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妳送的飲料,不過抱歉我得退回

晚上在嘉義大賣場,用餐區域擠滿人,所以帶著孩子跟一位不認識的小姐坐同一桌;坐下之後幫兩個小孩買了一罐飲料,也因為只有一罐,所以兩個姊妹有點爭執,妹妹覺得是自己說要喝才買的,不過我告訴她買來就是要一起喝的。過程的對話也許有些瑣碎,同桌的小姐有些不耐,所以自己起身去買了一罐要送給我們,讓兩個孩子一人一罐來停止爭執。

我對她說,這是刻意的,要讓孩子學會分享,只是她似乎無法理解,所以還是把飲料放在孩子面前的桌上就離開了,我想了一下,就把飲料放到旁邊的櫃台去,沒有收下這罐飲料。

基本上我會希望清楚讓孩子知道,不要收下陌生人給的東西,這是希望他們能夠學會保護自己的一環。

不過這個小姐的觀點就有些值得玩味了,因為一個大男人為了一罐飲料可以解決的問題,持續在公開場合試著說服兩個小孩子,一個六歲、一個四歲,這樣的情況確實有些小題大作;不過是這樣子的,我喜歡跟孩子持續對話的過程,除了可以讓她們練習表達,也是一個價值觀交流的過程,過程中也許帶有些命令、威脅的口吻,像是你如果不分享我下次就不買給你之類的,但大部分情況下即使他們沒有照做我也不會有進一步的情緒化,只是會找下一個對話的話題,吵吵鬧鬧的過程或許就是我所想要營造的感覺吧。

當然,我自己講話的習慣有時候也需要檢討,因為這樣的習慣是來自威權家庭的背景,雖然國中時爸爸就離開,但他過去那種大男人主義的想法或多或少還是傳到了我身上。他的教育方式是這樣的,我犯了錯之後要我去找他,碰了面就是先給兩個巴掌,接著就是訓斥或是罰跪等等,家裡五個小孩不知道打斷了多少根棍棒,我還能夠清楚記得曾經手被麻繩綁起來罰跪、體罰的過程,這些過程現在都是我用來回憶他的大部分場景吧。

並不是要用自己經歷過的來合理化自己的行為,而是在說明為什麼我會選擇這樣的價值觀,在這樣的價值觀下排除了一些是非對錯的問題後,就是我想要傳達給孩子的抽象概念,這樣的背景因素大概就會讓我跟孩子的對話過程顯得突兀的理由,這個過程有時候連孩子的媽都覺得瑣碎就是了。

純粹有感而發,其實那個小姐應該只是想要用一罐飲料塞住我那張碎碎唸的嘴吧(?)

評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