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政治小民進擊-歐巴桑來了】記者會逐字稿

Posted on

直播影片: https://www.facebook.com/LifeOBS38/videos/159898277966479/
會後新聞稿: https://www.facebook.com/LifeOBS38/photos/a.159897954633178.1073741829.147229412566699/159920631297577/

* 先說明,我是自發幫忙打逐字稿的,跟他們沒有過任何接觸;依據直播影片初步打了逐字稿,也許會有錯字,有疑問的部份再請自行比對影片

主持人:不知道大家對於歐巴桑的印象是什麼?很多人對於歐巴桑可能就是上了年紀、不修邊幅、還有一點俗,沒錯,我們在這邊的似乎也是這樣。我們對歐巴桑有一個定義,除了代表女性之外,也代表了熱情,同時也代表了草根跟具有行動力的一個展現,也因此我們籌組了這樣子的一個歐巴桑聯盟。

我不知道在座各位有沒有人在關注日劇,在今年有一部日劇叫做民眾之敵,這部日劇裡面講的就是一個失業的媽媽,她在失業之後找不到工作,遇到家庭小孩養育的困難,後來她決定參政,從一個政治素人的角色開始,跟一些無聲的小民一起來對抗政治裡面很多骯髒、污穢或者是不為人知的事情,我想這樣的事情在台灣現在已經不只是一部日劇而已,而是它有機會真的就在我們台灣的社會當中上演。

也因此我們特別成立了這個記者會,等一下請我們許多的歐巴桑發言之前,我想要邀請現場所有的歐巴桑一起來跟我們呼個口號,也代表著我們這些歐巴桑的進擊

生活政治,歐巴桑的進擊

這個聲音跟怒吼也代表著我們未來不會再沉默,我想大家都可以感受到我們現場的氣勢。在這邊大家一定很好奇,那到底有多少位歐巴桑決定來投入這一場2018年的地方選舉。在這邊我想要先用一點時間來邀請我們歐巴桑聯盟的總召集人來為我們大家說說話,我們先請張淑惠。

張淑惠:各位媒體朋友大家早安,我是台灣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的理事長,同時也是歐巴桑聯盟的召集人。這個歐巴桑聯盟它是以媽媽為主的女性所籌組的一個聯盟,我們將要推派人選,以無黨籍的身份在明年底參選全國的縣市議員選舉。其實會有這個聯盟的發生一點都不奇怪,我跟大家做些說明,目前這個聯盟是以親子共學團的媽媽為主,未來可能不限於親子共學團的媽媽,這一群媽媽們他們在教養上、在家裡落實四不,什麼叫四不?不打、不罵、不威脅、不恐嚇四不的理念,表面上聽起來四不好像是不做什麼、不做什麼,事實上它背後最重要的精神是兒童人權,由於對於兒童人權的重視,這些媽媽們他們走上了一段意外的人生,他們從來都沒有想過的人生。

他們必須要召開記者會,向政府要求把溜滑梯跟鞦韆還給小孩,他們必須要分工合作,有人去開會、有人托育小孩、有人用電腦繪圖,畫出一個親子車廂的內部圖來跟臺鐵做溝通;他們研讀很多很多的專業資料,在反空污的公聽會上面揭穿這些官員的謊言,由於這個環境正義的問題背後其實是開發主義的問題,所以這些媽媽們竟然也涉足了國土規劃這麼專業的議題。

這一切的參與讓我們知道,政治就是我們的生活、政治就是人民的生活、人民的權益,人民的生活跟人民的權益是在政治之上的,政治要為我們服務。可是,我們來做一下調查,現在的民意代表他們上任之後有多少的時間是花在應酬跟喬事情,有多少的時間是花在監督市政?更不用說有多少的利益輸送、回扣、索賄。

其實我們是有備而來,我們這個聯盟籌備了一年多,我們做了很多的進修,我們也邀請民意代表來跟我們分享,到底一個民意代表在做什麼,到底他們的日常生活、他們的時間分配是怎麼樣,我們發現,我們最關心的市政在他們時間投入的比例非常的少,那我們小孩的鞦韆呢?我們爸爸媽媽需要新鮮的空氣呢?這些要怎麼辦?所以我們決定提出 市政即生活、人民要主宰 的這個想法,這是一場生活新政治,我們透過政治的方式其實重點是要把我們生活的主導權拿回來。我們沒有政二代的背景,我們沒有雄厚的財力,我們這些媽媽們正在養育幼兒,他們有許多連 20 萬的保證金都拿不出來,可是我們相信有一種苦行的精神,我們相信我們只要走出來,如果台灣社會認同我們,如果台灣社會願意給我們這個機會,我們會努力來贏得這個機會,我們相信小民進擊是有可能實現的。

