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需要什麼樣的議員?

其實關心議員選舉的人真的不多,許多人對議員的印象也只停留在一些與縣市首長質詢的畫面中,但其實議員的管轄範圍與縣市首長是一樣的,許多縣市首長的表現其實很容易受制於議會的決定,因為議會控制了預算的決定權。

在審計部的調查報告 地方政府預算編列與執行及公共債務管理情形 開頭是這麼寫的

我國多數地方政府財政狀況欠佳,自籌財源不足所需,在實質收入無法相對配合成長之情況下,歲入與歲出差短擴大,多僅能仰賴公債及借款,肇致公共債務未償餘額逐年攀升,又為增加舉債空間,規避公共債務法債限規範,乃有虛列預算以操弄債限等情事。

其實簡單說,國內幾乎每個縣市都遇到同樣的問題,解決的方式不外乎開源與節流,但有稍微關心選舉議題的朋友應該都會感受到,好像所有人都覺得這是縣市首長的問題,但事實上議會才是這個問題的關鍵所在,因為評估個別預算項目的效益與必要性是議會最重要的工作,但回顧一些熟知的記錄,很少有議員在這個工作上著墨太深,或是議員在這些工作上面的努力並沒有太多的公開記錄可以追溯,這就涉及到另外一個透明度的問題了。

許多縣市的議會還留有一個陋習,就是「議員配合款」或「議員建議款」,在 陳朝建 老師 的專文 中有比較完整的介紹,姑且不論其中舞弊的可能,但這樣的預算編列經常缺乏客觀的需求分析,只憑個別議員的建議就進行,讓人質疑錢是否被花在刀口上。以台南市為例,在 議員建議事項處理情形 可以看到許多區域性的工程,這些花費的基礎就是所謂的 「議員建議款」,一方面造成了市政預算的負擔,另一方面缺乏整體性的分析與評估,這些工程很難徹底解決地方的問題。但目前看來,這個項目可能是議員表現最活躍的地方,也有相當多議員樂於在工程驗收時前往合影留念,作為宣揚個人政績的記錄。

議員的工作不應該受限於選舉區域劃分,我們需要能夠打破傳統區域疆界劃分的議員,這樣才有辦法將資源用在刀口上。

議員另外一個重要的工作就是議案,議案是將民意轉化為政策的橋樑,但是從已知的一些議案資訊看來,大部分議員在這個項目的努力是不夠的;當然,並不是議案提的多就是表現優良,一個議案形成之前應該要取得充分的民意,可以是彙整從村里長取得的意見,也可以是進行深入的調查作為佐證,許多不提議案或是將個別村里長反應問題直接放入議案都不是一個很好的作法。

光是議案與預算的研究大概就不是四年任期可以做完的工作,但回顧了一下許多議員的行程,塞滿大部分議員行程的項目都很類似,就是各種紅白包的場合,出席婚喪喜慶對議會工作的幫助應該不會比預算與議案重要,但許多議員還是放不下這個部份,不僅犧牲了私人的時間,也排擠了真正應該做的事情。

議員應該更專注在議案的研究上面,我們需要能夠深入議題形成議案的議員,這樣才有辦法徹底解決問題。

議員能否反應實際的民意?或者該問議員是否真的反應了大部分的民意,還是只反應相對少數人的意見?這樣的問題其實可以探討的層面還蠻廣的,但許多人認為問題的關鍵在於縣市首長,所以會花比較多時間關心縣市首長提出的政見,但許多縣市首長的政見被卡在議會裡面動彈不得,這是大部分民眾所不知道的,甚至部份議會還試著增加民眾獲得資訊的門檻。

因為比較多人關心,許多縣市的市政記錄大多都公開了,相較之下議會就顯得神秘許多,因為民眾將問題反應到議會的過程很少有詳實的記錄,也不容易追蹤,導致許多問題其實在過程中被遺忘了。個別議員做了什麼樣的研究、在個別會議的出席與表決情況如何、預算編修是採納誰的意見、在各種會議提出的言論等等,許多議會對於這些資訊並沒有做完整的公開,或即使是公開了也沒有系統化處理導致閱讀與整理不易,這都影響了議會的公信力,只是民眾很少注意到這一塊。

議員應該跟市長一樣透明的接受檢驗,我們需要致力於開放議會的議員,因為現在議會的各種決定離一般民眾太遙遠。

除了事先的規劃,我們更需要事後的監督才有辦法確認問題在過程中被妥善解決,可惜大部分的監督工作並沒有確實進行或記錄,而民眾往往在問題再次爆發後才知道問題仍然存在。以道路鋪設為例,我們可以看到很多議員衝到第一線跟剛鋪好柏油的道路合影留念,但似乎沒有看過議員直接挖出其中一塊送交專業第三方單位進行檢驗;我們也可以看到許多議員出席工程的剪綵,但也不知道哪個議員曾經拿起工程的督工紀錄去稽核工程的執行。

這已經是資訊時代了,監督工作可以做的更完整、更全面,但是這個工作現在仍然像數十年前一樣缺乏效率,關鍵就在於扮演監督代理人的議員們不夠重視。

議員應該帶頭引入各種新的監督技術,我們需要跟上時代的議員,因為現在面臨的各種問題都比過去複雜許多。

以上是我在 五月底開始參與議員選舉 至今的一些心得,只是我投入心思的地方與一般民眾期待存在著明顯的落差,導致政治獻金的募集並不順利,截至目前為止募得 37500 ,離 20 萬保證金的目標 還有明顯差距。我並不後悔自己走過的路,在 9/5 登記結束前如果沒辦法超越預期目標,會將募得款項依照約定捐出,回到一般公民的身份持續去關心相關議題。

也很高興在新竹有另外一位軟體工程師 獨孤木 (林群森) 宣佈投入議員選舉,看起來他可以輕易跨越保證金門檻,也藉這個機會幫忙宣傳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