家都覺得莫名的美好。

But, 人生最厲害就是這個BUT!

台灣的產業特性與能力最擅長做的就是那些用來發廢文的感測器與開發板,而這個層面是IoT 各種美好想像裡最沒賺頭的一塊。

台灣可以做出滿足世界所需要的各種電子板與感測器,然後賣給歐美等國家發展整合性解決方案,台灣再去用千萬倍的價格買回來用,然後跟世界說我們是智慧寶島。

為什麼?因為我們的產業習慣看最短時間達到損益兩平的路徑,而歐美一些知名的創投或大公司願意砸上百次或上千次的錢做各種莫名其妙的投資與實驗,為的就是期待其中有一兩個成功的案例能夠帶來數萬倍的回收。

IoT 關鍵的應用領域是一個人人有機會、個個沒把握的領域,需要靠非常多的嘗試與錯誤中學習與前進,台灣的產業卻大多在期待先進國家從各種錯誤中找到成功的路徑後我們幫忙代工製造各種需要的零件,這才是最大的問題。

而最糟的地方是,當 IoT 領域順利發展後, “智慧製造" 也是它下面的一個議題,未來相關零件從設計、製造到組裝成產品有可能都被自動化流程取代,屆時台灣目前最蓬勃發展的電子產業可能就是那個時代下的夕陽產業,我們目前卻還擔心產業轉型造成的失業率而猶豫不前。

所以我們有多大勇氣把補助的錢從目前的電子產業轉向到軟體或軟硬體整合產業才是玩真的,原本宣佈的 5+2 產業就是這樣的味道,但電子產業嗅到風向不對就跳出來喊話,喊話之後感覺政府又縮回去不敢亂動原本的補助,試問,同樣一筆錢沒辦法從一個地方抽離,要如何對一個新的方向承諾投入資源呢?而且,我們這筆錢預期在未來會慢慢緊縮,因為戰後嬰兒潮的人們開始退休,而且退休的人還在積極的跟年輕人搶奪社會資源,

大聲的呼籲現職軍公教「能撈就撈」、「能混就混」

五樓,這樣解釋 IoT 與背後的困境不知道有沒有 87 分?


一時興起在 ptt 八卦板試著解釋什麼是 “物聯網" 以及台灣所面臨的困境
原文網址: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487418804.A.2C8.html

2017台南智慧黑客松活動心得

先解釋這張感謝狀上的兩個錯字

首先, g0v 一般應該稱之為 “零時政府" ,雖然 “臨時政府" 這個梗過去電視台政論節目就用過,但基本上大部分參與者認同的意涵是 “從零開始" ;而要成為 g0v 代表人需要有很多的認同,我只是個參與者,所以我不會代表 g0v ,概念就像我去參加張學友的演唱會,你應該不會突然覺得我就能夠代表張學友吧?

而 “黑克松" 就更有趣了,實際上大多會翻作 “黑客松" ,因為這樣的活動是希望大家發揮 “黑客" (Hacker) 精神,運用自己所學去解決問題;但某些角度來說,參加這樣的活動的確得 “克服" 很多困難,只是過去太多的錯別字訓練讓我眼睛業障重吧。

這次活動參與的人應該有超過兩百位,大多是成大的學生,甚至有些團隊是講英文的交換生,我只好用破破的英文勉強溝通,希望他們不會因此被我誤導。

整體而言這個活動是走 創業週末 (Startup Weekend) 形式進行,我跟大量的業師參與其中以 15 分鐘換組的方式輪流與參賽團隊交流,透過緊湊的安排讓每個團隊運用有限的時間陳述自己的構想並且接受業師提問的挑戰等。接觸了 6 個團隊,只有 1 個能夠具體陳述希望做的東西,也真的有針對自己的構想深入細節,大部分的團隊都還在設定目標過程游移不定。

比較遺憾的地方是,我們一般對於黑客松活動的期待是實做,一種近乎瘋狂的投入實做,在這樣的過程中展現自己過去所學;有些黑客松活動甚至基於平等希望大家可以同時開跑,活動的主題與需要的資料會在活動現場才開始發放,藉此驗證參與者是真的在活動期間產出最終實做成果,但一致的特性就是具體產出作品。

而創業週末形式的活動則是在考驗連結與包裝能力,週五的晚會認識彼此、產生連結進而建立團隊提出構想,週六進行構想的驗證與背景資訊蒐集,下午直到晚上持續與各種業師交流收斂想法,接著在週日聚焦在上台展示需要的雛型與素材製作,很多時候一個團隊只有 3-5 分鐘時間或更短的時間上台去展示構想,成敗往往取決於包裝能力與展示技巧。這樣的活動可以讓參加者體驗創業過程的緊張感,如何運用極短的時間讓台下的人相信你的想法是對的、你們是執行這個想法對的人。