目前我們在全台灣各地,台北、桃園、新竹、台中跟高雄,已經有 10 位的候選人,待會我們有各地的候選人會陸續發言,其實有很多在座的等一下沒有發言,可是他們也是預定的 10 個候選人之一,但是我們的目標是 38 位,為什麼 38 位呢?因為我們平均年齡有 38 歲,希望我們可以推派出 38 位候選人,在全國的各地。然後,我們最重要的是,這些我們提出來的訴求都是我們親子共學團這 5 年來就已經在關切的議題。

我們可以看,這個是我們的參政理念 兒童人權、親子友善、環境正義、性別平權、勞工權益、小民參政 ,這個歐巴桑聯盟它有一個小民參政的精神,我們是很希望一個歐巴桑站出來背後是代表了千千萬萬沒有能夠站出來的歐巴桑,每一個人都是主角。未來我們會形成團隊工作的模式,除了候選人之外,還有很多是工作組的人,但是每個人都是主角,我們內部的決策也都是一起討論的。我們會發動市民在各地討論、發動公民論壇,把很多具體的政策到底該怎麼做,我們相信民眾的智慧,我們跟阿公阿嬤很多事情的道理,關於能源政策的正義,你以為我們的阿公阿嬤他們不了解嗎?他們也關心後代子孫,但是有沒有人讓他們覺得說,他們也可以表達意見?還是一個政策推出來讓他們接受,他們覺得很遙遠、很有距離感,我們要相信民眾的智慧,這是我們小民參政最重要的精神。

一個歐巴桑站出來背後是有千千萬萬個歐巴桑、千千萬萬個小民,走出這一條道路是為全部的小民開出來的道路,我們不會花很昂貴的競選經費,我們會一點一點的尋求社會給我們認同、給我們支持,我們如果可以用比較小的經費、環保的方式,然後用團隊合作的模式可以走出這條道路的話,那很多人也可以跟著一起來。未來如果我們這些人選上,定期開會研議,全國的資源跟各地的市井小民、親子共學團的媽媽們,全部都是他們最堅實可靠的智囊團,這是我們要走出的不拱政治明星的方式,團隊合作的方式來參與明年的縣市議員選舉,我目前先到這邊。

主持人:謝謝淑惠,剛才她有說到目前我們在全台灣總共有 10 位歐巴桑也分別遍布在桃竹苗、中部跟南部地區,我想等一下記者會過程當中都有機會聽到每一個地方代表的歐巴桑來說說話,因為其實雖然是小民參政,但是每一個地方都有不同地方的議題,每一個媽媽也都有他們自己關注的議題。在這邊我想要先請我們桃竹苗的代表來跟大家說說話,我們的歐巴桑佩玲。

沈佩玲:大家好,我是來自桃竹苗的歐巴桑沈佩玲,我本來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直到有一天帶著小孩到公園玩,發現遊戲區正在整修,孩子問我:媽媽,這邊為什麼要拆?要蓋什麼?因為不忍心敷衍孩子的好奇,所以研究了一下,一查下去才發現,光是現行公園遊戲遊具的汰換都有許多不合規定的地方,更深一層的是,有許多忽略兒童生長需要的地方,我本來以為這些對公園的疑問還有建議是很容易可以轉達的,我以為我們住在這麼現代化、民主化的生活,我們有這麼多陳情的管道,很容易就可以把這些訊息傳佈出去,沒想到我們開始打 1999 、我們開始請市議員了解才發現, 1999 是問不出公園規劃的問題的,然後我們請教了市議員,市議員可以很認真的回答我們,可是他也很坦白的說,抱歉你們的理念我很認同,可是因為他和市長屬於同樣的黨團,所以他不方便站在議會裡反對市長、質詢市長,也就是說他是一個不願意在議會裡為我們質詢市長的議員。

