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歡樂無法黨的期待

我是非典型的政治工作者,在 30 歲以前政治參與度極低,隨著太陽花學運的發生開始關注、參與,跌跌撞撞走到今天;客觀來說,我在資訊專業領域到目前都還是比政治領域有更高的市場價值,也就是說我離開政治工作預期可以有更高的待遇與工作條件,持續待在政治工作很大的成分是期待改變。

我們常在說生活與政治密不可分,許多政治工作者也期待人們在生活中可以不忘政治,只是基於我們還在威權體制轉換到民主的過程中,關心政治這件事情離一般民眾的生活非常遙遠,因此許多帶有理想性的政治行動往往無法吸引民眾參與,同時也讓民眾對於政治參與更有距離感,最終政治工作者也感到疲乏而回頭循著舊有政治印象做事。

歡樂無法黨的開始沒有太多鋪陳,各種用語以及回應都直接挑戰了我們對政治的想像,但不一樣的是,創始者清楚一般民眾的期待,從一開始就以幽默的手法吸引許多民眾關注,即使到今天很多人還是覺得他們並沒有認真看待這件事,可能下一個愚人節宣布解散大概人們也不會感到意外,他們直接切入人們對生活的期待去思考跟政治的連結,對比許多以政治為出發去強化跟生活連結的作法,歡樂無法黨從一開始就擁有相當的聲量,如果能夠用這樣的氣氛運作幾年,相信能夠帶來很多不一樣的改變。

我可以看到許多政治工作者批評他們的行動,也看到許多原本不關心政治的朋友因此而跟政治產生更多連結,不確定這是否是創始者所預期,但他們的出現會有助於兩個群體進一步的結合,隨之而來的是對於新共識的想像,而我覺得這個新的平衡點存在我對於政治環境改變的期待吧。

期待歡樂無法黨真的能夠讓政治歡樂無法擋 😉

歡樂無法黨​ – https://www.facebook.com/CantStopThisParty.TW/

評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