我是偏技術背景的,比較喜歡參與黑客松性質的活動,所以這次創業性質的活動不知道我會不會變成業障重的那種業師;活動還在進行中,先預祝參與的團隊能夠在這個過程中有豐富的收穫,也希望未來台南可以多些實做性質的活動。

台水供水系統地圖上線

網址: https://kiang.github.io/taiwater/sys/

台水公司釋出了 “供水系統供水資料" ( http://www.water.gov.tw/ct.aspx?xItem=153656&CtNode=3395&mp=1 ) ,主要描述著台水公司供水區域的劃分以及對應的供水統計資料,運用這份資料做了簡單的展示地圖,進入畫面就會呈現供水區範圍,點選個別供水區就可以取得該供水區 100~104 年的供水資料。

眼尖的朋友應該可以發現,其實製作出來的地圖有些偏移的情況,目前的猜測是台水的系統跟我們一般常見的地理圖資處理系統不太一樣,我對於這方面還不是非常熟悉,所以只用常見的方式進行資料轉換,也許在黑客松活動中可以有高手幫忙看看這個問題。

台水 “黑客入寶山-尋寶松" 已經開始報名了,有興趣的朋友歡迎直接線上報名: http://www.accupass.com/event/register/1701190804582347581510

2016台水用水地圖上線

網址: https://kiang.github.io/taiwater/

進入畫面後地圖上方會覆蓋鄉鎮市區的界線,點選個別區域就會載入該縣市的用水資料,以一級發布區區塊呈現,透過顏色區別個別區塊年度用水量的差異。滑鼠游標在區塊間移動時上方導覽列靠右邊的地方會提示區域的名稱或代號,點選一級發布區區塊後會展開該區域在 2016 的用水量細節,目前是以表格呈現,資料進一步區分用水類型。

提供的資料是以近 700 萬用水戶的數據為基礎,透過程式解析住址可能的位置,再以 SheetHub( https://sheethub.com/ ) 提供的 API 找出對應的統計區進行資料彙整。經過台水相關人員的持續努力,已經有超過九成的資料可以初步取得對應的點位與統計區,彙整的資料透過該公司開放資料專頁以 “區域用戶用水量" 項目釋出( http://www.water.gov.tw/ct.aspx?xItem=153656&CtNode=3395&mp=1 ),同時台水公司也釋出了 “供水系統水質資料" 方便有心的朋友研究。

經濟部政策評估整合辦公室也持續與台水公司持續共同討論與研究,試著找出更多值得進一步研究的資料開放給民眾,從這個過程中也希望讓民眾感受到台水公司本身對於整個供水、用水系統的努力。

台水公司內也正式成立了工作小組開始構思與籌備接下來可能的黑客松活動,預期農曆年後會有進一步的訊息發布,敬請期待!

[演講][email protected]

日前受邀在台電內部的教育訓練中分享一些開放資料的心得,對象主要是管理階層的台電同仁,因此講述的內容盡量避免一些太技術性的東西,希望參與的朋友能夠有些收穫。

兩場活動中在昨天的這場做了簡單的錄影記錄

活動過程使用的投影片可以參考:

https://docs.google.com/presentation/d/1gOf1-Im7V2y4NFQGHBRcDmdlq_e4WvplM9_28OxugIs

2016非營業用戶售電量地圖 上線

2016非營業用戶售電量地圖

2016非營業用戶售電量地圖 網址: https://kiang.github.io/taipower/2016/

由於資料量較大,初次載入畫面會需要比較久的時間,也可能有部份設備(例如智慧型手機)因為資源不足而載入失敗,建議使用電腦瀏覽。

進入畫面後預設看到的是台北市資料,在畫面右上可以看到各縣市的按鈕,點選後即可載入對應縣市的用電資料;這樣的設計主要是 內政部一級發布區( http://data.gov.tw/node/20597 ) 維度較小,同時載入所有資料可能會造成程式錯誤,因此區分縣市。

滑鼠游標移動靠近個別區域時會顯示該區域的用電數字,點選後在網頁最下方可以看到逐月的用電資料;因為台電帳單兩個月計算一次的特性,因此將資料的顯示每兩個月合併,目前釋出的是前半年資料,地圖下方可以看到三個按鈕切換三個不同的資料期間來顯示。

這次的作品跟過去幾個大同小異,主要的重點在於台電方面的進步與努力。地圖的原始資料取自台電開放資料網頁( http://www.taipower.com.tw/content/announcement/ann01.aspx?BType=31 )  的各縣市非營業用戶售電量,這份資料其實是漸進出現的,以台北市的資料做初步嘗試開始,接著延伸六都,到現在釋出全台各縣市的資料,而且這次資料的產出已經是台電資訊系統處自行處理大部分程式需求,後續期待資料能夠自動化產出。