這樣子越追越下去我們才發現公園的問題其實非常的深層,我們才發現你拆掉一個遊戲場只需要雞毛大的理由,可是你要蓋一個符合兒童生長需求的遊戲場,卻是非常的困難、非常的漫長,原來原來在市民沒有關注的地方,就是市政運作會用最方便、最省事的方式去解決掉的地方,然後作為大人對這些事情也習以為常,可是大人的方便犧牲掉的是小孩遊戲的權益,小孩又是一群沒有選票的人,然後又是一群講話很少人會認真對待的人,就是因為這樣,我們覺得不能再等什麼人來幫我們了,我們得自己靠自己。

做媽媽以來,一路上就是一直的學習,當了媽我會懷孕,不會生小孩我就去學呼吸跟了解身體的結構,只要生到第二胎我們每個媽媽都是閉著眼睛就可以生,小孩生出來以後我們不會換尿布就去學,到現在這邊的媽媽一定都是只要看著便便的顏色我們就知道小孩的健康狀況。一路關心公園的議題以來,我們也開始對公園的安全法規倒背如流,對全市的公園如數家珍,這就是我們身為女人的堅韌。

只要講到孩子、講到下一代、講到未來,我們就會很努力的去學習,不會就把它學到會,會的把它練到熟。我們都不是政治的專家,可是我們是認真生活的人,我們是把所有的孩子都一起考慮進來的、我們是與世有爭的女性,只要兒童的權益還沒有被政治好好的服務之前,我們都會一直的爭下去,謝謝。

主持人:謝謝佩玲,我相信大家都有聽到佩玲溫柔的嗓音,我相信剛才的聲音已經是她人生最大的聲音了,她的聲音非常溫柔,但是我想要把這溫柔的聲音送進議會裡頭,因為我相信這麼樣溫柔有立場的聲音同樣可以撼動、鬆動我們現有的政治生態。接下來要請到中部,也是我自己生長的土地,中部的歐巴桑代表是我們的李宛如,有請宛如。

宛如:大家好,我是代表中彰地區的歐巴桑,我是李宛如。我要講的是,活到 30 歲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站在這裡、拿著麥克風,以小民、以媽媽的身份來訴說我的想法,我的意思是我都活到 30 歲了我才覺醒,這是很悲哀的一件事情,悲哀在於我從來不認為我的發聲會為這個社會代表什麼、可以改變什麼,我曾經覺得我是沒有力量的、是渺小的、是卑微的,我曾經就是各位口中不關心政治、不關心社會的年輕人。

為什麼我不關心政治?在我家,政治就是哈利波特裡的那個大魔王佛地魔,就是不能提起的名字的那個人,小時候記得投票當天就是我們家最安靜的時候,在我們父母成長的那個年代有白色恐怖,批評政府是不被允許的、是有生命危險的,我們被告誡說小孩子乖乖唸書就好,不要去碰政治,好好順著國家、學校、家庭的安排,到社會有一番成就,存錢、成家立業,然後老了就領領退休金享樂,人生就一路風順。這個人生的藍圖已經內建到多少人腦裡面,成了毫無疑問的邏輯,其實我覺得政治早就已經滲透到我們的家庭、我們的生活裡面了。

2014 太陽花學運之後我的心裡有一些東西被翻攪起來,成為媽媽之後我為食安、土地正義、親子友善、空污問題向政府抗議發聲的時候,我才發現政府官員離我們很遠很遠,不管我們怎麼喊、怎麼叫,政府不是反應很慢就是裝死,好像我們人民和政府之間永遠有一層厚厚的霧霾,久久散不去。所以我們這一群歐巴桑想到一個方法,我們歐巴桑決心不再被動的等待,我們主動出擊,我們要破除霧霾,我們把各地小民的訴求心聲直接讓我們帶到政府裡面,我們直接說給政府聽,我們歐巴桑決心主動走進舊有的政治環境,我們要掃除髒亂,我們要帶進生活新政治,謝謝。

主持人:謝謝,我相信大家都有聽到一個共通點,我們都沒有什麼顯赫的背景,甚至在人生從出生到此刻都還沒有想過要參政這件事情。但是我們覺得現在的政治沒有辦法服務我們每一個小民所要的生活,所以我們決定自己站出來。在這邊我要請歐巴桑準備往前一點點,我們準備開始來突破這個政治的高牆。剛才每一個地方的歐巴桑都有說到,剛才張淑惠也有特別說到,光是保證金 20 萬我們很多的歐巴桑就繳不出來了啦,但是我覺得真正最大的困難不是錢,而是我們在心裡頭的對話,甚至我們是自己就先告訴自己哪有可能,我們又不是政治家族、我們又不是富二代,怎麼可能跟人家玩這個東西,所以我想今天這個記者會也宣示我們所有歐巴桑的決心,我們決定理想的政治,然後用可以服務到人民生活的政治就由我們自己開始做起,我們自己開始實踐,所以現在請歐巴桑幫我們拿好手中的鍋鏟還有道具,我們一起來呼口號,因為其實政治並不遙遠,它就是我們的生活

