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彙整: 2019 年 11 月

從登革熱防治的誘卵桶談發展人工智慧的難題

為了提昇登革熱防治相關工作的效率,陸續接觸了不少人工智慧領域的團隊,希望能夠讓誘卵桶的蟲卵計算工作交給人工智慧處理;在一些範例影像的處理上可以看到不錯的成效,只是問題來了,如何取得大量且品質穩定的影像以及如何即時取得計算結果?

處理誘卵桶的第一線人員,為了深入許多巷弄,經常是以機車代步,因此沒辦法攜帶比較大型的設備;同時他們並不是只有處理誘卵桶數據,現場計算蟲卵數量超過警戒值時,他們會需要即刻在周遭區域進行積水容器的清查等工作,有時也得針對積水位置進行投藥等工作,所以如果照片拍攝工作沒辦法簡化到一定程度,其實不容易取代既有人工流程。

也因為必須深入巷弄,第一線人員的作業環境是複雜的,有時在下雨等天候不佳的情況還是得工作,設備的防水、防摔等等設計都必須要被考量進去;同時這個設備也不能太貴重,因為第一線人員需要做許多工作,很難同時兼顧高貴的設備避免遺失,攜帶貴重的設備會增加工作人員的壓力。

誘卵桶放置的位置不一定有穩定的網路連線,而第一線人員在完成影像拍攝之後需要短時間內就取得計算結果,因為這關係著他們是否要接著進行延伸的環境檢查工作,這樣的條件下會需要在設備端就進行初步的計算,而不是等到影像傳回機房才做處理,然後這個設備不能太貴、不能太重…

也思考過,如果調整誘卵桶的設計或是作業方式去配合自動化的需求,這個方向就會衍生一個方法論的重新檢驗,因為現有的方法已經經過許多專家學者的檢驗,具有一定的可信度,調整誘卵桶的設計表示這個驗證的程序需要重新來過,學術驗證的嚴謹過程大概也不是短時間內可以完成實驗。

我們知道人工智慧的技術突破讓許多影像辨識變得可能,但設定了一個主題之後往往需要有各種週邊配合,回頭看這個案例,我們可以找到很多處理影像辨識的團隊,但是很難找到能夠突破各種作業環境限制的解決方案;不過這也突顯了我們並沒有充裕的預算進行大規模的登革熱防治工作,目前所知新加坡針對類似的誘殺桶有安排一組人力專門做影像拍攝工作,因此他們在防疫工作導入人工智慧的部份對比之下有更好的基礎。

天氣慢慢轉涼了,所以登革熱疫情已經可以看出趨緩的情況,希望我們在明年夏天來臨之前可以找出更好的方法來解決登革熱問題。

從爭取 3000 萬的案子談我在台南市政府做了什麼

我從市長室到智慧城市辦公室的過程持續在努力一個案子,也就是交通部運研所的交通事件整合資訊流通服務平台,在許多人的協助之下,我們順利爭取讓這個計畫將下一個實做的目標設定在台南,如果順利導入,台南可以有能力解決很多未來在交通資訊整合工作上的難題,只是這樣的概念不太容易一時半刻說明清楚,所以透過這篇文章說明為什麼我會對這個案子異常的堅持。

如果要從帳面數字看,交通事件整合資訊流通服務平台至少包含下面幾個標案

  1. 交通旅運資訊多元整合服務計畫-都市交通事件資訊發展規劃
  2. 交通旅運資訊多元整合服務計畫-都市交通事件資訊整合發布實作
  3. 應用人工智慧(AI)影像辨識技術進行交通數據蒐集與分析之研究
  4. 交通事件資訊整合服務與精進計畫

上述 4 個案子的花費總和近 3000 萬,如果再加上交通部相關資源的投入,這個資訊系統光就帳面上的價值已經超過這個數字,粗淺的說,台南市政府接下來可以導入一個價值 3000 萬的資訊系統。

不過交通事件整合資訊流通服務平台的價值不會只是這樣,因為它的目的在解決縣市政府跨局處的交通事件資訊流通問題,透過這個系統的導入,我們可以有機會整合多個局處的資訊,讓市府有能力掌握整個台南的即時交通樣貌,隨著資料的累積,我們可以更精準的找出台南市交通問題的瓶頸,交通相關政策也可以有明確的資料作為依據,同時也可以讓更多工作有機會自動化發生。

舉個例子來說,過去曾經發生過這樣的案例,一個單位跟市府申請路權想要舉辦街道市集活動,但是同一時間另一個單位申請要在這個道路上開挖馬路進行工程,由於兩件事情分屬不同單位管轄,但彼此的資訊無法通透,因此當天活動與工程同時發生,兩邊衝突造成了許多無謂的成本支出,交通事件整合資訊流通服務平台順利運作後可以讓這樣的衝突自動被警示與排除。

進一步的,我期待這個平台的資訊未來可以跟大家習慣使用的導航設備同步,當你設定導航的過程中,系統會自動幫你排除正在施工封閉的路段、正在舉行活動造成壅塞的區域或是尚未排除的交通事故,你不再需要每次在車陣中動彈不得才看到路邊的告示牌或手機的新聞報導,相信這樣的願景會是很多人的期待。

當然,資訊系統並不是在變魔術,我們很幸運的有機會在台南獲得各種交通領域專家的協助,但交通事件整合資訊流通服務平台的建置只是開始,後續還會有大量的溝通與整合工作需要進行,感謝運研所與合作單位、以及府內交通局等各局處的協助,希望明年能夠跟大家一起把這個系統推進軌道。

對於歡樂無法黨的期待

我是非典型的政治工作者,在 30 歲以前政治參與度極低,隨著太陽花學運的發生開始關注、參與,跌跌撞撞走到今天;客觀來說,我在資訊專業領域到目前都還是比政治領域有更高的市場價值,也就是說我離開政治工作預期可以有更高的待遇與工作條件,持續待在政治工作很大的成分是期待改變。

我們常在說生活與政治密不可分,許多政治工作者也期待人們在生活中可以不忘政治,只是基於我們還在威權體制轉換到民主的過程中,關心政治這件事情離一般民眾的生活非常遙遠,因此許多帶有理想性的政治行動往往無法吸引民眾參與,同時也讓民眾對於政治參與更有距離感,最終政治工作者也感到疲乏而回頭循著舊有政治印象做事。

歡樂無法黨的開始沒有太多鋪陳,各種用語以及回應都直接挑戰了我們對政治的想像,但不一樣的是,創始者清楚一般民眾的期待,從一開始就以幽默的手法吸引許多民眾關注,即使到今天很多人還是覺得他們並沒有認真看待這件事,可能下一個愚人節宣布解散大概人們也不會感到意外,他們直接切入人們對生活的期待去思考跟政治的連結,對比許多以政治為出發去強化跟生活連結的作法,歡樂無法黨從一開始就擁有相當的聲量,如果能夠用這樣的氣氛運作幾年,相信能夠帶來很多不一樣的改變。

我可以看到許多政治工作者批評他們的行動,也看到許多原本不關心政治的朋友因此而跟政治產生更多連結,不確定這是否是創始者所預期,但他們的出現會有助於兩個群體進一步的結合,隨之而來的是對於新共識的想像,而我覺得這個新的平衡點存在我對於政治環境改變的期待吧。

期待歡樂無法黨真的能夠讓政治歡樂無法擋 😉

歡樂無法黨​ – https://www.facebook.com/CantStopThisParty.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