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松之後的下一步,從政治正確到客觀正確

圖片取自 g0v.news 報導

g0v.news 的報導中( https://g0v.news/黑客公務員-中-當黑客松只留下一日激情-ce93ad56a584 ),致昕把我的一句話放進副標

「(政府)一直辦黑客松,是因為我們走不到下一步。」

其實簡單的說,這個下一步就是從政治正確到客觀正確

以登革熱地圖( http://kiang.github.io/TainanDengueMap/ )為例,剛開始著手處理資料的時候有些困擾,因為臺南市衛生局公佈的村里病例資料是人工編輯的,因此文字與數字的配對經常出現問題;後來略為了解才知道,原來病例資料都會透過系統登錄,只是系統對於數據的更新時間與市政府設定的最新疫情公告時間不一樣,所以會需要人工處理。再加上許多決策人員習慣看紙本資料,底下的承辦人員每天就必須花許多時間整理這份資料,隨著病例數字爆增,這個工作也就變得吃重,品質也就不容易維持。

其實在知道的當下有些訝異,人力如此吃緊的情況下還會有人在忙這樣的冗事,而且在數位工具充斥的年代還有這麼多人在抗拒使用,甚至是位居決策層級的人們。

隨著登革熱地圖產出,疾管署很積極的接觸並且了解製作地圖遇到的困難,釋出了以登錄系統產出的高品質資料讓地圖的資料更新不再那樣繁瑣,甚至也延伸出更多能夠讓決策層級運用的視覺成果。在相關成果釋出的當下,其實不太可能期待第一線人員的立即採用,只是我們一直很難確定,當下次再有類似疫情爆發時,這些成果能否被融入原有的流程中,讓第一線人員可以減少一些冗事,投入在更需要的地方。

那些紙本資料的製作其實就是基於政治正確進行的,客觀正確角度所期待的,就是資訊系統自動產出決策所需要的各種形式素材,而決策層級的人們也學著如何去運用這些素材。許多時候我們希望透過黑客松活動傳達的就是這些東西,當然,這裡講的客觀只是從我們的主觀角度思考,我們畢竟並未真的了解決策層級的觀點。當觀點出現衝突的時候,或許需要更多的科學數據去進行驗證,只是這樣的驗證過程很少發生,這也是我感嘆許多黑客松活動成果曇花一現的原因。

當然,實際進入政府體制後不難理解,很多時候即使花了大量心力,能夠有一點點改變已經算是幸運的了;只是對於體制外的人們來說,這樣的改變往往是他們是否願意繼續投入的關鍵,畢竟沒有太多人願意在死胡同中不停周旋。

我們的政府其實不需要更多的黑客松活動,只是黑客們解決問題的精神能否被帶進政府體制中,讓更多工作能夠從政治正確走向客觀正確,拉近一般民眾與政府之間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