市政即生活,小民要主宰

歐巴桑來了,衝啊!我們要一起突破心牆

最大的政治高牆已經被我們破壞了,我相信我們剛才這樣的行動足以宣示我們在2018年投入地方選舉的決心,生活政治、小民進擊

我們再往中間集合一點點,我們一起來合照一張,同時等一下我們還會有地方小民的代表要來發言,我們請麗淑,麗淑作為我們基層的代表,特別來參與我們今天的記者會,為我們聲援。

麗淑: 大家好,我是一個小學老師,小學老師這個時間來到這個地方其實要有很大勇氣的,因為我必須要請假、要調課,然後到這個地方來。如果知道我為了政治而請假,我心裡面會有很多的擔心,會覺得家長會有意見、學校會有意見,他們覺得,你怎麼可以這麼大膽的跟政黨掛勾,然後你怎麼可以放下你的學生然後來參與政治活動,這些話語都在在的讓人家覺得心裡面覺得恐懼。

可是如果我今天不是來到這裡,我如果是去請一個假去幫獨居老人照顧,然後我去幫忙弱勢的學生做更進一步的教育活動,那這樣子大家可能會覺得,哇,這個老師好有愛心,可是其實這兩件事是一樣的,甚至政治的影響力也許可以更大,我可以用一個政策讓很多的獨居老人得到非常多的照顧,然後可以讓弱勢的學生改變他們的苦境,會得到更多的政治資源,可是為什麼這兩件事情在教育的現場會這麼的不一樣?大家的觀感會差這麼多?我想我的心裡也有一個很可怕的心牆,所以今天我也突破了我的心牆來到這裡。

我在很多的時候覺得我們可以利用政治來幫我們的生活做一些改變,比如說我看到性別平等教育被誤解,然後在議會裡面被不斷的抨擊,我在心裡想,這是我們孩子需要的教育,這是孩子非常重要的一步,怎麼可以在議會裡面被這樣的方式誤解,而且不被支持,然後我們就會跟一些夥伴去拜會議員或立法委員,我們的態度是很卑微的,我們是很謙虛的、很謙卑的去拜會他們,請他們在議會裡面支持我們性別平等教育,我在想這樣對嗎?明明我才是主人,明明政治應該要服務我的才對,為什麼我要用這種卑微的態度來對待,然後我看到很多議會的現場,有議員為了一碗泡麵在那邊質詢行政長官,然後也有議員為了有基層老師走向同志遊行的街頭就對他施壓,我在想,這是怎麼回事?我們的議員不是應該要為正義、為我們所有應該要做的事情、為更美好的生活而發聲,而不是為了少數、甚至為了他們的選票來走,所以我覺得當我聽到親子共學這邊的很多媽媽,這些歐巴桑們決定要參選的事情,我心裡面覺得是大大大大的喝采,因為我知道他們曾經為了公園可能會變成罐頭,然後去發聲、去行動,公園就真的有了新的生命了,我看到那個改變。

我們都有一個經驗,帶著小孩去坐火車、坐公共運輸工具就被很多人嫌惡,甚至有人可能因此被趕下車,這種狀態我們覺得親子在這個環境裡面是怎樣被對待,可是他們竟然就可以去努力,讓臺鐵有了親子友善車廂,我覺得這些人真的是力量太大了,他們的能量實在好強,所以看到他們願意走進議會,我相信大家心裡面不是沒有害怕的,可是如果有這一步可以改變很多人的害怕,我們很多人對於政治會有改觀。所以我想要說的是,如果我們這一群人走進來,可以讓真正要服務我們的政治改變它的形象、擦亮它的樣子,那真是台灣很值得擁有的一個狀態。

回到我一開始說的,我一個小小的老師請假在這邊說話,我不是沒有害怕,可是我知道,如果我背後有這麼一大群歐巴桑為我撐腰,我知道這一群歐巴桑為了美好的價值會往前衝,那我沒有必要為了一些觀感或是為了一些學校的行政可能的刁難,然後我就會有所害怕,所以我也希望大家可以睜大眼睛,我覺得不是邀請大家馬上就支持,而是我覺得值得關注,值得來看看大家願意做的事情,來看看大家為價值而奮鬥的努力。