我的爸爸

跟爺爺睡在一起的女兒亂翻,壓到了爺爺,然後他醒來了,坐到餐桌拿起碗來吃飯,開始跟我閒話家常;聊了幾句我就去拿攝影機,開始拍下眼前的一切,看著鏡頭裡的畫面眼淚一直落下,然後,我也醒了

我是在計程車上出生的,原本叫做寧祥,後來爸爸聽信算命師的話改成明宗,從安寧祥和到光明照亮祖宗,不過其實我也沒把握到底是他改的名字,還是他爸爸的期待

我的爸爸有兩個爸爸,他出生時家境窮苦,所以遇到了希望有人傳宗接代的江家,就這樣從彭家送養出去給江家,所以我原本也應該姓彭吧

因為是送養來的,他跟江家的親戚沒有太多往來,包括他唯一的姊姊,也許因為傳宗接代與否的差異,他的姊姊似乎對於這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弟弟並不是那麼諒解,畢竟那是個重男輕女的時代

也不知道該說是身世背景還是溺愛造成,他吃檳榔、喝酒、賭博還是出入酒家都會,好像不太能夠把錢存在身邊,所以經常需要跟著工作搬家,頻繁的環境變動也讓我一個無緣的哥哥(或姊姊,忘記性別)夭折了,據說當時大量出血還威脅到我媽的生命

在我出生以後就沒有再一直搬家了,因為他在當時那個家,從壯碩的體格變得奄奄一息,主要是腎臟衰竭而需要洗腎,原本就沒有什麼存款又雪上加霜,連醫院的社福機制也沒辦法持續讓他欠債,所以就回到家中等待死亡,最後也真的離開了

不過我並不是真的老么,因為還有個弟弟,跟他一樣因為家境送養出去,直到近幾年透過戶政系統幫忙尋找才又有機會再次碰面,其實我只是想要告訴弟弟有彭家的血緣,避免未來有近親結婚的可能

所以,那個再平凡不過的夢,對我來說是遙不可及的;有時候想想,或許一個轉念我也可能是蹲在監獄裡的另一個人,只是幸運的沒有發生,所以慢慢的變成了比較正常的人生

最近彭家的奶奶過世,彭家有讓我們知道,我們兄弟之間對於是否要去參與儀式有些爭論,但我還是去上了個香,然後跟彭家的叔叔打了招呼

雖然這一切充滿了矛盾與疑問,但隨著知情的人慢慢離開,也許就跟我上香時心裡想到的話一樣

塵歸塵,土歸土,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

Re: [爆卦] 製作 join.gov.tw 共花了 1,300+ 萬

ptt 網友覺得這個網站的執行疑點重重 –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474031152.A.4F8.html
我又手癢做了些回覆 –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474043564.A.B84.html


一般來說應該不會只有 1300 萬,因為會有後續擴充、維護等,累積金額只會持續加上去

不過這個網站很可能是同樣規模的網站中少數有放心思在技術層面的。

舉幾個簡單的例子

有個神奇的系統,把中國開發的某軟體包了一層皮之後變成自己的產品(應該有取得授權),然後這個產品居然得到了某個表彰國產軟體的獎項,被許多政府單位導入使用在很關鍵的地方(那種不能夠使用中國製軟體的地方),其實看到都捏了很多把冷汗。這個例子累積規模應該有破億吧。

上面這個例子還有點技術成份(包的讓一般人看不出來),另外還有很多情況,直接把現成的、免費的自由軟體拿來裝,最多只有改畫面而已;這也是動輒上百萬的案子,重點是結案報告書還會說明各種軟體開發與專案管理手法,我也是看了才知道複製貼上可以講的好像自己真的開發過一樣。

只是如果說這樣就代表有弊案,其實政府的軟體相關標案大部分你都可以找出疑點,就看你是否願意真的跳進去看疑點背後的真相了 😉

首先,願意使用限制性招標的案子大多你都該感謝承辦的用心,除了一些可能真的有弊案疑慮的情況(其實比例應該很低,因為現在網路通訊發達),限制性招標比起一般最低價標在程序上繁雜許多,因為廠商還要經過評選,很多事前作業(請想像著大量的會議以及需要跟阿公、阿罵級的人介紹到他們即使不懂也還願意支持),而且重點是,這種標案一般都容易出狀況,倒不是說弊案重重,而是最後驗收階段容易發生爭議,不是東西做不出來就是做出來的東西不如預期,要馬勉強接受、要馬大家上法院討論,雖然大多是勉強接受,但還蠻多機會可以上法院的。

至於預算數字,如果真的把實際成本拉出來看,大部分的成本其實花在溝通而非開發,你以為標案需求寫的東西很簡單,但實際頭洗下去你才會感受到中文的奧妙,因為甲乙兩方想的經常天差地遠,所以這之間的溝通多到你會覺得不可思議。其實你可以仔細去分析標案,為什麼很多廠商都可以一直拿到類似標案?就是因為溝通成本太高,因此各級政府單位都希望找真的交手過的,也不願意冒險去找一個看起來實力堅強卻很陌生的廠商。

很多案子也其實不是只有表面看起來那些需求,比如說今天有個突發狀況,剛好廠商跟某單位正在合作中,這時候某單位就會想辦法凹廠商先幫些忙,如果廠商願意幫忙,某單位也還算懂得人情世故,就會在隔年新開的案子中讓這個廠商有機會得標,這種模糊的情況並不盡然都是類似原因,但很多 “罄竹難書" 的東西都可能被包在某些案子裡面,而當這個案子被其他廠商搶標成功,這個標案很容易就會無法順利結案,除了各種莫名的原因,另一方面是新的廠商往往沒辦法滿足這些例外情況。

這些解釋的前提都還在 “真的在做事" 、 “完全合法" 的前提下,很多時候案子沒辦法順利結案是發生在非理性因素之上,像是某民意代表 “北宋" 或是某些單位 “政治不正確" ,在某些角度去看的時候你會發現在公務體系裡面要好好做事真的是非常多風險,反而那種擺爛的經常能夠過得輕鬆自在。公務體系還有各種防弊單位,像是政風、審計等,當這種單位把找出問題當作 KPI 時,業務單位光為了解釋與配合調查大概就人仰馬翻,很容易陷入 “多做多做" 的惡性循環中。

我們有一種究責的文化與習慣,但是很少人願意跳下去了解真相或是真的動手做看看。以這個問題來說,其實很簡單,你可以找幾個人成立一家公司實際去接政府標案看看,如果你能夠順利活過一兩年,大概就可以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了。

也就因為大部分的成本都花在溝通,所以以標案為主要業務公司能夠分配給技術人員的資源少的可憐,很少能夠留住傑出的人才,最後就只能想辦法再轉發包出去,或是想辦法用各種方式讓案子可以結案拿到款項;同樣的在政府單位也因為大部分時間被非專業層面的行政工作纏住,稍微複雜的案子很多都是新人被推去接,也因此這些棘手案子的承辦也是經常陣亡,很多時候就是被迫選擇最不容易出錯的組合,而不是客觀最好的選擇。

當然,除了上述種種奇怪的情況外,還是有些明知問題困難還懷抱著熱情的人;也就因為還有這些人存在於公務體系或廠商端,所以偶爾我們還是可以看到相對傑出的成果。但站在水深火熱的地方除了考驗能力,也考驗著耐性,像是這篇提到的問題許多鄉民大概就會把資訊轉給各級民意代表,然後缺乏判斷能力又剛好見獵心喜的應該就會想辦法鬧上媒體版面,這個過程鄉民、民代與媒體在一頭熱過去之後很快就遺忘了,但公務體系自身的防弊機制卻會長時間運作個好幾年,很多的熱情就是在這個過程消失了。

制度面存在著許多問題,面對問題往往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但如果抱著究責的心態去看待這個過程,在討論正題之前大概就會有許多時間花在各種偏見的爭執與形成共識;我擔心的也其實不是各種爭執,擔心的只是沒有太多人願意真的花那麼多功夫參與其中,民主民主,人民想要自己作主,不是嘴巴喊喊就會自動發生的 😉

當然,打了這麼多字也不是要為這個案子背書,我也不覺得這系統值上千萬;但就片面的資訊來說,要說它有弊案還蠻牽強的。

新工作:經濟部政策辦研究員

kiang

經濟部政策評估整合辦公室 是一個新的單位,主要作為部長的幕僚,經由朋友介紹得知的一個機會;朋友會找我主要是一些開放資料相關政策需要技術層面的協助,剛好知道我比較熟悉,所以經過討論後決定轉換跑道。

經濟部的步調比起臺南市政府緊湊許多,加上許多重大政策都環繞著經濟部發展,因此雖然進來還不到一個月,辦公室的資訊大概就多到不太能夠每個都跟上;這是一個相對具有挑戰性的工作,因為直接隸屬於部長室底下,可以接觸的層面比較廣,但言行就得更小心些了,畢竟動輒成為媒體焦點。

跟著部長開過幾次會,李部長很難得的並沒有什麼官架子,許多時候都是他帶頭講笑話來緩和氣氛,也通常是會議室裡笑的最大聲的那個。

許多朋友以為我會離開臺南市政府是因為南鐵相關議題與市府立場相左,其實我在職期間並沒有因為言論受到什麼壓力,會想要離開純粹是覺得在經濟部看起來比較有挑戰性,也希望可以有些不一樣的角度去落實自己對政治的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