所以我覺得,我心裡面非常的期待,我們這一群人可以更坦蕩、可以讓台灣更美好,希望大家可以睜大眼睛來看見,謝謝大家。

主持人:謝謝麗淑,其實特別請假支援我們我就覺得非常非常的感動,也非常鼓舞人心的一段話。接下來我們歐巴桑還有一個很遠的南區,他今天也真的是一大早坐高鐵上來,也宣示了參政的決心、參與地方選舉的決心,我們特別請到的是南區南部歐巴桑的代表,我們的江敏榕。

敏榕:現場媒體朋友早安,我是高雄歐巴桑聯盟,生活新政治的高雄候選人敏榕,我也是台灣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高雄的領隊,當然我也是一位媽媽。在這幾年倡議很多場合裡面,有非常多人非常的好奇,就是為什麼親子共學會出現?為什麼一群爸爸媽媽會帶著一群孩子出席在各個公聽會、各個記者會,甚至是各個遊行,甚至現在還要出來做地方的參選,來管政治。可是各位仔細想想,我們現在在家庭中有多少的假單親的家庭?我們的伴侶必須要那麼長時間的工作,孩子跟家庭的照顧是不是都落在母親這個角色身上,那這個家庭裡面是不是就有勞動、女性跟階級結構存在;再來我們從小都教小孩要尊重自己跟他人的身體,我們要怎麼不去談性別平等的議題?我們要怎麼能夠不去關心我們孩子在校園裡面性別議題的課綱呢?

那麼我們再想,我們都想要帶孩子對這個在地文史認識,所以我們是直接帶著孩子來了解我們高雄大溝頂跟民族果菜市場的拆遷,我們希望孩子親近大自然、我們對環境有感,那麼我們能夠對於高雄市的斷頭砍樹、還有中央公園蓋私人圖書館這樣的公園跟公共環境,我們能夠避而不談嗎?再來我們常常帶孩子到公園共學跟玩耍,我們是一群重度的公園使用者,可是公園裡面都是塑化劑滿天飛,而且對於兒童身心發展沒有幫助的罐頭遊具,我們這一群媽媽怎麼能夠不憤怒,而且不去做些什麼呢?

更不用說,我們生在高雄,台灣空污的重災區,我們每天出門常常得擔心今天要不要帶小孩出門、今天的空氣品質是怎麼樣?我們要帶小孩往哪裡去?我們怎麼能夠不去了解空污總量管理計畫在做什麼?反空污的議題這難道不是我們更應該要走上街頭去的嗎?這一些都是平常我們帶孩子的日常,但是這一些其實就是政治耶,不是嗎?

大概是一年前我們開始討論親子共學要往參選之路走,要推媽媽出來選,我心裡面馬上第一個反應是,怎麼可能啊?我非常的難想像,政治怎麼可能是我們這一群這麼平凡的人,而且我們這群媽媽可以玩的起的。可是親子共學的核心理念是不打、不罵、不威脅、不利誘,背後其實真正想談的就是,我們要在生活中怎麼樣破除威權的框架,在生活中去落實平等跟合作,就是因為我們是一群一般的人,我們是平凡人,我們大多數是一群帶孩子的媽媽,所以我們能夠代表一般的這群人,我們能夠理解跟我們一樣的民眾、一樣的困境,我們也在這過程當中累積了很多我們對城市的想像,我們對於我們想要的生活的想法。我們很素,沒錯,我們也很草根,可是我們這群人非常的有動能,也非常的有自主學習能力,我們想要把這個草根的聲音匯集,跟我們在地的城市合作,一起參與我們的城市,把議題推出去,我們希望可以破除民意代表在現在負面的形象,一起過去把我們台灣對於政治的創傷慢慢擦掉,然後走出不一樣的新政治,謝謝。

主持人:謝謝敏榕,接下來我請所有的歐巴桑們,也包括我們的發言的這幾位,北中南區的歐巴桑、桃竹苗的歐巴桑,我們一起來合照,小朋友也要一起過來,你們也是很重要的。…

除特別聲明,本站圖文採用 CC BY-SA 3.0 TW 授權,歡迎善加利用